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事惜身
    “下雨了啊!”送走了报信的狐狸,玉泉道人仰头看天。狂风呼啸,衣诀猎猎,黑云笼罩,越来越多大颗的雨点砸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白光闪过,然后是隆隆的雷声。

    玉泉道人扭过头,看向茶铺中。

    一群黄鼠狼惊慌失措,连忙带着他们老祖宗的尸体挖洞离开,而黑山老妖,依旧大马金刀。

    “你不动手?”玉泉道人问道。

    黑山老妖历经不知多少风霜雨雪,这样的暴风雨,对于别人来说,是拴住手脚的镣铐,连行走都艰难,但对于他来说,只是微微泥泞的道路,限制几乎可以忽略。

    这样情况下动手,对于黑山老妖来说,极为的有利。

    可是,黑山老妖就是这样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

    他闭上了双目,脚掌紧贴着大地,感应着那个被称之为胡家庄的村庄。

    但,也只是感应着,观察着,没有半分准备动手的样子。

    风魔猖狂的笑着,它卷起泥沙树叶花朵,在天空中,横行而过。

    在途经茶铺的时候,茶铺左右摇晃,一副随时都会被掀飞的模样。

    更多的雨水从天而降,终于,变成了“哗哗”之声。

    暴雨,正式降临。

    雨幕中,玉泉道人取出明珠,悬在头顶。明珠之中射出光芒,白色,柔和,就仿佛富贵家的女子那柔软的白裙。周身三丈,一切在这光芒之下非常清晰。

    与此同时,玉泉道人腰间玉符早已自觉光晕流转,无形屏障顿生,雨滴撞到了无形屏障,沿着无形屏障滑落。而玉泉道人,明明站在风雨之中,却浑身干净,衣服没有半点湿润。

    玉泉道人仔细的打量着黑山老妖,但此刻,天已全黑,黑山老妖隐没在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些许轮廓。

    玉泉道人又一次问道:“真的不动手?”

    黑山老妖安如磐石,眼皮都不抬一下,对于玉泉道人的话,充耳不闻。

    玉泉道人没有黑山老妖的耐心,他心中踌躇,想要动手,却又犹豫。

    这样的天气,对于他这种擅长法术的道士来说,也是有利的。

    他可以利用以往的知识推波助澜,加以引导,就可以轻易让一些特定的法术发挥出十二层的威力来。

    但是,黑山老妖的谨慎影响了他,让他开始不断高估鬼哭,畏首畏尾。

    没办法,玉泉道人的性格如此,这也是明明他的本事不差玉安道人分毫,却总是被玉安道人压过一头的原因。

    轰!

    终于,摇摆不定的茶铺被掀飞了出去,黑山老妖彻底暴露在了雨幕之中。但他依旧不动,就似雨中磐石。

    玉泉道人依旧犹豫,别害怕那鬼哭还有本事没有展露,不小心阴沟翻船。

    最终,来回踱了几步,取出蒲团,悬浮于半空盘膝而坐。闭上眼睛,口念道经。

    遇强则弱,遇弱则骄傲大意,遇事犹豫不决,该拼不拼,往好了说是稳重谨慎,往坏了说就是没有担当,所以明明有机会却很难把握,哪怕机缘不弱,却也很难成事。

    玉泉道人这边还在犹豫不决,另一头,已经有妖怪开始准备动手了。

    鬼哭关门,将风雨和铃声一同挡在了外面。

    点燃的蜡烛,将其插在烛台,火光微微晃动,人影也跟着微微晃动。

    又是一道霹雳,花海之中,一棵大树猛的燃起烈焰。

    白光扩散,小楼后的池塘,在雨幕中,荷叶乱颤,荷花被摧残,彩色的鱼儿接二连三的跳出水面,欢庆着大雨的到来。

    一只苍白的手,突然伸出了水面,五指张开,似乎在抓着什么。

    外面雨声很大,气温骤降,卸去马鞍之后,大黑马往地上一躺,蹭了蹭,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打起了呼噜。

    它中午吃的有点多,肚子被撑得滚圆,现在消化了一些,但依旧有些胀,所以一躺下去,眼皮就撑不住了,趁着这个好天气呼呼大睡起来。

    饭后犯困,这是常事,然而鬼哭没有半点困意。

    大黑马能够睡着,是无忧无虑,并且无心无肺。

    而现在,有人在针对鬼哭,在寻找着他的破绽,鬼哭犹如利刃悬顶,怎能安心睡着。

    他摘下斗笠随手挂在门后墙上,坐在桌前,长刀放在桌面,看着烛台上的幽幽烛光,犹如老僧坐定。

    悠悠的铃声,变成了嘻嘻的笑声。

    雷光即将消逝的余晖中,白色的纸伞,苍白的女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院子前。

    而那屋檐下的风铃,婴儿抱着,嬉笑着,在上面荡着秋千。

    楼上,传来微微的响动,有脚步声,在鬼哭头顶徘徊。

    鬼哭站了起来,拿起一个布条随手束起长发,然后拿着长刀,取出火折子吹燃后叼在嘴里,在荡漾的铃声里走上楼去。

    徘徊的脚步声消失了,鬼哭鼓起腮帮一吹火折子,大片火星飞出,如一只只萤火虫,照亮着四周。

    没有半分人影,地板上却残留着湿漉漉的脚印。脚印一路蔓延到楼梯口,然后戛然而止。

    鬼哭沿着脚印找去,到了一间卧房,卧房窗口大开,风雨涌入,若不是屏风挡住,恐怕床头会湿了大半。

    鬼哭走上前去,身上的衣服立刻湿透。他顶着涌进来的风雨,将窗户关好。

    回身,才走两步,鬼哭突然抬手射出一把飞刀。飞刀没入漆黑的屋顶,一声惨叫,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屋顶滚落了下去。

    接着,雨滴从屋顶落下。

    原来,不知何时,屋顶被揭开了一张瓦片,一只蛤蟆精在上面往里边窥视。

    鬼哭的一把飞刀,让它瞎了一只眼,惨叫着从屋顶落了下去,仓惶的跳入池塘,在荷叶上一蹦一跳就要远去,却被一只手突然伸出,拉进了池塘之中。

    解决了一个妖怪,鬼哭没有半点放松。那只蛤蟆精,只是一个小隐患,真正的大问题,正在逐渐逼近。

    铃声越发响亮,鬼哭分明感觉到,他,已经被一群妖怪包围了。

    这些妖怪在观察着他,只要他露出半点破绽,这些妖怪就会一拥而上,将他撕碎。

    心脏,越跳越快。体温,开始急速上升。

    鬼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兴奋起来,随时都可以迸发出无穷的力量。

    不由得,嘴角翘起,心中开始期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