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四章 随心所欲
    屋子里很黑,只能借着大厅中的灯光摸索着前行,板凳被人踢中,发出难听的声响,然后“扑通”一声,一个汉子摔倒在地,他骂骂捏捏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阵翻腾之后,他们总算找到了蜡烛,豆大的烛光出现。

    他们又开始骂起这家店的掌柜的,给个蜡烛也舍不得给大一点。

    几个汉子借着烛光,在一阵骂骂咧咧和嬉笑声中,重重地倒在了床上,烛火熄灭后,很快鼾声四起。

    郑瘸子面无表情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怀里取出了他那把破旧的匕首。

    然后,就着大厅中射进来的灯光,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一个人的床边,拿着匕首,对准他的脖子,一刀划过。

    匕首破旧,却磨得很锋利。轻松的划开了皮肉,切断了动脉。

    血哗哗的流出,躺在床上的人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只是喉咙里不断传出“呵呵”的声音。

    郑瘸子侧耳倾听,听那血从床上滴落,就像是春天的时候,绵延的小雨落下,在屋顶汇聚,从屋檐滴落的雨滴声。脸上渐渐的挂起了微笑,看来,他很喜欢这声音。

    其他两人,还在熟睡,一点也不知道刚刚和自己谈笑的同伴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他们只是普通人,还喝了酒,那种劣质的烈酒让他们睡得跟死猪一样,别说郑瘸子的脚步声,就连马蹄声都不一定听得到。

    郑瘸子的腿一瘸一拐,不紧不慢的到了另一人的床边,低下了头,把还挂着血珠的匕首贴到了这人的脖子上,冰冷的触感让抬手向脖子摸去……

    楼上客房中,床上的鬼哭翻身坐起。

    床对面,大黑马也同时抬起头来。他们,都闻到了血腥味。

    鬼哭抽了抽鼻子,然后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弯腰穿上靴子,披上大衣,随手拿起靠在床边的长刀,接着从行李中翻出了火折子,打开盖子,吹燃了,把蜡烛点上。

    大黑马看着鬼哭做了这些,又躺了回去。

    楼下客房中,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连成了一片,暗红的血泊在地上蔓延。

    郑瘸子从一具尸体上扯下一块还算干净的布,细心的擦拭掉了匕首上的血迹。

    这把匕首,原本是用来撬锁的,如今,连沾三条人命之后,似乎锋利了一些,幽幽的闪着寒光,有些焕然一新的感觉。

    呆呆的看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又抬起头来看向头顶的天花板,郑瘸子脸上露出了痴痴傻傻的笑。

    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住在头顶这间客房中的人。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会因为住不起店冷死在大街上。同样,如果不是因为他……

    郑瘸子用力的握紧的拳头,感受着体内沸腾的力量。如果不是他,恐怕自己不会突破这层限度,获得这样的力量。

    还真得……感谢一下呢!

    大脑想着,郑瘸子的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

    以前他掩饰自己的欲望,他必须如此。而现在,他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望,并且也失去了掩饰欲望的能力。

    在回来的路上,他肚子饿了,想要吃鱼,于是就跳进了海里,抓了一条鱼上来吃,完全没有丝毫顾忌。

    而现在,他想要去感谢别人,于是就开始行动。

    ……

    楼上客房中,戴上斗笠刚想出门得鬼哭手刚刚碰到门就停了下来。

    他缩回了手,转身来到了炭盆前,从腰间拔出短刀,拨弄了一下炭盆中的炭,接着一刀斩灭了桌上的蜡烛。

    然后,到了桌边,坐到了凳子上,静静的看着门口,耳朵微微颤动,追踪着那个脚步。

    ……

    郑瘸子出了门,径直就往楼上走。这一次,他又被伙计给看到了。

    天色已晚,大门也关了。店里的大厅中,还剩下几个客人挑灯吃酒。

    伙计已经扫完了地,打着哈欠,等这几个客人吃完了酒,他便可以去休息了。

    老账房已经走了,他年纪大了,眼睛受不了,看不清东西。于是掌柜的留了下来,坐在柜台前,一遍遍算着今天挣的钱,时不时皱起眉头,嘴里嘟囔着:“少了少了……”

    就在这样情况下,郑瘸子从门中走出,怎能不引人注目。

    “唉唉唉,你又干什么呢?”

    伙计连忙从后面追了上去,跟着郑瘸子一同上了楼。

    郑瘸子没有搭理伙计,自顾自的往楼上走,他一瘸一拐的,走得却极快,伙计一时追不上。

    郑瘸子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心想:这家伙好讨厌,等会趁人不备杀了他吧!

    于是,放慢了脚步。

    他刚上楼,伙计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有些气喘的说:“我说你……”

    郑瘸子突然转身,手中的匕首就捅进了伙计的心窝。

    伙计脸上一僵,张了张嘴,身体往后倒去。

    郑瘸子揽住了伙计,把他往里边拖去,两人贴在一起,就像是伙计在推着郑瘸子。

    大厅中的几个客人只是瞟了一眼两人,便不再关注,相互谈笑着喝酒吃菜。

    掌柜的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心想这家伙那个郑瘸子还真是个麻烦,明天就把他撵走。他并没有想过自家的伙计会被郑瘸子杀死,也根本没想过郑瘸子会有这个胆子。

    郑瘸子把伙计放在了墙边,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去敲鬼哭的门。

    门里面,鬼哭眉头紧皱,他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听出了一些不对劲。同时,血腥味似乎又浓郁了一些。

    敲门声响起,鬼哭喊道:“是谁?”

    郑瘸子回答:“是我。”

    “你是谁?”嘴上说着,但鬼哭心中已经猜到,起身去开门。

    门开,郑瘸子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附近没光,很暗,他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从轮廓中看出,这个高大的男人带了一把很长的刀。

    “你是谁,来干什么?”鬼哭除了看到郑瘸子之外,眼角的余光还看到了一双脚。

    他手中的刀紧了紧,这个家伙又杀了一个人。

    郑瘸子拱手弯腰:“拜见恩公。”

    他心想,我已经感谢了他,所以可以报仇了。于是,拔出了匕首。

    然后听到风声袭来,砰的一声,眼前一黑,金星四冒。

    郑瘸子被一拳打到了头,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地上,然后手腕就被一只大脚踩住,用力一碾,匕首就脱手而出。

    郑瘸子凶狠的抬起头,就看到鬼哭扔过来了一条裤腰带。

    裤腰带凌空舒展,一下就把他捆了个结实。

    郑瘸子像条虫一样在地上蠕动,心中害怕,便哭喊了起来:“饶命,我怕死……”

    郑瘸子的哭声传了出来,掌柜的心中一个咯噔,一下站了起来,和他一同站起来的,还有几个大厅中吃酒的客人,他们脸上都带着惊疑不定,决定一起上去看看。

    而就在这时,客栈的大门被拍的“啪啪”作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