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我的尾巴又出来了 > 第七十八章 谈何和亲(第二更)
    楚漆泽说罢,楚暮便下意识地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楚暮才反应了过来楚漆泽在说些什么。

    “……开什么窍?”楚暮故意将目光挪移到了别的地方,而后故作镇定地在桌旁坐了下来。

    楚漆泽似是看出了楚暮在装傻,他盯着楚暮,意味深长地扬了扬眉,打趣般道了一声:“你最好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楚漆泽一边说着,一边悠然地走到了桌前,随后跟着坐在了楚暮的对面,他替自己斟上了一杯茶后,又轻轻地抿上了一口:“尧国的那位公主,你还有印象吧?”

    楚暮稍稍顿了一会儿后,才淡然地“嗯”了一声。

    楚暮这么一应,楚漆泽才忍不住撇了撇嘴角笑了一声,他稍稍朝着楚暮那儿倾了倾身子,似有什么秘密要和楚暮说一般:“你知道在尧国,女子给男子送花是什么意思吗?”

    “?”楚漆泽这么一问,楚暮心头竟是跟着一愣:“难道不是邦交之礼?”

    楚暮说罢,楚漆泽便好像是被逗笑了一般,他看着楚暮,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尧国,女子的花只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

    楚漆泽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却是让楚暮跟着心头一颤。

    楚漆泽见楚暮没有开口说话,便又继续道了下去:“那你知道,收了人家公主的花,意味着什么吗?”

    ……

    “什么?!”扶初诧异地看着刚从手链中冒出来没多久的栖迟,一脸不可思议:“和亲?!”

    “嗯哼。”

    “那晏如公主想和亲?”扶初的目光紧紧地落在了栖迟的身上,迟迟不敢相信栖迟方才说的话。

    语毕,栖迟又轻描淡写般地“嗯”了一声,朝着扶初那里走了过去:“晏如公主都把花送给楚暮了——”

    栖迟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的鲜花给拿了起来,那娇红的花瓣,还散着一股沁人的清香,栖迟顺势将花放到了鼻前,轻轻嗅了一下:“在尧国,女子都不会随便将花送出,更何况是尧国公主?”

    “那师兄……”扶初慌张地看着栖迟,一副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样子。

    前朝太子一事还没有个解决,现在又来了个晏如公主和亲。

    扶初的话音落下后,栖迟便稍稍抬起了手,指了指一旁的墙壁,像是在示意扶初:楚暮就在隔壁那间屋子里,你想知道结果,就直接去问呗。

    扶初自是看懂了栖迟这般动作的意思,待栖迟放下了手之后,扶初便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

    临出门前,扶初还从栖迟的手中将那花给夺到了自己的手中,寻思着将花还给楚暮,再让楚暮把花还给晏如公主。

    “嘭——”

    扶初甚至连门都没有敲,就急急忙忙地推开了楚暮的屋门。

    直至她将门推开,看到了屋内那一脸莫名的楚暮后,才蓦然反映了过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扶初方才是真的急了,才会如此冲动。

    别说想了,那会儿,她的脑中可谓是一片空白,唯一能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便是“楚暮不能和亲”。

    于是乎,扶初就带着这一股劲,冲到了楚暮的屋门前——还是手上抓着一朵花的那种。

    此刻,扶初看着眼前的楚暮,脸上也跟着开始泛起了热。

    楚暮:“……”

    扶初:“……”

    四目相对,就连空气也跟着落入了一片难以言喻的安静之中。

    楚暮本想宽衣解带开始休息了,不想这时候,扶初竟是突然闯了进来。

    楚暮愣愣地看着扶初,那放在腰间的手甚至都没来得及放下。

    片刻后,楚暮的目光才悠悠地向下移了移。

    目光落在了扶初手上的那朵鲜花上之后,那清澈的眼眸中才终于攀上了一层似有若无般的笑意,似是被扶初那模样给逗笑了一般。

    楚暮并没有多说些什么,但看他那模样,好像也明白了扶初这会儿冲进屋里是为了什么事。

    空气安静了片刻后,楚暮才打趣般地幽幽问了一声:“想到我这里来就寝?”

    楚暮这么一问,扶初便感觉自己的脸又更热了一分。

    “不是……”扶初讪讪地回了一句。

    冷风从扶初的背后吹来,那衣服像是不透风一般,吹得扶初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娇小的身子在楚暮面前打了一个激灵,叫楚暮不忍闷声笑了一下,他悠然地放下了方才置在腰间的手,眼角中还含着一抹清浅的笑意:“有什么事进屋再说吧。”

    楚暮这么一说,扶初才像是反应了过来似的,她后知后觉地踏进了楚暮的房间,随后转身,关门。

    “师妹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扶初还没将身子转回去,楚暮的声音便悠哉地从身后传了过来,接踵而至的,还有那不急不缓地倒茶声。

    扶初还未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楚暮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还特地带着花过来——”

    意味深长的语气,让扶初心里跟着一颤。

    楚暮这么一说,扶初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转过了身,随后苦哈哈地冲着楚暮笑了一下。

    在楚暮开口继续说下去之前,扶初便僵硬地挪到了楚暮的面前,下一秒,那鲜花便跟着被放在了楚暮的桌上。

    “那个……花给你。”扶初垂眸,讪讪道了一句。

    “然后呢?”楚暮接着扶初的话问了一声。

    “然后……你再把花还给晏如公主……”扶初顿了一会儿后,才终于开口了,那模样,似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气一般。

    她一直垂着眸,自始至终都没有抬眸去看楚暮,当然,她也不知道,楚暮现在看着她的眼神中,藏匿了多少温柔的笑意。

    待扶初说完,楚暮才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声:“为什么要把花还回去?”

    “……”楚暮这么一问,扶初也不由得跟着愣了愣,待楚暮的话音落地之后,扶初才不忍抬起了眸,似是急了一般:“你不还回去,难不成还要接受那晏如公主,和她和亲?”

    “你从哪儿听说我要和她和亲了?”楚暮看着扶初,稍稍扬了扬眉。

    “可晏如公主……花都送了呀……”扶初抬眸,呆愣地看着楚暮。

    语毕,楚暮便饶有兴致地朝着扶初那里凑了过去:“我一个道士,谈何和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