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益在人间 > 第107章 一个人的战斗(二)5000字
    夜月下的古青河寂静安详,缓缓流淌的河水被风吹起拍打岸边,岸边古树林立,摇晃的树梢在不亮的月色下像是一片片黑影。

    向下的树根更黑,只有相隔数十丈才有一个月牙状的灵符焕发嗡嗡的光芒,似乎也与月色形成某种隐隐的关联。

    吴刚立在树梢头细细观察了这月牙大阵,站在古青河边看不出来,可在空中可以看得出这一段的古青河是弯的,与岸边的万家灯火恰好构成了一块月牙状。

    月牙大阵便依此而建,以作防守。

    这样的阵形成一个闭环保护里面的一切,两个月牙尖像是‘交点’,有灵气相合反倒不易攻破,最脆弱的地方其实是外圈弧的中央点。

    吴刚大概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于是抬步在跨越树林、房屋,到达哪一处中央点。

    这些信息都是贺江将军给他的,贺将军没有派出一兵一卒,但在其他方面是给了充分的支持。

    甚至于包括离军派了什么人来冲阵。

    吴刚踩在了一颗树的树梢,随后盘腿而坐,就在他的下面就有一道灵符呼应着月色,一闪一灭之间像是有着呼吸一般。

    他闭上眼,单手放在右腿膝盖,而左袖空鼓只能随风飘荡。

    今晚似乎还无人冲阵,所以只能等待,这种感觉像是等死,他既然来了,也不会吓到完全失色,但也并非完全镇定。

    恐惧在此时像是变成了实体开始有了冰凉感,传遍全身,清晰而可触摸。

    还记得初入庐阳院的那天,他在院门前和诸位同门一起立誓要以此身许国,那时候还没人想象过生命的终点,而他,还没来得及离院,便已经坐在了靠敌人最近的地方。

    入定、立心、守神,对吴刚而言不是特别难,庐阳院挑选学生,才能是具备的,除非遭遇特别变故致使道心受损,才被拦在立心境,否则一个守神境的修仙者是肯定可以培养出的。

    回忆过过往岁月的点滴时,静坐的吴刚双眉一动,院里的前辈总是说返璞境,就是要回到最初的起点。

    他一直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此刻似乎有一点隐悟……

    生命纷繁复杂,名利熏心不止,枉费一生追寻,最后还是归于一抔黄土。

    当日进庐阳的风光也该无人记得了。

    那时候的美好他还是怀念的,

    然而返璞并非是将时间翻回最得意的人生篇章,

    几番苦思之下,他始终不得其要领而入,又隐隐听一道声音在呼唤。

    “阁下可是从得胜关而来?”

    吴刚睁开双眼,看到一位抱胸而立的剑客,他脸型方正,剑眉星目,络腮胡子更添男人气息。

    吴刚扫过此人周身灵气便知晓了,他是修行者却不是很厉害的修行者,作为自己人价值不大,作为敌人价值更不大。

    “你是这里的守阵人?”

    站在粗壮树枝上的剑客回道:“我是这道符的守符人,月牙大阵由18道大符构成,这只是其中一道。”

    经受冲击后各个符都在夜色下微微发光,像是汲取能量,若要仔细观察是可以看得清的,两角各一道,两侧各八道,共十八道。

    吴刚就知道,古青河的人也会奋起反抗的,如今离军已出关,两关之间数百里的古青河沿岸不知道藏着多少离国修行者,贸然跑出月牙大阵才是危险的。

    “我从庐阳院而来。”吴刚说道。

    “庐阳院……?”听到这个名字,剑客嘴巴微微张开,看向吴刚的眼神都变了,“您是庐阳院的大人?!”

    “这有什么奇怪吗?庐阳院之职责就是守我许国之疆土,护我许国之生民。如今离军冲阵,庐阳院当然要有人来!”

    此话掷地有声,坚定而有气魄,吴刚怒目一张,泼天的气势威压从他的周身散开。

    呼啦一声,挥散于四周。

    这是他面对死亡的决心与勇气。

    剑客当下惊喜莫名,几欲落泪,单膝而跪地,情至时以哭声诉,“在下柏青,愿听庐阳院调遣,共守此阵,誓死不退!”

    吴刚露出欣慰的笑容,许国还是有勇士的,因而心中不忍,“贺江将军也是念着你们的,若想退,也有办法。”

    柏青捏着剑柄狠狠一插树干,“这里是许国之土,柏青往何处退?”

    退了,就是丢弃国土。

    “好,那你就与我一起守阵。咱们虽然师门有别,但此时都是许国的修士,也许我的身份更尊贵些,不过死则死矣,这些都不重要。”

    “还有,照你所说另外十七处还有守符人,你将他们都叫过来,那里用不着守。”

    柏青闻言一愣,“这是为何?”

    “月牙大阵是先贤大才所创,即便是返璞境也不容易破开。然而外圈弧是月牙大阵的弱侧,中央点更是大阵灵气最稀薄之地,也就是所谓的弱点,离军要冲也是冲这里。”

    柏青似乎对此并不知晓,他带着几分警惕,“大人真的是庐阳院所出么?”

    该不会是敌人的计策吧?

    从内部让他们自动弃守。

    吴刚露出一个笑容,他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但此时却没有动怒,他只是双指并拢射出一道纸片,“这是我的出票,如何能够作假?”

    每一位许国修仙人都是有出票的,除了顾益。

    柏青已经无所怀疑,当即应下,“在下这就去喊他们过来!”

    这些人里大约是只有入定境,少数的能有立心,吴刚并不指望他们,但合力一处至少能迟缓些离军的时间。

    庐阳院来人的消息在这个安静的有些可怕的夜晚传开之后,很快便激出了古青河畔许久未闻的欢呼声。

    那些向他汇聚而来的男人女人们,看着坐在树梢上的单臂男人,从庐阳院来的男人,总是会觉得这是个实力高强的修仙者。

    这时候的独臂反倒增添了一些悲壮之感,而这时候的悲壮能给人力量。

    “庐阳院没有忘记我们!”

    “庐阳院来了人,要给那群离狗一点颜色瞧瞧!”

    ……

    风吹发扬,

    月夜下,吴刚高声大喊:

    “自尹氏定国,天帝开疆,凡国遇大事,男,必在祀与戎,泯躯祭国,即燹骨成丘,溢血江河,亦不可辱国之土,丧国之疆!”

    “吾不分老幼尊卑,不分先后贵贱,必同心竭力,讨欺汝之寇,伐蛮夷之戮,遂苍海横流,儿立身无愧,任尸覆遍野,唯忠魂可依!”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离军到来,战争便这会这样开始!

    ……

    ……

    在另外一个地方。

    舒乐已累至身体极限,说是入睡,大概像是昏睡,如此几个时辰,她忽然惊魂而醒,粗重喘息的模样搞得顾益想入非非。

    在这里依然还感受不到战争的气息。

    “你怎么了?”

    顾益见她细白光洁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水,青葱手指则在微微颤抖。

    舒乐眉宇之间忧愁颇重,“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庐阳院。”

    “这儿?庐阳院?”顾益是一点儿没听着,“这是离国的境内啊,你做噩梦了吧。”

    舒乐大概也知道那是一个噩梦,但总会有些不详的预感,然而身陷囹圄又令她感到心中无力。

    “顾益,我们得想办法,不能就这样被抓到大雨宫去!”

    “我知道,我想了。”这几个时辰以来,他的状态基本已恢复如初,当然会想着脱困的事情,“但是这个马车会让我们的办法都不起作用。”

    用食指敲一敲就会有像涟漪一样的空气波纹一圈一圈扩散。

    “困我们两个返璞境,大雨宫右护宫使怎么会使用普通的马车呢?这应该是一种阵法。”

    舒乐立时四处查看,她闹的动静不算小,撞、踹都使上了,然而外面的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都试过。”顾益躺了下来,“他们也不在乎,似乎是觉得就算我们用出浑身解数也逃不出。而且即便耗费灵气出去了,不是满状态的话也不一定打得过张卫雨。这阵应该是好阵,张卫雨看箱底的。”

    所以说书雨也不知道。

    舒乐强制自己冷静下来,“那要怎么办?”

    书雨说只有这路上的三天时间,三天过后到达大雨宫,在宫主和留存的两位亭主面前,就算她和顾益有通天的本事也闹不出什么动静。

    “去找这阵的主人。”顾益说。

    “什么意思?”

    其实他该想到的,

    小依依如果贪恋世间繁华,那么号称是天下第一美人的大雨宫宫主,他又怎么会不去呢。

    这阵法,张卫雨能使出来顾益是不信的。

    因为,

    当日里,连他都没有学会。

    这一路随着舒乐探查什么河雨之死,其实是为了寻找小依依,虽然出了墨齿那档子歪事,但最后运气似乎还不错。

    这阵,应该是那家伙写的。

    不然,缘何能困住他小苑山仙人。

    只不过这其中因由倒也不好和舒乐细讲,毕竟事关小苑山,他们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什么传人。

    “放我们出去!”舒乐拍打着马车窗。

    顾益劝她不住,她也一连喊了好多声,最后招来了张卫雨,此时天空已泛鱼肚白,“不用着急舒小姐,这一路到大雨宫要不来两天,你稍微歇息一下,到了地方,在下自然会放你出来,哈哈哈。”

    其实有一件事,好像被人忽略了,一直待在里面不行的,人还有三急呢。

    “你们左护宫使呢?我要见她。”

    书雨一直都在看着张卫雨,免得这家伙疯狂做出什么事情来,听到这边的动静以后她也靠了过来,“什么事?”

    “我内急。坐在里面好几个时辰了。”

    顾益可还听着的,她不禁小脸微红,可惜书雨面罩着脸,看不到她是什么表情。

    “张卫雨,这总可以的吧?”

    “当然不可以!”张卫雨直接拒绝,“左使,她可是大雨宫的俘虏,庐阳院的舒乐,抓到这样的人万一不慎让她跑掉,你该知道宫主会是何态度吧?”

    俘虏而已,给点饭吃让他们活着就行了。

    还管什么内急不内急。

    “出了这个阵,怎么都不行,不出这个阵,怎么都行。”张卫雨阴森质问,“左使该不会是想包庇庐阳院的人吧?这可有通敌之嫌。”

    舒乐更加恨这个可恶的男人,“这哪里是什么包庇不包庇!你不内急的吗?!”

    张卫雨冷哼一声,“忍着吧,命保不保得住还是问题呢。”

    说完他强令人散开,不准再管这个马车,书雨紧紧盯了那家伙一会儿,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江湖行走,生死置外,有时候内急真的是小事。

    在她看来,这不会威胁到顾益和舒乐的姓名,如此小事自然犯不着和张卫雨大动干戈。

    人都走了,舒乐急却没有办法,她看着老神在在的顾益羞而问道:“你怎么不出声?!你……你不内急吗?”

    顾益确实是表情平淡,“我……解决了啊。”

    舒乐瞬间一呆,“你怎么解决的?你出去过?”

    “我没有出去过。是我在研究阵法时想到羊腿、水都是可以拿进来的,但是我们却出不去,我就猜测这个阵法只在有灵气穿过的时候会启用,不含灵气的水则可以递进递出,所以我在你睡着的时候,解决的。”

    舒乐听的云里雾里,这样的社会里哪里会有人给她讲那些只是,“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解决的你倒是说啊,我……我真的很急。”

    那么长的时间也难怪。

    但这也不好解释,就是打开帘子尿出去。

    “说呀!”

    顾益抠了抠鼻子,“你自己想个好办法吧,我的办法你做不到。”

    “你!”

    “别气,你真做不到。”

    舒乐有些黔驴技穷,“我怎么办?”

    顾益想了想,确实不好办,“其实他们说的对,我和你现在是被俘虏过来的,生死都不定了,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情。”

    “你什么意思?”舒乐忽然感到一阵害怕。

    嗖嗖!

    顾益快速出手两道缚灵符分别捆住她的上半身和小腿。

    “顾益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舒服些,躺好。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所以就我帮你吧,以后说出来也是怪我,你不是顾益的。”

    不就是膀胱么,顾益扭过头去,双指并拢,

    舒乐急羞大怒,“顾益你怎敢如此,我是庐阳院的舒乐!”

    这时候骄傲什么的就不重要了。

    “哎,”他还叹了一声气,“只有这个办法了,总不能叫你在我面前脱裤子吧,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的。”

    “不行!这不行!”舒乐还挣扎着,

    要是发生这种事,对她而言干脆不如死了算了。

    “你要是敢,我一定杀了你。”她胀红了脸,甚至在以死威胁。

    “好,我不这么做,那你说怎么办?”顾益忽然停下了。

    舒乐真是给吓了一跳,此时舒缓一口气,“那……那你怎么做……”

    话还没说完,顾益已经‘咚’的一声戳中了她的膀胱。

    有时候注意力很集中,这方法不太管用的,就是要猝不及防。

    “嗯!”舒乐紧抿着嘴唇,她已经憋了很久了,继而挤出俩字,“住……住手!”

    哎。

    顾益加大了力道。

    之后就感觉到起作用了。

    虽然声音很小。

    顾益转过身去,他要给人留点脸面,“我们被捉了,困在这小马车里,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活命,我不会笑你,也不会和其他任何人说。要是死了,那就更没人知道了。要是淋湿了裤子,你就用灵气烘干就好了。”

    虽然味道的确会不大好闻就是了。

    如此,过了一段时间。

    他在转过身,发现舒乐侧躺着,背对他。

    如果她是嫉恶如仇的人,大抵会拳打脚踢咒骂出声,但她不是,有时候她还是有些温柔的性子,

    此刻碰上这样的事,再想到身位俘虏为捉到大雨宫,此去生死未卜,也不知道又该遭受怎样的侮辱,兴许会比这个要难堪百倍,

    想到此后种种,她不禁心生悲凉,女孩柔弱的一面也激发了出来,最后啜泣出声,肩膀抖动不止。

    顾益面色动容,他没那么多想法,真要死透了,那就按他上次如果悟进合道、芸圣的路再走一便,虽然会有点瑕疵,但命总归是会有的。

    只是破入人间境的可能性大为降低。

    但对舒乐来说,从之前的候补楼主眨眼间沦落为大雨宫的俘虏,过程中还承受这样的屈辱实在难以接受,也很容易想到离人会对她侮辱更甚。

    “不要再哭了。你不是以庐阳院第一弟子身份自傲吗?这时候怎么能哭?”

    舒乐情绪崩解,哭诉道:“还不是怪你对我做出那样的事!”

    “那……你以后自己来。”

    “你!”

    压力很大,哭一哭也是好的。

    他们闹来闹去,书雨却为他们可惜,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机会也在慢慢丧失,她甚至还暗中提醒过,大雨宫就快要到了。

    但张卫雨的阵法是怎样是都破不了的。

    看着云山雾雨间的大雨宫慢慢显现,书雨慢慢接受了事实,看着张卫雨得意的神情也没什么怒火,她已经尽力了。

    铛铛!

    张卫雨敲了两下马车,“二位,欢迎来到大雨宫!”

    他把帘子一掀似要用那巍峨的画中之景来给庐阳院的人以绝望。

    因为这里是大雨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