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二章 专克男人
    眼看三个威风凛凛的铁甲悍将都被一刀斩破,居然全是狐假虎威的纸人,鬼哭便知道,这里是诈。他心中略微焦急,连忙往回赶。

    在围剿狐妖的那一次,他见过南宫女侠出手,看其手段,在江湖中值得称道,但在天师府中,却纯属一般。这个尚未露面的家伙精通术法,手段不凡,恐怕南宫女侠难以敌对。

    “哈哈哈哈……”一道人狂笑着驾风而来,看着屋顶按剑而立的南宫女侠,不屑的一笑。

    锵!

    利剑出鞘,南宫女侠腾空而起,直迎上来。剑光纵横,仿佛梨花盛开。雪亮剑刃直刺这狂笑的道人。

    道人挥起衣袍,宽大的袖口大张,惨白的大手探了出来,整只大手骨节分明,五指弯弯如钩,就像一只鹰爪。

    就在两人接触的一瞬,猛然间,道人脸色狂变。冷,刺骨的寒冷迎面扑来,仿佛无数根钢针穿透皮肤,直钉到骨头上。他浑身肌肉僵硬,看向南宫女侠仿佛看到了一个漫步于冰雪之中的神女,她高高在上,就好似高耸入云的雪山,让人忍不住膝盖发软,直欲膜拜。

    叮!

    剑尖正中掌心,掌心刚硬如铁,锋利的宝剑只是堪堪破皮。然而,这已经足够。

    凛冽的妖气透过剑尖直钻进去,这道人感受到了危机,体内妖气鼓荡,排山倒海一般朝着手臂涌去,想要驱逐这一缕妖气。然而,道人怎么也没想到这缕妖气是如此的强悍,他体内澎湃的妖气只要略一接触,就立刻被冻结、溃散。接着,那一缕妖气横冲直撞,一路之上势如破竹,直逼心脉。

    道人一声惨嚎,倒飞而出,手臂的皮肤上泛起蒙蒙白霜。他连忙扯下自己的右臂,摔在地上,僵硬的手臂和地面接触,居然叮当作响。

    一蓬鲜血喷出,他满脸怨毒的看了一眼南宫女侠,转身就跑。

    然而,南宫女侠一声冷哼,仿若冰霜的面容愈加寒冷,半空中,她身躯一扭,右足虚踏,居然凭空上腾半丈高,仿佛从月宫下凡的仙女,衣诀飘飘,满头黑发微微凌乱舞动。

    只见她左手捏着剑诀在剑刃上一拂而过,接着长剑一甩,细线般的血液被甩了出来,正中奔逃的道人。

    道人浑身一颤,宽大的衣袍炸裂,仿佛无数蝴蝶翩翩起舞。而他本人忽然消失不见,留在原地的却是一个半人多高的丑陋纸人,纸人脸颊涂了朱丹,一片通红,其余地方一片惨白,看起来极为瘆人。

    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哀嚎,跟着浑身冒起白烟,摔倒在地,如冰片一般碎了一地。

    道人出现在了三丈之外,吐出一口老血,神情萎靡。然后,倒霉悲催的一头撞到了刚刚赶回来的鬼哭。

    “受死!”鬼哭大吼一声,雪白的刀刃在道人眼中变成了一条笔直的细线。

    暮然间,光芒大放!

    眼中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道人的一生术法实在诡异,为了防止他再闹出什么幺蛾子,鬼哭干脆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破晓神光!

    在破晓神光的加持下,他居然根本来不及做出其他动作,就被鬼哭一刀从头顶劈到胯下,干脆利落的一分为二。

    鬼哭半跪在了房顶,滑行了一丈多远,脚下瓦片接连破碎,下面传来一连串的惊叫。许博文捂着头缩在墙角,惊恐的看着头顶射下来的月光,差点被砸死的他松了一口气,他连忙走到门口,刚要敲门喊救命,一片瓦片落在他的头顶。

    “哗啦”一声,瓦片破碎,许博文干脆利索的倒在了地上。

    再看屋顶,原本嚣张的道人身体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变成了均匀的两块,之后摔倒在地后,这才内脏血液喷洒。

    鬼哭满脸震撼的看向了南宫女侠,他怎么也没想到,南宫女侠居然会把这手段诡异的道人压着打,可是,为何面对狐妖之时,她又表现的那么……弱?

    南宫女侠也因为鬼哭那一刀而惊艳,在面对狐妖之时,鬼哭能使出这一招,那狐妖绝对跑不了。

    “你怎么……”两人同时开口,然后愣住了。

    鬼哭笑了一下,南宫女侠点了一下头,鬼哭转身找回刀鞘,南宫女侠收剑回鞘。

    而此刻,还有护院匆匆赶来。

    “鬼大侠,南宫女侠,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强壮的护院抬头看向站在屋顶的两人问道,心中不住的暗骂:tnd又在房顶打架,明天又得修屋顶了。

    “有人闯进来了。”鬼哭道。

    护院们开始收拾残局,然后一个个叫苦不迭。

    地上有一截手臂,一个护院刚捡起来就忍不住扔了出去,这胳膊太冷了。还有几个护院找到了被劈成两截的尸体,看着热腾腾还冒着热气的那一堆,两个护院忍不住扶墙呕吐。

    而鬼哭和南宫女侠又在屋顶坐了下来,气氛稍微有些尴尬。鬼哭咳嗽两声:“吃花生吗?”

    南宫女侠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又热络起来。

    “你怎么……那狐妖……”两个又同时开口。

    “你先说。”南宫女侠道。

    鬼哭沉吟了一下:“那是我的神通,最近才掌握的。”

    南宫女侠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她说:“怎么说呢,我的妖气和神通比较克制男人。”

    “克制男人?”鬼哭满脸问号,克制男人的妖气不少,但大多跟酒色有关,南宫女侠这样的,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

    “是的,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嫁不出去。”对于这一点,南宫女侠很有怨念。

    顿时,一股寒气袭来,鬼哭打了个寒战。看着南宫女侠冰冷的脸,他嘴唇蠕动了一下,被沉甸甸的压力给压了回去。

    他咽了一口唾沫,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头扭到了另一边:“的确挺克制的。”

    看着鬼哭这样子,南宫女侠不由得心中有些黯然,这个男人,不会又被自己给吓跑了吧!

    过了一会儿,鬼哭没跑,还安慰起了南宫女侠:“你也别气馁哈,你看我这样都能娶到媳妇,你长得这么漂亮,总能嫁出去的。”

    南宫女侠摇了摇头:“不可能的,男人一看到我就怕。”

    “那就找个瞎子呗!”脱口而出的一瞬间,鬼哭捂住的嘴,我去,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压力过大?

    南宫女侠直勾勾的看着鬼哭,一瞬间,似乎更冷了,鬼哭身上不由得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紧了紧衣服,南宫女侠这才缓缓道:“你说的也对,要不我把你眼睛刺瞎,然后再嫁给你?反正你眼睛这么小,就算是瞎了别人也发现不了。”

    南宫女侠和鬼哭在屋顶互相伤害,下方,忙碌的护院忍着呕吐的感觉,抬起头看向屋顶两人,一轮圆月就在他们后面,仿佛他们坐在月宫上,不由得,吐了一口唾沫:“呸!狗男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