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天刀遗录 > 第9章 书信
    惊诧于这把黑黝黝的入祸刀之锋利,不禁想起天刀宋司在自述里说道他曾两次铸刀,都是使用的异种金属,这把入祸是不是就是某种一种特殊金属铸造的宝刀?

    《后天锻体篇》中也有基础的刀法,但之前张卿身上的铁器就只有那个不到一尺长的小匕首,他只好在森林里拿树枝充当武器,只能算是依样画葫芦,完全体现不了刀法的精髓。现在好不容易拥有了一把刀,还是一把有名字够锋利的宝刀,登时喜不自胜,恨不得马上就拿它练一练招式。幸亏他还记的有东西没看,才耐下性子,先把入祸仔细放回盒内,再拿起了那封信。

    信封上没有署名,张卿把信打开,抬头即是:“寒河吾兄敬启:”

    寒河是张凌的字,所以这封信是他人写给张卿他那便宜父亲的。张卿接着往下看到:

    “多年未见,小弟甚念吾兄,惜俗事缠身,不能前去拜访,弟之错也。”

    “今年小弟得入先天,意气风发,本欲入云州拜见吾兄,然弟于亭河之上遭遇水匪拦路,以力破之,追至水寨,尽屠贼众。此本痛快事也,不意于寨中寻到痕迹,方知此寨为亭河大水贼帮玉湖寨之分寨。”

    “兄知弟最好多管闲事,遂潜入玉湖寨中。恰逢有船队入寨,吾藏于一船之内,偶得一部账册,其中记录亭河帮与玉湖寨之交往。双方互通钱财赃物、兵刃、船只及帮众,亭河帮即为玉湖寨之掩护,为祸亭河之上。”

    “弟本想携册直入云中府通知州主大人,剿灭匪患,不想被贼众发现,衔尾追杀。”

    “之前与亭湖帮长老交手,虽将其击退,然弟亦中其毒掌,逃命途中无力驱散,阴毒真元深入骨髓,弟命不久矣。”

    “途中得义士方则名相助,求他送此信、账册于兄,另附弟偶得宝器之入祸刀。弟不擅用刀,本想将此刀赠予兄长。如今听说云州州主喜爱宝刃名器,望兄能以此刀为敲门砖,献账册于州主,为民除害,为弟报仇!”

    “弟李江晦绝笔。”

    张卿看完这封信,又翻了翻账册,里面确实记录着亭河帮与玉湖寨的一些往来交情,不过字迹却是张凌的字迹,他思考了一下,大概搞明白了其中的前因后果。

    最初是这位叫做李江晦的先天高手前来探望张凌,估计是当年张凌行走江湖时认识的好朋友。李江晦从亭河顺流而下,遇到了一伙水贼打劫。水贼哪想到船上有个先天高手,被一网而尽,连老巢都端了。李江晦在他们寨子里发现这里只不过是亭河上一伙大水贼的分寨,于是艺高人胆大就直奔主寨而去。

    恰巧遇到亭河帮的人运送物资到水寨中,他混进船队,还恰巧发现了账本。估计他听说过亭河帮五大先天高手的事迹,自觉不是对手,就准备借助官府的力量解决。

    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对手,被人发现,一路追踪,终于被亭河帮的一个长老追上打伤。逃跑过程中耽误了疗伤,等到发现伤重难治的时候已经救无可救。恰好路上遇到一个叫方则名的义士,便拜托他把物证、宝刀和信件带给惠南府的张凌。

    这些是信中有的内容,下面就是张卿的猜测了。

    张凌接到信后,也恐怕亭河帮追上门来,于是留下信件和宝刀,又另抄了一份账册,藏在密室中的密格里。然后把原本放在外面,估计是想如果亭河帮追查到他身上,他就把账册献出去麻痹对方,之后暗中把副本和宝刀送到云中府向府主报告。

    没想到亭河帮够狠,根本不给张凌说话的机会,直接杀了他全家。这也让张卿明白,在张善逸记忆中,为何亭河帮杀上门时张凌本不惊讶,结果出去说了两句再回来就一脸的悔不当初。然后就告诉了张善逸密格的位置,紧接着让李琦等八位家将带着张善逸逃走。

    张卿在这里暗自揣测,亭河帮占据云州中亭河上八成的水运,而且能够串通玉河寨打家劫舍还没出事,估计是买通了不少的官府中人,他们总舵所在的亭阴府府主九成九已经跟他们是一家了。

    至于亭河沿岸的其他府县,亭河帮都设有分舵,官府或多或少都会被他们渗透。不过看他们那么着急的追杀李江晦、屠尽张家、追杀张善逸,估计是还没渗透到州府这一层次,他们也怕州主追究他们的罪责。这样来说李江晦的计划确实可行,但是张卿可不准备这么干。

    因为此时毕竟刚刚过去不到一个月,亭河帮现在肯定在严密的监视着惠南府到云中府的路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他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筑基未满连后天都不算的十一岁小儿,一旦被发现,那是毫无反抗之力。

    而且就算他侥幸进入了云中府,由于亭河帮势力强大,州主会不会仅凭他的一面之词和一本账册就去派兵围剿亭河帮,也是个未知之数。万一那个州主是个贪婪之人,趁机与亭河帮合流,倒时候他就是第一份见面礼。

    说实话,张善逸完全就是个被保护过度的纨绔公子,对于州中的政治形态,武林门派,江湖道路都一点不懂,连累的张卿现在也是两眼一抹黑。所以他先打算在这里住下,一边练武,一边打听消息,等到摸清云州地面的情况后,再做其他的打算。

    毕竟这个世界还是以武为尊,他要是有本事一口气练到外神,根本不用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扛着入祸冲进亭河帮大开杀戒,在他占理的情况下,连州主都不会说话,说不定还会发个奖章表扬他为民除害呢。

    张卿把书信和账册都包好,放回木盒之中,然后又掏出来的路上买的酱肉和馒头,大口的吃了起来。毕竟这一路赶来惠南府没吃上什么好东西,这会儿也饿了,就着后院井水就开始吃喝。

    他发现十几两银子消费力不低,就算天天吃肉,也足可以保他半年花费。当然,筑基之后胃口大增,就不一定能顶半年了,不过筑基成功进入后天初期,他在惠南府这落后的地方就算是学有所成,上哪都能找口饭吃。

    现在张卿想要打听周边地面的消息,所以决定到时候找一家帮派加入进去,一边通过他们的资源修习武功,一边打听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等到吃饱喝足,张卿又运行了一通《后天筑基篇》,让内气增加了微不可见的一丝,然后拿出入祸刀,开始演练起刀法来。

    《后天锻体篇》中的刀法十分基础,就是扫、劈、拨、削、掠、奈、斩、突八式,宋司也没起什么名字,只是用它们的动作命名。张卿从未练过刀法,也没见识过高手用刀怎么样。不过毕竟是经过地球各种小说熏陶的人,知道练兵刃要先从基础练起,何况这套刀法还能配合内气运行,增强体质,减少筑基时间,所以还是十分的认真。

    入祸好歹有四五十斤重量,而且它是针对成人体型所铸的刀。张卿不过四尺出头,拿着刀重心都不稳,十分的吃力。但是张卿能够耐心学医十年,又加班熬夜从不叫累,也是个很有毅力的人。因此咬牙坚持,动作变形就从新来过,直练得满头大汗也不放弃。

    其实张卿因为无人教导,不知道选择兵刃不是越重越好,而是要量力而行。像他这样身体发育期就强行使用超过自己能力的重兵刃,很容易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但是《刀录》神奇之处就在于此,它专为刀而生,只要习练者持刀运功,就有修炼加成,如果是像入祸刀这种通灵的宝刃,更是不仅能保护习练者的身体、增加修炼速度,还能让习练者和宝刃沟通气息,形成默契。不过这些都没写在《刀录》之中,只能由习练者自悟。宋司不是随叫随到的随身老爷爷,以他的骄傲,哪怕留下传承,也要找悟性足够之人才能继承。悟性不够强行习练,那是练死活该。因此上张卿算是误打误撞,找到了一条毫无后患的捷径而不自知。

    张卿现在只觉得虽然累是累点,但是比森林中持树枝联系要有感觉得许多,而且一套下来,他竟与手中之刀隐有共鸣,更是令他惊喜不已。

    由于意外的与手中之刀产生共鸣,张卿忍不住一次次的施展基础刀法,仔细琢磨这奇妙的感觉,直到筋疲力尽为止。

    此时已经月上中天,张卿艰难的支撑着身体去井边打了些水冲洗完身体,就一头扎到破屋里酣睡起来,不过他还算是有些警惕心,把木盒紧紧的压在自己与墙壁中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