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五十章 未来
    碎裂的血肉与骨头四处飞溅,炸裂的声音震破耳膜,环形的血雾一圈圈的荡漾开来,让这残忍的一幕充满了奇异的美感。

    伴随着这个魔将的炸开,都头手中盾牌碎裂,大脑瞬间短路,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通红,并且不断旋转。

    等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周围的几个兄弟都躺在了地上,面目模糊。

    而他本人,因为盾牌的缘故,虽然离的最近,却幸存了下来,可也只是幸存了下来。

    一双手臂几乎没了知觉,双腿颤抖,体内多了不知道多少根碎裂的骨头,他只是愣愣的站着,身上的伤势让他根本做不出多余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又有一人上来,一刀劈落……

    大公子惨笑,自从那面魔字大旗出现在视野之中,整个局势,就这么雪崩瓦解了。

    无数人形黑影惨叫着从大旗底下飞了起来,在天空盘旋,然后没入人体。

    然后,那“人”一旦遭受重创,整个身躯就会立刻炸开,就仿佛昆仑道人制作的玉符,而且在某些方面,震慑力更强十倍。

    终于,蜀军士气崩溃,面对一群会自爆的家伙,没有人愿意面对。

    而且现在他们面对的还不止是人肉炸弹那么简单,在那张魔字大旗出现之前,他们的对手是疯狂。

    而现在,他们的对手一个个发出尖叫,明明脸上瞳孔中透着恐惧,身体却在和他们玩着以命换命。

    现在,这些魔兵魔将的打法已经完全变成了不要命的典型。

    “马去病。”大公子看着那张魔字大旗底下聚在一起的御林军,神情复杂:“你该不会……已经不是人了吧!”

    士气已经崩溃,第三道防线自然守不住了,大公子只好带着人退到了第四道防线中。

    或许,我今日要死在此地。

    大公子心中这样想着,看着周围一张张慌乱惊恐的脸,他却并不怪他们。

    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奈何他们的对手不是普通的人,甚至不是那些妖怪能够比相比的。他们的对手,是一群实力强大还会自爆的疯子。

    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便是老秦军过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他们是人,不是工具,有恐惧会崩溃很正常。

    不怪他们,大公子剩下的只是无奈的苦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被鬼哭治好的伤势得了一命,然而没想到这一命将会失去的这么快。

    这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后面,就是石壁与泉水,他们已经被逼到了死角。

    原本在大公子的设想中,凭借强悍的蜀军,即便是面对十万大军他也能撑上十天十夜,如果粮草足够,将士齐心,让他撑上一年都没问题。

    可是现在,他连继续撑上半个时辰的把握都没有。

    第四道防线更加坚固,更加难以攻破,但是大公子没把握,身边其他蜀军将士也通通都没把握。更多的人已经不再思考能不能守住这个问题了,而是在思考如何痛快的死去,有的甚至已经拔出刀来抹了脖子,他们不愿自己落入那群疯子的手中。

    太快了,一切都崩溃得太快了。

    而更让人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头顶,一具尸体落下,砰的一声,重重的砸落在人们的心头。

    尸体已经成了肉饼,只是衣甲让他们认出了,这是负责看守后山的人。

    后山,也沦陷了。

    大公子看向了头顶,心中更加绝望。

    先是几具尸体砸落,然后是石块。在山顶,一个个癫狂的人影发出欢快的呼啸,然后搬来了更多的石块。

    在大公子的精心设计下,整个防线尽可能避开了头顶石块的落下范围,只有两侧紧贴石壁的地方容易遭受攻击。以蜀军的顽强,应该能撑上一段时间,而那段时间已经足够,因为蜀山的人来了。蜀山的人来到又足以让他们撑上一大段时间,等到那时,秦国大军以及巴蜀大军甚至大宋的军队都会来到,他们自然解围。

    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

    将士们再也不复往日勇武,抱头鼠窜。而在墙下,魔兵魔将们也紧跟着猛攻上来。

    只是一刻钟,在墙上留下了一堆尸体,大公子带着人退下了墙,到了泉水边。

    泉水边上有一个洞,能避开头顶石块的攻击。

    这个洞,是大公子拜托采薇挖的,本来是用来储存粮食的,而如今却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大公子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原本勇猛无双的勇士们为了活命,哭喊着挤进了这个狭小的洞中,甚至不惜为此与同胞拔刀相向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魔兵魔将们到来了,看到的是一片被鲜血染红的泉水,满地的尸体,以及在泉水边失魂落魄的大公子。

    然后,他们发现了泉水边的那个洞,洞中就是残余的蜀军将士。洞中有很多粮食,洞口也很狭小,看起来似乎易守难攻。

    洞中的人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洞外的魔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一把火,一股浓烟,一切都完了,洞中的人被活活的熏死在了里面,他们临死前的惨叫让大公子心如刀绞,这不应该是勇士死亡的方式。

    他被绑住双手,被群魔推搡着带到了马去病的面前,大公子看着马去病,此时此刻的马去病让他几乎认不出来。

    马去病是马上皇帝,虽不是开国国君,但他面临的困难,与开国国君相差无几,他的功绩,足以与任何开国国君相提并论。

    虽然常年征战沙场,虽然经常与粗鲁汉子打交道,但他十分注意个人形象,即便是艰苦的战场之上,他也会尽可能的让自己整齐干净。

    可现在,马去病披头散发,衣襟大大咧咧的敞开,露出胸膛。这种极为不雅的形象,让人无完全无法想象这会是一国之君。

    很重要的是他的脸,同样的脸型,看起来和以前的威严截然不同,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是一片冰冷,就仿佛冬日呼啸的北风,肃杀一切。

    “为何如此?”大公子问道。

    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马去病会突然翻脸,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得像这样疯了一半。

    “为何?”马去病嘴角一翘,指了指那敢飘扬的魔字大旗。

    “看到了吗,你是人,我是魔。”

    大公子不可思议的问:“你走火入魔了?”

    “不。”马去病摇了摇头骄傲的说:“群魔找到了我,他们需要一个英明的君主开疆扩土,而我答应了。”

    “你疯了?”

    “我早已疯过了。”马去病有些感慨,然后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接下来的话让大公子不寒而栗。

    群魔足以让中原许多人癫狂成魔,也可以附身在一些人身上尽享人间美好,但是,他们都只能猖狂一时。

    因为魔的特性,是极度的自私,完全无法控制欲望。所以,他们只是一盘散沙。所以他们需要一个足够英明的君主控制着他们,让他们颠覆人族,彻底的站在这片大地上。

    到时候,人族也不会彻底灭绝,只是他们会成了蛋,孵化魔族成员的蛋。

    为了达成这一美好的愿望,他们看上了马去病,并且交出了能够控制他们的权柄,所以,马去病成了万魔之王。

    大公子浑身颤抖,哪怕他今天死在这里,也一定要杀死马去病。

    马去病也看出了大公子的杀意,却不以为意,反而开口邀请大公子:“魔族当立,人族当亡,怎么样,成为我麾下的魔将吧,等我统治了这个世界,昆仑就是你的。”

    就在此刻,一个魔将匆匆而来,在马去病耳边低语了几句,马去病勃然色变:“什么,没见到鬼哭的尸体?”

    他一掌把这个魔将打翻在地:“废物!”

    然后一把揪起了旁边的大公子:“快说,鬼哭在哪?”

    “你在害怕。”大公子玩味的笑道:“是的,你应该怕他。”

    马去病耳朵动了一下,他听到了叮当一声脆响。低下头来,看到了大公子腰间的一块玉符与剑鞘碰撞,先前没注意,还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他一把扯下了玉符,脸色一变再变:“这是什么?”

    “你应该清楚,通讯用的玉符。”

    想起刚才大公子浑身颤抖的模样,那时候的大公子哪里是在害怕,而是在为鬼哭传递珍贵的信息,比如说它的方位,比如说周围人的分布。马去病的脸色变得已经不能再变了,他额头青筋暴起,愤怒的拔出剑来,一剑捅穿了大公子的身躯:“该死!”

    大公子一口血吐在了他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闭上了双眼。

    轰!

    在身后,墙下地面突然炸开,一片泥土与木屑纷飞之中,鬼哭骑着马冲了出来。

    “是鬼哭!”马去病心中恐惧,他梦到的未来中,鬼哭就是这样突然出现给了他致命一刀。

    “他已经没刀了。”马去病心中安慰自己,然后大叫:“拦住他!”

    周围的御林军冲了上去,然而鬼哭在马背上持枪连打带刺,一瞬间就将强悍的御林军杀了个对穿。

    马去病瞳孔猛缩,没了刀的鬼哭,看起来似乎比传言中的还要厉害十倍。他已经顾不得破口大骂了,连忙扔下大公子的尸体跳上马背打马就跑。

    鬼哭在后面穷追不舍,明明他的马被心魔附体,速度快如闪电,偏偏身后的鬼哭越追越近。

    “放箭,放箭!”马去病撕心裂肺的大吼。

    无数箭矢射了过来,几个强大的妖魔也冲了过来,然而,鬼哭手中的枪舞的水泼不进,挡住了大半箭矢,剩下的件也纷纷的射在了他的甲上,哪怕女娲娘娘赠他的甲以破裂,却依旧牢牢的挡住了这些箭矢。

    那些看起来强大的妖魔,面对人马合一的鬼哭,也是如此脆弱。防御最为强悍的老龟妖纸糊的一般被一枪穿透,以速度与诡诈著称的蜘蛛妖魔也同样被一枪扫落。

    几个强大的妖魔犹如落叶在秋风中凋零,鬼哭再度杀出,大叫道:“马去病,受死!”

    看着身后的鬼哭浑身浴血的越追越近,双方距离只有两丈,马去病被吓得亡魂大冒。悲愤的将魔枪拖在地上,打算来个回马枪进行最后一搏。

    怎么会这样?

    现在他脑海中一片混乱,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没用刀的鬼哭会变得更强。

    而就在这个时候,转机出现了。

    飞鱼道人的乾坤一掷为马去病解了围,不仅用铁球把鬼哭从马背上打了下来,还让鬼哭身上的宝甲彻底化为了一地的碎片。

    “射死他,射死他!”马去病兴奋大叫,同时骑着马跑得更远了。

    无数的箭矢如雨而下,原先跟着刘大龙现在跟着鬼哭的战马瞬间成了刺猬,哀嚎着扑倒在地,很快成了尸体。

    鬼哭更惨,刚爬起来数十支箭就扎进他的体内,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可即便如此,鬼哭还在咆哮:“马去病,受死!”

    马去病几乎再一次疯了,心中疯狂大叫:为什么他还活着?

    鬼哭徒步而行,马去病的马更快,双方距离慢慢拉开,周围其他魔兵魔将也趁此机会朝着这边靠拢,马去病心中刚松一口气,却见鬼哭一脚跺在地上,大地裂开,一条裂缝闪电般的朝着这边蔓延过来。

    胯下因为心魔附体而变异的战马哀嚎,马去病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他癫狂的大叫:“保护我!”

    十几个魔兵魔将带着盾牌围了上来,挡在了他的前方,他脸上刚透出轻松的笑意,一杆枪犹如闪电穿透乌云,就这么穿透了盾牌和一个魔将。马去病只来得及把魔枪往身前一横,然后胸口一痛。

    魔枪挡住了那杆枪,却从中断开,而他被一枪穿透,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我……救……”

    成了万魔之王,马去病生命力是何其强大,即便心脏被穿透,只要身体大半部位还好,他就不会死。

    可是,这枪中蕴含着一股抹杀一切的力量,他的妖气,那神通,驻扎在他脑海中的群魔,一切都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只来得及吐出了两个字,就瘫在了地上,身体冰凉,血泊在身下缓缓蔓延。

    喊杀着冲向鬼哭的魔兵魔将们愣住了,他们感觉身体的束缚被解开了。

    那一瞬间,自私终于重新归位,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感,让他们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万魔之王就这么死了,他们看着如刺猬般静立在原地的鬼哭,想要去杀他,自私又阻止了他们去这么做。

    万一这个家伙还有一击之力,他们不就死定了。

    不过还有些聪明的家伙蠢蠢欲动,那些家伙打算用弓箭……

    可还没等他们付诸行动,鬼哭一把拔出了身上的一支箭,用力掷出。

    噗!

    飞鱼道人喉咙被穿透,一脸不敢相信的扑倒在地。

    打算用弓箭的魔兵魔将连忙扔下了手中的弓箭,面含笑意的看着鬼哭。

    鬼哭目光扫过了那一张张恶心的面孔,然后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外面走去,无人敢拦。直到在第二道防线的门口,一老两小挡在了他的面前。

    老的是梁去伪,小的是太子与公主。

    “还我爹爹。”小小的太子冲了上来,一刀捅进了鬼哭的腹中。

    鬼哭踉跄一步,坐在了地上,太子也被吓得往后一个屁股墩坐在了地上,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沾了血的匕首,他,居然成功了。

    原来,此时的鬼哭已经灯枯油尽。被万箭透体,他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妖气却消耗得所剩无几,现在全凭一口气往外挪,然而被才几岁的太子一刀放倒。

    鬼哭双手撑着地还想站起来,梁去伪却按住了他的肩膀:“够了,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四目相对,鬼哭看到了未来。

    他死了,就在半刻钟后。

    采薇带的人来到这里,从他身上捡起了铃铛,然后系在了自己的剑上。

    接着,中原沦陷,却是大周太子成了新的万魔之王。然后,这些魔向着四处疯狂蔓延。整个南瞻部洲,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恶化。

    蜀山在内忧外患中沦陷,南宫在逃亡中生下了他的儿子,他们在追杀中四处奔逃,还好采薇已经完全成长,手中利剑锐不可当,无一合之敌,金狮子逃跑手段出神入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后来逃到了海上被东海霸主吴青青收留,却依旧遭遇刺杀不断。

    他的儿子在逃亡与刺杀中成长,二十年后,他带着一根燃烧的木柴重新回到南瞻部洲,为人族带来了希望的火种。

    不只是人族,蛇族、狮族、巫族,所有一切能被团结的起来的种族都被团结了起来,随着他的脚步。

    三十年后,他登基称帝,成为万族共主,与此同时,他的父亲长庚星君在大地各处供人朝拜。

    采薇把铃铛挂在了他的神像上,那一刻,他复活的时机已经到来。

    回到了现实,鬼哭看着梁去伪,问道:“你究竟是谁?”

    “重要吗?”

    “当然重要。”鬼哭露齿一笑,并指为刀穿透了他的身体。

    “怎么可能?”梁去伪瞪大了双眼,他的身体开始膨胀,露出了他的真身。原来,梁去伪早已死了,而他,是巴罗祖巫。

    “多谢你提醒我。”鬼哭笑道,身上的伤是飞快的愈合:“我家那小子凭什么每次都能在那样凶险的情况下化险为夷,可不只是身边人的保护还有他本身的才能这么简单,还有功德,功德哪里来的?自然是他老子我给他积累的,这可是杀了万魔之王的功劳啊!”

    功德再一次助鬼哭一臂之力。

    “咳咳……你这样倒下不好吗?”巴罗祖巫边吐血边问道:“你的孩子未来会成为万族共主,人族得以度过这次大劫,我的族群也将幸存,你今后也还有复活的机会,多么完美的结局,你为什么……”

    “因为我有更好的选择。”鬼哭看向四周,道:“我答应过带他们回家的,然后我要陪着小倩,她生孩子的时候我可一定要在旁边。”

    “他们已经死了,无法改变。”

    “如果回到过去,就不一定了。”

    “不可能,谁都不能做到。”

    “很遗憾,在功德的帮助下,我已经到达了万物为刀的境界,所以……”鬼哭轻声道:“借你神通一用。”

    巴罗祖巫感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抽了出来,他听着鬼哭的自言自语:“多谢,如果不是以你的神通为刀,我可无法割开时空。”

    鬼哭的手从巴罗祖巫体内抽出,他似乎握着什么东西,凭空一辉……

    巴罗祖巫在悬崖边一跃而下,鬼哭突然从他身后冲出,一把揪住他的后颈给他拽了回来,然后挥拳就揍:“狗日的,回来了那么多次,这一次总算成功了。”

    巴罗祖巫被揍得一脸懵逼,还想反抗,然而鬼哭似乎未卜先知,每一次都恰好让他的反抗无功而返,然后继续猛揍,直到把这张可恶的脸揍成了猪头。

    阳光洒落,照在了一脸舒爽的鬼哭身上,在他旁边,这莫名遭受残暴痛击的孤寡老人。

    “臭小子。”鬼哭自言自语:“当个屁天下共主,老老实实的给我当一代潇洒的蜀二代吧。”

    七个月后,蜀山下的杨家村中,鬼哭在院子里焦急地徘徊,他好几次想进去,却都被赶了出来。

    “鬼大哥,你看……”采薇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兴奋的跑了出来给鬼哭看:“这个可爱的小丫头,以后一定会长得和我一样漂亮。”

    鬼哭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等等,不是儿子吗?我那英明神武的儿子哪里去了?被我弄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