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四味鲜妻 > 第七百六十章 自我反思
    沈约?陆弘深刚刚要扣安全带的手顿了下。

    听到这个名字,他心里不爽!

    “他怎么惹你了?”陆弘深更想要知道他们在水云天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难不成是沈约还不死心,又想要纠缠林筱筱?

    为了林筱筱都能和家里人闹翻,这男人若不是惦念他老婆的话,他倒是有点钦佩。可落在他身,陆弘深没那么大度了,相反的,他的心眼会针尖还小。

    察觉到他浑身的醋意又要往外冒,林筱筱连忙道:“他在那儿帮忙呢。估计正好是我的点的单子送到他那儿了,他出来看了一眼。其他的也没什么事儿。但我看着他那张脸,我觉得气的慌。”

    越说越捉急火儿的林筱筱欠欠身子,直接侧身面朝了驾驶座的陆弘深:“你说他怎么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的?他是不是觉得我过去点那么多东西是想要偷师呀,所以赶紧冒出来给我添堵?”

    她本来是想去偷师……陆弘深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静静地听着林筱筱把沈约贬的一无是处的,他唇角微翘。

    嗯,看在沈约已经成功惹怒林筱筱,两人之间也确实不可能再藕断丝连的份儿,他不再记恨两人之前的事情了。

    “确实挺过分的,知道你不愿意看到他,还不躲远着点儿。”陆弘深站在林筱筱的战线,一致把火口指向沈约。

    喋喋不休的林筱筱这才住口,使劲靠在副驾驶,她点头:“是,太没眼力劲儿了。”

    发泄完毕!

    她心口窝着的这股子郁气总算全部散出来了。林萧现在心旷神怡的,浑身的毛孔都叫嚣着舒畅。

    不过是有点口干舌燥的。

    林筱筱转着眼珠子在车搜罗一圈,找出了一瓶矿泉水来。拧开盖子,她一股脑儿的喝了大半瓶子。

    眼瞧着她还要继续喝下去,陆弘深嘴角抽抽着提醒:“你别喝饱了,待会儿又吃不了饭。等晚饿的慌了,我看你要怎么办。”

    是啊,她不能半夜饿醒的。那滋味太酸爽,而且晚她困得哈欠连天的也不可能起来下厨啊。

    保险起见,她还是别

    喝水了。

    林筱筱特别听话的盖盖子,把矿泉水瓶放到了一边:“陆弘深,你晚饭想吃什么?看在你这么好的份儿,我之前说的话收回。”

    “真的?”陆弘深激动的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颤。他说么,他老婆怎么可能会那么狠的在美食虐待他?这不,他三言两语的事儿,她又提出给他做菜了。

    “老婆你真是世界最贤惠最体贴最美丽的女人。”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陆弘深把这句话的精髓学了个十成十。

    林筱筱娇嗔的瞪他一眼:“你还要不要点餐了?不点我待会儿不进后厨啊。”不过这男人说起情话来还真是越来越溜了。

    男人在这方面果然都是个天才。

    陆弘深生怕她会反悔,连忙急急的报出一大串的菜名:“三葱爆龙虾、青花椒蒸星斑、蜜、汁天鹅酥、龙太子蒸饺……”

    一连串的菜名不间歇的从陆弘深嘴里吐出来,林筱筱瞪大了眼睛。等到陆弘深说完,她叉开手指指向了她的眼睛:“陆弘深,你看得懂我眼睛里是什么涵义吗?”

    “什么?”她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吗?一门心思只关心着美食的陆弘深这会儿有点迷茫,“你眼睛很漂亮。”

    谁说的她和陆弘深天作地和,臭……呃,不,是香味相投的?她觉得她现在和陆弘深根本交流不到一个点。手指又往眼睛处凑凑,林筱筱在陆弘深震惊而又不解的视线,幽幽道:“我刚刚看到了一头猪。”

    那儿来的猪?这小妮子在骂他?因为之前她自作狗他笑了,她小心眼的把他作猪?他这种帅气优雅的男人怎么能和那种只知道吃喝睡的蠢货相提并论?陆弘深觉得他的心脏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老婆,我现在身高一米八几,体重不足一百三,你要想要实现那个宏伟的目标,估计需要再接再厉。”

    “噗!”他好歹也是陆氏集团的总裁呢,这样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好吗?林筱筱双手举高,越过头顶:“我服了你,陆弘深,你厉害。”她还能吃的吃货的境界是她所不了解的,她不做评论了。

    林筱筱偏头朝车窗外望去。

    路旁的霓虹灯已经闪烁起来,灯火阑珊处,沈约穿着一袭白色的风衣从车内走出来,抬脚朝马路的斑马线过去。

    好心情瞬间没了!林筱筱沉下一张脸目视了前方:“越不想看到的人,越能一直看到。陆弘深你说我今天是不是不适合出门吃饭?”午碰见沈约算了,现在她还能再碰见一次,这么巧的缘分,让她好崩溃的。

    陆弘深这会儿已经在红灯指示牌前停车。他看着沈约从人行道走过。

    沈约一身休闲服,似是没了以前的意气风发。风吹卷起他白色风衣的下摆来。树悠悠落下一片树叶,正好落到他的肩膀头,随之,那片叶子顺着他的后背滑落而下,孤零零的落到地,又被后面的行人踩过。

    莫名的,陆弘深从沈约身看到了一股“萧瑟”。

    林筱筱自然也有这样的感觉。她的心里划过一抹别扭来,她抬手把额前的刘海捋到脑袋顶,闷闷的:“陆弘深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太过分了?”林家食谱被沈家拿走并不是沈约的错,她和沈约之间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也并非他的责任。

    她可以对任何人宽容,怎么唯独做不到对沈约平常心以待呢?

    这一刻,林筱筱反思起她的做法来。

    沈约已经走到马路的对面,他孑然一身,踽踽独行的朝远处走去的背影,在灯光下显得越发孤寂,清冷。

    绿灯亮起。

    陆弘深驱车离开。

    车子飞速掠过,沈约那张带着几许沧桑与颓然的脸映入眼帘,久久没能消散。林筱筱抓着身前安全带的手不觉紧了又紧的。她看着窗外阑珊的灯光,突然觉得胸腔处满满的。好似,是她让沈约变成这样的。

    陆弘深偏头看她一眼:“他走到这一步,是他自己的选择。老婆,你这样容易受他影响,我会吃醋的。”他直言不讳。

    这时候直白的话才能更容易击林筱筱的心房。

    林筱筱咬着唇看向他:“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样,才能不受他影响。”她也不想她的未来会笼在一个人的阴影,那对陆弘深不公平,对沈约不公平,对她自己也不公平。

    (本章完)

    四味鲜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