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章 战场行尸
    南瞻部洲,中原南部。

    此时正值秋日,天气萧瑟微寒。

    一场惨烈的战争刚刚过去,一方惨胜,一方惨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大周将士们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他们神情麻木,相互搀扶着的回营歇息。

    战场上,黑色的泥土被翻出,枯黄的野草被践踏,尸骨遍野,血流成河。营寨中,残余的箭塔已经塌了大半,残余的燃烧着火焰,浓浓黑烟升上天空。

    营寨的墙上包括内外两边,无数的箭矢扎进土里,插在墙上。

    营寨的大门洞开,碎片满地,无数将士的尸体堆积在这里,无数残缺的兵器乱七八糟的摆放着,或者插在尸体和土地上,组成一幅残酷的画卷。

    可以想象,着门口经历过何等惨烈的战斗。

    这些尸骸一路向里延伸,直到那些营帐,才被分散,变得稀薄。

    辅兵们衣甲不全,紧拽着长枪,在尸堆中挑挑拣拣。回收衣甲兵器,检查尸体。

    这些尸体的方法处理很简单,扒下衣甲,回收兵器。

    发现其中有活的,如果伤势过重,他们就会补上一枪。如果伤势不重,就会看敌我双方,看对方官职等级,视情况而定。

    辅兵多是老弱,他们拽着长枪的手臂直打颤。

    这不是冷的,而是害怕。

    他们怕的不是尸骸,而是妖怪。

    上万人的战场,就十分容易诞生和引来妖怪。

    每一次打扫上万人的战场,死个几十个上百人根本就不稀奇。

    而这等数十万的战场中,会出现多少妖怪,可想而知,会死多少人,更可想而知。

    事实上,数十万的战场,根本很难打扫干净。也是因此,御驾亲征的大周国君下达的指令就是打扫战场边缘,尽量回收战争器具,尽量拖回尸体就地焚烧。

    一队御林军骑着马,来回巡逻。

    他们既是监督,也是保护。

    突然,尸骸飞起。

    一个年迈的辅兵惊叫着,被一具丈高的尸体扑倒在地。

    尸体疯狂的咬掉了他脖子上的大块肉,扯开了他的胸膛。

    周围的辅兵惊恐的大叫,挥舞着长枪,刺入尸体体内,脓血顺着枪杆流出。

    尸体张开大嘴,露出了满是肉沫的口腔。

    一声咆哮,将几个辅兵震傻,随手抓起一具尸体,就甩了出去,将两个辅兵摔倒在地。随后另一只手抓着插在肚子上的长枪一搂,枪杆弯曲,剩下的辅兵通通被抛上了天空。

    那一队御林军发现不对,策马扬鞭冲了过来。

    当头几个御林军官抛出套索,套住了这具高大尸体的脖子,然后和这具尸体擦身而过。

    套索的另一头拴在马上,没跑几步,绳索绷直,战马嘶鸣,扬蹄而起。

    一声巨响,尸体被拉倒在地。

    这一队御林军的队正冲出,如一汪秋水的长刀闪过。

    尸体的肚皮出现一条血线,血线大张,里面的内脏伴随着脓血喷涌而出。

    就像是漏气的气球,尸体迅速干瘪下去。

    而这时回过头检查,辅兵已经有三人死去。

    一个被咬死,而且还剖开了胸膛。

    一个被尸体砸到,肋骨断裂,刺穿了心脏。

    一个被一声咆哮,肝胆俱裂。

    这一切,还是这一队御林军来的够及时的缘故。

    接下来的时间,不断有妖怪和军队发生冲突。

    这样的冲突,一直到了傍晚,在夕阳的余光中,铜锣敲响,辅兵撤退。

    一群骑兵冲了出来,用火箭在战场中射了一轮之后,才宣告结束。

    今夜,这支军队会休息一夜,到了明日早上,他们就会离开。

    而这处战场,将会成为一处死地,直到持续百年之后,尸体尽数化为白骨,横行的妖怪大半散去,才会重新有人烟。

    夜晚,黑风怒号。

    战场之上,妖气冲天,形成乌云,遮蔽星月。

    一直烧到夜晚的火焰猎猎作响,暗淡的火光外面,黑影浮动。

    一只带着血污的手臂,从一处营帐旁边的尸堆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一柄长刀,五指用力,血污之下,裸露出来的皮肤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寒风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

    轰!

    一场大雨倾盆而下,洗刷了满地的血污,冲掉了零星的火焰。

    第二日,天气放晴。

    战场中,地面泥泞不堪。

    一片水洼前,他盘膝而坐,看着水洼中自己的倒影。

    他身长八尺,身形高大,猿臂蜂腰,有着一副好身板。满头杂乱黑色长发,一张苍白的脸刀劈斧砍,硬如磐石,倒也算是样貌堂堂了。

    可惜,笔直的剑眉之下,是一双狭长的双目,双目似闭非闭,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让他的样貌打了折扣。

    身上穿着一身破碎的鱼鳞甲,腰间挎着一口腰刀,缠着一个牛皮飞刀袋,装的是系着红绿绸子的柳叶刀,不过如今,柳叶刀已尽数用光,导致整个牛皮飞刀袋空空如也。

    那他旁边插在地上的那一口长刀,是一口有点类似于御林军大刀样式的长刀,属于仪刀的变种。

    整把刀长六尺五,重达六斤有余,立起来,能直戳下巴。

    刀柄长一尺五,黑绳缠绕,一端有环首,铁环上缠着黑色绸带,还缠了一个铃铛,铃铛上书二字——鬼哭!!!

    而刀柄的另一端,这是一个黄铜椭圆片构成的护手,上面的纹理精雕细琢,仿佛某种神秘的文字。

    无论是刀柄还是护手,都和仪刀一般二,真正不同的在于刀刃。

    刀刃整体长达五尺,百炼钢打制。有一尺铜护刃稳固刀身,同时便于出鞘把握。

    然后,雪白平滑如镜的刀身从铜护刃中吐出,与仪刀的直刃彻底不同,而是带上了一抹弧度,整个刀身狭长,仿佛田间禾苗。

    这把刀的样式,被称之为西北禁军大刀,原主人爱刀,又称鬼哭,简称长刀。

    “所以,我以后就叫鬼哭了。”看着铃铛上的二字,他这样说。

    他本来是有名字的,叫罗凯,可惜自从他逃出地狱,就不能用了。

    这具身体也有名字,叫杨安,可惜,也不能用了。

    不然,用久了,他也就成了杨安了。

    而且,杨安已死,现在存留于世的,是一具被恶鬼占据的尸骸,是妖,是尸妖。

    现在,鬼哭既是刀,又是铃铛,也是妖。

    叮叮叮叮……

    有风,鬼哭不响。

    无风,鬼哭自动。

    铃铛声打破了鬼哭的沉思,他站了起来,拔出了长刀,环目四顾。

    左侧远处,一个非人怪物正在翻动着尸骸。

    这是一个人形狼头的怪物,别误会,他并非狼人,而是狼妖。

    狼妖抬起头来,也看到了鬼哭。

    四目相对,一双狭长的双目透着贪婪,一双惨白的双眸透着疯狂。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铃铛声停止了。

    鬼哭裂嘴一笑,转身,右手食指与大拇指相扣,紧贴椭圆护手而握,左手小指弯曲,紧贴环首而握,双臂自然垂下,刀尖倾斜朝天。

    鬼哭不会刀法,但这具身体会,而且很强,不然不会是大宋国君身边的带刀侍卫。

    大宋,本是南瞻部洲第一大国,位于大河南岸,霸占中原、巴蜀以及江南。

    后来,战争开启。挤在大河北岸的大周与大秦突然越过大河,分东西两路几乎同时发动袭击,接着,国都被破,一路溃败。

    这一次,大周军队攻破营寨,国君落荒而逃,这具身体独自断后,力战,力竭倒地,留下尸体成堆。

    杨安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在他弥留之际,罗凯趁虚而入,这才有了后来的鬼哭。然后,得到了一些零星的记忆。

    其中就包括刀法,包括如何战斗,包括一些散碎的事情,包括自己的身份来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