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零三章 瘟面煞神
    早晨,天气凉爽。露珠滚落,地面湿润。这个时候正是舒爽,眼看着人烟越来越少,老王找话题问道:“东家,你们去江宁干啥,听说那里最近可不太平?”

    江宁靠着长江,大周就在对岸,现在正是动兵的好时节,能太平才是怪事。

    “乘船,沿江而上,去巴蜀。”

    “哟,走那么远?俺听说似乎要经过云梦泽,那里可老危险了。”

    “是挺危险的。”鬼哭答道:“不仅要经过云梦泽,还要经过巫山。”

    “巫山,这个俺也知道,听说那边有个神女娘娘,和白娘娘一样神通广大,是不是这个回事?”

    “确实如此。”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采薇坐在马车中,听着外面的对话,拍了一下不老实的大嘴,推开窗,向外看去,眼中有些迷茫,忍不住回头看向杭州城的方向。然而,只看到了茫茫的树林,杭州城,早已被远远的甩到了后面。

    莫名的,有点恐惧。不由得,关上窗,抓紧的秋水剑。

    到了江宁,找了间客栈,付了银钱,车夫老王就离开了。这里处处都体现了一种肃杀的氛围,时刻都能看到官兵在街头巡逻,街上的行人很少,而走上街头的行人也是脚步匆匆,完全没有一个繁华大城的模样。

    采薇带的客栈,而鬼哭前去码头,寻找前往巴蜀的船只。这样的船只并不少,因此并不难找。到了码头后,他并未挨个找船问,这样太蠢了,而是找到牙人。

    找牙人并不难找,这些牙人也在四处揽活,他们甚至会主动找到你。不过其中,却混杂着不少不怀好意之人,就需要你自己辨认了。

    鬼哭找到了牙人,付了银钱,在牙人的介绍下,他见到了一艘货船的船主,是个商人,人称张善人。善人不一定善,但一定要有钱,这是常识。

    张善人有好几艘大船,都是来往跑货的。在大江上,在巴蜀与江宁之间,跑了几十年了,算是有信誉。

    两人在茶坊相见,茶坊中客人无几,唱曲的有气无力,让人心烦。相互介绍一番,然后落座。刚一落座,鬼哭摘下斗笠,张善人就微微皱眉,随后掩去,问道:“阁下是蜀人?”

    “是的,在外闯荡多年,如今想回家了。”

    张善人道:“却是家乡人,不过我看阁下眼熟。”

    鬼哭道微微一愣,道:“我的相貌可不常见。”

    张善人拍桌大笑:“我想起来了,诗剑双绝东李玉,瘟面煞神西杨安。”

    鬼哭有些脸黑,瘟面煞神可不是什么好名号,当初李玉和杨安的名号被称之为东李玉西杨安,意思是当地两个年轻俊杰。结果他们决斗一场之后,各自就多出了四个字,鬼哭用屁股都想得到,准是那些嘴碎的大姑娘小媳妇干的好事。

    就为这个名号,杨安没少发火,练剑练得更勤了,他决心等剑术更上一层楼,在三招之内打败李玉,让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看看,他杨安是何等厉害。

    可惜,年轻的杨安并没想清楚,这不是剑术高低的问题,而是长相的问题。说来也怪,杨安的父母英俊漂亮,偏偏生出个儿子长了一双凶神恶煞的眼睛,奇怪的很。

    看到鬼哭脸黑了,张善人连忙转移话题:“杨安兄弟当初一人一剑血洗张家堡,张家三虎连同手下弟子喽罗29人都命丧于杨安兄弟剑下,堂堂的威名,我等可都听说过,后来离开巴蜀至今已经十年了吧?”

    一旁的牙人听得心惊胆战,他一看鬼哭打扮,就知道这位是个狠人,可没想到这么狠。29人,而且似乎都是习武之人,被他一人杀光,这等狠人,绝对罕见。

    “差不多十年了。”鬼哭感慨:“如今,我名叫鬼哭,而非杨安。”

    “哦,是否出了别的事?”

    鬼哭不答,张善人也不再多问,而是改口道:“鬼哭兄弟既然不愿多说,那我便不问,说实话,这名字还挺契合的,咳咳……”

    两人闲聊一阵,张善人聊了一些巴蜀的话题,比如说天府城也不太平。大宋使者、大周使者、大秦使者三国使者齐聚一堂,似乎都想要得到巴蜀的支持,然而在巴蜀权势与威望最高的川王却似乎有心自立力。

    一番闲聊过后,一盏茶已经结束。鬼哭问:“我想要乘船入蜀,不知道需要多少?”

    张善人豪迈的说:“鬼哭兄弟想要乘我船,是我的荣幸,哪里还敢收钱。”

    “那需要我做什么?”

    张善人哈哈一笑:“也没什么,最近到处都不太平,大江上水匪横行,尤其是云梦泽,更是危险重重。到时候遇了危险,还望鬼哭兄弟出手相助。”

    “好说,毕竟同一条船,该出手时我会出手。”

    “那边如此说定了,3日之后,酉时五刻,恭候阁下大驾光临。”

    张善人主动付了银钱,三人出了门,牙人率先告辞。

    鬼哭一拱手:“告辞。”

    张善人同样一拱手,回礼道:“告辞。”

    回到了客栈,鬼哭边看到客栈已经被士兵重重包围。

    怎么回事???

    他满脑子问号的走了过去,然后就被士兵拦住:“来人止步。”

    看着顶在胸前的长矛,鬼哭走着眉头后退半步,指了指客栈:“我妹妹在里面,请问发生什么事?”

    “后退。”士兵厉声呵斥。

    鬼哭眼角抽了一下,手指动一动。因为长刀不便,他没带长刀,可短刀和飞刀都在身上。一旦出手,他有把握一击杀死这个士兵,不过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似乎感受到了威胁,有几个士兵走了过来,几杆长矛指了过来:“后退。”

    鬼哭将目光飘向客栈,心中有些焦急。看这些士兵,身材或瘦或胖,并不强壮,身上甲胄不全,走路漂浮,持枪的姿势并不严谨,绝非是什么精兵,甚至都不是什么禁军。这样的兵,而且还是南宋的兵,军纪之败坏,鬼哭想也想得到。

    采薇独自一人,相貌绝对漂亮,再加上身怀巨财,这些兵难免心生恶念。

    “外面是谁捣乱?”一个军官挺着大肚子从客栈中走了出来,一个士兵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顿时,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喂,你是不是秦国派来的奸细。”

    看着这个军官这幅做派,鬼哭心中更加不妙,杀心渐起,他沉声道:“不是。”

    “摘下斗笠,给本将看看。”

    鬼哭道摘下斗笠,一双狭长的双目让他心头一跳,感觉就像是被老虎盯上了一样。他本能的后退一步,被身边的士兵扶住,身边的士兵小声道:“将军,没事吧!”

    这个军官恼羞成怒,恶狠狠的对鬼哭道:“别以为眯着眼睛我就认不出来了,你就是秦国派来的奸细。来人,给我抓住他。”

    话音刚落,几杆长矛当胸挺来,鬼哭一呲牙,脸上露出了凶神恶煞的笑容。

    他一挥手就荡开了几杆长矛,跟着,蛮横的顺着矛杆挤了进去,肩膀轻轻一撞,几个训练无素的士兵就东倒西歪。

    眼看着鬼哭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面前,军官神色大变,低头拔刀。“锵”的一声短刀出鞘,一个士兵挡在了军官面前。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炸响,士兵手中佩刀脱手而出,被鬼哭一肘打在脸上,登时眼前一黑,没了知觉,身躯一僵,眼鼻流血轰然倒下。扭头一声虎吼,如平地惊雷,军官身边的另一个士兵浑身一哆嗦,手中佩刀落地。双眼一翻,竟被吓晕过去。

    而这时,这个军官的刀还没拔出来。而鬼哭的短刀,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其他的士兵想要冲上来解救,被鬼哭一瞪,顿时脸色惨白,连连后退,不敢上前。军官想要说话,被鬼哭短刀一顶,刀锋破皮,鲜血流出。顿时嘴唇哆嗦,不敢开口。

    还没等鬼哭与这个军官交流,几个士兵从客栈中哎呀连天的飞了出来,一抹白影提着剑出现在门口,漂亮的脸蛋满是煞气,红彤彤的,很可爱。

    “鬼大哥。”白色的人影就是采薇,一看到鬼哭,她便欢快的叫了起来。鬼哭用刀顶着这个胖胖的军官,对采薇道:“走,进去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