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揽剑 > 第一卷:行知 第八章:约见沈青云
    行知书院。

    书房,教坊,藏书楼,错落有致。

    书院中心,一汪亩余大小的湖泊,名为之春湖。湖畔绿树成荫,春意盎然。

    在嬴澈与林清音的陪同之下,只是逛了三间书房,两间教坊,郡主殿下脸色阴沉,有些乏味。行至之春湖时,便拉着林清音坐在藤椅上,再也不想参观。

    “臭丫头,这回你开心了吧。”

    藤椅上,莺宁郡主葱指轻抬,点在林清音的额间,嗔道。

    “谢谢好姐姐。”

    对着莺宁郡主俏皮的吐了吐香舌,转头看向站在数米之外的嬴澈,压着嗓音附在莺宁耳尖。“怎么样,澈哥哥还行吧。”

    郡主俏脸微红,转头瞟了一眼嬴澈。

    “嗯,跟你一样,书呆子一个。”

    “嘿嘿,我的眼光怎么会错呢。”

    接下来,便是两位美丽俏佳人的私密交流,还夹杂着一些对身后少年的品头论足。

    身后的嬴澈,看起来无聊极了。

    不过,他也在趁此空闲时间,揣摩算计接下来该如何约见沈青云。虽然约见的纸笺已经吩咐猴子送到。只是迟迟没有消息,这让嬴澈心中多少有些摸不透沈家的心思。

    说到底,嬴澈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即便再加上前世十九年的生命,也只有三十四载的岁月。而且,前世,除了读书学习,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病痛之中渡过。

    论阴谋诡诈,嬴澈拍马也比不上纵横商海数十年的沈青云。

    当然,现在嬴澈心中想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如何借着莺宁郡主的势,逼迫沈家就范。

    商人,富有,势大,但地位很低,这是沈家的弱点。

    若是能顺利借用王府之名,就算是沈青云,也只能迫于王爷之威,乖乖听话放了朱八。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如何让沈青云相信,他和莺宁郡主很熟。

    谈判,最重要的就是手中掌握的筹码。

    在此之前,嬴澈的筹码,只有沈玉珠。经过一番暗中较量,却发现沈玉珠这个筹码好像并不是很重。但此时因为莺宁郡主的出现,筹码天枰却是有了一丝倾斜。

    “我得赶紧离开郡主的视线,否则根本无法跟猴子接触。”

    嬴澈心中有着算计,想必猴子应该已经接到沈家的回复,正在书院门口等着他。想着,便以找院长有些事为由,朝着书院门口跑去。

    正如嬴澈猜测,猴子正猫在书院墙下,焦急地等待着嬴澈现身,望眼欲穿。

    “猴子。”

    “澈哥,你终于出来了。”

    交谈之际,心中隐隐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回身扫视四周,却是发现除了停在书院门口的车驾和路两侧行走的路人之外,并无监视之人。

    “怎么样?”

    猴子看了看周围,附耳低声道。“沈家的管家沈忠找了我。开门见山就说沈青云在陵江庄苑摆下宴席邀你赴宴,想要杯酒释前嫌,和你交个朋友。现在,那老东西正在西城门口等着我回信呢。”

    闻言,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再变。

    “你被发现了?”

    “澈哥啊,我们都小瞧了沈家。他们那个管家沈忠是直接去村里找的我啊。不过,他并没有威胁我,并且让我转告你,若是今晚你去赴宴,沈青云不但无条件放了小八,也不再追究小八纵火和我们掳走沈玉珠的事。只是,我觉得这宴无好宴,肯定是有阴谋的。”

    猴子娓娓道来,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当下问道。

    “澈哥,你觉得呢?”

    “去!若是不去,小八救不回来不说,我们也会因为掳走了沈玉珠,从此被这老狐狸牵着鼻子走。”嬴澈若有所思。

    “你去转告沈家的管家,我会去赴宴。不过,我不喜欢和老年人交朋友,倒是有意认识一番沈从风。”嬴澈说道。

    “沈从风?”

    猴子一愣,连连摇头。

    “澈哥啊,你还嫌不够乱啊。这沈公子,在整个东陵可都是有名的不吃亏的主。到时候我怕你不但搞不定沈青云,更会被沈从风侮辱。”

    “相信我,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救出小八。”

    摆摆手,示意猴子不用再劝。

    “原话传给沈忠,我得回书院了。”说完,匆匆进入书院大门,朝着之春湖的方向快速跑去。

    湖边。

    莺宁郡主,林清音,院长林一夫,还有随行的三名佩剑将军,正朝着院门的方向走去。迎上众人,林清音朝嬴澈使了个眼色,不过后者却是没意会其中的意思。

    莺宁郡主直接开口。

    “不是说去找林院长,怎么跑到外面去了?”

    带着质问语气,瞪了嬴澈一眼。

    “呃...我朋友找我,有些事,耽搁了。莺...郡主莫怪。”躬身致礼,一副不知就里的样子。

    “有事?不会是是触犯国法的事吧。”

    心中一颤,顺着郡主那逐渐变得冰冷的眼神,嬴澈只感觉有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压抑难挡。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异样。

    “怎么会,郡主玩笑了。”

    “谁跟你玩笑了?说了不许叫我郡主,你怎么还叫?”

    面对莺宁郡主这种毫无目的,毫无头绪的质问,嬴澈脑瓜子嗡嗡的。

    全然摸不透她的套路。

    “莺...莺宁。”

    “嗯?”

    只见莺宁郡主脸色“唰”的一变,吓得嬴澈赶紧改口。

    “莺...莺宁姐姐。”

    摸不清这女人的套路,心中自是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惊心动感。

    “嗯,看在一声姐姐的份上,饶你一次。行了,我要走了,你们止步。”说完,在嬴澈等人的目送之下,带着自己的三名佩剑将军大摇大摆的离开书院。

    自然,嬴澈也并没有听明白,莺宁郡主口中的“饶你一次”,暗指何意。

    郡主走后,嬴澈拜别院长林一夫,离开行知书院。

    林清音像是一只可爱的跟屁虫,嬴澈走到哪,她跟到哪。

    亦步亦趋。

    “清音,你还有事?”

    转身看向身后的林清音,这个一如雏菊般轻灵淡雅的少女,心中思绪连连。

    想来,与林清音相识,已有八年时间。

    八年前,嬴澈七岁,林清音六岁。

    初入行知书院,不知天高地厚的嬴澈,诵读了前世陆游名篇《钗头凤·红酥手》,被院长骂做小小年纪,不学无术。

    “勤研男女情爱,终将难成大事。”

    这是初入书院时,院长对七岁的少年做出的评价。

    后来,嬴澈又诵读《四书·大学》开篇,提出以德之教化于民,惊艳四座。诵读经典的《鬼谷子》首篇捭阖,高谈《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被院长誉为“鬼才”。

    嬴澈没有骄傲,也没有什么骄傲的。

    作为重生于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这点文学功底只是基础而已。

    只是,时年六岁的林清音,却是迷上了嬴澈口中陆游先生和蕙仙儿悔恨错别的凄美爱情故事。此后,林清音深陷嬴澈那看似稚嫩,却又深邃无比的眸中。

    越发的沉沦。

    “没...没事,只是许久未见澈哥哥,想跟澈哥哥多呆一会。”脸颊通红,像是熟透的苹果,娇艳欲滴。只是,藏在心中呼之欲出的话,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

    却是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再等些时日,等帮澈哥哥解决了麻烦,就将那件事告诉他。”

    嬴澈心中也是暗暗叫苦。

    他要去找猴子,并且规划今晚陵江庄苑赴约一事。若是身后跟着这个跟屁虫,那什么事也不用做了。而且,掳走沈玉珠,那是触犯国法的行为。他不想让林清音知道,也不想破坏自己在她行中的形象。

    “就是想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多看你几眼嘛。”

    嬴澈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瞪大了眼睛看向林清音,试探性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微微撅着嘴,装作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问道。

    “知道什么?”

    “小丫头,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和莺宁郡主是闺蜜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都说了是密友,又怎会告诉你。”

    掩口轻笑,她好像非常喜欢看嬴澈吃瘪的样子。

    或是看着林清音做出的表现,嬴澈突然间就想明白了。“郡主是你请来的,让我随行也是你安排的,是吗?”

    “那...那谁让你这么傻。”

    她像一个被抓住尾巴的小猫,挺着青涩的胸脯,反驳道。

    “不顾后果掳走沈家大小姐沈玉珠。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若是沈青云与你计较,后果是你根本无法承受的,甚至于还会牵连到嬴叔叔,吟姝婶婶,还有澄澄。”

    面色羞红。

    “郡主临走前,说的“饶我一次”,指的也是这事?还有,我说怎么一整天都没见清泉大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不出现,应该也是你安排好的吧。”

    见林清音点头,不由得心中涌出一阵酸楚。

    这一切,竟是她的美意!

    与佳人对面而立,抚着温玉般羞红的脸颊,轻轻的说了句。

    “清音,谢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