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四十五章 进退两难
    “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府邸!”管家藏在桌子后面,抱着钱老爷,扯着嗓子大喊。

    钱老爷遭受惊吓,再加上身体不好,身上仅穿了一件睡衣,原本披上的大衣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所以,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吓的,又或者是发病了,现在浑身发抖,就跟抽筋似的,也说不出话来。

    鬼哭藏在屋里,他也不敢出去,外面那些家丁用的弓,可是军用强弓,面对这么多只强弓,他可没把握每次都躲过去,一旦没躲过,被击中可不是好玩的。

    所以,他也只能扯着嗓子对外喊道:“天师府办事,无关人等闪开!”

    一听天师府三个字,那道人就是浑身一个哆嗦,手中的鬼头匕首都差点拿不稳了。

    “不是刺客?”管家一蒙,然后一想到老爷做的事,就下定决心,绝不能让他走出去,于是对道人打了个眼色。

    道人连忙摇头:“不行,杀了他,我就上了天师府的名单了。”

    “不杀他,你以为你做的事他就会放过你?”

    道人没上天师府的名单,并不是因为他没做坏事,而是因为他足够小心谨慎。

    管家可是知道,这个大人已经为很多朝中大臣续命了,有朝中大臣给他掩护,又加上天师府没发现,这才没上名单。

    而现在,一个天师府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一旦被这个天师府的人逃掉,他一定会上名单的。

    道人也是想到了这一茬,一狠心:“既然你不让贫道好过,贫道也就不客气。”

    雨,似乎更大了,由原本的悄然无声,变为了细微的沙沙声。

    夜色,更加朦胧,头顶的圆月,也恍恍惚惚。

    鬼哭背靠着冰冷的墙壁,觉得怀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硌的慌,摸出来一看,居然是几粒花生。

    什么时候落进去的,他不清楚,不过,似乎并不是坏事。

    花生抛进嘴里,咔嚓!

    感受着嘴里的爽快,鬼哭心头暗叹:这样的天气,正适合裹在被子里睡觉,可惜还有活没干。

    他眯着眼睛,原本狭长的双眼更是成了一条缝。

    鬼哭这边有屋子挡风挡雨,钱老爷那边就倒了大霉,尤其是钱老爷,只穿了一件睡衣,丝绸的,现在睡衣被雨浸湿,他浑身抖的更加厉害了。

    管家心里头焦急,连忙催促道人:“道长,您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

    一想到今天就要杀掉天师府之人,从此隐姓埋名远走天涯,道人心中莫名有股热血在沸腾,听到管家催促,他便对管家说:“我需要他一滴血,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道人低头看向手中的鬼头匕首,信心百倍。

    只要获得对方的一滴血,他就能咒死他。

    这一下,管家傻眼了。

    鬼哭受伤了吗?刚才混乱之中,难免受伤。

    他的腰侧,被刀刮了一下。他的大腿,被箭擦过。都见了血,皮肉翻卷,虽然不重,也不影响行动,但看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谁有心思去收集鬼哭的血啊!

    管家看白痴一样看着道人,心头绝望。

    道人心头一跳:“有难度?”

    管家说:“如果能收到他的血,你认为我们还需要你出手?”

    道人踌躇了一下,一咬牙:“大不了我多出些血,头发也成。”

    现在,管家明白,这位道长是指望不成了,他失魂落魄的摇头:“头发也没有。”

    道人懵了,他懂一十二般道术,知晓天文地理,可测过去未来,还会邪门诅咒,但就是不知道如何战斗啊!

    他不比鬼哭这类意外成妖,他是修行成妖,妖气没那么霸道,却更加灵活多变,可问题是他没学过如何用妖气作战。让他拿起刀剑上前拼杀,就以他那三脚猫本事,还比不过一个家丁。

    一下子,道人又偃旗息鼓了。

    管家咬着腮帮子,最终只能对那些躲起来的家丁喊道:“给我上,但凡奋勇拼杀的,赏银十两,若是死了,双倍抚恤,谁能杀了里面那人,赏银百两,子女可为少爷陪读,还等什么,上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只一下,大半家丁冲了出来,顶着板凳桌子,嗷嗷叫的朝着鬼哭这屋发动冲锋。

    一看这架势,管家心里有了底,抱起钱老爷就欲往屋里走。

    下一刻,“嗖嗖”两声,一个顶着桌子的家丁腿中了一箭,倒在了地上。

    桌子翻倒,又跟着一箭射中一个家丁的胸膛,将他射翻。

    跟着,一群家丁已经靠近了门口,还没等他们闯进去,门就被一脚踹开。

    鬼哭踩着门冲了出来,闪电两刀,两人捂着脖子倒下。

    跟着一刀架住一个家丁的刀,一滑一削,那个家丁手臂见血,丢了刀,捂着胳膊就往后退。

    鬼哭顺势甩出一把飞刀,道人始终盯着鬼哭,你看到鬼哭手往腰间一抹,顿时大觉不妙,一个飞扑,将管家和钱老爷扑倒在地。

    下一刻,一把系着绸带的飞刀将管家的发髻射落,“叮”的一声插在了石板地面上。

    顿时,管家感觉头顶一凉,一下子就变得披头散发,三人连滚带爬的又缩回到了桌子后面。

    而这时,管家才觉得一阵心头乱跳,有些喘不过气来。

    差一点,差一点他就死了啊!

    鬼哭又是一刀将一人穿喉,刀口上的血珠滚滚而落,正当他杀得兴起,一阵箭羽又将他逼退。

    好在天黑,而且那群家丁也比较慌乱,射的不准,侥幸未中箭,但时间长了可说不准。

    无奈之下,鬼哭退回了房中,又射翻一人,然后,双方都不敢再露面了。

    钱老爷的脸,已经开始变得铁青。管家心头焦急,而道人更是惊慌不已。

    管家在担忧钱老爷的身体,而道人在担忧天师府,他害怕天师府又有人来。

    而另一头,鬼哭也是陷入了尴尬。

    这房中的窗户,只朝一面,导致他他出又出不得,退又退不得。

    对于时间渐渐流逝,他也是心有忧虑。

    毕竟他在别人的地盘上,万一对方援军来了,那他可就倒霉了。

    双方都有顾虑,双方都不敢先出手,因此僵持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管家率先忍不住了,他大叫道:“天师府的人,你听着,这里可是钱府,三品大员钱尚书的钱府,一旦老爷出了事,你可逃不了干系。”

    钱尚书,半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鬼哭恍然大悟,怪不得家这么豪。

    于是,他哈哈冷笑:“你可得了吧,你看看他所做的事,这个尚书,怕是保不住了吧!”

    说完,鬼哭心中慌得一批,妈蛋,现在骑虎难下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尚书。一旦他出了问题,自己可就惹了一个大麻烦了。

    两人隔空放炮,雨似乎下的更大了,钱老爷也似乎抖的更厉害了,脸上已经开始由青变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