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侯府娇宠 > 第620章 逮他细问
    当即疑惑,眸子不禁睁大,这辆马车中,除了父亲还有谁,父亲和谁一起回来的?

    大舅吗?可是那只手不像,很长,手掌也大。

    正要细细去瞧,帘子已经掀起,月色下,轮廓有致的侧脸进入视线,紧接着刚毅俊逸的脸。

    瞬间,秦云舒略僵住,眸子再次睁大,有点不可思议。

    这么晚了,瑾言和父亲同坐一辆马车回?两人在车中说什么?

    疑惑中,萧瑾言已经下来,转而侧步,恭敬有礼的伸手,力道适中的扶了太傅下来。

    秦正刚站稳,就见女儿侧立一旁,眼中尽是疑惑,他也不解释,朝萧瑾言道。

    “进去。”

    已近亥时,往常这个时候早歇息了,即便请人入府,也不该现在。

    如今却主动提出,便说明两人要事相商。

    秦正撂下一句,抬脚就往府里走去,两位大管事等候在旁,见萧将军也在,立即去了厨屋准备茶点。

    管事一走,府门处只有秦云舒和萧瑾言两人。

    她没走,抬头瞧着他,“你怎跟来了?”

    话落,径自往前,更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叫他跟上,别站门口。

    萧瑾言收到示意,立即不急不缓的走在她身旁,薄唇微开,“自然商量大事。”

    说到大事两字时,眉眼止不住扬起,唇也跟着勾起,心情大好的模样。

    秦云舒鼻子微动,眉头缓缓皱起,继而停步,转身闻了起来。

    凉薄空气中,她闻到丝丝酒味。

    今日晚上,周国使臣不停喝着,那酒味她闻多了。再次闻到,一下子就能识出。

    萧瑾言步子一退,扬手抵着她不断靠近的头,轻轻一笑,“今晚喝了点酒,群臣敬酒。”

    若是回绝,又是盛大宫宴,难免不近人情引人诟病。

    秦云舒明白,收了闻的架势,“今夜的酒很烈,等会吃点梅子。”

    现在已经过了杨梅季,那会她命丫鬟采了很多,洗了好几遍,放盐抹,之后烧开,加糖放入罐中。

    一月过去,已经成了杨梅酒,水不能喝,吃点梅子能冲淡酒味。

    其实,萧瑾言没喝多少,也就两杯,之后敬酒,他以酒量不佳为由,以茶代酒。

    “好。”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完全照做,不反驳。

    秦云舒这才放过他,领着他走向正厅,快进门时,她又问道,“商量什么大事?世敏公主一事后,还有事?”

    风波已过,现在应是风平浪静才对,怎接二连三一波三折呢?

    萧瑾言缓声一笑,略瞧他一眼,抬脚的同时轻声道,“婚事。”

    清晰两字,随风入耳,秦云舒站在厅门外,呼吸都开始不自然。

    已经谈到婚事了?将军府地址才选好,还没开始建造,家人也没接入京城。

    可是,听他口气,不像有假。

    “还站在这?回云院休息。”

    这时候,父亲一声催促,秦云舒瞧去,只见父亲面容肃穆,再看萧瑾言,也是。

    真在商量婚事?

    “快回去,叫柳丫头准备洗漱水。”

    又是催促,她甚至觉的,如果再不走,八成赶她。

    没有再耽搁,低低的说了一个嗯,身形一转,很快上了旁侧小道。

    身影彻底消失,直至听不到任何脚步声,秦太傅才转了视线,一改先前凝重,眉头皱起尽是疑惑。

    “全是皇上的心思?他和你说时,什么表情?”

    他哪里想到,这小子直接去太和殿,禀明圣上,求娶女儿。

    君临天下几十年,心若明镜,何等精明,无需多想就已明白,萧瑾言既敢去太和殿,便证明他同意了。

    明面上,嘱他去圣殿亲自说,实则细问,并非那么简单。

    思及此,心止不住沉了。

    “看似欢愉,笑着开口。”

    说罢,萧瑾言看出他的心思,又道,“太傅无需担心,早晚都要禀明皇上,我既走了这步,就已做好准备。”

    不是出自冲动,也不是其他,这一天,他等了太久。

    目光灼灼,坚定不移,浑身透着战将威武严明。

    执着的劲气仿似将秦正感染,他细细望着,最终道,“不是你一人的事,皇上那,我会亲自禀明。”

    说罢,他瞧了瞧外头,“时辰不早,你最近也忙。”

    一语落下,萧瑾言就知,嘱他出府。

    “嗯。”

    低声回应,片刻后抬脚出了厅门,刚走到大道,就见端糕点过来的府门管事,一见萧将军要走,立马停步。

    王管事随即也走了过来,透过厅门,见太傅眼神示意,他立即迎萧将军出府。

    一夜,静谧安详,晚风阵阵,前半夜怡人,后半夜薄凉。

    辰时,秦云舒起身,昨日想着父亲和萧瑾言,到很晚才睡,以致现在也有点昏沉。

    “柳意。”

    听到内寝一声唤,柳意立刻进去,手里端了洗漱水。

    “大小姐,奴婢给您梳妆。”

    “不用,先煮点醒神汤来,前不久你说,府里采买了薄荷草。”

    这玩意很清亮,放几片在白水里,夏日喝了很舒服。如果熬成汁露,效果更好。

    “大清早就要喝?”

    刚说完就见大小姐再次摆手示意,不敢多问,放下水盆,立刻出屋。

    当秦云舒洗漱梳妆完,入了正厅,柳意恰巧端了醒神汤和早膳过来。

    醒神汤食材很简单,就是绿豆,薄荷草,外加一丁点白糖。

    秦云舒喝了小半碗,才开始吃早膳,快吃饱时,又将剩下的醒神汤喝下。

    “叫府门管事过来。”

    吩咐落下,柳意立刻领命。

    管事到时,秦云舒正站在庭院中,低头欣赏几日前刚修剪的绿植。

    多余枝丫全被剪去,长得更加葱绿茂盛。

    “大小姐。”

    管事停步,恭敬出声。

    秦云舒依旧摆弄绿植,仿似漫不经心的问,“萧将军昨日何时走的?”

    管事也没多想,如实相告,“入府不到半个时辰。”

    也就是,她走了没多久,他也走了。

    所以,真在商量婚事?就算她没嫁过人,可见了不少人出嫁,从抬聘到纳彩,很多东西。

    怎可能半个时辰解决了?

    几乎可以确定,不是婚事,但萧瑾言不会骗她。

    奇怪了。

    估算时辰,父亲这会应在朝堂,待他回来,逮他细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