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 > 第五章益达的温暖阳光
    第五章益达的温暖阳光

    上海22:20——柏林16:20

    “大力啊......嘿嘿,我已经自学了C语言,而且再过几天就要去找教练学挖掘机了......”都晚上这个时候了,张伟依旧还没有睡觉,因为他知道大力下午四点就下课了,所以他也是想在睡觉之前在看看大力,不过在看到大力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灵光一现便汇报了现在的情况,满脸求夸奖道。

    刚下课没多久的大力手里拿着书,举着手机,看着一脸带着腼腆笑容,穿着那熟悉的海绵宝宝睡衣正躺在床上的张伟,大力那看起来有些疲惫的脸上瞬间有了一丝笑容,听到张伟已经自学了C语言,再过几天就要学习挖掘机驾驶,大力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张伟还蛮用功......大力微微一笑,心中想道。

    大力将手机摆正,方便张伟能够更好的看到自己,正想回复张伟的时候,大力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手捧玫瑰花,穿着一身黑色西服长相异常帅气的男子正向大力走过来,因为大力举着手机的缘故,张伟刚刚好能够看到这名男子的长相以及这名男子手中的玫瑰花。

    这难道就是我张伟的情敌?我的天,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不过......他确实是比我帅啊!啊啊啊啊啊,大力会不会抛弃我?呜呜呜呜大力啊......张伟心中无比憋屈道。

    或是察觉到张伟写在脸上的难过之意,大力捧着手机转身看向那名男子,脸上多了一份不耐烦以及厌恶之色,说实在,自从来了柏林,除了和张伟视频的时候是面带笑容的,其他时候大力见到任何男子都是平平淡淡带有礼貌性的回答,就连她的室友都怀疑大力是不是对男生不感兴趣,直到知道大力有男朋友之后这些室友才明白大力的守身如玉。

    看到大力转过身来面对自己,手拿玫瑰花的这名男子脸上瞬间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连忙对大力道:“大力学妹,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现在已经没有一朵玫瑰花是枯萎的,全是新的,上次你和我说你已经有了那个属于你的‘普朗克二号’,也让我看到了他的模样,虽然我当时有些难过,但是我罗恒不会放弃的!大力学妹,原本我在春天的阳光下,寻找着幸福的蛛丝马迹,于是我便看到了你对我回眸一笑,这一定是上帝尚在人间的证据!所以大力学妹,我严重警告你,由于你的出现,让我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我必须行使我的紧追权!当然,你有权保持你的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被我当成呈堂证供,在我脑海里反复琢磨!大力学妹,请接受我的追求吧!”

    说完,便单膝下跪将玫瑰花递到大力的面前,因为大力视频开着却对着自己的原因,张伟能够听到这位罗恒的声音,却看不到罗恒的动作,不过张伟却能够看到大力那嫌弃且不耐烦的表情。

    罗恒,留学生,富二代,洪堡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在第一次见大力的时候便喜欢上了大力,目前已经追求大力两个月,这两个月,用了无数他之前的泡妞手法都没有成功追求到大力,就在几天前大力告诉了他她已经有男朋友的时候,他不信,大力则与张伟视频通话,在确认张伟就是大力的“普朗克二号”之后伤心欲绝,不过也就这么几天,现在又来死皮赖脸的缠着大力。

    “罗恒学长,我觉得米兰达规则不是你这么用的,而且我对你没有什么不利的言论,有这功夫我觉得学长不防写几篇法学论文?”大力面无表情地对罗恒道,“还有,我说过了,我有男朋友,他叫张伟。”

    罗恒并没有因为大力的话而退缩,而是一脸自信道:“那又如何?你们现在只是男女朋友关系,又是异国,会出现很多的意外,所以我不会放弃的!我爱你,虽然有些不合理,因为我的爱,似乎没有一个正当的动机,也没有考虑其他因素,甚至不符合常规规律,可不就是爱原本的样子么?我现在对你的笑容的是真诚的,这个笑容表示我想邀请你签订一个无名合同,合同的内容是——我永远陪着你,大力学妹,虽然现在你有男朋友,但我一定会陪着你的......”

    一种结合合理性原则和合同法的表白,罗恒的的确确是一个法学院高材生,如果罗恒对面的女生是别人,那么一定会被罗恒这种表白和死缠烂打所折服,可是偏偏站在他对面的人是大力,那个在中国就已经被赵海棠训练的对这种表白内心毫无波澜的诸葛大力。

    大力微微瞥了一眼自己放在书上对着自己的手机,看到了那个笑比哭还难看的张伟,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大人现在吃醋了,但是他自卑,腼腆,所以不会表达出来,因此看着自己的时候是带着微笑的,不过张伟却不知道他现在的笑容已经遮挡不住他真实的苦涩了。

    “罗恒学长,我很佩服你在法律上的研究,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人了,他是我心中所有的资产,负债加上所有者权益是他,衍生出的利润也是他,换算成收入与费用依旧是他,不管六大要素如何变化,最终皆是他张伟。”大力对罗恒淡淡道,“没什么是的话我先回宿舍写论文了,学长再见。”

    说完,大力一脸冷漠的转身离开,留下拎着玫瑰花保持着单膝跪地姿势的罗恒一脸沮丧,不过看着大力那潇洒转身的背影,罗恒也是开心爆棚,不得不说,在大力心里,罗恒还不如赵海棠,在她的心里很讨厌罗恒的那句“只是男女朋友关系,又是异国,会出现很多意外”,这句话,是在怀疑她诸葛大力的原则性以及对她诸葛大力爱情的不懂,而她,最讨厌别人说她不懂,哪怕间接的也不行。

    就这样走出了教学楼,大力看着手机对面正满脸疑惑且脸上没有了之前那般阴霾的张伟,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虽然她一直目光向前的走出教学楼,可是她眼睛却没有一刻离开过张伟,因为她想看看张伟吃醋的表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毕竟张伟的表情足以让她这一天的坏心情都驱散,为了张伟,她要让自己更优秀,更何况张伟都在努力,她又岂能放松自己呢?

    “张伟,你在想什么?”一直快走到自己宿舍的时候,大力才将原本放在书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然后面对着自己,问道。

    听到大力的话,原本在思考罗恒以及大力的话的张伟回过神来,有些许委屈道:“我知道大力你很优秀,在柏林一定会有很多人追求你,没想到......居然是同行,而且、而且......他的专业比我要强......”

    “他叫罗恒,留学生,富二代,洪堡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按专业来看,他确实比你要强。”大力有些俏皮的嘟着嘴点点头,实话实说道。

    大力的诚实确实是有些打击到张伟的自信,张伟有些难过的瘪着嘴,然后支支吾吾道:“连、连你都......觉得他......比我强......”

    看着张伟的神情,大力有些无奈,她知道张伟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她冲张伟笑了笑,眼中带着一丝爱意道:“张伟,你可是我男朋友,自信点!再说了,在我心里罗恒学长和赵海棠是一个模样的,你有信心战胜赵海棠,难道没有信心战胜罗恒学长?”

    “你的意思是......罗恒是一个boss,我要去干掉他?也对,赵海棠是我的第一个难关,而这罗恒......是第二个!我知道了,放心吧大力,我会变得比他们更优秀的!”张伟露出他那整齐的大白牙,自信道。

    听到张伟的模样,大力耸了耸肩,有些宠溺的点点头,她没有去解释什么,因为张伟的这个理解也不是不可以,他总是喜欢拿一些完全对他没有威胁的人当做对手,不过这样也行,起码张伟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变得越来越好。

    罗斯福曾说过外在压力增加时,就应增强内在的动力,给张伟适当的压力也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还能给他动力......大力心中想道。

    “你能这样想自然是好的,这么晚了,张伟你还不睡么?”大力看了看手机时间,换算了一下中国时间,张伟那边已是半夜,于是问道。

    张伟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不......睡觉之前......在看看你......对了,听、听到罗恒跟你表白,我......我也有话对你说......”

    说到后半句,张伟的脸下意识便通红了起来,从视频上来看,大力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张伟的耳根也是红的,这副模样下的张伟,确实像一个等丈夫回家的妻子,不过,在大力眼里,张伟什么样子都是好的,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表情,都能够牵动大力的心。

    听到张伟有话对自己说,大力不禁开始有些好奇了起来,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煞是可爱,更重要的是现在大力看张伟的眼睛里,有光。

    “什么话?”大力下意识的问道。

    张伟捂着脸,然后有些小娇羞的一字一顿道:“Ich will wirklich mit dir zusammen sein,大力我睡了!”

    说完,张伟连忙将视频挂断,这个时候的大力已经在原地站定,举着手机的手也想僵硬了,就这么呆呆的举着手机,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上次参加脑男比赛之前发烧的模样。

    Ich will wirklich mit dir zusammen sein,这是一句德语,也是张伟唯一会的一句德语,在这之前他也只在一菲他们面前说过,所以说大力根本不知道张伟会德语,要不是这次因为罗恒的表白,张伟也不会下定决心说出这句话。

    而现在的大力的脑袋里只有张伟的这句话,刚刚罗恒的表白大力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和脑海中却死死的记住了张伟所说的这句话,以前在公寓她没少听过张伟的土味表白,这还是张伟第一次用德语表白。

    愣神大概有五分钟,大力才反应过来张伟已经挂了视频,她有些宠溺的看着微信里那个“普朗克二号”的备注,原来,一向理性的她也会因为一句话失态,她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却发现怎么都甩不掉张伟留在自己脑海中的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何时张伟居然能够与她所学的知识平起平坐了,也许......是因为那次Brain Man比赛吧?

    “若合伙相爱,此生无限连带,张伟,我们会一起变得更加优秀的!”大礼笑的很是开心道,不过随后便是冷静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咳了咳,恢复原本的模样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准备继续写论文、看看书,在她的桌子旁,还摆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是笑的异常腼腆的张伟和一脸俏皮的大力,虽然看起来两人年龄差距极大,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很搭。

    ......

    在自己挂断视频后的张伟正面色通红的抱着床上一根超长的香烟抱枕,还时不时的发出“我怎么能这样”、“不知道大力有什么反应”以及“好害羞、好害羞”的话语,不过现在的张益达确实是从耳根红到脸,再从脸红到脖子,显然和一只熟透了的小龙虾有的一拼。

    正想美美的进入梦乡时,被张伟丢在一旁的手机此时想起了他熟悉的手机铃声,让张伟有些不满。

    “谁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呢?院长?”张伟有些不满的将手机拿了起来,看清楚上面的备注之后有些疑惑道。

    不过,院长的电话张伟还是会接的,不管什么时候。只不过这么大半夜的打电话给自己,难道孤儿院又出事了?可自己现在可没有什么积蓄啊,千万别出事,求求你了!张伟心中恳求道。

    内心挣扎了一番的张伟最终还是接了电话,他一脸苦涩的笑道:“院长呐......这么晚打电话来是孤儿院又出了什么事么?只要院长你开口,我张伟一定帮!”

    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张伟心中急道。

    院长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了过来,已经岁数不小的院长此时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的,不过还是慢慢的对张伟道:“张伟啊,问你一件事,你是O型血,85年属牛,年龄35,对吗?”

    “对的院长?怎么了?”张伟有些疑惑道,因为疑惑他此时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他总觉得院长突然问这件事很不简单。

    院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问道:“你的屁股上是不是有一处伤口,那是被狗咬的,当时咬的很深,现在还保留了疤痕?然后你是不是对海鲜什么的,比如龙虾过敏?”

    “哎哟......院长你提这个人家会害羞的嘛......不对!院长你提这个干嘛?”张伟左手捂着自己的脸,有些小娇羞道。

    院长“嗯”了一下,然后缓缓道:“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院长和张伟谈了一些张伟身体上的细节以及一些私密的事情,在院长口中,张伟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注定让他今晚无眠,同时心情也是复杂的,就这样从张伟一脸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起,他便一晚上抱着香烟抱枕哭了一晚上,直到凌晨三点多才混混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十点,看了一下时间,张伟有些匆忙的起床洗漱,因为今天会有一对夫妻案子等着自己处理,而这个案子是院长亲自介绍来的,他张伟必须亲自解决,花了二十分钟的洗漱与穿衣,张伟才换上他那套西服,然后坐在办公桌上焦急的等待着,紧张和慌乱充斥着张伟的内心。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一直到十一点,伟大律师事务所的门口才进来了一对年龄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进来,而此时女方一直搀扶着男方,看起来恩爱至极,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感情纠纷需要解决,看到这对夫妻走了进来,张伟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双手在自己的西服裤子上擦了擦,将自己紧张出来的汗水擦去,最后伸出了手扶住了老人,将这对老龄化夫妻扶到了自己的对面坐下,张伟这才走到对面坐下,从长相上来看,这对老人与张伟有些相似。

    “不知两位老人怎么称呼?”张伟将手放在桌子上,略显紧张道。

    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最后由男方先开口道:“我叫张诚,这位是我的妻子张雪,我们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夫妇,在二十年前我们来到了上海做一些普通的小生意,现在,我和我的妻子闹了矛盾,想要离婚,所以来张律师这里看看......”

    “离婚?张叔,张姨,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在一起多不容易,为什么要离婚呢?你们现在岁数这么大了,离了婚以后怎么办?再加上你们又没有孩子,离婚了双方都不好,你们有什么矛盾可以和我说说,我会竭尽全力帮你们的......”一听到两位老人一把年纪了要离婚,张伟连忙劝慰道,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一丝苦涩和胆怯,还有一丝心疼。

    张叔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些什么,而一旁的张姨则是眼眶逐渐湿润,张姨缓缓道:“三十年前,我和他来到了上海这座繁荣的城市,带着我们年仅五岁的儿子一起来上海打拼,想要给儿子一个未来,事实上我们也很快在上海安定了下来,开了一家小商铺,做一些小本生意,但是因为刚开始打拼生意有些忙的缘故,我和他就打算一人带一天儿子,然后另外一人照看商铺,虽然这样的日子很累很忙,可是我们一看到儿子的笑容就瞬间就感觉有了一片阳光温暖了自己的心,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有一天我看店铺他带着儿子去游乐场玩的时候,我们的儿子走丢了,我们开始关了店铺整日寻找他,但最后都是无果,后来,我们想着儿子可能去了别的城市,其实我们自己也是在逃避罢了,我们便离开了上海这个伤心地,想着去别的地方找找看,或许能够找到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我和他两人不挺的换地方换工作,就是想要找到儿子,可是十年了,儿子已经十五岁了,也许我们再找到他他也不知道我们是他的亲生父母,也许他也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也许......我们不应该去打扰他,于是,我们说服了自己在二十年前回到了上海,看起来是打算在上海再次拼搏,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只是在等......在等他回来,原来的位置,原来的商铺,那从早上到晚上二十四小时开着的门,为的......就是等我们的儿子回来,我是他妈,我知道自己的儿子一定是最聪明的,他一定会回家......”

    “可是三十年了......他依旧没有回来,也许......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不像他的爸妈上半辈子在农村碌碌无为,下半辈子也只是守着一间小商铺,二十年,转眼就在上海待了二十年,这期间我们没有要一个孩子,我想着儿子可能回不来了,放下吧,都一把年纪了,还整天想着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就这样,我和他每日将心都放在工作上,试图用忙碌来麻痹自己,直到一个月前,我们收拾东西翻到了一张照片,那是我儿子和一条狗打闹的照片,我想起来我家那熊孩子小时候总喜欢打打闹闹,他有些害怕小动物,但是却很善良,喜欢尝试去和小动物亲近,不过有一类动物他从来不碰,那就是海鲜类,回想起来,他小时候可倒霉了......在乡下老跟在大朋友的身后一起去捉小龙虾、小螃蟹什么的,捉上来之后大朋友就喜欢烤着吃......而他因为过敏每次都是哭着回家,然后第二天又跟着出去了......说实在他屁股上还有被狗咬过的痕迹呢......因为这张照片,我和他又吵了起来,活了大半辈子,唯一的儿子都没有了,离就离了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希望了......”

    张姨向张伟缓缓诉说着自己和张叔这一辈子,他们以为自己能够在一起一辈子,还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其实到头来却一无所有,就好像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却不曾说过它也会转瞬成空,曾经以为能够一家三口待在一起一辈子,却发现到头来什么都有了,却唯独没有了家,而且弄丢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我还记得那天儿子和我说‘爸爸,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常来游乐场玩’?那个时候我告诉他......一定会的,以后小伟想要去哪,爸爸就带你去哪......但是现在,他走了三十年,他最终还是离开爸爸自己生活了......如果儿子还在的话,我好想对他说一句爸爸想再带你去一次游乐场,然后爸爸这一次会完完整整的把你带回来......”张叔听着自己妻子的话,然后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让它落下来,心疼道,“这样你妈妈也就不会和我离婚了......”

    听到张叔和张姨的话,张伟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眶也是微红,他明白两位老人在说什么,但是他害怕,他胆小,他已经不小了,他不想再认错人,因为以前已经不止一次错了。

    张伟抓着自己的手,皱着眉头,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然后对两位老人道:“二位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些,二位是因为走散的儿子才会导致夫妻之间感情破裂......其实我觉得两位心中对对方还是有爱意的吧?既然有爱,也到了这个年纪,为什么不继续生活下去呢?有些时候,总会出现雨后彩虹的......这个只是时间问题......这样吧,张叔,我来完成你的心愿吧,我带着你们一起去游乐场玩一次,虽然我不是你们的儿子,但是你们可以把我当成你们的儿子啊!”

    “张律师你真的愿意......陪我们两去么?”张叔老泪盈眶道。

    张伟看着两位老人眼中那渴望且欣喜的模样,心中一软,忍不住点了点头,也许这两位老人弄丢了他们的儿子是一件不对的事情,但是这两位老人对儿子的爱却从未停止,一直在等儿子回家,一直保留着最初的模样。

    “正好今天没事,陪二位去走走吧,这些日子你们的愿望我都会代替你们的儿子去完成,直到你们和好如初......”张伟抿着嘴,然后道,这两位老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张伟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张伟下意识就想和两人亲近,也许是冥冥中的命运牵引吧?

    说完,张伟起身走到张叔身边,然后轻轻扶起坐在椅子上的张叔,虽然看起来张叔还精力旺盛,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张伟的心里张叔和张姨已经老了,他想着这两位以前一定是意气风发、郎才女貌的一对,可现在却因为儿子走丢的事情被折磨了大半辈子,老得快也是很正常的。

    当张伟扶起张叔的时候,他发现张叔已经抓着自己的手,原本憋着的泪水此时也流落了下来,张叔的手都是老茧,和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不一样,那双满是皱纹的老手必定经历了不少风霜雨雪,再加上丢失儿子的痛苦,这两位老人真的坚持到现在很不容易......

    正当张伟将张叔扶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即将抱着小小布出门的美嘉,美嘉看到张伟扶着的张叔和张姨,先是一愣,然后眯着眼仔细的打量起三人。

    “张伟,你和这位老人长得好像啊!这该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父母吧?!”美嘉抱着小小布一脸惊讶道,“叔叔阿姨好,我是张伟的朋友,我叫陈美嘉。”

    “你好你好。”张叔张姨听到美嘉的话也是一惊,然后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张伟,在张伟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最后对美嘉点头道。

    听到美嘉的话,张伟也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也看了一眼身旁的老人,最后有些结巴道:“长、长得像就一定、一定是我、我亲人了?别、别乱说......这是找我调解的张叔和、和张姨,美嘉......你带着小小布先忙,我、我去给、给两位做、做调解......”

    张伟的话让两位老人身子一颤,目光有些暗淡下来,但是张伟的反应对他们来说是正常的,谁能接受一个将自己儿子都能弄丢的父母呢?要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啊!

    美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位老人的神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张伟的事情只能他一个人去处理,这一点美嘉是知道的,而且美嘉也清楚,不管过程怎么样,张伟一定能够好好解决,因为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张伟虽然依旧是霉运缠身,但是不得不说张伟每次到事情结束的时候都能处理妥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美嘉脑袋一想,瞬间明白了:是从张伟遇到大力之后......

    “那行张伟,我先去给小小布买东西了,你好好处理,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和子乔,再说了一菲和曾老师也在,我们会给你出出主意的,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扛着......”美嘉露出甜甜的微笑,然后向张叔和张姨笑了笑,最后对张伟道。

    张伟点点头,看着美嘉离开,然后继续扶着张叔和张姨离开公寓,在这期间,连张伟都不知道为什么原来张叔站的中间位置却变成了自己,自己的左右手被两位老人牵着,张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这种温暖让他忍不住想哭。

    游乐场离公寓并不远,半个小时就能到,到了游乐场之后,张叔拖着他那瘦弱且有些驼背的身子排着长长的队给张伟买票,说是一起来游乐场玩,实则玩的人是张伟一个人罢了,张叔和张姨的身子已经不适合在游乐场里面折腾了,在张叔买票的时候,张姨拉着张伟两人坐在一旁的长椅上。

    因为紧张的缘故,张伟做的端端正正,双腿也并拢着,双手乖巧的放在双腿上,而头却老老实实的低着,看到张伟这个模样,一旁的张姨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张伟能够看到张姨笑起来的时候眼中是带着泪的,也许是因为下意识把张伟当做自己儿子的原因,张姨伸手摸了摸张伟的脑袋,而张伟则是下意识的弹开,但在他看到张姨眼中的那抹失落,张伟心里一阵酸涩,终究还是将头伸了过去,让张姨抚摸。

    虽然说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摸着头有些怪怪的,但是张伟还是没有任何拒绝的举动,相反他感受到了自己仿佛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在他心中充斥着,令张伟有些感动、有些贪恋,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沉沦下去,因为他害怕......害怕到头来一无所有,终究是一场梦。

    “来,小伟,爸爸给你买了票......额,对不起啊,张律师,我下意识就这么叫了,对不起,对不起......”张叔拿着辛苦排队买到的票到张伟的面前,然后下意识道,不过很快他便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向张伟道歉。

    听到张叔的话,张伟本能的就眼眶红了起来,那一声“小伟”他不止一次在梦里梦到过,但是终究是梦,可现在,是真实的,这让张伟开心的想哭,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只知道,他想要留住这一份温暖。

    “没事的,现在又不是在律所,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张伟摇摇头,鼻子发酸道。

    张叔和张姨有些欣喜的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接下来的时间,张叔和张姨陪着张伟在游乐场玩了一下午,而后面的这几天,他们三人分别去了影院、海洋馆、博物馆......不管玩什么都是张叔去买票,张伟和张姨两人在一旁等待,看到张叔的背影和一旁张姨的笑容,张伟知道虽然只有这么几天,但是自己心中最渴望的那一部分被填满了。

    以前,他张伟只是一个孤儿院的孩子,他没有爸妈,不敢过中秋节,因为他害怕一个人,害怕承认自己没有爸妈的这个事实,在张叔和张姨没有来的时候,张伟有的也只是公寓的这些朋友和大力,但现在,张伟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了一个家,自己也是有爸妈的孩子......

    一星期后,伟大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谢谢你,谢谢你陪我们这两位老人这么多天,谢谢你帮我们完成了我们的愿望......”张姨握着张伟的手,眼中含泪的感谢道。

    张伟给了两位老人一个拥抱,然后摇摇头,发自内心道:“张叔,张姨,说来不怕你们笑话,其实我从小就是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这几天,是你们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是你们给了我一个家......我看到你们不想再离婚了,我很高兴......如果、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做你们的儿子......”

    “真的吗?谢谢你!张律师......真的谢谢你,因为你,我们两也有了寄托,现在我们想回老家了,谢谢你给我们留下的回忆,谢谢你......”张叔眯着眼,留下两行泪,对张伟感激道。

    张姨也是点点头,对张伟道:“只要张律师记得我们就好......律师费我们等下会打到你的卡里的......”

    听到张姨的话,张伟摇摇头,连忙道:“我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岂能要律师费?你们两要回家了,自己留点钱好好在家,我有空就会去看你们的......”

    张叔和张姨点点头,这一个星期,对方都给了自己一个家,哪怕有遗憾,也足够了,再次紧紧拥抱,张叔和张姨相互搀扶着离开伟大律师事务所,目送着两人离开,不知道为什么,张伟的心像针扎了一般疼,可是他可是公寓里最有种的男人,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流泪呢?

    人这一生,总会遇到一些人,他们给你带来了温暖,却不能永远陪着你。

    强忍着难受看着案件的张伟看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有看进去一个字,因为他舍不得张叔和张姨的离开,但是他留不住他们,因为现在的自己都是在每天泡面中度过,如果张叔和张姨在,那么张伟能给他们什么?什么都给不了。

    叮——

    两道短信几乎发在了张伟的手机上,一条是银行的汇款单,另外一条是张叔和张姨的信,张伟双手颤抖的点开张叔张姨的信,一封长长的信进入了张伟的眼睛。

    小伟,你好,在半个月前,我们找到了收养你的孤儿院院长,我们搜集了你所有资料了信息,并且确定你就是我们的儿子,对不起,是爸妈对不起你,这三十年来没有陪伴你成长,让你的生活中没有爸妈这两个人的存在,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同时我们也知道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们,所以爸妈以夫妻离婚这件事情找到你给我们调解,并让你陪了我们七天。这七天,爸妈很开心,因为你还和小时候那个小伟一样,调皮捣蛋却不是腼腆......爸妈这一辈子碌碌无为,没有什么成就,帮不了你什么,这笔钱自己留着,以后你是要成家立业的,爸妈不是什么大富豪,也不是什么名人,我们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但是,请记住,不管你在哪,爸妈都在远方爱着你,你的朋友爸妈见过了,他们很好,是值得深交的朋友,这样爸妈就放心了,爸妈走了,照顾好自己,也记住你的承诺,有空回来看看我们......

    一封长达千字的短信,还有一封大约是张叔和张姨大半辈子积蓄的汇款单,两份看起来很平凡的东西,却将张伟的心给填满了,他们是自己内心深处最温暖的阳光,是自己以前渴望却不曾拥有过的温暖。

    这一刻,张伟缩在了自己的位子上痛苦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一菲、曾小贤、美嘉、子乔、赵海棠和咖喱酱都走了进来,而一菲的手机上还在视频,视频的对面,是那个远在柏林的大力,虽然中国与柏林有六个时差,但是大力愿意在这个时候陪伴张伟。

    看到张伟痛哭的模样,所有人都默契的没有开口,而是陪在张伟的身边,最好的朋友在身边,最爱的人在对面,一直走霉运的张伟此时却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财富。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他们都在,而以后的中秋节,张伟再也不需要自己一个人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