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四十七章 一夫当关
    白色的箭羽迅速消失在黑暗中,接着,远方一个火把落地,瞬间,那边就乱了起来。

    鬼哭眯着眼睛:“偏了!”

    这一箭,他明明计算好了,射的那人的胸膛,结果却一箭把他的火把射落。

    终究刚得到这张弓,还不熟悉,不过射几箭之后,自然会好。

    而这一箭,虽然没射中人,却效果更好。

    那一片地区,十几个家丁护院躲了起来,不敢露头。

    鬼哭飞速离开原地,踩着屋脊悄悄地转移到了另一头。

    在那边,一群家丁护院拖着大狗,正气势汹汹朝这边过来。

    这一边,距离得更近些,只有50步不到。

    鬼哭抬手就是一箭,射穿了一只大狗的脖子,原本气势汹汹一个劲狂吠的大狗顿时倒地,再也叫不出来了。

    鬼哭毫不停歇,抓起一把箭,一箭跟着一箭,射的飞快。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已经一口气射出了六箭。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一只大狗连中两箭被射杀,一只大狗被射伤,还有两人被射翻,一人不知生死,一人倒地呻吟。

    他们慌忙躲避,消失在墙角。

    鬼哭甩着发麻的胳膊迅速离开原地,接着,没过一会。那边就传来一片响动,那一片的瓦片这一波箭雨射得稀里哗啦。

    整个钱府,人很多。

    光是老爷少爷夫人小姐,一大家子就有三四十个。

    加上负责服侍的丫鬟仆人厨娘,就有百多个。

    而这些名为看家护院,实为私兵的家丁,数量更是不少,足足有两百多个。

    为何要养这么多,首先的确是为了看家护院。

    钱老爷很有钱,即便他是官,也免不了被那些无法无天的江洋大盗打秋风,绑架勒索无所不用其极,因此他必须得养这么多。

    其次,他很贪,现在大宋朝廷上,几乎就没有不贪的,在地方上,或许还有那么几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但在朝堂,在中央,即便有不贪的过两年也贪了。

    朝堂上的那些谦谦君子,个个背地什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而钱老爷,不是最贪的,却是贪的最明显的那几个。

    公器私用、结党营私之下,难免会有仇敌或者江湖侠士找他麻烦,因此他也必须养这么多人保护自身安全。

    他养了高手,但却并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所以被养在乡下,现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只剩这两百来个家丁,平日里比起那糜烂的中央军也算训练有素,但比起凶悍的边军,就如同小绵羊。

    因此,在鬼哭东一下西一下的袭击下,被箭射杀了十多人后,他们不再寸进,为首的几个,更是相互推卸,谁都不愿意再上前一步。

    鬼哭一人,就凭借着一张弓,一壶箭,将他们牢牢的钉在了原地。

    不多时,在外逛灯会的钱老爷家人也得到消息,匆匆返回。

    与此同时,一群衙役也挤了过来,被鬼哭两箭射飞了两个帽子后,这群衙役比那群家丁还不中用,瞬间就缩回了头,躲了起来,只是放嘴炮。

    鬼哭充耳不闻,继续等待。

    直到外面传来喧闹,一声洪亮的声音在夜色中炸响:“天师府办事,闲杂人等散开!”

    天师府,一共来了六个人,其中,鬼窟认识的有四个,为首的那人,正是那个擅长使弓的中年男人,他给鬼哭的感觉,就是稳重,以及沉默寡言。

    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在杭州城这边的天师府中,地位也就比老酒鬼和安阳道人略低。

    “天师府?”钱老爷的长子钱大爷心头一惊,难道有妖孽作祟。

    于是,他连忙让家丁散开。天师府众人很顺利的就通过了,鬼哭提着弓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终于来了。”

    下一刻,一众家丁举起了弓箭对准了鬼哭。

    “怎么回事?”钱大爷又吃了一惊。

    其中一个家丁叫道:“大爷,就是他!他突然闯了进来,杀死了兄弟们,管家被他砍翻,老爷也不知是死是活。”

    钱大爷听闻此话,心头一喜,脸上焦急:“什么,我爹是危在旦夕!”

    “什么,爹危在旦息!”钱二爷惊叫,他是真的心急如焚,如果自己的老爹就这么去了,那家产无疑会落到大哥头上,这可要不得,就算是要死,也要把遗嘱立了才死啊!

    他连忙指责天师府:“你们天师府的人究竟在干什么,想造反吗?”

    其余的女眷听到噩耗,慌成一团。钱老爷的孩子中,年纪最幼的钱八爷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终于没人管他了,悲的是分家产自己可争不过那几个哥哥。于是,也连忙加入征讨天师府之中。

    钱二爷一把抓住捕头的衣领:“你还在愣什么,天师府的人害死了我爹,快去把他抓起来啊!”

    那捕头脸色惨白,他只是一个替死鬼。他的长官听说钱府遭到贼人袭击,立刻装病,结果他就当了背锅的,带着一帮兄弟到了这里。

    一开始,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只要钱尚书没事,说不定他还能保住自己的帽子。然而,这事情看来哪里有这么简单。到了现在,他才知晓,里面的哪里是什么贼人,而是天师府的人。

    天师府的人又为何袭击钱尚书,他不得而知,只知道自己不但戴帽子保不住了,恐怕连小命都悬了。

    现在夹在钱府和天师府之间,他哪边都不敢惹。

    招惹钱府,人家权势极大,一根手指头都能摁死自己。

    而天师府,更是招惹不得。虽然名义上,天师府归朝廷管。但实际上,天师府有独立于朝廷之外,只对泰山火云洞负责。

    泰山火云洞有多大权势,作为一个小捕头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历代皇帝登基,都要去泰山火云洞拜一拜,这才算得上正统。

    于是,这可怜的捕头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钱二爷傻眼了,钱大爷脸色悲伤,心头都快跳起来了。

    “怎么回事?”沉默寡言的中年人问道。

    鬼哭低声道:“里面的钱尚书请了妖道,抓了12个童男童女,为他续命。”

    沉默寡言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小孩怎么样。”

    “暂且无事,不过淋了一些雨,恐怕会得风寒。”

    风寒,是个大问题。

    沉默寡言的中年人又点了点头:“做的好,我们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