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五十六章 翻越城墙
    箭雨如同金雨,璀璨华丽,而华丽之中,是致命的杀机。

    一石的强弓,将金色箭矢抛射出来,而金色的箭矢比寻常的利箭锋利许多,上面镀的那一层金光,不仅可以抵挡一部分狂风,还能持续蒸发血液,阻碍伤口愈合。

    所以被这种箭矢击中,不是小事。

    王三娘瞳孔猛缩,正在犹豫之间,却见大黑马风骚的一扭小蛮腰,突然转向,于是连忙跟上。

    然而这样高速的奔行中,这样强行转向要何等的身体,王三娘感觉自己差点把腰都给扭断了。

    不由得心中骇然,自己的柔韧居然还比不上一匹马!!!

    刚刚跑出几步,箭矢就齐刷刷地扎进身后一片洁白的雪地中,恰到好处的躲过了这一波箭雨。

    大黑马没有直直的冲进去,速度也没直接提到最快,它时快时慢,时而疾奔,时而悠闲散步,一会往前猛冲,一会儿又四处徘徊,行踪不定,一次又一次的消耗着城中的箭矢。

    王三娘算是长见识了,如果让她来,她恐怕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直愣愣的冲向城墙,运气好说不定能冲过去,病情不好的话,应该会十分凄惨。

    王三娘心中大叫聪明,但她并不知道,这并非聪明,而是经验,一次次血泪的教训。

    就在大黑马和王三娘勾引着城墙上的目光时,鬼哭没有着急行动,他从怀里拽住了还在熟睡中的大嘴,把手伸进大嘴口中,取出了白色的斗笠和白色的披风。换上之后,转了一个大圈,从城门另一边靠近了城墙。

    距离大黑马他们那边不远也不近,恰到好处。

    刚好在这一段罗汉的防守范围之内,又在他们目光的边缘。

    虽然是潜行,可鬼哭的速度却不慢。

    他每一步踏下,一圈圈看不见的波纹扩散又回荡回来,将一切信息告知于他。于是,地势如何了然于心,每一步都踏到了正确的位置。

    同时还能借着这一圈圈的波纹加速,悄无声息之中,速度不慢。

    相比起王三娘,鬼哭反倒更像一头捕猎中的大猫,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猎物,脚下既轻且快,时而一顿,仿佛中了定身术,凝固在那里,哪怕一只脚抬在半空,也丝毫不动。过了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本的规律,继续前行,

    城墙上的金光,时不时璀璨如莲花绽放,然后就是一阵箭雨飞出。每一次这个时候,都是鬼哭前行的机会,因为这个时候,有相当一部分罗汉的眼睛是望着天上的。

    连续将近十波后,鬼哭靠近了城墙三十步,这是个临界点。

    即便鬼哭穿着白斗笠和白披风,依旧有被发现的危险。

    他的行动,更加缓慢谨慎了。

    但即便如此,在鬼哭走上护城河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依旧被发现了。

    只因为这一片区域,已经是金光照射的范围了。

    鬼哭先是感觉到一阵心悸,然后猛的向旁一扑。

    接着,一只与众不同的金色箭矢射在了他刚才呆立的土地上。这支箭来得是如此的快,就像是一道金色的激光。

    砰的一声,雪地上多了一个洞,金色的光芒中,地上的积雪被高高抛起,化作白雾,然后被风吹走。

    鬼哭抬头,左前方的城墙上,身材高大的金刚持着一把巨弓,另一只手正从腰间抽出一支巨箭。

    鬼哭连滚带扑,手足并用,瞬间窜出10多步,穿过了光滑的护城河,他跳到了河对岸被冻得僵硬的土地上。

    然后,金色的箭雨姗姗来迟,噼里啪啦之中,一阵冰屑纷飞。光滑洁白的冰面,被打出一片凹坑。

    站在城头的金刚失去了鬼哭的踪迹,这个时候,鬼哭已经到了城墙下的死角处。

    他搭着箭双手垂落,向前走了一步,而就是这么一步,却成了致命的破绽。

    城墙下,鬼哭抬手射出一把飞刀。

    金刚一弯腰,恰好就用眼睛接住了这一刀。

    噗,金色的血液飘落。

    鬼哭做出了拔刀的架势,脚下如同弹簧一曲一伸,便拔地而起,来了个旱地拔葱。

    但是,城墙很高。

    这里的确偏远,但好歹也是一个县城,土质的城墙,经过罗汉们的修建,已经有了将近三丈。

    鬼哭这拔地而起的一跃,也只有一丈,越过院墙没问题,但越过城墙,还差老高。

    不过,不要紧。

    《登天梯》被运转到了极致,双足在城墙上轻点。每点一下,一圈圈波纹就扩散回荡,加了一点至关重要的微弱的力,原本只能在这与地面几乎垂直的城墙上连点三下借力的,而现在点了五下,依旧没有力竭,不仅如此,还有余力再次腾空。

    接着,飞仙步完美衔接,半空横移,终于踏上了城墙,与此同时,腰背高高供起,长刀出鞘,如彗星划过苍穹。

    噗!

    眼睛被飞刀射中的金刚才退一步,就被这天马行空的一刺自下而上的刺中了另一颗眼睛。

    而这一次,不仅是致盲,还致命。

    锋利的刀尖在金色神圣的大脑中游荡一遭,就飞快退出,残留了一点妖气。

    砰!

    金刚眼中喷出金色血肉,小山般的身躯轰然倒下,城墙上一片震动。

    周围的罗汉毫无畏色,喊着阿弥陀佛,就抛下长弓拔出戒刀冲了上来。

    森冷的长刀与金色的戒刀交错,鬼哭面前的这个罗汉脖子被长刀撕开一半,脚下踉跄,于是手中的戒刀变得无力,划过鬼哭胸前细鳞甲,溅起两点火星。

    刚一落地,周围罗汉的方位便已了然于胸。

    弯腰低头,戒刀从斗笠上空划过。反手握刀,往后一靠,锋利的长刀顺势刺入生活罗汉的躯体。

    表面那一层金色坚硬的皮肤,可抵挡棍棒,却挡不住鬼哭刀锋的半分。

    于是,这个罗汉被一刀穿胸,任由鬼哭架着,挡住了其他罗汉的攻击。

    噗噗噗……

    几支箭插在了后背,几把戒刀先后破开皮肉。原本还生龙活虎的罗汉神色黯淡,身上的金光破碎,躯体变得残破,鬼哭随意的扔在地上。

    鬼哭没有停留,挥舞长刀几只飞来的箭矢,一刀从一个罗汉的腰侧划过,任由两把戒刀劈在背后,划破白色的披风,在细鳞甲上溅出火花。没有半点犹豫,从三丈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跳到了县城内。

    鬼哭这边引起了骚乱,大黑马那边也变得顺利。

    流光溢彩之中,踏着彩虹的大黑马冲上城墙,一顿横冲直撞。王三娘终于开始发威,爪子一扫,便有一个罗汉面目全非的横飞出去。

    附近的金刚大步而来,手中铁棒高高举起,还没落下,王三娘就已经横扑而至,沉重的身躯再加上快到极点的速度,一下子就将这个金刚掀翻在地。

    铁棒落地,金刚挥拳就打,王三娘反应太快,从金刚身上往后一个小跳,就躲开了这一拳,转而低头一口咬住他的小腿,将想要爬起来金刚再次拖翻在地。

    毫无疑问的碾压,这是大黑马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大黑马连踢带踹,好几个罗汉就飞上了天空,摔出了城墙。

    看到王三娘还在和金刚缠斗,便嘶鸣一声,跳下城墙。

    王三娘连忙放弃身下金刚,跟着大黑马跳下城墙。下一刻,金色箭雨落下,那个还没爬起来的金刚成了刺猬。虽然没死,但看样子实在凄惨。

    当真好险!

    王三娘心有余悸,跟着大黑马跳过护城河,远离城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