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归边棋 > 第二章 扑朔迷离
    刘兰悲喜相撞,没有站稳,险些晕过去。

    “老爷,老爷怎么了?”

    大夫人颤抖的声音落入耳中,门童仍不敢抬头,嗫嚅道:“夫人节哀……”

    刘兰扶着胸口,许久才冷静了一些,“你可与旁人说了?”

    “不曾。”

    “去找吴内知召厢房的来正堂。”

    高蔼有两个妾室,其中金氏育有一子,名高荣廷,笨嘴拙舌却颇有几分城府,这与高芸歆恰相反,高芸歆才思敏捷却无甚心机,极少耐得住性子。如今听大夫人说慈父已驾鹤西去,高芸歆一双眼中便盈了泪。

    天色深重,闷而潮热。举家于正堂对坐,默然无声,刘兰几番想要开口,又不知第一句当说什么,桌上奉的茶经刘兰反复拨茶闻香,早已凉了,末了还是门外忽传的圣旨打破了寂静。

    “圣旨到!”

    慌愕跪礼后,太监宣读道:“朕绍膺骏命,翰林院大学士高蔼廉洁奉公,恪守本心,以德处世,今俶尔卒身于市,朕不禁扼腕忧怀,追封开府仪同三司,为众仰承,加封谥号,谥曰:正廉。其妻刘氏,贤良淑德,蕙心纨质,追封一品诰命夫人,以彰其蕴,特此布告,咸使闻之。”

    刘兰思绪万千,心中有根弦忽而便绷不住,昏倒在地。众人围上又是掐人中,扶着喂了口水,勉强醒过来接了旨。

    醒后的刘兰心绪缓和不少,不愿再多虑,权由礼部与内务府将丧事办的妥帖,只是接了旨,想着此后便是高府的主母,府中上下还要营生,琐事接踵而至,遣散各有所思的一堂人,先回了房,说是要休息片刻。

    刘兰看着房檐外,这雨终是下了。

    “何谓俶尔卒身于市?”高芸歆忍着泪拽住哥哥的衣袖问道,“爹的死,便此一言带过。”

    高荣策虽是疼惜妹妹,可朝堂上的事不可妄论,一只手搭在高芸歆的头上,嘴却说不出话。

    “爹为人谨慎正直,身体康健,怎会俶尔卒身?且昨夜爹还好着,现不过未时,官家拟诏当经由中书三处,鉴早朝退朝不过三两时辰,如何便传下了圣旨?”

    “歆儿,天下诸事并非只有‘理’字,你应知晓,许多事问不得。”

    “哥,你……”高芸歆不可置信的盯着高荣策许久,顿觉大失所望。一旁的高荣廷虽多有留心,至此也忙回房去了。

    高芸歆见高荣策沉默不语,望庭中花开犹败,满目似疮痍,遂愤恨离去,又不敢深思愤恨何事。待房中,心绪难平,趁乱悄声出了高府。

    开封府上,宋旬理过政务,看过以往案宗,总觉有多处含糊,想着去问一问周河。前脚踏入院中,便看见孙捕头孙复走来。

    “阁下,门外有一女求见,似是翰林院高学士之女。”

    宋旬浅思片刻,此前在太常寺任职时与高学士曾会过几面,况外面下着雨,今日其女登门不知所为何事。

    “传见。”

    高芸歆给开封府的阍人使了些银子,想问些知府的脾气秉性,却只得知是今日上任的新官,年纪有些轻。

    很快高芸歆得了传,虽心中生怯,却只能向着里走,家中之人冷言冷语今已得见,她偏不信这世上连公道都寻不得。听闻开封府总能破获奇案,家父一事定要托付了才能心安。

    宋旬在院中见高芸歆走来,果真是大家闺秀,相貌平平但气质非常,只是柳色罗衫衬的眼眶愈发红了。

    “奴家见过阁下。”

    见人来相迎,高芸歆施与一礼,抬眼却是个青茂才俊,若不是方听了阍人的话,说此人是知府她是断不能信的。

    “不知今日登门所为何事。”

    “本想击鼓鸣冤,后又不想为人所观,倒添麻烦,便托孙捕头相告求见,望阁下莫怪。想必阁下认得家父,今日也应在早朝见过的。可方才却得知家父卒身于市……家父……”高芸歆说到这处又有些哽咽,“定是为奸人所害,望阁下明查。”

    宋旬迁思回虑,早朝点卯时,似是高学士未赴早朝。

    “令尊应是并未早朝,你且回去,待我将此事查证,再与你细言。”

    高芸歆又施与一礼,“有劳阁下了。”

    奉辞三人佯是途径开封府,待到高芸歆告退回府,奉辞轻声问了仉亓道:“是高府的二姑娘吧?”

    “正是。”

    “看来不过待字之年,倒很意气用事。”

    乔琰生冷哼了一声,“你也不过是待字之年。”

    “难不成在你眼中,我也是待字闺中的金枝玉叶?”

    乔琰生示意仉亓也帮着说上几句,但仉亓素不爱与这二人争论,遂避开了话锋提道:“不知新任的知府可会管顾此事。”

    闻言乔琰生目光飘向别处,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奉辞觑眸道:“依我看未必。此人相貌堂堂,眉宇间掺几分正气,若是翻了李琛老儿的旧事,再一番彻查,这开封府便又要换管事了。”

    仉亓思忖间,乔琰生冷哼一声,“还不是以貌取人。”

    “此之为观面相。”奉辞不屑道。

    抬头见千云蔽日,仉亓叹了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天色。”

    宋旬见过高芸歆后,几经思虑,刚从外面巡查回来孙复耐不住开了口,“官家已经给了圣旨,封了诰命,后事也已交付,个中缘由不消细说,非是咱们管得的。若是想深究,官家何不先传唤刑部大理寺,而是先唤中书拟了诏书?那二姑娘想必是涉世未深,才来投了案。”

    孙复是开封府的捕头,身躯阔壮,留有淡须,正值三旬,是非长非幼的年纪。

    宋旬撇了一眼语重心长的孙复,扯出个不明所以的浅笑,“高蔼正妻刘氏乃是当朝太师嫡女,其胞弟昨日功成归京,封了四品的将军,人死不可回天,是否应先拟诏,个中缘由确是不消细说。”

    不过偌大高府,竟由着一个小女子来投案,必有蹊跷。

    孙复哑然,“阁下所言极是,小的愚钝。”

    “依孙捕头的意,这府上日日只深究些芝麻绿豆,且尚有如此多的纰漏!”言毕宋旬拍了拍案宗。“为何有这许多无中生有之事。”

    今日府上官吏周河告退之后,宋旬在房中审理政务,翻看过往案宗时,许多命案或为自杀或为不详,太过蹊跷。纵然是时势不顺,但皇帝总还算勤政,也不曾苛政欺压百姓,怎会民生潦倒。

    宋旬几番言论令孙复有些不寒而粟,更不敢言,小声道:“小的只管追捕缉查,并不知晓这些。”

    良久,久到孙复将李知府在任时的事都想过了一遍,已然做出逼问下招供之备。

    宋旬轻声道:“你去带孟捕快过来。”

    宋旬心中自然明了,高学士之事事关朝廷,并非可查之案,但也须让府上的官吏知道何事可说,自己年纪轻归轻,也不能由着他们压在自己头上,更不能口无遮拦。

    如此想着才没有为难他,只让他唤了孟莲苓来。

    “此前府上是如何查案的。”

    孙复与孟莲苓相互看了一眼,孟莲苓答道:“知府提审,派下属解案。”

    “如何解案。”

    “缉捕犯人……”

    “为何许多案件草草了结。”

    孟莲苓又看了一回孙复,孙复叹了一声,早便该将此事全盘托出,开封府与归边棋勾结之事岂能瞒得过知府?

    “阁下莫要多心,不知阁下可否听过归边棋。”

    “还望孙捕头详说。”

    “江湖上也叫‘棋局’,从属皆称‘局中人’,主要是做些‘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之事。皆为三人作案,缉捕时只抓了一个是拎不清的,只有三人同审才可见出端倪,极难查清。但凭棋势力之广,相助多次破获案情,归边棋散布各处涉知诸事,每办案时能从中问出一二。如此犯了交情又不好查的事,李知府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孙复吞吞吐吐说了这一段,宋旬心中一声“荒唐”终是抑住没有脱口而出。

    当朝皇帝赵义此时于延和殿理政,见着案上中书舍人黄元立的奏章,忽而念起什么,召见了丞相张普。

    “依卿看,此事应如何处置。”

    张普故作苦思之态,“臣以为,相较于大理寺,不如让宋知府彻查此事。”

    “宋知府?”

    “是陛下钦定的权知开封府,定能查出些端倪。”

    “若真查出堇王之事,该当如何?”

    “高学士之事不查不可,且难查明,退万步来说,纵使堇王之事败露,大理寺和高知府皆心领神会了,才算善终。”

    赵义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传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