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章 刘寡妇家
    张二郎搂着婆娘儿子正在熟睡,突然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把他惊醒。婆娘也醒了过来,抱紧两个儿子,看向了张二郎。

    门窗紧闭,屋里黑漆漆的,张二郎只能看到自家婆娘的一个轮廓,可自家婆娘颤抖的身躯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的,他清楚,自家的婆娘现在很怕。

    想想也是,这里才死了这么多人,晚上,这里又冷又静,比宵禁的还安静,像条鬼街似的,没有一点人气。不仅如此,还时常有闹鬼的传闻。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外边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敲你门,就问你怕不怕。

    不仅婆娘怕,张二郎也怕。如果可以,他们一家早就搬家了,可问题是没钱,没能力,也只能勉强住下来。

    张二郎拍了婆娘的肩膀,坐起身来,被婆娘抓住了手,冲他摇头。张二郎挣脱了婆娘的手,踏着草鞋,弯腰捡起了墙角的斧头。然后,凑到门口,顺着门缝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一个大斗笠,斗笠下面的脸被帽檐投射下来的影子遮盖,看不清楚。顿时,他就觉得外面的家伙有鬼。更让他心惊胆战的是,外面的家伙身上还带了一把好长好长的刀,一看就不好惹。

    他退后两步,鼓起勇气冲着门外喊道:“谁啊,大半夜的,敲鬼啊!”

    语气很是嚣张,嚣张中带着不耐烦,他想要以此告诉外面,自己不是好惹的。

    “天师府的,有事问你。”浑厚中带着沙哑的男声从外面传了进来,让张二郎有些慌张。乖乖的,天师府找上门来了,有大问题啊!

    有些结巴,对外面喊道:“我…我凭啥信你?”

    “你不必信我,也不必开门。”鬼哭道:“只要回答我问题,就行了。”

    听到这话,张二郎安定了一些:“你说,啥问题?”

    “你家有小孩吗?”

    “有,你可不能打我家小孩的主意,不然我跟你拼命啊!”说着,张二郎拽紧了斧头,打定主意,要是对方真的要打他家小孩的主意,他就要一斧头轮出去。张二郎年轻气壮,顺着纹理,一斧头下去能把脑袋大的圆木劈成两半。狠下心来,劈死个人绝对不成问题。

    “你家丢小孩了吗?”

    “小孩?”张二郎心提起来了,扭过头对自家婆娘说:“娃他妈,咱们家儿子丢了没。”

    自家婆娘摸索了一阵,小声的说道:“大的小的都在。”

    张二郎对外面喊道:“没丢。”

    外面沉默了一下,然后声音又传了进来:“我这里有个男孩,才几个月大的,你知道附近谁家有。”

    张二郎微微一愣,这个他倒不知道,反正就他所知,他认识的人中没有哪家有这么小的男孩,女孩倒是有一个,经常跟他一起干活的那个朋友家里,那个朋友最近还在发火,说自家婆娘给自己生了个赔钱货。

    “当家的,我知道。”忽然自家婆娘小声的对张二郎说:“刘寡妇家里有个男孩,才四个月大。”

    张二郎愣了一下:“哪个刘寡妇?”

    最近,这条街的寡妇可有点多。

    “她家男人当纤夫的,被强盗杀了的那个。我和刘寡妇以前还帮一起别人洗过衣服,看过她家小孩,从咱们家往上走两家就是。”

    这一下,张二郎有了印象:“是他们家啊!”

    于是,他大声对外面说道:“外面的大人,你往上走两家去问问吧!”

    “嗯,好。最近夜里不太平,晚上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记得关好门窗,看好自家孩子。”

    留下了一句提醒的话,然后便是马蹄声响起,外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张二郎嘀咕了一下,浑身打了个寒颤,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还光着膀子,着实有些冷。他连忙钻回了被窝,搂着婆娘,感觉暖和了许多。

    婆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外面那人是谁?”

    “天师府的,戴着个大斗笠,也看不清样貌,鬼知道是不是真的。”

    婆娘忽然问:“啊!他是不是还带了一把好长的刀,身边还有一匹大黑马。”

    “你咋知道?”

    “碰到过好几次了,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不过行为举止却很和善,每一次碰到你都不在家,恰好错过了。据说他可有本事了,抓到了好几个妖怪。”

    “啊,就是前不久你说的那个。”

    “嗯。”

    说到这里,张二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困了,睡吧!”

    门外,鬼哭到了刘寡妇的家门口。然后,开始敲门。

    敲了许久,门不见开,里面也没动静,鬼哭皱起眉头。有可能是对方睡得太熟,没听见,但更多的可能,是出了意外。

    鬼哭回身,将熟睡的男婴放在了马鞍上,提起了刀,对着门缝就是一刀。一声轻响,门闩应声而断。

    没有铃声,鬼哭也没感到危险,他回身将刀收进刀鞘,挂在马鞍上,抱着男婴,走进了屋。

    屋中,一片漆黑。鬼哭取出火折子,一点晃动的火光浮现,借着这点火光,鬼哭看到一个妇人趴在床上,被子被掀到一边。他走上前去,推了推,人没醒,还在熟睡,和自己怀中的男婴一模一样。看来,应该是被迷晕了。

    鬼哭取出了解毒丹,塞进了妇人的嘴里,然后,一按她身上的穴道,一下子她就跳了起来。然后,看到鬼哭,惊叫出声。

    若是往日,早就有热心的街坊邻居提着斧头扫帚群情激奋的赶到了门口,将这里堵个严严实实。可是现在,外面门窗紧闭,周围的街坊邻居就算是听到了叫声,被惊醒了,也是一个二个的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不肯露头。

    那一场灾难,带来的不仅是死亡,还有对人心的摧残。

    “好了,好了。”鬼哭掏了掏耳朵:“我是天师府的,你好好回忆一下,在你晕倒之前看到的是。”

    叫了一会儿,妇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回忆晕倒之前的记忆,然后惊慌失色的说:“老鼠,好大一只老鼠,它推开窗就进来了。孩子,它抱走了我的孩子。”

    鬼哭将熟睡的男婴递给了她,妇人一把抢过来,看到男婴的模样,松了一口气,这才真正的安静了下来。

    鬼哭道:“那可不是老鼠,是黄大仙,你什么时候招惹上它的。”

    “对对,就是黄大仙,他也跟我说他是黄大仙。”

    黄大仙,也就是那只黄鼠狼,这是这个世界民间对于成精后的黄鼠狼的统称,一般情况下,这些黄大仙多出没于偏僻的乡下,出现在城中,还能长到这么大个的,确实罕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