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七十八章 妖孽人生
    哗哗哗哗……

    雨越发的大了,其中夹杂着隆隆的雷声,不断有白光穿过一片漆黑的夜幕。

    街头,两边对峙。

    一方30余人,一方却只有两人。

    血色的蛟龙纹身,开始发出红光。雨滴落到了老甲的身上,吱吱作响,最后化作青烟。

    狂风卷过,暴雨倾斜。

    阵阵红光闪烁,照射在双方脸上,双方都脸色大变。

    “老甲,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吗?”假和尚一把拽住老甲,却被烫的痛呼一声,触电般缩回了手。

    老甲呵呵地喘着粗气:“和尚,鬼哭兄弟救过我一命,我拿命来还他了,你照顾好小鱼。”

    看到这一幕,小金刚猛的后退一步,反手一刀插在了雕像上,“咔嚓”一声,深深的没入其中,老甲和假和尚同时大惊失色。

    雷霆击中大地,天地霎时变成白色,这一下看得格外清晰,那一刀从胸前没入,从后背透出,位置正是心口。

    他们的目的,不是大黑马,而是鬼哭。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来杀鬼哭的。

    “你找死!”老甲身上的红光愈加灿烂,假和尚突然大叫:“老甲,等等,你仔细看。”

    雕像开始生出裂缝,一路向上蔓延,穿过胸膛脖子,贯穿了头颅。裂缝里面,漆黑一片,却是一个空壳。

    见了这一幕,老甲和假和尚大喜,小金刚和他的兄弟们开始大惊失色:“不在里面,人呢?”

    从一开始,鬼哭就不在雕像中。

    他利用断生死不仅逃得一劫,还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到了外面一路奔走,和大黑马会合。

    这个时候,他在天上,将下面的一切,看得格外清楚。

    “宝儿,我找到你了,咳咳咳咳……”鬼哭趴在大黑马背上,连连咳嗽,手中的刀,却握得很紧,很稳。

    “下去吧!”

    大黑马双蹄不断践踏的雨珠,以这种方式,盘旋在天空,以至于那些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往天上看一眼。只需要看一眼,就很可能就能发现大黑马这个异类。毕竟,在天空之上,大黑马的四蹄流光溢彩,那光线并不耀眼,在雨幕中显得黯淡,距离一远就变得若隐若现,可和一片漆黑的环境相比,还是非常容易发现的。

    悄无声息之中,大黑马俯冲而下。

    “天上。”肚子里,宝儿传来尖叫,提醒了小金刚,小金刚抬起头来,就看到大黑马正从天上疾驰而来。

    “还能这样!”小金刚瞳孔猛缩,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弯刀的刀柄。

    呛!

    夜幕中,两道刀光交错,火花飞溅。

    鬼哭手中的长刀高高荡起,他此刻浑身无力,能够握紧刀已经很不容易了。

    大黑马撞开数人,在雨幕中开出了一条道,飞驰而去。

    小金刚站在原地,脖子上出现一条细线,鲜血渗透。一条细细的伤口,贯穿的小半截脖子。

    砰!

    伤口炸开,喷出血雾。

    小金刚脖子撕裂,脑袋猛地歪倒在一旁,然后轰然倒下。

    他和鬼哭之间的差距,也就两尺多,两尺多的距离,就决定了二人的胜败。

    刀,短了啊!

    小金刚的双眸渐渐的失去了神采,冰冷的雨水拍打在身上,地上的积水冲刷着他冰冷的身躯。

    他,不该用这把妖刀的。

    因为,在之前,鬼哭已经和这把妖刀交过手了。

    即便此刻浑身无力,但还有大黑马相助。大黑马冲势一起,鬼哭只需放平刀刃,调整方向即可。哪怕不挥刀,威力也差不了多少。

    大黑马相助,再加上自身的刀法,以命相搏的经验,还有对对手了解的程度,这一局,他完胜。

    奔行了三十余步,大黑马这才停了下来。在鬼哭的咳嗽声中,调转了头。

    雷霆射出的白光在滚滚的雷声中已经力竭,天地又重新陷入了黑暗。

    而在此刻,小金刚的腹部高高鼓起,一双手撕裂了他的肚子,宝儿浑身是血的爬了出来,抓起了弯刀,偷偷的就要溜走。

    轰!

    一声霹雳,天地为之震颤,耀眼的白光就击在了宝儿的身前,轰隆的巨响让他张大了嘴,七窍喷血,脚步踉跄的往后退去。

    一道巨大的黑影,仿佛死神一般悄然而至。那弯月般的白光,就犹如死神的镰刀,穿过了宝儿的脖子。

    头颅飞旋,一片白烟喷射,伤口处充斥焦痕,传出肉香,

    一切都结束了,不到一年大的宝儿就这么匆匆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又这么匆匆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安息吧,那些盘旋于天空久久不肯离去的怨灵。

    怨气消散,功德上涨。

    鬼哭咳出一口淤血后,忽然感觉身体好了许多,虽然依旧虚弱,至少不再咳嗽了。

    他趴在马背上,大嘴紧紧的缠绕着他,帮他固定在马背上。大黑马驮着他飞驰而去,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伴随着宝儿的死去,伴随着鬼哭的离去。

    这一切,都结束了。

    自然还有人不甘心,追逐着鬼哭的身影,一口气追出了四五里路,然后,就失去了鬼哭的踪迹。

    地上没有马蹄印,大雨冲走了气味,让他们无从追踪。

    这一夜,谁都不知道鬼哭去了哪里。

    直到第二天,暴雨早已消停,一艘艘船离开了码头,鬼哭也再无出现。

    忽然,有人反应过来了。

    鬼哭,就在船上,就在天保号上。从昨夜到现在,他一直都呆在船舱中。

    有心之人无可奈何,他们,总不能硬闯天保号吧!

    ……

    南柯大师心情很不好,事情虽然已经解决,但毕竟是他造的孽,导致那么多人无辜死去,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于是,他出去走走,可是,才到县城中不久,就变得一脸懵逼,心情更加糟糕。

    “南柯大师,听说您昨天赖床了呢?”

    “南柯大师,您的身体还这么好啊,都这把年纪了还能睡得这么香,我就不行咯,一大把年纪,怎么睡都睡不着。”

    “南柯大师,你昨天是不是赖床了,还要小心缘照顾,我看着心疼,不如你把小心缘送给我当儿子吧!”

    南柯大师摸了摸头,一脸纳闷,自己怎么就赖床了?还传的满县城都是。

    南柯大师狼狈的离开了县城,带着满心的疑惑上山了,他决定去找老朋友聊聊天,下下棋,消除心中的郁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