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修罗场
    鬼哭和南宫会合后,欧阳龙一家就开始在收拾东西,喜滋滋的准备撤离了。

    而就在这一天,一个人找上门来。

    他敲了敲门,开门的是管家,管家见此人仙风道骨,气质不凡,明白是大人物,不敢耽搁,连忙通知了欧阳龙。

    欧阳龙见到此人,瞳孔一缩,差点动手。好在这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小家伙,安心,某是地仙之祖。”

    欧阳龙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刚刚放松,就差点跪在地上,真的是吓死他了,他还以为镇元大仙没死愣。

    地仙之主说道:“我想见见鬼哭那个小家伙。”

    欧阳龙连忙安排,鬼哭和地仙之祖在客厅相见,气氛有些微妙,鬼哭有些尴尬。

    地仙之祖和镇元大仙本就是一体,双方长得也一模一样,关系可以说是比同胞兄弟还要亲密。

    鬼哭这边刚捅死的镇元大仙,地仙之祖后脚就找上门来,出言感谢,怎么说,怎么别扭。

    双方客套一番,地仙之祖挥手一件细鳞甲出现在了茶几上,他含笑道:“穿上试试。”

    鬼哭没有推脱,这甲刚一出现,他眼睛就挪不开了。

    那些甲片,并非铁制,而是仿佛黑玉石一般的材质打磨而成。而每一片,都精雕细琢,仿佛与艺术品。

    黑甲,红绳,雕琢着符篆护心镜,皮质腰带,完美的融为一体。

    鬼哭穿上之后,看这细鳞甲,上面护住胸口前后,两腋左右,下摆垂到膝盖,动了动,重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重,完全不影响灵活。

    “多谢地仙之祖。”鬼哭高兴的拱手。

    地仙之祖却连连摆手:“你可别谢我,这可不是我送你的。”

    “哦?”鬼哭有些疑惑。

    “这是女娲娘娘送给你的。”

    “女娲娘娘?”鬼哭大吃一惊:“女娲娘娘也知道我?”

    “当然知道,还称你为好孩子呢,送的这副甲,专门让我嘱托你,好好保护自己性命。”

    鬼哭心中顿时暖洋洋的,女娲娘娘无论在哪个世界,看起来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不仅地位如此,实力同样如此。

    “我知道了。”鬼哭郑重承诺:“还望地仙之祖转告娘娘,人族后辈鬼哭十分感谢。”

    “嗯。”地仙之祖笑着点了点头,道:“鬼哭,你有恩于我,可有什么想要的?”

    “我?”鬼哭思索了一下,道:“我想早日回家。”

    “那好办。”地仙之祖笑了,这不正是他所擅长的吗?

    从一块大洲直接穿梭到另一块大洲,镇元大仙可办不到,但是地仙之祖却能办到,并且还能精准定位。

    等鬼哭准备好后,带着南宫大黑马和大嘴到了院中,地仙之祖大袖一甩,将他们笼罩。

    短暂的黑暗之后,再一次看到光明,却已经出现在了家门口。

    采薇一边用瓢为小小宝浇着水,一边和她说着话,不经意间抬起头来,就看到了院门口突然多出来了几个人,然后,手中的瓢落在了地上。

    “我……”她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离开已有一年的鬼哭真真切切的回来了。

    “鬼大哥!”她扑了上去,跳了起来,鬼哭连忙用双手接住,她用力的环住鬼哭的脖子,流着泪开心的叫道:“鬼大哥,鬼大哥,鬼大哥……”

    “诶。”鬼哭拉长声音答应。

    地仙之祖笑盈盈的看着这一幕,绕过抱着一团的这对男女,走到了院中,轻抚着小小宝。

    “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宝摇晃着枝叶,发出如猫咪般的呜呜声,似乎很是享受地仙之祖的抚摸。

    “幸运的小东西。”地仙之祖笑着,眼中带着愧疚,一滴血离开了食指,没入了泥土。

    “好了丫头。”鬼哭把采薇放在了地上,伸手一指:“你看这是谁?”

    “南宫姐姐!”采薇一把抱住了南宫。

    南宫笑眯眯的摸着采薇的头:“丫头长得真快,都快和我一样高了。”

    “嘻嘻。”

    “不过,以后不要叫我南宫姐姐了,叫我嫂子吧。”南宫笑眯眯的说。

    彩薇浑身一僵,脸上的笑意消失,回过头,茫然的看向鬼哭。

    鬼哭顿时头痛欲裂,连忙道:“我给你介绍另一个人,他是……”

    院子里空荡荡的,地仙之祖早已离去。

    “啊!”鬼哭一拍脑门,脚步有些踉跄的往屋中跑去:“好渴,我去找点茶水喝。”

    大黑马看了看鬼哭,又看了看两个女人,打了个响鼻,往村外跑去。

    至于大嘴,从头到尾都没露头,毕竟,它的灵觉可不是一般的敏锐。

    几个村民刚好经过,看到了这一幕。小孩张嘴就要叫采薇姐姐,却被打人捂住了嘴,拖着往后退去。几个邻居悄咪咪的退到了屋里,关上了门窗。

    风吹过,没有半点沙沙之声。

    小小宝把枝叶收紧,缩成了一团,只恨自己无法跑路。

    采薇松开了南宫,退后两步:“姐姐,咱们分别有两年了吧?”

    南宫点了点头:“差不多。”

    “两年来,妹妹的剑术可长进不少呢?”

    “哦。”南宫嘴角翘起:“那我可要见识见识。”

    采薇回屋,鬼哭装模作样的在堂屋里喝着茶,采薇没理他,回到卧室取出了青竹剑。

    然后,出了门。

    两女再次相对,采薇拔剑咬着牙道:“此乃青竹剑,鬼哭大哥送于我的家传之剑。”

    南宫脸上笑意不减,但是寒霜开始弥漫,同样拔出了霜雪剑:“剑名霜雪,此乃定情之剑。”

    杀气,在两人之间炸开。屋中喝茶的鬼哭手抖了抖,愈加头痛。

    “完蛋了完蛋了,究竟该如何是好!”

    杨大伯提着大扇猪肉,和大伯母边聊着天边往回走。两人也算是浓情蜜意,年龄虽大,却也不妨碍说些情话。

    大伯母被老来开窍的杨大伯逗的满脸通红,挥着拳头就要打他,杨大伯也不躲闪,哈哈笑着受之。

    那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同村的人快步迎面走来:“大伯,大伯母,不好了,你家的采薇和一个女人打起来了!”

    “什么?”杨大伯和大伯母大惊失色,同时问道:“怎么回事?”

    “安小子带回了个漂亮女人,一开始还好好的,双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安小子就躲到了屋里,两个女人就打起来了!”

    闻之,杨大伯夫妻转忧为喜,杨大伯兴奋的大笑:“狗日的,这小兔崽子比他老爹强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