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末传奇 > 第四十六章 有容乃大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支持。)

    杨廷枢进入到房间的时候,脸色阴沉,显然是被彻底震怒了。

    看着若无其事的郑勋睿,杨廷枢还是没有忍住,尽管说他时时刻刻都记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句话,但真正遇见事情了,还是忍不住的。

    “可恶,我真的没有想到,天如是这样的人,凭什么说你的学识都是假的,凭什么说依着你的年纪,不可能写出来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句,难道他真的以为天下第一了。”

    郑勋睿的脸上甚至带着微笑,张溥没有说错,他这样的年纪,的确写不出来如此绝伦的诗句,这说明张溥是有着一定的认知能力的,不过张溥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又是两人之间发生了争执的时候,这就显得有些龌龊了,这是人品的问题。

    “清扬,你倒是说句话啊,看你风轻云淡的,难道不在乎自身的名誉吗。”

    “淮斗兄,你认为我该怎么办。”

    “当然是要反击了,我真的是没有看出天如,居然是这样的人,还是你厉害,见面两次就能够看出来了。”

    “记得我们在秦淮河,是怎么对付孝开的吗,难道说我要和天如对骂,没有那个必要吧。”

    “这一次不一样,不能够就这么算了,今日我都遇见好几个人询问了,都是对你怀疑的,哼,自己的文采不如他人,就采用不堪的办法来诋毁,这还有读书人的斯文吗。”

    “那好,既然如此,那就堂堂正正的对待,天如兄不是说我没有那么高的文采吗,很简单啊,我们来一次诗文会,看看究竟谁作出来的诗词好,那一切不就解决了。”

    杨廷枢眼睛一亮。

    “好,这次我还要多邀请一些人来见证,就在这太白酒楼。”

    “还是不要安排在这里,我们食宿都在这里,清静是不能够少的,若是让别人知晓了,前来叨扰的人多了,你我都难以承受的。”

    看着如此自信的郑勋睿,杨廷枢笑了,他对郑勋睿的文采是完全相信的,而且到了现在,他眼中的郑勋睿,不仅仅是有文采,其他方面甚至更加的突出。

    郑勋睿做梦都没有想到,杨廷枢居然将赛诗会的地点,定在了梅香楼,也就是苏州府城之内名气最大的青楼。

    这让郑勋睿感觉到了愤怒,也感觉到了无奈,杨廷枢也专门做出了解释,这是张溥的要求,包括杨彝、顾梦麟、吴伟业、吴昌时等人都要参加的,还会有其他有名望的人参加,至于说到底是谁,杨廷枢暂时没有透露。

    读书人附庸风雅到了这样的境地,的确让人无奈,历史上记载很清楚,江左三大家之吴伟业,到京城参加会试和殿试的时候,居然带着青楼女子,在京城缠绵,还有龚鼎孳,生活放浪,毫无顾忌,后来与秦淮八艳之一的顾横波结婚,而且还投降李自成和后金,被后人讥讽为三朝元老。

    在郑勋睿看来,读书人之间的较量,代表的是一种取向,我既然不服你,那就堂堂正正的打败你,证明我的确比你强,这是很严肃的争斗,就好比是古代武士之间的决斗一样,但是将这样的赛诗会放在了青楼,就带有了戏虐的滋味了,就好比后世所谓的娱乐性质了。

    郑勋睿不喜欢这样的氛围。

    帖子已经发出去了,他无法拒绝。

    十月初八。

    郑勋睿来到苏州已经有七天时间了,今日就是在梅青楼赛诗的日子。

    七天的时间过去,郑勋睿对苏州的印象大打折扣,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朱元璋不喜欢这个地方,要说有雄才大略的人,都不会太喜欢这个地方的,有句话说得好,知识越多越反动,虽然有些偏颇,但是在苏州的体现是很明显的,这里的读书人都有着很大的傲气,颇有些目中无人的味道,随意评论朝政,随意的结社,老子天下第一,谁要是不服气,那就一窝蜂的实施打压。这大概也是因为苏州出的人才太多了,已经行成了一股势力。

    郑勋睿很重视这一次的赛诗会,他要通过这次的赛诗会,狠狠的打击那些目中无人的苏州读书人,让他们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道理。

    吃过午饭之后,郑勋睿回到房间歇息了一下,他表现的非常淡定,相反杨廷枢显得有些紧张了,毕竟这次的赛诗会,关系到了郑勋睿的名声,更是关系到了他和郑勋睿之间的关系。

    申时,郑勋睿和杨廷枢出发了,跟随一同前往的,只有杨贺,郑锦宏和杨忠没有必要跟着去,两人最为重要的职责,就是护住钱财。

    梅青楼距离太白酒楼,距离不是很远,走路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按照营业的时间来说,申时不是青楼最好的营业的时间,青楼姑娘的作息时间也是不一样的,早上一般都是睡觉,天黑之后才会真正开始忙碌起来。

    不过今日的梅青楼,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不少的读书人都来了。

    赛诗会的地点,安排在梅青楼的大堂里面,这里可以容纳很多人。

    鸨母的脸上带着笑容,她当然高兴了,能够让名震苏州乃至于南方的张溥到梅青来赛诗,这对于梅青楼是有着巨大好处的,而且还有名气超过张溥的人来,这样的机会,可不是随便都能够得到的。

    看着诸多的读书人进入大堂,鸨母的脸上带着格外亲切的微笑。

    杨廷枢、郑勋睿和杨贺来到梅青楼的时候,没有引发太多人的关注,在苏州绝大部分读书人的眼里,郑勋睿是名不见经传的,可谓是无名之卒,他们到梅青楼来,也不是为了郑勋睿和杨廷枢,他们更是相信,张溥一定能够获胜的。

    谁都知道张溥的文采出众,更加厉害的是,张溥作诗和写文章,不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场就能够吟诵出来,这样的文采,可谓是苏州第一人了。

    进入梅青楼的时候,有人认出了杨廷枢,纷纷抱拳和杨廷枢打招呼,但没有谁理睬杨廷枢身边的郑勋睿。

    杨廷枢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今日的赛诗会,苏州的读书人基本都是知道的,也知道是什么缘由有这次的赛诗会,他身边的郑勋睿,就是今日赛诗会的主角,可是苏州的这些读书人,不闻不问,根本不在乎郑勋睿,就连起码的礼节都不顾了。

    就在杨廷枢想着发脾气的时候,袖子被身边的郑勋睿轻轻拉了一下。

    他扭头看了看郑勋睿,发现其脸色平常,带着微笑,表现出来了从容的气度。

    杨廷枢轻轻摇头,他为苏州的读书人感觉到羞耻,也隐隐感觉到,今日的赛诗会,张溥恐怕会输得很惨。

    鸨母也发现了这一幕,但没有上前去招呼。

    “淮斗兄,清扬兄,你们来了,子常和我一直都在注意你们,可就是没有看见啊。”

    顾梦麟和杨彝两人出现在面前。

    “原来是子常兄、麟士兄,清扬和我直接过来的,不过是一场赛诗会,没有必要那么隆重的,清扬不在乎这些事情。”

    杨廷枢的声音有些大,很多人都听见了,目光瞬间集中到几人的身上。

    顾梦麟和杨彝两人愣了一下,看着面带微笑的郑勋睿,还有脸色阴沉的杨廷枢,前面的一幕,他们早就看见了,想不到这个年轻的过分的郑勋睿,能够沉住气,看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句话,形容郑勋睿,还真的有些贴切。

    “哼,什么人啊,如此的狂妄,天如兄愿意到这里来,就是看得起他了。。。”

    “狂妄之人,知道什么啊,待会丢丑了,看怎么走出去。。。”

    “敢到苏州府来挑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议论声很快传过来,毫无顾忌。

    顾梦麟和杨彝都皱起了眉头,如此的议论,居然出自于苏州的读书人口中,这是丢苏州的脸,真不知道复社之中,怎么混进了如此不堪的读书人,偏偏张溥还为复社的兴旺大为高兴,今日来到梅青楼的读书人,几乎都是复社的成员。

    两人隐隐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郑勋睿不愿意加入复社,而且是在那样的场合直接拒绝的,没有留下丝毫的情面,要说复社之中有这样的读书人,那是复社的耻辱,是苏州的耻辱。

    两人不好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扫了一下四周,他们的眼神之中包含有愤怒和谴责,他们希望用这样的眼神,阻止来自于四面八方的议论。

    可惜他们的努力没有任何的作用,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到了毫无顾忌的地步了。

    杨廷枢的脸色变得铁青,这些议论,虽说是直接针对郑勋睿的,可是也是直接面对他的,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内心突然冒出来一股冲动,确切的说,应该是选择,他决定退出应社,也不会加入到复社之中,而且他还要劝诫杨彝和顾梦麟,不要加入到复社之中。

    郑勋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神色开始变得平静,进入到大堂之后,他径直朝着中间的桌子走去,那里是赛诗的地方。

    郑勋睿的不亢不卑和视若无人,让周围的议论声音慢慢小了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