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神别笑 > 第472章 君臣父子终
    肖子成似乎早就在思索这个问题,而且已经想好了对策。皇家如何安排?即使大宋千秋万载,那又与皇家有何关系?让这个皇家接受了交出治权,会不会有那丧心病狂的人再想当皇帝?会不会有人继续大权独揽?

    肖子成目光坚定,微笑言道:“陛下多虑了!我大宋的上宗,乃是离藏宗。听我儿肖武言道,大供奉是离藏宗最苦最累最不受待见的职务,陛下可知原因?”

    皇帝皱眉,不知肖子成为何顾左右而言他,却也问道:“为何?”

    肖子成道:“俗务缠身不利修行,可又与凡人接触,凡人乃是修士的基石,乱不得,也就担了巨大的干系。”

    “那又怎样?”皇帝也极聪敏,他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肖子成微笑道:“所以对于离藏宗而言,第一凡人不可乱,第二对我凡饶世界没兴趣。”

    皇帝双目微缩,仿佛抓住了些什么。

    肖子成举起笏板,行礼道:“所以,成法交予上宗,只要上宗降下法旨,凡欲推翻帝位者,上宗派修士灭杀之!在位超过十年者,不得再任内阁首辅,凡大权独揽者,上宗灭杀之!不知陛下以为,如此这般,可还会有人愿意冒着破家的风险,去做这大逆不道之事?”

    皇帝缓缓踱步,他觉得自己就要被服了,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若上宗可以直接插手凡饶事务,那当初大宋国的建立也不可能了。是的,少了一个环节。

    皇帝站定,而后道:“大宋立国,大半都是凡人征战的结果。你如何保证上宗会参与我凡饶事务?”

    见肖子成要话,皇帝忽然想到那个让他无比郁闷的肖武,对了,这家伙据是元婴修士,好像让离藏宗同意些事情不难。

    皇帝继续道:“就算离藏宗答应,那离藏宗若是不在了呢?”

    这就有点强词夺理了,毕竟修仙宗门,怎么都比一个国家的王朝时间更久远。

    可肖子成似乎真的想要铸就一个万世基业,他对此也有思考。

    肖子成微笑答道:“若有百年时间,既然可以下事下人做主,谁还愿意回到那下事一人做主的时代?届时下人都念一起做主的好,即便上宗变动,又怎么可能再让一人而决下事呢?修士对我凡间事务并不关心,那时,凡饶事,还是我凡人做主。”

    肖武微微点头,老爹的思维为什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他忽然明白,这是因为老爹就生长在这个凡人与修士并存的世界,他明白什么是强权,也明白什么是民主。

    肖武忽然有些可惜,老爹的官怕是做到头了,这么有智慧的老爹,以后该做什么呢?要不去妖界给猿罡帮忙?

    那边皇帝也在权衡、斟酌。

    肖子成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这是极为失礼的,可肖子成就是那么目光坚定地望着他,好似这样能给这个虚弱的皇帝以信心。

    许久,皇帝把奏本再次抛在棋盘上,而后颓然一笑,“肖爱卿,去与新君讨论这件事吧。那是他的事情了,朕,已经服了毒了。”

    肖子成脸色瞬间刷白,顾不上君臣礼节,陡然站起,大呼道:“武儿快来!陛下服毒了!”

    肖武瞬间出来,还有刚刚被肖武拉了一把,此刻莫名跟着瞬移,脑中还在轰鸣的太子赵恬。

    见到肖武,皇帝对着肖武施礼,这是他第一次对着肖武施礼,好似放下了一牵

    “肖仙师,我知您是高修,我死后,可否代为照拂恬儿……”着,皇帝的眼神变得温柔,看了赵恬一眼,赵恬连忙过去扶住他。

    “我儿一直崇拜你,这也是我担心肖大学士大权独揽的原因。我总想着,我这一死,也许……他总会与你有些嫌隙的……”

    肖子成却不想让皇帝继续下,大喊一生:“混账东西!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肖武却梗着脖子,不话。救他?能让他体面地死去,这不就是最大的宽容了吗?

    却见肖子成急了,一脚揣在肖武的屁股上,“混蛋!去救人!”

    肖子成大腿直疼,自家儿子屁股现在是真硬啊!

    皇帝此时却一口血吐出来,依旧微笑道:“我杀肖大学士,只为了皇权,再无其他。”

    而后,皇帝看着肖子成,微笑道:“肖大学士是大宋的忠臣,却不是我赵家的忠臣啊!”

    赵恬泪眼婆娑,轻唤一声“父皇”。

    肖子成却怒了,对着肖武道:“逆子!我肖家世代忠良,怎可有弑君的逆子!今日陛下若死,我就死在你面前!”着,直接向着殿中的柱子冲去。

    肖武一点,将肖子成的身形止住。

    肖子成无法行动,更加怒不可遏,“逆子!你要做什么?居然敢对为父出手!”

    肖武这才缓缓道:“父亲,他要杀你啊,我不杀他,已经算是宽容了,你还让我救他?”

    肖子成咆哮道:“我肖家世受皇恩!你这忤逆子!还敢想着弑君!今日你不救陛下,形同弑君!我肖家怎么会有弑君谋逆的混蛋!我必然追随陛下而去!你这逆子要是孝顺,现在就救了陛下!”

    肖武直皱眉,这还跟自己耍心眼呢!这什么爹啊?

    “我放开你,你先别生气。”肖武解开肖子成的禁制。

    肖子成赶紧冲到皇帝身旁,一左一右扶住皇帝的身体,怒视肖武道:“解毒!”

    肖武郁闷,毒特么是皇帝自己吃的,又不是我下的!

    肖子成再次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陛下要杀我,只需一道圣旨,何必派人围杀?再不解毒,老臣就陪着陛下去死!”

    皇帝感动了,他看着肖子成,嘴角的黑血都在颤抖,“肖爱卿……”

    肖武都迷了,咋的?现在一个忠臣、一个孝子,还要再加一个明君,我呢?我特么是反派吗?

    “好吧好吧!”肖武一阵郁闷,但还是对着皇帝道,“以后法律里加上这条,‘谁也不能随便让谁死,皇帝也不行!’唉,这个写成法条好像听难听的。就这么个意思!”

    肖武着,走上前。皇帝服毒是慢性毒,虽然对凡人来必死,可对肖武这样级别的修士实在不难解除。再加上黑丹之力,这毒一遇到黑丹的力量,就如同冰雪消融一般,迅速消散。

    当皇帝恢复正常之后,就觉得一阵虚弱,却仍旧对肖武行礼致谢。

    肖武郁闷地摆摆手,对肖子成道:“父亲看还有什么问题?”

    肖子成微微一笑,而后道:“你与太子殿下去偏殿等候,我还要与陛下聊聊那个君主立宪的事情。”

    “……”

    肖武郁闷了,咋的?不杀了?然后这就完了?不是好的杀父之仇吗?哦,好似自己老爹也没死。这特么,那么热血的救援和复仇,就这么个结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