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恭喜殿下:王妃一统天下 > 第八百五十九章:心仪之人
    在听到了庄明月的这么一句话之后,白渊那向来无悲无喜,极其淡漠的面上,却是顿时就爆发出来一阵极为惊喜的喜色来。

    “可当真?!这药当真能够解除阿九体内的胎毒?!”

    不光是庄明月不曾见过白渊这般激动过,不免因为他的这份激动而有些发愣。

    便是那边的阿九,在如今所存留的记忆里面,和这段同白渊所相处的时间里面,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白渊这般失态激动过。

    尤其是当她看到,白渊手中所拿着的是刚刚庄明月所说,要给她吃的那个青色小瓶子的时候,不免目光就再度被吸引了过去。

    手中捧着那装满了糖豆子的荷包,往两个人的身侧靠近了过去。

    语气神色之中,皆是有着十足的好奇和想吃的意味,“明月姐姐刚刚不是说给阿九吃的吗?为什么现在要给渊哥哥,不给阿九了?可是阿九做错了什么事情?”

    庄明月见本身还目光直愣愣的盯着白渊手中的药瓶子,随后又在说话的功夫里面,神色便的有些苦恼起来。

    尤其是那么一双明眸,在委屈巴巴的看着庄明月的时候,她只是当真觉得着心中被她的这种目光,给看的化为一摊柔软的水一般。

    便是抬手轻摸了摸阿九的脑袋,随后开口道:“阿九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这些东西要先拿给你的渊哥哥看,然后阿九才能吃知不知道?”

    虽说对于庄明月的这番话,阿九并不明白是因为什么缘故。

    但是这并不耽误于阿九能够听得懂,并非是因为她的错所以才会不给她吃,也并非是因为其他的缘故,而这般。

    对此便重新恢复了一脸笑意盈盈模样的阿九,转而捧着手中的糖豆子,走到了白渊的身侧。

    双眼巴巴的盯着白渊,“渊哥哥,阿九用这个好吃的糖豆子和你换这个小瓶子好不好?明月姐姐说要等渊哥哥看完以后,才能够给阿九吃,可阿九现在就想吃了。”

    本身长相就颇为稚嫩的阿九,如今再因为心智不全,看起来还当真像是一个不曾经历事事的天真富家小姐一般,惹人怜惜。

    二被询问着的白渊,则是捏着手中的药瓶,并没有直接给阿九吃。

    并且还转而看向了面前的庄明月,用着目光无声的询问着她,是否现在就可以给阿九吃。

    庄明月也是无声的冲着他轻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之后,便不再多言。

    这边的白渊,见庄明月已经点头了,便转而看向面前还在眼巴巴的看着他的阿九。

    “渊哥哥已经看过来,阿九现在就可以吃了,也不用拿糖豆子同哥哥来换。”

    “真的?!”听到可以吃那个瓶子里面的东西,还不用拿手中好吃的糖豆子去换的阿九,顿时喜上眉梢。

    虽说关于阿九自幼便带有胎毒这件事情,可以说是白渊心头上的一个梗,但是如今看到阿九这副纯质的模样,竟是一时间不知道,再将她的这个胎毒给化解了之后。

    是否应该帮她将当初丢失的记忆给重新

    找回来,白渊心中想着,他足以保护好阿九。

    与其让她回想起来以往的那些丑恶至极的种种事情,但是不如让阿九,索性就在他的保护之下,这般天真无邪的度过一生的好。

    就在白渊微垂着眸子,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这边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的阿九,有些奇怪的往龙元修的方向靠近了一些,轻声开口道:“渊哥哥?”

    听到这声音的白渊,顿时就被阿九给打断了思虑。

    尤其是当他看到阿九眼中的那股信赖之意的时候,却是着实没有办法能够自己为阿九定夺未来。

    最终只觉得自己多想且贪心了的白渊,双眸之中流露出来几分苦涩之意。

    可是他得唇角,却是始终都怀有着对于阿九的那抹温柔笑意。

    “吃罢,阿九吃了这个东西,日后就会慢慢恢复过来了,也许……”也许日后就不会再这般依赖我了。

    至始至终都只是笑着的白渊,并没有将后面的那些话给说出来,只是将手中的药瓶给打开,随后将里面的药丸给倒了出来,亲手喂给了阿九。

    阿九的胎毒在庄明月和龙政宁,两个人调养的药物之中不过只是七日一个轮回的功夫,便是在她的体内彻底的消散而去了。

    而再这七日里面,为了能够随时观察阿九的病情和恢复的情况。

    庄明月则是一直都陪伴在阿九的身侧,为的就是能够随时注意到阿九的情况,好及时应对。

    而在这七日里面,阿九却是同往日里面没有丝毫的不同。

    只是每每到了夜里的时候,阿九会因为药效发作的缘故,会高烧半个时辰。

    而每次在高烧了这半个时辰之后,便是会将身体里面的胎毒,给排出来一部分,足足在排出来了七日之后,第八日的夜里不再发高烧,庄明月也就知道了,阿九这胎毒是彻底的接触了。

    而在他这次的毒之后,这边的阿九那些因为胎毒而被压制住了的丢失了的部分记忆,也是就此重新渐渐费恢复过来了。

    只不过着,这胎毒在阿九的身体里面足足待了十多年,所以就算如今被解除了,也始终是不可能没有丝毫的影响。

    所以在寻找回来了一部分记忆之后,阿九那之前丢失了的',另外的一部分记忆,也是始终都没有办法重新能够寻找的回来。

    且从目前状态下来看,如今的阿九,单单除了记得白渊,还有同她相处过许久时间的庄明月和龙元修之外,便是就记不得任何一个其他之外的人了。

    在得知可这么一个结果之后,庄明月也是几次三番的不断尝试过,想要试图阿九将这一部分记忆给重新找回来。

    可是自始至终,都只不过是白忙活一场罢了。

    且也是因为着之前的这胎毒的压制的缘故,让阿九的心智一日不如一日的,直接就此退化到了**岁的模样。

    而在如今这种已经解除胎毒,重新恢复了的情况之下,她的心智也不过就只是能够恢复到十二三

    岁的模样。

    虽女子及笄乃是十五,可相差两三岁的年纪,便依旧是小孩子,哪怕如今阿九的身子,早就已经是一个堪称成熟女子的身子。

    也始终是没有办法,能够同她如今的心智,有所堪比的上的。

    在确认了只能够如此之后,庄明月对于此也是不禁微有些无奈。

    “白兄,此番当真是抱歉。虽我也有心想要让阿九恢复往日里面的模样,但这胎毒在阿九的身子骨里面所停留的时间太久了,便是如今彻底的清除了,也始终是不可能让她完全的恢复到以往的程度。”

    听得这话的白渊,闻言便是点了点头,“若是当真无法的话……让阿九一直这般模样,也着实是并非是不可的。”

    在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便就因为此而沉默了下去。

    在过了一会儿之后,白渊这才重新再度开口道:“若是日后庄姑娘还有机会,能够帮阿九恢复记忆和心智,还请莫要忘记。如今在下便切护着她便可,哪怕是保护她一辈子,也并非是不可。”

    便是如此,庄明月也是足以听得出来,在白渊这番话之中的那份怜惜与无奈之意。

    以着阿九以往费性子,只怕当真的恢复了记忆之后,未必就愿意如同现在这般,同白渊蜗居在这宅子之中。

    且阿九也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纪,若是恢复了心智,总归是该嫁人的。

    但便是如此,白渊也始终没有自私的想过,要这般独占阿九,将她给彻底的囚禁在自己的身边。

    知道感情这事,她身为一个外人并不多好说的庄明月,最终只是将话给应承了下来。

    “好,明月定会多加注意,白兄还请放心,这段时间我恐怕会来的少了,白兄若是有什么需要,大可同院子外的侍从说说,便是会有人相送过来。”

    “此番,那边多谢庄姑娘了。”

    闻言,白渊拱手冲庄明月行了行礼道谢着。

    而这边的庄明月,也只是冲白渊点了点头,随后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笑着冲阿九开口道别道:“阿九,姐姐今日就先回去了,待过几日得了空闲再带好吃的桂花糕前来看你可好?”

    本身阿九在听到庄明月准备离开了,从而有些不太愿意。

    随后却又是听到她下次前来。会带上桂花糕的时候,顿时双眸微亮。

    随后便直接应承了下来,“好,那阿九就等明月姐姐下次来,给阿九带桂花糕。”

    看着阿九已经那般的天真,庄明月一时间也始终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只是再度同白渊交代了两句,阿九平日里面所要多注意的事情,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去。

    而这边的白渊,则是在这之后,一个劲地对阿九好,恨不得将所有的好都给阿九。

    在白渊的这种给予之下,渐渐的两人的关系,也因为此而变得不太寻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