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 > 第二十三章 Rose的求助(上)
    第二十三章 Rose的求助(上)

    上海7:00

    大脑一片清明的张伟穿着跟了自己几年的海绵宝宝睡衣,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气也变得慢慢炎热了起来,也不知道张伟从哪里捡来的一双人字拖,每天都拖着这一双人字拖在两个套间里面走,令几个女生万分嫌弃,不过看到这几天张伟的忙碌,倒也是没有说些什么,当然了,吐槽还是少不了的。

    “张伟?今天怎么这么早?该不会是没有睡吧?是不是因为和大力说了不打扰她写论文,现在反悔了但是碍于面子不敢开口打扰她?所以一晚上念着大力吧?”看见张伟从3602走了过来,美嘉一边扔面一边向张伟眨了眨眼睛,有些好笑道。

    因为一菲怀孕而且这几天需要调养不能做饭的缘故,所以美嘉就亲自动手了,要说美嘉会做饭?那是不可能的,一向只知道吃而且脑袋不灵光的她怎么可能会做饭?可是总要吃饭的啊,悠悠和关谷还在带小关关,子乔昨天晚上又谈了一些关于小蛋糕的生意很晚才睡,一菲和曾老师两人也在睡梦中,没办法的她只好敲敲的起来煮点......泡面......甭管什么面了,只要能吃就好了,本来以为其他人还要睡一会的美嘉却发现张伟在自己刚放完泡面的时候起床了?

    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见啊......

    听到美嘉的话,张伟也是瞥了她一眼,然后搓着手走到她的旁边,看着锅里的面,暗暗地眼了咽口水,解释道:“怎么可能?我是谁?我可是公寓最有种的男人,大力本来在柏林就学业繁重,这个时候我还打扰她,那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了,至于为什么起这么早,难道我就不能起那么早了?昨天晚上睡得早呗,诶美嘉啊......能不能再下一碗泡面?我也蛮饿的......”

    看着张伟的模样,美嘉也是明白似的点了点头,又从放面的地方拿出一包泡面,丢进了锅里,不得不说美嘉是的的确确不会做饭,不然怎么不知道先把之前的盛出来再放下一块呢?这样子煮面虽然说可以吃,但是面是会坨的。

    似乎是察觉有些不对劲,张伟也是疑惑道:“美嘉,你确定这样煮的面好吃?不好吃我可不会吃啊,本来胃就不好大力也让我不要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美嘉插着腰,带着一丝莫名的自信道。

    二十分钟后......

    “嗯......真香!”张伟带着回味的模样舔了舔自己的嘴,然后将碗放下,一脸满足道。

    紧接着张伟的美嘉也是放下碗,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着对面的张伟笑容有些怪异,让张伟也是有些不妙的打了个颤,真不知道美嘉这个婆娘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张伟觉得自己毕竟吃了人家的东西,说不定是有事情要找自己呢?

    果然,东西不能乱吃啊,也不知道美嘉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又要借钱?上次那几百块钱还没有还呢!张伟眯着眼心中有些不妙道。

    为了不让美嘉先开口张伟将碗推到了一边,然后将手放在桌子上,戏精上线,委屈着脸,颤抖的唇,看着美嘉叹了一口气,又低下了头,又抬起头,缓缓道:“美嘉啊,我最近自己手头都有点紧,没有多余的闲钱啊......”

    “我知道啊,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嗯......你该不会以为我要向你借钱吧?我像是这种人吗?”美嘉面色不悦,一脸否定道。

    听到不是借钱,张伟也是松了一口气,瞬间满血复活,然后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以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以为你又要借钱,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诶,不是借钱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

    “谁说这种眼神一定是借钱求帮助的时候?”美嘉摆了摆手表示不开心,不过她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道,“诶,张伟,你看大力都已经在准备留学论文了,现在距离她回来也只有短短三个月左右了,而且看大力的意思提前准备好论文那一定是想你,想要早点处理完事情回来陪你啊,你看大力都这么明显的给你暗示了,难道你不打算做点什么?”

    “做、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在她回来之前我能够把那份远程男友计划书完成就好了,现在还有两百左右的任务没有完成,等她回来,我都不好意思面对她了,我的那份远程女友计划她一定完成的很好,唉......”张伟捂着脸,一脸无奈道。

    看着张伟的样子,美嘉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甩了甩手,也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微笑道:“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大力回来之后,你打不打算跟大力求婚什么的?毕竟你岁数也不小了,而且你和大力算起来......嗯......也交往了好久的时间,再不看紧点,你爆发的祖坟又要给浇没了......”

    “我祖坟什么时候爆发过了?”张伟满脸问号的看着美嘉,疑惑道。

    美嘉眼神不怀好意的看着张伟,然后用手戳了戳张伟的肩膀,笑道:“行了,你就不要装傻了,有大力这么个女朋友,还是倒贴的那种,你祖坟早就已经爆发几次了,但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不要在大力回来做些什么?”

    “这些事情暂时还没有考虑,我想等男友力计划全部完成之后再向大力嘿嘿嘿......求婚,而、而且现在我没房没车的,我想再奋斗一会......美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明白你的意思,等到我下定决心的时候我会让你和悠悠、子乔他们帮忙的......”张伟的眼睛似乎有些躲闪,解释道。

    被美嘉这么一问,其实张伟心中也是有了写松动的,毕竟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可是就这样向大力求婚,先不说大力答不答应了,丈母娘那边都会很难搞定,而且自己这没房没车的,要是真娶了大力,那岂不是要让大力跟着自己每天吃泡面?不仅岳母不同意,自己也一定不同意的,当初大力离开的时候给自己留了一本远程男友力提升计划,里面有365项,张伟想着自己努力完成这365项任务,最少一两年,最多三四年就可以完成了,那个时候的他一定会变得更加优秀,他不是不想娶大力,而是现在实力不够,他怂,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逃婚事件了,虽然说大力不可能弃自己而去。

    正如大力去柏林的时候说的,等自己完成了这365项任务,她“回来”了,这个“回来”,指的是张太太,而且现在大力回来,是张伟的女朋友大人,是张伟的南极熊,是张伟要努力呵护的女孩,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她变成张太太。

    听到张伟的话,美嘉也是有一丝诧异,因为在她印象中张伟和大力分开一年,按理说也算是小别胜新婚,而且他们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这辈子大力算是栽在张伟身上了,张伟呢,也是在经历过无数失败、倒霉以及悲痛的爱情之后,兜兜转转遇到了大力,张伟这颗弱小无助的心也算是被温暖包裹,以这种情况,张伟去向大力求婚,不出意外大力是一定会答应的,但是现在......

    张伟居然拒绝了?和以前比起来,张伟的的确确是改变了不少,也更加成熟稳重了起来,起码不会像以前一样激动地要死,然后赶紧提前准备,虽说现在的张伟还是有点怂,但是有些事情也考虑的比较全面,只不过美嘉这个想要蹭个红包礼品啥的愿望也是破灭了,看情况还要等好久。

    美嘉叹了一口气,捏着自己的手,然后无奈道:“看样子你自己有打算了,那好吧,我和悠悠就等着就好了,昨晚我和悠悠还讨论了一下你和大力的结婚方案,你也知道,带孩子的男人会无聊的吗,一无聊,我们就随便聊聊了......”

    “你们这叫随便聊聊?嗯......你们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张伟眯着眼,仔细想了想,有些不对劲道。

    这次轮到美嘉眼神躲闪了,她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然后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心虚道:“怎么可能?我们这是为你着想好吗?毕竟都十几年的老朋友了,看着你和大力这么甜蜜,也是帮你们想想办法,我能有什么想法?总不能和你说我和悠悠这几天带孩子无聊想要一场party吧?没有party有点别的也好啊,总之能收钱,能吃,还热闹,多好啊......”

    不得不说,美嘉还真的是心直口快,张伟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她先是逃避话题,结果说着说着,自己交代了出来,还真的是呆呆傻傻的,应该也是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美嘉连忙将自己的嘴巴捂上,有些心虚的笑着,一双眼睛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不好意思的看着张伟。

    “看看看,我就知道你们不会那么好心,哼!果然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张伟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并没有生气道。

    美嘉也是有些无奈,不过一向比较理不直气却壮的她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实话实说道:“虽然我们的确是有一己私欲,但是更多的还是为你们着想啊,再说了,你们不急我们看着也急啊,虽说大力现在还小吧,但是你们订婚什么的是可以的吧?比如来一个订婚party?”

    “你想得美哦!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力不在乎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还订婚party?别想了......”张伟白了她一眼,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直接回绝道。

    笑话?订婚party?这要多大的开销?现在正是存钱买房的时候,我又不是什么富豪,还办这个?再说了......大力又不喜欢这种形式主义......张伟心中吐槽道。

    美嘉也是瘪了瘪嘴,并没有说些什么,因为她也知道张伟在这方面是一定不会答应的,先不说张伟抠门,按大力的脾性也不可能会办这个聚会,当然了,她也是借着这个机会催促张伟和大力两人罢了,至于派对什么的自然是看能不能蹭到了,说白了她也只是说说,万一实现了呢?

    当两人都沉默不语时,张伟有些尴尬的搓了搓自己的手,然后看了一眼美嘉,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道:“那个......等下我有点事情,这早饭也吃了,我就先去隔壁了啊......”

    说完,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有些慌慌张张的离开了3601,对于美嘉的这个话题,虽然张伟很正经的回答了,但是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紧张和害羞的,只不过他的反射弧有些长,在沉默的氛围里,自然是会感觉到紧张和尴尬,这饭也吃了,还是先跑为妙,毕竟等下还不知道美嘉会说些什么,不得不说,美嘉这个婆娘开始和悠悠一样变得八卦了,而事实上呢,全公寓都八卦。

    看着张伟离开,美嘉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嘴角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东西,又或者自行脑补些了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在美嘉叼着手指遐想的时候,子乔房间还有一菲房间都一不小心发出了声响,吓得美嘉也是转过头去看向了两个房间,因为被美嘉发现的缘故,其他人也不好再躲着了,子乔、曾小贤和一菲也是有些尴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三人都是十分有默契的笑了起来,一菲是眼神有些躲闪,曾小贤则是一脸贱贱的模样,子乔则是脸皮厚。

    “都说了不要趴门上,搞得好像偷听一样,正大光明不好吗?”一菲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了一眼曾小贤,昨天下午出院的她放轻松了不少,精神状态也比之前好了不少,看着笑的一脸贱兮兮的曾小贤,有些嫌弃道。

    曾小贤也是眯着眼睛笑着,然后有些贱贱道:“以张伟的性子肯定很害羞啊,这时候我们出来,对他不是更大的刺激吗?更何况我感觉张伟和以前不一样了。”

    子乔“切”了一声,然后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道:“炮儿现在是成长了,对于刚刚美嘉试探他关于他和大力的婚事,他居然说等他成家立业之后再说,他也老大不小了,不是为自己考虑而是为大力所想,可以看出来炮儿真的长大了,而且他是真的爱大力,比以前的什么薇薇、小默她们好多了......”

    说完,走到美嘉的身后,帮美嘉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看着美嘉碗里剩余的泡面汤汁皱了皱眉,看起来神色有些不满,而不满的原因则是美嘉又吃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了,听到子乔的话,一菲他们也是若有所思,最后欣慰的点了点头。

    “以后不许再一大清早吃泡面了,饿了的话和我说,我出去给你买。”子乔揉了揉美嘉的脑袋,然后吩咐道。

    听到子乔的话,美嘉也是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手,然后解释道:“我看你昨晚上因为小蛋糕宣传的事情忙到很晚,所以想让你多睡一会,就自己起来做饭,总不能总是麻烦一菲吧?可是刚走到厨房,却发现自己好像不会做饭,没办法只能煮面吃了,放心吧,我没有放调料包。”

    “下不为例啊。”子乔有些宠溺的捏了捏美嘉的脸,然后笑道。

    看着子乔、美嘉两人腻歪,一菲也是一身鸡皮疙瘩,而曾小贤则是有些羡慕的扭头看着一菲,一菲被他这目光盯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装模作样的举了举自己的拳头,原本笑的比较贱的曾小贤也是瞬间变得委屈了起来,一菲也是一脸无语,扶着自己的腰回到自己的房间,曾小贤也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而子乔美嘉两人则是同步拱了拱鼻子,一起笑了出来。

    ......

    回到房间之后,张伟一边换衣服一边拍自己的胸脯,刚刚美嘉问的问题他也是记在了心里,在公寓里面还有一个子乔一菲他们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张伟已经在某购物平台选好了戒指,只不过还没有下定决心下单,毕竟这一个就将近两万啊,而且是DR钻戒,所以他还要省吃俭用一年,把买钻戒的钱余出来......

    不过,要是时间紧急的话,张伟也是会移动自己的小金库买好戒指的,毕竟这是在大力身上花钱,又不是别人,对自己抠门点没有关系,但是对大力一定要大方一点,即使自己比较怂又比较抠,但是该买好的必须要买好,该准备的一样都不能少,哪怕大力不注重这种形式的东西,可以后大力有那么多同学,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吧?

    想到这里,张伟也是叹了口气心情有些沉重,没有谁比他自己更明白自己有多么希望早点将大力娶回家,但是有些事情理想和现实是有冲突的,结婚所需要完成的事情太多了,而且自己拿什么说服岳母?就靠上次中秋节的演讲是远远不够的,要想得到岳母许可,还需要努力啊,除了岳母,还有那个素未谋面的岳父呢!虽然说大力从未和自己提起过她的父亲,但不代表没有来自岳父这边的压力啊!

    收拾好之后,张伟也是拿起自己的办公包出门,今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需要出门了解一些情况,这也是他为什么起那么早的原因,自从宋熠的案子之后,虽然他接到的案子很少,但是不代表没有案子接啊,而且这是一个对于张伟而言很好的开端,宋熠感谢自己,他又何尝不感谢宋熠呢?

    拍了拍自己的后颈,张伟才将心中的一些杂乱抛开,毕竟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好好做好自己每天平凡普通的工作吧,而且这种事情又不是他一个人想就能够想出结果的。

    按了按电梯,张伟也是有些臭美的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然后等待电梯自己下来,待电梯停了之后,张伟又弄了弄自己的领带,毕竟是要见客户,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的,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张伟愣了一下,而此时电梯里面唯一的女孩也是愣了一下,张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低下了头,有些不自在的走进了电梯,要知道他可是这些天不能和大力视频的啊,可这并不代表自己不想大力啊,现在电梯里的女孩,拥有着和大力一样的容貌,这让几天没有和大力视频的张伟怎么可能忍得住不看她?可是若看久了,就是对人家Rose的不尊重,更何况Rose心里也清楚自己看她就跟看大力一样,但又有些不一样,一样的是自己和他女朋友长得一模一样,不一样的是他更喜欢大力而非自己。

    今天的Rose似乎和往常不一样,往常不管是什么情况下见到Rose,她都是穿着不同的古装,但是今天她却出奇的换下了古装,穿上了一套白色的运动服,不得不说,这身运动装穿在Rose身上很有青春活力,原本散落的长发此时也被Rose用皮筋梳起了高马尾,马尾发尖及腰,和大力相比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大叔你这是又有案子要处理了?”在有些尴尬和沉寂的氛围中,Rose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张伟一眼,然后主动开口道。

    听到Rose的话,张伟抓着办公包的手也是紧了紧,抿了抿嘴,眼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那像镜子一样的电梯顶,点了点头,解释道:“是啊,自从宋熠那个案子之后,我的事业开始慢慢起步了,虽然说接的是些小案子,但是人家能够放心的把事情交给我,也是对我的一份信任,好歹我的履历上也多了一份胜诉啊,就不会是全败了。”

    或许是因为大力教育的好,现在的张伟不会像以前那样自恋或者夸大事实,即便是有些时候稍稍吹一下,但那只是一下,不会让自己完全没有退路,然后就是偶然和自己的朋友们吹一下,反正他们是比较了解张伟的,对于Rose,一个和大力长得很像的人,张伟和她也是认识了才一两个月罢了,关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不过也不糟糕,总之也算是朋友吧,而且Rose在大力不在的期间也帮了不少忙,按道理来说张伟也该好好感谢她的,在Rose的面前,张伟也是不想嬉皮笑脸或者包装自己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Rose也是眼睛有一丝微弱的光芒,目光看着都认识这么久了还对见到自己有些尴尬情绪的张伟,有些好笑的同时也是有些忧伤,不过她还是露出她那骨子里所带的温柔笑容,点头道:“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大叔,你以前的事情美嘉姐和悠悠姐也和我说了不少,以前的你确实挺辛苦的,不过现在你有那么多朋友,也有了一个像大力这么聪明的女朋友,以后一定很幸福,按时间来看,大力应该还有三个多月就回来了吧?”

    说完,Rose也是转过头来看着张伟的侧脸,眼神中带着一丝异样,张伟也是眼神有些躲闪,瞥了一眼Rose,又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Rose的问题,有人在的话,他们两相处模式还会好一点,两人单独待在一起的话,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总有一种尴尬的气氛,而且尴尬的来源还是张伟。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张伟也转过头打量了一眼,然后有些好奇道:“你今天怎么没有穿古装了?”

    “今天要去接人,到时候要帮忙提东西,所以穿古装难免会有些不方便。”Rose如实回答道。

    “接人?你亲人还是朋友?”感受到电梯稳稳地停下,张伟和Rose两人并肩走了出去,然后问道。

    问完之后,张伟也是笑了笑,Rose点了点头,毫不犹豫道:“嗯,去接我爸爸,这些天他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我就让他来我这边,不然他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照顾得好自己。”

    “一个人?你妈妈呢?不在你爸爸身边?哦,不好意思啊,我话有点多了......”张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

    Rose摇了摇头,表示无碍道:“没事,我爸妈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我从小也是跟着爸爸生活,母亲什么的还真的没有印象,也许很小的时候和母亲一起生活过吧,现在有时候晚上做梦都会梦见妈妈,但就是看不清她的模样,不过依稀能够感受得出来我母亲应该是一个很强势很有担当的女人,相比之下,我爸就比较随和温柔了,和你的性格有些相像。”

    “哦?是吗?那你爸一定很疼你,为人老实的男人很好啊......”张伟微笑道,对于他的话,也不知道是夸Rose的父亲还是夸自己。

    Rose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张伟,停了下来,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露出一丝柔和之笑,有些急切道:“时候不早了,大叔你先忙,这段时间可能会麻烦你,对了,认识这么久我都还没有告诉你我的中文名呢!我叫李圣,因为这个名字有点像男生的名字,所以我自己取了个英文名Rose,我爸叫李家行,我先走了啊,大叔拜拜。”

    “拜拜,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就好了,再说了你之前也帮了我不少,先去接你父亲吧......”看着Rose离开,张伟也是松了一口气,露出他那老实的微笑道。

    听到张伟的话,Rose也是背过身去招了招手便转身离开,看得出来她的时间很赶,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即使时间很赶,Rose看上去虽然在跑,但是跑的却不是很急,也不知道是Rose跑步的习惯还是别的原因,不过对于一个喜欢古风装扮的女孩,应该骨子都是那种古代女子的温婉大方吧?不得不说,Rose跑起步来要比大力小女人多了,这不是说大力跑步不好看,而是大力可能更偏向于直女那种方向吧,毕竟是胡一菲的学生。

    一次短暂的见面,张伟倒也没有放在心上,Rose不是大力,他不会太过于关心,不过Rose的中文名他还是记住了,Rose原名李圣,她的父亲叫李家行。

    “虽然确实是有点像男生的名字,不过想必之前取名字的时候是结合了她父母两个人的名字吧?李家行......这个名字怎么感觉在哪里听过?不过这名字倒是蛮好听的......哎呀坏了,客户还在等着呢,我还要去公交站......”张伟有些木讷的向Rose的背影招了招手,然后看了一下时间,有些慌张道。

    说完,拿着办公包就向外面公交站跑,跑起来的模样不比Rose差,看起来似乎有些娘,周围的人也是频繁为张伟侧目,一个大男人跑起步来那么妩媚,可能只有张伟能够做到了,不过张伟可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办正事要紧!

    ......

    上海19:20

    “明明是处理案子的,为什么我却感觉我是去做苦力的?”处理了一天的案子,张伟回到房间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办公包丢在自己的桌子上,然后有些腿脚发抖的向床上扑去,将头埋在被子里,有些苦涩道。

    早上九点,张伟喘着气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然后在自己的办公包里面拿出了一个保温杯,杯子里面泡着枸杞,在旁人嫌弃的目光下喝了口水,然后保持着职业微笑将杯子放回办公包,走到自己的委托人身边。

    这次张伟的委托人是一个服装厂的老板,姓钟,大概有四五十岁的模样,钟老板是因为宋熠的推荐才选择的张伟,因为宋熠说张伟很具有责任心,所以就答应了下来,现在见到张伟之后,钟老板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不过出于礼貌还是拍了拍张伟的后背,示意张伟先缓一下,他能够看得出来张伟是跑过来的,从公寓到这里确实是有些远。

    “不好意思啊,钟老板。”张伟歉然道。

    钟老板和张伟以前遇到的大老板不一样,他比较随和,也比较通情达理,自然不会怪罪张伟,而是拍了拍张伟的肩膀,摇了摇头示意张伟没事,之后便看着对面一个穿的比较时尚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脸色很冷,看得出来不是很好对付。

    “怎么?你以为你找了律师就不用弥补损失了吗?”女人一脸冷笑道。

    对于眼前这个女人,钟老板也是一阵头疼,做生意最害怕的就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合作商,不过出于素质问题,钟老板向张伟介绍道:“这位是陈女士,是我们服装厂的合作商,这次找张律师过来也是为了处理一下我和陈女士一些小矛盾,对于陈女士提的赔偿我认为有一部分问题,是这样......”

    之后十五分钟,钟老板将大概经过向张伟讲述了一遍,期间陈女士也是有些情绪波动,不过在张伟那和气的语气下还是压制动手的冲动,经过讲述,张伟也是知道了钟老板和陈女士之间的矛盾纠纷——服装数量以及质量问题,钟老板的服装厂是一向制作严格,也经过重重把关,按道理说是不会出问题的,但是陈女士却将一批货拿到了钟老板面前要求赔偿,对于这一批货,钟老板严格检查了一下之后确实有些问题,但是却不一定出自自己这边,而陈女士却坚持认为是钟老板这边出的问题,要求赔偿。

    介绍完之后,钟老板和陈女士还带着张伟进厂检验了这批货,三人亲自动手将这批货重新记录了检查标准,登记了数量,因为包装了的原因,所以所有货都要剔除包装检查,原本是不需要全部检查的,但是钟老板在质量方面却出奇的执拗,必须当着陈女士的面一个个检查,还好这批货不是很多,不然张伟是真的要废掉,在经过一天的检查、审核以及登记之后,张伟先是听了两人的意见,然后又陪同钟老板和陈女士去了陈女士经营的服装店,一步步进行审核,最后找出原因,还了钟老板一个清白,算是一个矛盾纠纷调解。

    这一天还真的蛮累的,主要是腿疼,基本上不是站着就是在走路,腿能不痛才怪,再加上分类以及检查,张伟的腰也是有些直不起来,本来是不需要张伟动手的,毕竟张伟是律师又不是工厂员工,但是鬼知道张伟是不是脑子抽掉了,居然提出要帮忙,主要也是为了在钟老板面前留下好的印象,说不定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钟老板也算是一个很有钱的老板了,能多结实一些老板对张伟日后的发展是很好的,这一点还是大力说的。

    ......

    在床上发了会牢骚,小声痛叫了一会的张伟拍了拍自己的脸,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准备收拾一下去洗澡,这一天算是出了不少汗,再怎么累也不能不洗澡就睡吧?

    可是今天似乎是不打算放过张伟一样,在张伟刚脱下外套之后,房间的门便被敲响了,看着自己关上的房门,张伟微微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看了一眼手上的衣服吗,无奈之下的他只好又将衣服披上,因为这个时间来找自己,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而且绝对不是子乔一菲他们,如果是子乔、一菲他们的话,是不可能这么老实的敲门的。

    双腿还是有些打颤的张伟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紧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长发女孩,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刚刚哭过,而且她的神情也有些着急。

    “Rose?怎么了?你别哭啊......”张伟看着Rose落泪,神情有些慌张道。

    Rose原本是已经哭完之后稳定了情绪才下来找张伟的,想要找张伟帮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张伟的声音之后,又有些不争气的哭了出来,可能对于Rose来说,张伟的性格和自己的父亲有些相像,也算是一个能够信任和依靠的人。

    “大叔,我爸......我爸他不去医院。”Rose哽咽道。

    对于Rose的模样,张伟也是一阵头疼,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一个哭泣的女孩,有些手足无措,听到Rose说她爸爸不愿意去医院,想必应该是那位李大哥出事了,看了一眼房间,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张伟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拍了拍Rose的肩膀,安慰道:“先别哭了,是不是你爸爸出什么事情了?没事没事,我,还有子乔一菲他们都在呢,我们都是你的朋友,这样吧,我先陪你上去看看你爸爸......把眼泪擦一下,不然等下赵海棠他们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听到张伟的话,Rose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张伟上楼,一边上楼Rose一边回忆起了今天发生过的事情......

    在和张伟分开之后,Rose第一时间打车去了车站,在经过几分钟的等待之后,Rose终于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提着一个黄色皮卡丘的行李箱走了出来,就看得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有些童心未泯,在看到Rose站在出口处等着自己的时候,男人也是欣慰的笑了笑,肤色比较黑的脸庞也是涌现出一抹红色。

    这个中年男人便是Rose,也就是李圣的父亲——李家行。

    “爸。”Rose主动接过了李家行手上的皮卡丘行李箱,在旁人一脸惊讶的目光下喊道。

    李家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看起来有些不正经,这种气质还真的和张伟一模一样,不过现在的他似乎有一种沧桑感,头上也有不少白发,看得出应该是经历了不少事情,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大男人抚养一个孩子长大,还没有娶亲,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的的确确是一种煎熬,但是在李家行这里却显得很幸福,毕竟自家女儿李圣已经长大成为一个大姑娘了。

    李家行点了点头,摸了摸Rose的脑袋,然后柔声笑道:“没想到我家小圣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倒是和你妈有些相像啊......”

    “爸,我妈叫什么啊?这些年了一直听你在念叨她,可是我都不知道她是谁。”Rose的眼眸之中有一丝晶莹,也有一丝气愤道。

    李家行叹了一口气,看着Rose,解释道:“你妈是一个很优秀的律师,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和她离异了,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你的妈妈一定是爱你的,对了,听你说你已经搬公寓了,走吧,带爸爸去你的新公寓看看......”

    “嗯嗯。”Rose点头道,在她点头的那一瞬间,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她已经习惯了他总是思念自己的母亲,但是不会告诉自己的母亲是谁,她只知道她的母亲是一个很优秀的律师,自己的父亲总是说母亲爱她,可是她都这么大了,自己的母亲还没有出现,也许爱吧,可也只是也许。

    说完,Rose提着李家行的行李箱带着他一起搭车回自己所居住的公寓,这次李家行带了行李过来,还是Rose命令要求的,因为这些年李家行都一个人在外做生意,不在自己的身边,他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最主要的是他拥有先天性心脏病,以前小,Rose不是很懂事,习惯自己一个人在外生活,现在长大了,她对将一辈子心血全部放在自己身上的父亲产生了保护欲,她知道现在亲人在身边是最好的,而且她也只有一个亲人啊......

    因为是打车的缘故,所以很快就到了公寓,父女两也是一个收拾房间一个做饭,过得还是比较惬意的,也是比较温馨的,只不过唯一有点问题的就是李家行在吃饭之前会拿出一个小型的挖掘机挂件看一眼,然后双手有些颤抖的倒了两颗药吃下去。

    有些好奇的Rose也是趁李家行上厕所的时间看了他吃的什么药,这一看也是吓了一跳,和心脏病有关的,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李家行总是提醒自己不要剧烈运动,让自己学文科,原来自己的爸爸有先天性心脏病......

    有些心疼自己父亲的Rose也是小心翼翼的将药放回原处,从小学习中华古文化的她也是为自己的父亲洗手作羹汤,在吃饭的时候也是软磨硬泡,终于让李家行自己坦白了自己的病情,导致Rose心疼到哭泣,在李家行的安慰之下也是缓和了一点,有些难过的吃完了午饭。

    午饭过后,Rose和李家行父女也是出门走了走,期间Rose也来3602找过张伟,但是张伟不在,所以就离开了,在散步的期间,好巧不巧的遇上了小黑买材料回来,小黑也是愉快的和Rose打了个招呼,然后和李家行聊了一些,其中有一部分是张伟和大力的,最主要是大力。

    之后再回去的时候,李家行便捂着心脏有些痛苦的瘫在床上,Rose又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按照他的指示将药拿了出来,好在问题不大,在李家行休息了一会之后,Rose不停的劝李家行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是李家行给拒绝了,惹得Rose有些委屈的哭了起来,李家行这种看起来很随和的人在某些事情上面也是很执拗的......

    无奈之下的Rose只好找张伟帮忙,毕竟张伟是个律师,能说会道,可以帮忙说服李家行去医院检查一下,再怎么说身体最重要,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Rose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大力似乎有些关系,不然的话为什么在自己父亲听到大力的事情之后会显得情绪失控呢?很显然是被刺激到了。

    回归正题,走到Rose房间门口的张伟看着一路上来发着愣的Rose,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然后轻声问道:“Rose你还好吗?”

    听到张伟的话,Rose才呆呆的回过了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张伟,将房门打开,准备带着张伟进自己父亲的房间,刚进门,张伟便看到了一个躺在床边地板上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肤色和自己一样黑,脸上有着岁月的纹路,头发更是半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一个人承受了不少事情,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重要的是现在这个男人正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在他的手上,还抓着一个小型的挖掘机挂件放在心口上,像是他不可多得的珍宝。

    “爸!”Rose惊呼一声,有些惶恐道。

    张伟也是被Rose的这一声给惊到了,连忙走到李家行的身边将他先放在床上,然后再有些吃力的背起,即使现在张伟的双腿很疼痛,但是救人要紧,看着有些无措的Rose,张伟连忙让Rose去楼下找子乔和关谷,自己则是背着李家行进了电梯,向楼下赶去。

    因为事出紧急,在Rose通知完子乔和关谷之后,两人便拿了一菲的车钥匙,张伟、子乔和关谷三人一起陪着Rose父女两去了医院......

    上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