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1549 圣陨
    轰!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灵力大手上,如同火星撞地球,石破天惊。

    灵力大手轰然破碎,恐怖的气浪翻涌,向四周疯狂弥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象鼻坡竟然硬生生的下陷了三寸。

    蹭蹭蹭!

    天玄子嘴角溢血,接连后退三步,每一步都留下足有十寸的足印,待停稳脚步时,双腿已经陷于地面至膝盖部位。

    虽然他关键时刻终于突破了,但毕竟是刚刚突破,又是仓促间出手,接下韩武阳这个圣武二重天强者的全力一击,也颇为吃力,受伤是在所难免。

    但他脸上的笑意却在不断的扩散,伸展揩双臂仰面看天,仿佛在拥抱全世界般放声大笑起来吗,任由嘴角的鲜血洒落衣襟,向死而生,他终于做到了。

    天机子脸色欣慰,嘴角的笑意遮掩不住的越来越浓,若不是要顾及形象,此刻他都恨不得放声大笑。

    成了,总算是成了,这让他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实处,从而没有注意到韩武阳那铁青的脸和眼底一闪而逝的凌冽杀机。

    辟易天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心里又惊又羡,没想到天玄子不但接下了这一掌,竟然还能临阵突破,这让他情何以堪。

    特别是一想起等下自己就要按照约定接天机子一掌,他心里就忍不住的发憷,若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都想落荒而逃了。

    对韩武阳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颜面更重要的事情了,天玄子让他丢尽了老脸,他故意拖延时间就是想要当众将其斩杀,可没有想到这混蛋不但没有死,反而还借着自己带给他的压力突破了。

    这让一向呲牙必报的他如何能忍,天玄子,必须得死。

    所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所有人都在震惊、艳羡、惊叹之极,他丝毫不顾脸面的违背约定,悍然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作为圣武境强者,什么才是最强大的攻击?毫无疑问,是神魂之力。

    一具凝实宛若实质般的神魂虚影蓦然离体而出,如同白驹过隙,瞬间跨越空间距离,出现在毫无防范的天玄子身前,一把向他脑袋抓去。

    “你敢!”

    天机子的笑容凝滞在脸上,急怒交加的发出一声悲恸欲绝的暴喝,身影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可惜,距离太远,他也没想到韩武阳竟然会突然不顾脸面的骤下杀手,他此时想救援根本来不及,心中悲愤莫名,生平首次生出强烈到无法掩饰的杀意。

    所有人都愣了,没想到韩武阳身为圣门太上长老,又是圣武境强者,竟然会如此不要脸,出尔反尔,暴起杀人。

    就连一向跟他交好的姜问剑心中也生出强烈的不满,这老东西是疯了吗?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毁约,这是要和天机阁不死不休的节奏啊。

    辟易天却喜形于色,很好,师叔不要脸的出手杀掉天玄子,和天机阁直接撕破脸皮,引起两圣门大战那也好过自己丢掉性命。

    大萨满叹息一声,想要出手都来不及,当然,就算来得及他也不会出手,毕竟天玄子和他没有任何交情,他也不想暴露大雪山的真正实力。

    “阿弥陀佛!实在是太可惜了,那可是圣武境强者啊。”

    天隐寺众僧悲天悯人的宣了声佛号,垂首念起了往生经,来超度天玄子的亡魂。

    不管立场如何,圣武境强者在人间都是站在巅峰的高手,每陨落一个,都是人间武道界的损失。

    “神州人,果然喜欢窝里横,打吧打吧,全死了才好。”

    一群西方武者幸灾乐祸的说道,却换来周围神州武者的怒视。

    鬼獠远远的站着,白金面具在朝阳下熠熠生辉,耀眼的光芒隐藏住他眸中的那一抹贪婪之色,圣武强者的灵魂啊,那可是魔神陛下最喜欢的贡品。

    教廷的大主教和圣骑士们低垂下眼眸,面露不忍之色,尽管天玄子曾经把教廷搅的天翻地覆,他们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每一个圣武境强者都值得他们尊重。

    “没有人能救得了他,天机阁,圣医门,若是再加上和圣医门一向同气连枝的圣剑山庄,呵呵,那就有意思了!”

    神裔组织阵营,火神抱着膀子,眼底流露出一抹戏谑之色,语气里全是耐人寻味之色。

    “或许不止圣剑山庄呢,圣女族的态度也值得玩味。”

    风神嗤笑一声,幸灾乐祸的说道。

    “可惜了啊,不管怎么说也是圣武强者。”

    雨神毕竟是女人,心里还残存着一丝仁慈,有些可惜的遗憾道。

    火神目光闪烁,心里很不以为然,但雨神的来头很大,他可不想随意招惹她,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黑暗议会脸上都带着冷笑,东方古武界压的他们西方武者喘不过气来,他们巴不得圣门全都内讧,死光了才好。

    没有人认为天玄子在韩武阳神魂偷袭下还能活下来,这一次,他必死无疑。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丁宁。

    也幸亏他始终处在那种奇妙的状态中,韩武阳的动作虽然快如闪电,但在他眼里却慢如蜗牛,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

    于是,丁宁动了,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身处距离天玄子不到十米之处。

    象鼻坡上本只有韩武阳和天玄子两个人,所以当他突兀的出现时,立刻吸引了所有的注意。

    “很好,猎物出现了,这次,他绝对逃不掉了。”

    火神紧紧的盯着丁宁,如同盯上猎物的猎人,冷酷的说道。

    “他想干啥?救天玄子吗?呵呵,还真是天真。”

    风神笑的极为不屑,要说对丁宁的恨,整个神裔组织里他绝对能够排到前三。

    “哎,根本不可能来得及……”

    大萨满发觉身旁阿茹娜的身体骤然绷紧,摇头叹息了一声。

    此刻,丁宁虽然是距离天玄子最近的人,但那十米的距离却宛如天堑,无人能够救得了天玄子,就算换了是他处在丁宁的位置上,也不行。

    天玄子的死已经是注定的结局,没有任何人能够救得了他。

    只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就霍然睁大,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如同被突然扼住脖颈的鸭子似的,把剩下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移花接木。

    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本该受死的天玄子就突兀的出现在了丁宁所在的位置,而原地取而代之承受韩武阳神魂攻击的就变成了丁宁。

    噗!

    丁宁如同破烂的麻袋般倒飞而出,人还在半空之中就开始狂喷鲜血。

    本以他圣武境巅峰的肉身,完全可以轻松挡下韩武阳的攻击,可他知道,韩武阳这一次是神魂攻击,想要救下天玄子,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

    他本就神魂受创没有恢复,这一次更是雪上加霜,武魂险些彻底崩溃,大脑如被重锤轰击般疼痛欲裂,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这本就在他的计算当中,毕竟他的性灵隐藏在神藏穴中,就算是武魂全部破碎也要不了他的命。

    只要能救下天玄子,付出这种程度的代价是完全值得的。

    “少爷!”

    “老公!”

    “老板!”

    “宁儿!”

    散落在人群当中的鹤灵儿等人脸色剧变,撕心裂肺般的哭喊道,一道道身影凌空而起,快速扑向丁宁,想要在他落地前接住他。

    “去死吧!”

    好巧不巧的,丁宁所跌落的方向正朝着辟易天而去,眼看天玄子就要挂了,却被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坏了好事,一肚子怒火的辟易天哪里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厉喝一声,伸手向丁宁劈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想到辟易天会突然出手,鹤灵儿等人目眦欲裂,厉声大喝道:“谁敢动他,我灭他满门。”

    辟易天浑身一哆嗦,虽然他有韩武阳撑腰,但他却真的怕死啊,手中不由为之一缓。

    “无需顾虑,有我在,给我杀!”

    韩武阳脸色铁青,杀气腾腾的大喝道。

    辟易天顿时胆气一壮,来不及多想,狠狠一掌向丁宁脑袋劈去。

    “想死我成全你!”

    一声蕴含着暴怒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即众人就惊骇欲绝的看着一道银光闪过,上一刻还在耀武扬威的韩武阳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整个人瞬间被碎尸万段,血雨洒落一地。

    韩武阳的神魂骤然化为一道乌光向远处遁去,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大能隐藏在人群当中直接将他斩杀。

    他已经被吓破了胆,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等逃到安全的地方,立刻找个人夺舍,花些时间,或许还能修炼回来。

    哼!

    只可惜,他明显想多了,就在他的神魂遁逃至千米之外时,一道银光闪烁,如同跗骨之蛆般追了上去,轻轻一绞,如同烟花绚烂般,把他的神魂彻底绞杀。

    圣武强者韩武阳,陨落!

    风,骤然刮起,呼啸声席卷天地,大块儿大块儿的乌云汇聚,铺天盖地,让天地一片昏暗,仿若在为圣者的陨落而呜咽悲鸣。

    而这一边,就在辟易天即将拍中丁宁之际,嘴角还挂着血渍的丁宁却冲着他咧嘴一笑,那染血的笑容落在他眼里简直如恶魔般让他惊悚。

    心中强烈的不安让他毫不犹豫的选择暴退,可惜已经晚了,他只觉胸口一疼,一柄奇形怪状如同野兽獠牙般的兵刃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你暗算我?”

    辟易天捂住胸口,眼睛凸起,声嘶力竭的怒吼道,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丁宁会那么巧向他这里飞来了,他是有意的想要刺杀自己。

    丁宁身形一动,稳稳的落在地上,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讥诮之意,在他耳边轻声道:“若不是你心肠恶毒,想要趁机落井下石,为了天下苍生,我还真没打算干掉你,可惜,这是你自己选的路,怨不得任何人。”

    “你……你……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辟易天死死抓住丁宁的胳膊,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