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金圣祖 > 第一百七十章科举

第一百七十章科举

  第一百七十章科举 (第1/2页)
  
  陈载在禅意走后,重新回到炕上拿起书继续温习。
  
  但陈载看了一会却发现自己因为刚才的消息,是怎么也读不进书,脑海里面全是刚才禅意带来的消息。
  
  同学家族的巨变,从汉人变成了旗人,朝廷优待,百姓恭敬,旗人真的就那么好吗?
  
  这次科举朝廷应该会优待旗人士子吧!
  
  哼!别人去羡慕吧!
  
  反正自己是不会做旗人的!
  
  接着陈载又胡思乱想起了去年的事情,哪怕到现在想起去年之事,陈载依旧心惊肉跳!
  
  当时所有人都跟疯了一样,任何有关反对改革,或有关海陵的事,粘之即死!
  
  就连自己家乡一块海陵正隆年间刻造的镇山石,因为上刻有正隆年号,都被当地的乡兵民夫给砸成了粉末!
  
  那种扫光一切“妖魔鬼怪”的疯狂劲端是可怕!
  
  想到这陈载不由的噗嗤一笑!
  
  海陵馀孽!
  
  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海陵馀孽!
  
  海陵都死了三十多年了,海陵要真有那么多馀孽,海陵也就不会死了!
  
  陈载真觉得世事无常啊!
  
  祖制派骂海陵改革,恨不得杀光一切海陵馀孽!
  
  现在改革派又骂海陵是守旧暴君,要杀光一切海陵馀孽!
  
  反正现在海陵就是一个框,啥都能往里面装。
  
  当朝廷需要的时候,海陵立刻从以前有违祖制的暴君,变成了守旧不知变通的蠢货暴君!
  
  一个死了三十多年的人现在还要被拿出来鞭尸,让其继续为朝廷发光发热。
  
  反正最后一切解释权终归朝廷!
  
  陈载觉得无心看书了,也就不看了,扔掉了手中旧书,合被而眠,学了这么多年了,也没在这一时两刻。
  
  ……
  
  二月初八的中都城天色未亮,从五湖四海而来的考生便准备好自己的考试用具,以及一些食物衣服,便出发往贡院而去。
  
  陈载一手提着装有笔墨纸砚的篮子,一手提着一个纸湖的灯笼。
  
  不过陈载为了剩蜡烛,并未学其他人一样点亮。
  
  陈载借着月色的白光经过一段路程后终于抵达贡院门口。
  
  此时的贡院门口站满了前来考试的士子。
  
  陈载因为人太多拥挤的站在人群之后。
  
  陈载踮起脚尖朝贡院门口望去,入眼全是如人山人海般的人头。
  
  只有贡院门两侧站着不下八名身穿八旗棉甲的八旗士兵。
  
  人群哄哄闹闹,摩肩接踵都在等待贡院大门敞开之时。
  
  一直到陈载等了一个时辰,站着腿酸脖疼之际,贡院大门终于打开。
  
  不知谁喊了一声“出来了!”
  
  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陈载因为站着太后,看不清前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所有人心跳加速,神情振奋时,突然就听到三声铜锣之声!
  
  “士子肃静!本官乃礼部主事王章铭!
  
  也是此次春闱的同考官!
  
  朝廷科举考试乃为国选才!
  
  尔等寒窗苦读数十载,所为着进此龙门,登天子之堂,展万丈之志,成人中志杰!
  
  今日恩科上谢皇恩,下……”
  
  陈载听着同考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一副长篇大论,一讲就整整讲了一个时辰。
  
  让所有人都昏昏沉沉,心中祈求上天赶紧让此人停下。
  
  经过一遍说教感恩发言后,同考官王章铭终于说完,最后以一句:“不得抄袭作弊,一旦发现取消考试资格,并革除以往功名,重者抄家徒刑丰州!”而收尾。
  
  陈载听到最后之语,心中想到,也不知道这次会抓出几个夹带之人。
  
  一会过后,参考士子各自排队进入考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的躯体留在未来 重启游戏场 我家娘子只想种田 全职艺术家 从斗罗开始打卡 带着铠甲过日常 漫威里的德鲁伊 奥特曼之迪迦临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