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夜魂惊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作者大大说耶稣也拯救不了
    不过,虽说慕欣然杀了不少人,也长得丑,活的久,但终究没有伤害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这一点,叶天辰内心里也非常感激!

    不管她是人是鬼,最起码没有伤害自己!那也要比这个叶紫馨要强一百倍!

    做了那么多伤害自己的事,简直跟慕欣然没法相提并论!

    叶天辰毫不犹豫的道:“娶。就算她长的再丑,我不嫌弃!”

    叶紫馨一个三斤半的胸口,忍不住的上下起伏,显然被气的不轻!气呼呼的道:“我看你还没有彻底看清她的真面目,我再让你好好看看她的样子。”

    说完嘴里开始念咒。

    慕欣然的身影突然变的透明了起来。

    叶天辰自然不敢再看。

    那晚再小树林里见到张驼背的真身,脑袋只有一半,脑浆都还在往地上嘀嗒!

    再那副画中,慕欣然已经被子弹打死,虽说死的体面一点,毕竟是死人!样子肯定很吓人!

    叶天辰大吼道:“叶紫馨,够了。”

    叶天辰愤怒的向叶紫馨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慕欣然是无辜的,何必这样折磨她,说道:“你的目标不就是我吗,放了她,她是无辜的。”

    叶紫馨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吃惊的望着他。

    不管那次醉酒是不是意外,叶天辰都觉得,自己身为男人!就要顶天立地,负起责任!即便她是一只女鬼!

    叶天辰低沉道:“你放了她,我随你处置,不要再去伤及无辜了!”

    叶紫馨闻言大眼珠子瞪的老大老大了,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整个人斗呆若木鸡!

    那一刻, 叶天辰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哀伤跟失落。

    眼睛里充斥着圆润的液体,她倔犟的不让它流下来!

    叶天辰心里微微触动。

    也许她真的可能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或许是因为那封阴婚书的原因,在她的潜意识里,很可能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妻子,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男人!或许因为这一点,她并没有伤害自己!

    但是,她真的太狠毒了,所作所为,令人发指!为了弥补自己的弱点,不择手段。

    师傅黄玉辉,瑶瑶,爸妈,村民,还有之前那些孕妇,也都已经证实是三寸小鞋的那只女鬼妾杀的,也就是她,叶紫馨杀的。

    就算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男人!

    叶天辰也不会答应!

    由于叶紫馨的注意力一时间全部放在了叶天辰的身上!神色复杂,表情变幻!有些失神!

    下一刻,

    一旁的慕欣然乘她湿身之际,啊呸,失神之际,猛然出动,利爪疾探而出,向着叶紫馨抓了过去。

    叶紫馨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一抹冷笑,淡定从容,翻手之间,剑指并屈,一张黄符出现在了指间,嗡的一声,那张黄符便是燃烧了起来。

    描淡写的扔向慕欣然。

    慕欣然再一次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之声,全身都是燃烧了起来。

    叶天辰抓狂了,疯狂的大叫道:“不!!”

    他已经连累了太多人了!

    慕欣然的实力,根本伤不到她,她为何还要下毒手。

    事到如今,自己就在他面前,任她杀剐,为何还要伤及无辜?

    叶天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脱下了衣服,拼命拍打慕欣然身上的火焰。

    一阵扑打之后,火焰终于被他给扑灭了。

    但慕欣然的身体现在已经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她的脸都已经毁容了。

    她的身体再瑟瑟发抖!

    叶天辰知道,那不是她畏惧,而且内心的痛苦造成的。

    这种痛,不仅仅是毁容,不仅仅是外表,而是心痛!来自心灵的痛。

    叶天辰觉得慕欣然命不该此,即便她做错了一些事情,但,人生就像一本书,一本书里有几个错别字,也在情理之中,那么一个人,做错一些事情,也情有可原!况且,她生前是那么的无私,那么的伟大!

    都是因为自己受到了牵连。

    他微微抱着她,双手都是忍不住的再颤抖!

    愤怒的咆哮道:“叶紫馨,欣然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为什么不怜香惜玉,为何要这样对她?”

    叶紫馨避开他直视的目光,说道:“我说过,你要娶她,她就必须死,耶稣来了也拯救不了她,作者大大说的。”

    最毒妇人心!

    这个女人铁石心肠,已经疯了,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

    可惜叶天辰不是她的对手!

    忽然想起诡术妖僧师傅今天早上给他的那柄青铜匕首。

    那是鬼器。

    诡术妖僧说过,鬼器可以弑鬼。

    叶天辰悄然摸向腰边,触碰到了青铜匕首,整个人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机会只有一次,必须抓住。

    趁她别开视线之际,猛然举起匕首,无情的向她扎了过去。

    叶紫馨似乎并没有意料到他会对她贸然下手,又或者觉的他完全就是一个垃圾,根本没办法对她造成伤害,转过俏脸,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看到一把匕首径直扎进了她的胸膛。

    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鬼器就跟扎活人一样,直接刺穿了她的胸膛,那一刻,竟是流出了鲜血,是鬼血!

    她倏地瞪大了眼睛。

    本能的用洁白细嫩的手,死死地抓住匕首的锋刃,匕刃划破了她的手指,献血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染红了青铜匕首。

    抓住匕首之后,叶天辰难以寸进!

    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怎么用力,都分豪未进!

    叶紫馨眼眸闪闪,脸上闪过一丝悲戚,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难以置信的说道:“叶天辰,你要杀我?”

    已经被仇恨占据了大脑,根本没有经过脑回路,甚至都没有产生脑电波,脱口而出:“是!我要杀了你!替所有人报仇!我做梦都想杀了你,你这个贱女人!”

    叶紫馨凄凄一笑,满脸苦涩,清澈如水的眼中哀伤的滑落一滴泪水,绣眉浓凝,失落的闭上了眼睛,握紧匕首的手也悄然松开了。

    “噗嗤!”

    匕首失去了阻力,直接凶猛的的扎进她的胸膛。

    那一刻,

    整支匕首都全部扎了进去。

    “嗡!”

    叶天辰的脑中轰然一震!

    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为什么要松手?为什么?

    这把青铜匕首可是难得的鬼器,会对魂魄造成致命的伤害!以叶紫馨的见识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柄鬼器,这样,她可是会死的!

    但她明知道自己会死,可为什么还要松手?

    为什么?

    等等,还有,为什么她的表情是那么的痛楚!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弄明白,自己就是她的目标,只要自己死了,她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为何不直接杀了自己?以她的实力,一根小指头都能将自己碾压成蛋白质!

    为什么?

    为什么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杀害自己?

    迷茫了!

    懵逼了!

    不知所措了!

    叶紫馨凄楚的低下头,看了看插进胸膛的匕首,然后抬头望着他,凄婉的道:“这下你满意了!”

    叶天辰狰狞的表情,彻底的僵在了脸上,震惊无比的望着她。

    脑子一片空白。

    这一刻,叶天辰并没有得手后的喜悦,更没有报仇雪恨的快感,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却是担心。

    她被鬼器所伤,真的会死吗?

    叶紫馨的俏脸之上,露出了极其痛苦之色,秀眉紧颦,面色凄然,娇躯一个踉跄,便是往后倒去。

    叶天辰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扶。

    伸出去的手却又停在了半空。

    她是自己的仇人。

    按照道理来说,自己应该很恨她才对,让她去死,不行,她还不能死,还有事情没有弄清楚,叶天辰又慌忙的扶住了她,急忙道:“你快说,我爸妈在哪儿,乡亲们在哪儿?快告诉我!”

    叶紫馨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脸庞,诡异的笑了起来。

    叶天辰快要急伤了。

    真是奇怪!

    她宁死都不愿意说吗?

    这个时候,远处的诡术妖僧师傅见势大喊道:“叶天辰,快杀了她,快啊!”

    可已经已经感觉怀中的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她的身体突然变的很轻很轻,人也渐渐的变的有些虚无了起来。

    她是要死了吗?

    远端的诡术妖僧师傅又是大急道:“叶天辰,快啊,别傻愣着了,快杀了她!不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叶紫馨刚才为什么要松手?是心死了吗?还是对自己失望了?

    还有为何她宁死都不愿说出爸妈还有村名的下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天辰没有理会诡术妖僧,继续追问道:“叶紫馨,你快告诉我,我爸妈在哪儿,乡亲们都在哪儿?你快告诉我啊!”

    叶紫馨异常的愤怒,没有回答,一掌拍打在他的胸口。

    随后叶天辰整个人又体验了一把腾云驾雾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没有了酸爽!

    他心里知道,她那一张掌看似凶猛却是十分的温柔,事到如今,自己这样对她,她依然没有痛下杀手!

    身体落地,只是稍微菊花一痛,就没事了!

    叶天辰麻利的一下就重新站了起来,再次看向叶紫馨的时候,她身上的气质突然之间完全变了。

    变得诡异了起来。

    阴森森的。

    恐怖至极。

    诡术妖僧师傅大叫道:“快跑,叶紫馨要大开杀戒了。”

    话音刚落,

    天地变色,阴风大作,飞沙走石,烟雾滚滚。

    餐桌上的锅碗瓢盆都是被吹的纷纷落地,噼里啪啦,一顿作响。

    周围那些树木都是剧烈的左右摇摆,上面挂着的灯火也是随着一阵激荡!

    刚才附近还抱着看热闹心态的孤魂野鬼都是吓的东奔西跑,林逸飞李峰元跟瞎子也是意识到了危险急忙从另外一个方向,慌忙逃窜。

    场面一度混乱!

    “ 呼啦啦!”

    忽然之间,风声呼啸,一张巨大的黄色布匹,上面还画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敕字,像是一团乌云,从头顶飘过。

    卧槽,竟然是传说中的符帆。

    符帆可以加持威力,作用威力要比符纂要大的多。但是,符帆不像符纂那么容易控制,而且消耗巨大,需要施法者根基深厚!

    符帆迎风飞去,颇有乘风破浪之势,飘飞而落,猛然竖插在了正西方。

    “呼啦啦!”

    紧接着又是一面符帆从暗中飞了出来,同样一声落后,这一次插的是东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