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无常高校 > 第十一章 百鬼夜行
“隆咚锵——!隆咚锵——!隆哩隆咚锵——!”

    范天九听到司必安这么说,连忙冲出厢房去看个究竟,刚跑到院中,便听到门外街上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锣鼓声。

    范天九闻声心下一惊,踮着脚轻声走到大门口,小心地把木门拉开一条缝,探头往外一看,登时吓傻了眼——

    只见原本寂静幽暗的鬼街上,此刻却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但令人惊悚的是,此刻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却看不到一个活人——

    只见扛着大旗领队在前的,是一个尖嘴长须,眼小毛黄的黄鼠狼精。

    而他的身后,则站着两对白骨骷髅,只见它们胸前扎着红花,腰间挂着一个腰鼓,正握着自己的锁骨拼命的打着鼓点。

    而在队伍的中间,则是一群长的奇形怪状的狼妖,树怪,山精,僵尸,鬼魅魍魉等妖怪。

    只见它们打扮的花枝招展,从大街上鱼贯而过,向鬼陵最高处那座巍峨的地藏王寺涌去。

    队伍的上空,是成群的蜂妖蝶精在随着鼓点翻飞起舞,给喧闹的大街。

    队伍的缝隙,一群圆滚滚,毛茸茸的小妖嬉笑打闹穿梭而过。

    而群妖怪队伍的手里面,还举了一些彩旗,只见这些彩旗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无常高校2010年新生。

    “遭、遭了,九哥,怎么办?咱们掉进妖精窝了……”

    望着大街上百鬼夜行的“壮观”场面,司必安颤巍巍地向身边的范天九问道。

    “奶奶的,竟然跟老子来这种妖海战术,安子,咱们先等等,等这群妖怪过去了,咱们立刻逃……”

    “哈哈——!二位兄弟——!”

    范天九的话还没说完,便听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范天九闻声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可刚转身,便呼啦一下被人推到门外,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哎哟~我的屁股……咦?柱子哥,是你?”

    范天九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抬头一看,发现是满脸大胡子的穆铁柱,正掐着腰站在他们身后满脸堆笑的望着他俩——

    “哈哈,你们两个臭小子,鬼鬼祟祟的躲在自家大门前干嘛?怎么不参加大家的迎新会?”

    “这个……柱子哥,我……”

    “柱爷,这二位小哥是谁呀?”

    坐在地上的范天九刚想回话,忽然身后响起一声谄媚问候,范天九回头一看,顿时大惊——

    只见站在他背后的,竟然是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黄鼠狼精正满脸堆笑的望着范天九和司必安。

    这个黄鼠狼妖头戴瓜皮小帽,一件做工精致的大褂外面套了一件西服,如果不是长了一张鼠脸,简直跟过去的学究先生没什么两样

    “呵呵,是黄三啊,这两位是我的小兄弟——!”

    穆铁柱闻言哈哈一笑,弯腰一伸手,将范天九和司必安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对着妖怪队伍扯着嗓子大喊道:

    “喂——!奈何街的各位父老乡亲都看过来啦——!”

    穆铁柱话音一落,喧嚣的街上顿时安静下来。

    只见那些妖精魔怪,鬼魅魍魉纷纷转过头来,睁着一双双绽着青光的妖瞳鬼眼,好奇的盯着范天九和司必安。

    范天九和司必安这辈子还是头一回被如此多的妖魔鬼怪盯着看,顿时心头一颤,身子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但挡在身后的穆铁柱力气实在太大,他们想跑都跑不了,只能颤巍巍的站在大门前,任由这些妖魔鬼怪观赏。

    “各位奈何街的父老乡亲,容我隆重的介绍一下我的这两位小兄弟,他们是今年的新生,他们叫……”

    说到这儿,穆铁柱眼珠一转,低头问道:

    “对了,两位小兄弟,你们叫啥名来着?”

    “范、范天九……”

    “司、司必安……”

    范天九和司必安胆战心惊地回答道。

    “对了——!就是范天九和司必安,我这范司二位小兄弟,就是昨晚在知返崖上独战“十凶”,手刃八肢夫人的大英雄——!

    各位父老乡亲,面对这种诛邪除凶,保一方平安的大英雄,我们是不是应该敬他们一杯酒啊——!”

    “哇——!原来就是他们俩啊——!”

    穆铁柱这么一煽呼,街上的鬼魅魍魉登时欢呼起来,纷纷箪食壶浆的一拥而上,将范天九和司必安顿时围了起来……

    其中,有一个穿着旧衣短褂的干瘦老头推开众妖,走到范天九和司必安的面前,对他们作了一个揖,笑道:

    “二位小英雄有礼了,老朽是这奈何街的村长,姓断,名八公。

    实不相瞒,我们这奈何街上的居民每天都仰仗各位鬼使大人的庇护,才得以生存,而今见到又有二位小英雄驾临,实乃是我们三生有幸,请受老朽一拜……”

    说完,只见这个断八公双腿一曲,竟然噗通一声,给范天九和司必安跪了下来。

    更可怕的是,这老头忽一跪地,就听啪的一声,身体竟然顿时散了架子。

    只见他手脚皆断,躯体碎裂,一颗干枯的脑袋竟然滴溜溜的滚到了范天九的脚下。

    “我的亲娘——!”

    范天九见脚下多了个脑袋,登时吓得大叫一声,脸色惨白的向后退了一步。

    “呵呵,没事、没事,兄弟,不用怕……喂,来人呀,帮断八公把身体拼起来——!”

    穆铁柱笑嘻嘻的安慰了张三两句,然后一招手,便有四五个妖精走出队伍,七手八脚的把捡起那老头的身体拼了回去……

    “唉~这断八公生前遭人陷害,被官府当成了盗墓贼,被判了个凌迟处死,结果现在哪怕打个大点的喷嚏,都会把身体嘣散架子……”

    望着眼前散落一地的断八公,穆铁柱叹气道。

    “这、这样啊,听着是挺可怜的……”

    范天九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回复过来,只好惨白着脸应付道。

    “是啊~我们奈何街这些居民,都是些阎王不管,菩萨不爱,被人嫌弃的孤独鬼,要是没有你们这些鬼使管爷照看着,可怎么得了……”

    正说着,只见一位美艳绝伦,打扮的风骚入骨的女人,胳膊上挎着个篮子,一步三摇,婀娜多姿地走到范天九的身边。

    只见她把玉臂往范天九肩上一搭,媚笑道:

    “这位小哥,奴家叫狐解花,在奈何街上开了间小裁缝铺,今天听到有新生到此,特地做了一些点心,来给小哥们尝尝,二位小哥可不要嫌弃哦……”

    说着,便娇憨地将手上的篮子往范天九推。

    可没想到这狐解花娇躯往前一拥,用力过猛,只听嗒的一声,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从她裙底下掉了出来!

    范天九和司必安一见,登时眼睛又吓圆了……

    “哎呦呦~你看奴家,一激动就丢丑……”

    狐解花娇羞地笑了一下,连忙伸脚把狐狸尾巴踢回了裙子里,然后伸手从篮子里用手指掐出一块糕点,放在范天九的嘴唇上,娇声道:

    “来嘛~小哥,尝尝奴家的手艺……”

    “这、这个……”

    望着眼前热情洋溢的狐解花,范天九仰着脑袋,不知道是该吃还是不该吃。

    就在这时,司必安凑了上来,跟他耳语道:

    “小心点儿啊,九哥,我看西游记,聊斋里那些狐狸精做的糕点,都是以一些蟑螂、老鼠、臭虫之类的动物做原料的……”

    “哇哈哈……美、美女我们俩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各、各位的好意小弟心领了,我们就先走了,各位‘父老乡亲’吃好喝好啊……”

    听到司必安的话,范天九哪还敢张嘴连忙扭头躲开,但周围鬼魅魍魉们的热情又让他难以推却,于是他只好硬撑着脸皮强笑了一下,打声招呼,转身拉着司必安就想溜。

    可范天九刚迈出脚步,便一把被身旁的那个黄鼠狼妖伸手拉住了。

    只见这个黄鼠狼妖满脸堆笑的凑上前来,跟范天九说道:

    “二位小爷,小的叫黄三,在陵墓外的奈何街上开了间杂货铺,平常靠在阴阳两界倒卖点小东西过活,今天我们有幸能见到二位小英雄,怎么能不尽一下地主之谊呢?

    既然二位小爷身体不适不想吃东西……没关系!咱们除了好吃的,还准备了好看的……”

    说到这儿,黄三一扭头,对着身后的骷髅乐队一招手,尖笑道:

    “来呀——!有请幽冥地府第一人气天团——‘黑肥组合’登场!”

    “咚咚锵,咚咚隆咚锵——!”

    黄三话音刚落,便见周围的骷髅乐队再次敲起激昂的鼓点。

    这些骷髅乐队一边用自己的锁骨激情澎湃地敲鼓,一边有节奏分散开来。

    紧接着,只见三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场地中间。

    范天九定睛一看,发现那三个肥硕的身影,竟然是三头黑毛野猪!

    只见这三头野猪妖长的呲牙咧嘴,长鼻下的两根獠牙银光闪闪,犹如钢锉,肥硕流油的身体上满是黑毛,让人一看便吓掉了三魂七魄。

    但奇怪的是,外形如此威猛粗犷的三个黑毛野猪妖,长嘴上却涂着鲜艳的口红,粗如水桶腰肢上,穿了一件女人的碎花长裤,蹄子样的手掌里夹着一个话筒,那模样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呦吼——!猪猪欧巴——!我们爱你——!”

    三个黑猪妖一出现,周围的鬼魅魍魉,山精树怪立刻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些僵尸幽魂竟然还流下了两行激动的血泪……

    在周围妖魔鬼怪的簇拥下,只见当中最肥硕的那只黑毛猪妖“妩媚”的转过身来,拿起话筒,随着骷髅乐队演奏的乐曲,长嘴一张,深情地演唱道:

    “啊~我是来自地狱的奇葩~无尽的风骚中带着一丝潇洒~

    啊~你是猪圈中最美的鲜花~最难忘你抢食时那饱含奔放的优雅~

    尽情歌唱吧——!哼唧哼唧阿花~不要留恋那袋饲料,它已变成你嘴边的谷渣!

    尽情歌唱吧——!哼唧哼唧阿花~只有那最美味的馊水,才配得上你性感的长牙……”

    三个黑毛野猪妖一边唱,还一边销魂地甩动着它们那肥硕的屁股,看得范天九和司必安一愣一愣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唉~巨星就是巨星,真是太有范了……”

    黄三望着被称为“黑肥组合”的猪妖三人组由衷的赞叹了一句,然后转过头来对身边的范天九笑道:

    “嘿嘿,小爷,这节目不错吧,这首《歌唱吧!哼唧哼唧阿花》可是黑肥组合最新专辑里的主打歌,讲述了他们三兄弟共同爱上一头叫阿花的母猪的爱情故事……

    怎么样?很感人吧……”

    “是、是啊?这情歌确实挺感人的……那最后那个阿花嫁给他们仨中的谁了?”

    范天九咧着嘴角,强笑着应承道。

    “谁也没嫁成…唉~最后那个阿花被他的主人剁吧剁吧,做成火腿了……”

    “啊?是吗?这、这样啊……真,真是个凄美的爱情结局啊……”

    范天九闻言想笑,但是又怕得罪这些妖怪,只要把笑意强压了下去……

    “喂——!那个小子——!”

    正当范天九和黄三偷偷说话的时候,只见正在唱歌的野猪妖忽然放下话筒,转过身来对着他大喝了一声。

    范天九抬头一看,只见那个黑毛猪妖瞪着眼睛,大踏步的向他走了过来——!

    “呜哇——!别杀我——!我没吃那火腿——!”

    一见猪妖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范天九登时惊叫一声,转身想逃,没想到又被那猪妖一把拉住了。

    只见那黑猪妖冷冷地盯着范天九看了一会儿,开口道:

    “怎么?你就是昨晚单臂拔树,把八肢夫人活活砸死的那个家伙吗?”

    “是,是啊……这位猪大哥,你有何贵干……”

    范天九颤巍巍地回答道。

    “嗯……是我喜欢的类型……”

    只见那黑毛猪妖嘴角一翘,起身靠上前去,一边将自己的大屁股风骚地往范天九的身上蹭,一边傲娇地说道:

    “这位小英雄,今晚迎新会结束后,要不要去我那里,跟我深度交流一下男人之间的友谊啊~!”

    “啥——?!这个……嘿嘿,猪哥,今天就算了,改天再联系吧……”

    一听这黑猪妖竟然有‘那方面’嗜好,范天九登时一惊,干笑了两句,转身想要逃开,可又被穆铁柱一把拉住了。

    “哈哈,好了,都别开玩笑了,地藏王寺的新生欢迎会快开始了,各位,把我们的小英雄举起来,送他们过去吧——!”

    “好——!把他们抬起来——!”

    “妈呀——!不要啊——!放开我们啊——!”

    在穆铁柱的倡议下,只见周围的鬼魅魍魉围上前来,将是范天九和司必安一把抬了起来,然后一边敲锣打鼓,一边扛着惊叫挣扎的范天九和司必安,浩浩荡荡的向地藏王寺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