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四章 支离破碎
    漫天的蝉鸣声变得混乱刺耳,不再让人昏昏沉沉。

    鬼哭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飞离,好在大黑马机灵,张嘴咬住了两个。

    这两只蝉,翻开一看,果然和刚才那只蝉一样,腹部长着人脸,并且三只蝉腹部的人脸都一模一样。

    “都是雌的。”鬼哭眯起了眼睛:“是巧合吗?”

    放掉了两只蝉,他叫道:“大黑。”

    大黑在旁边打了个响鼻。

    “看来,我们找到了一个村民了呢。”鬼哭笑眯眯的说道,目光看向了田野。田野中,牛在吃草。

    这头牛,和鬼哭他们吃饭的那个房子后面牛圈的牛长得一模一样,想必应该就是那头了。

    “我们过去看看。”鬼哭说着,走了过去,大黑马紧紧的跟在后面。

    吃草的是头大水牛,双角弯弯如月,皮毛稀疏黑黄,有泥,体型健壮,看起来喂的很好。

    它抬起头看了看鬼哭,然后继续低下头来,甩着尾巴吃着草,神态悠然安详。

    “也是母的。”鬼哭眯起了眼睛:“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位村民呢?”

    鬼哭跳下田坎,踩着满地的野花野草朝着大水牛走了过去。

    大水牛又一次抬起头来,不过这一次,眼睛里开始露出警惕,微微后退一步。

    “别害怕,我只是好奇。”斗笠下,鬼哭脸上开始挂起笑容,一只手握住刀鞘,而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刀柄。

    大水牛后退两步,突然间猛地低下头来,朝着鬼哭就撞了过来。

    这一下,来得极其突然。

    但是,鬼哭太快了,无论是他的反应,还是他的刀。

    水牛和鬼哭错身而过,耀眼的白光一闪,下一刻就没入了刀鞘。

    大水牛冲了几步,腹部皮肉突然裂开,接着就仿佛漏气了一般,迅速的变得干瘪。

    又冲出了几步,它一头栽到了地上,只剩下了一张皮平摊在田地中。

    大黑马倒吸凉气,连忙后退两步。

    鬼哭转身,走上前去,掀开了那层牛皮。

    破口处,一个小小的脑袋钻了出来,是个小娃。

    鬼哭连忙走上前去,挑开牛皮。模糊的血肉中,露出了这个小娃的模样。

    他被缝住了嘴巴,手脚和牛皮长在了一起。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滚滚泪水落下,“呜呜”的,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

    渐渐的,泪水变成了血水,血水不要钱的往他的七窍流出,血水一开始很浓,然后越来越淡,一直到整个小娃变成了干尸,这才停止流水。

    大黑马脸颊抽搐,扭过了头。

    鬼哭剧烈的喘息着,半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知道小娃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他的眼睛已经干扁,眼眶中可见肌肉纹理,整张脸已经瘦到变形。

    鬼哭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伸出的手,帮小娃把眼皮盖上,然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又是如此。”鬼哭闭上了眼睛,呼吸的滚烫的空气。脑海中,刚才那个小娃绝望的模样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的一刀是针对咒术的,如果那头牛没什么古怪,是不会受伤的。没想到阴差阳错,这一刀帮那个小娃解除了诅咒,但那个小娃也因此失去了生命,短暂的清新过后,就是绝望的死去。

    如此作为之人,当真该死。

    片刻,冷静了。

    鬼哭重新半跪下来,检查着尸体。嘴被缝起来了,用的就是普通的针线,寻常人家,只要不是太穷,应该都有。

    他的手脚,仔细看去,也不是直接长在牛皮上的,同样是被针线缝上去的。缝上去之前,这个小娃被斩断的手腕和脚掌。

    看到这里,鬼哭的眼角抽了抽,努力压下心中的杀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开始检查牛皮,在牛皮的破口处,很容易就找到了针线缝合的痕迹。

    究竟是谁,是谁把这个小娃塞进牛皮中,缝合起来的。

    他,为何要如此做!

    看着这个小娃的模样,鬼哭又想到了那些蝉,或许……

    他用力的晃了晃头,要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晃到头外,不敢再想。

    鬼哭讲小娃和牛皮一同抱回了村,在大黑马的帮忙下,将尸体火化。

    看着熊熊的大火,鬼哭紧了紧手中的刀:“走好!”

    烈日高照,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到了中午,温度高的吓人,周围美丽的景色,明明生机勃勃,但在眼中却也变得奄奄一息了。一切都在高温下变得那么沉闷,变得让人烦躁不已。

    鬼哭坐在门槛上,看着那群刨着泥土的鸡,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些鸡的体内,是不是也有一个小孩。

    想到这里,鬼哭猛然跳了起来,拔出刀朝着一只公鸡就一刀划过。躺在堂屋中歇凉的大黑马被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看着鬼哭,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神经。

    一同被吓到的还有这只公鸡,跳到篱笆上,哦哦直叫。

    鬼哭转身又是一刀,正中那只带着小鸡的母鸡。

    然后,这只母鸡突然漏气一般变得干瘪。

    鬼哭扑了上去,小鸡们叽叽喳喳的叫着逃开。他扒开了这只母鸡的腹部,然后看到了熟悉的针线缝合痕迹,以及——半张脸!!!

    砰!

    鬼哭种种一拳砸在了地上,目光看向院中的鸡,院中的鸡有很多,不过攻击只剩两只了,剩下的全是母鸡和小鸡。

    他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猛的拔出了刀。这群鸡在他的追逐中奋力的扇着翅膀,鸡毛乱舞,在刀光中,一个个迅速变得干瘪,然后露出了腹部的裂口。

    然后,手臂、腿、肚子、手掌……

    大黑马躲在堂屋里,不敢出来,牙齿碰撞,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

    它被吓坏了,这样可怕的景象,哪怕跟着鬼哭已经好几年了,也才第一次见到。

    这种景象,不像有无数能将它一口吞掉的妖兽的大湖,不像是看起来能毁灭世界的风暴,也不像是能将大海冻成冰块的蛟龙,但其中的细节之处,却让它毛骨悚然。

    它不害怕危险,不害怕战斗,却害怕这些诡异压抑的场景。

    鬼哭咬着牙,将这些鸡肚子里的碎尸拼凑起来,然后,一个残破的小丫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鬼哭感觉有些难以喘息,他甚至仍能从她那干瘪破碎的脸上看到,当时的她是多么恐惧与痛苦。

    “呵……”他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他的牙齿在摩擦,他的身躯在颤抖。

    最终,他不停抖动的脸上恢复了平静。

    “无论你是谁。”他跪在地上低下了头,斗笠遮住了脸颊,低声喃喃自语:“我会找到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