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归边棋 > 第六章 时过境迁
    烟伴残阳绿树昏,天色已经不早,奉辞要与林汶拜别。

    林汶见奉辞一副要去的势头,忙将拉住了,美人登门一回,岂有不共饮的道理?

    “酒是你最喜的千日春,你须同我讲讲三月前的事。这三月来,仅邢姐姐和柳一白来看过我一回。”

    不知何时厅堂已摆好了一桌宴。

    按理说,他刑姐姐和柳一白也不该来看他才对。奉辞心里想着,抬头又看林汶说的委屈,倒唤起了奉辞心中的一点母性。

    奉辞一想也罢,笑道:“我不与你推辞,但他二人身负重任,你且托个车辇将他二人送去城东驿馆。”

    “速去备马。”林汶一口应下。

    乔琰生可自觉有些不妥,“如何变作是我二人身负重任了?”

    不是她说着要去城关的么?

    “你胡乱说了一通叫我们到林府,又说一通叫我们去驿馆,现要大快朵颐,单让我二人去,你觉得合适?”

    只在心中想时尚好,说出口来了火气,到末了一句已是声色俱厉,只怕下一刻便要刀枪相见。

    奉辞看着乔琰生横眉怒目的一张脸,觉得自己方在雅间内白费了不少口沫,辛苦弹得琴给牛听了也就罢了,自己的辛苦又被当成了驴肝肺,乔琰生心直口快,这一点她很是欣赏,奈何他没什么头脑,脾气又差,好话坏话,听的人总是煎熬。想着也十分恼火,提了一口气瞪着乔琰生,随时能出一拳。

    觉察出几分怪异的林汶看了眼仉亓,仉亓竟也没闲着,两只手笼在袖中似有动作,趁着乔琰生和奉辞对峙,以迅雷之势捂住乔琰生口鼻。

    看的林汶下意识合紧了双唇。

    奉辞没见着方才乔琰生是如何会错了仉亓的意,也没想仉亓会如此出手,只见乔琰生昏过去,倒在了仉亓怀里。

    仉亓抱着乔琰生,一解了心头之恨。另一边内知已将马车备好,他将乔琰生抱上马车,擦了擦手上残余的迷药,翻身上马牵过缰绳,白衣翩然,黑发扬起,散出平日少有的英姿。

    “茶楼见。”

    奉辞应声,看着马车渐远,脑中过了一丝毒哑乔琰生的念头。

    “来,坐。”林汶没愣着,快步到了堂中招呼。

    满桌的佳肴令人垂涎。

    “柳一白来看你了?”奉辞坐下问道。

    想起柳一白,那可是个颇有趣的男子,他出身为匪,但常着交领直裰,旁的山匪喜刀,他善剑,但剑法中透着刀的狠劲,无事时多愁善感,事多了又怨天怨地,不过局中众人并不烦他,见着他每日矫情出不同的花样反倒十分爱与他往来。

    “是啊,两月前……”林汶忽地止了声,转又笑道:“你在我这套了不少话了,也该换你先说一次。”

    经商之人说起话来也爱讨价还价不成?奉辞塞了一大块春藕在口中,回想起了三月前,其实由着自己先说也罢,只是该从何说起?三月前,木卯镖局来了位客,衣着朴素,却掏出了块金牌子,算是给这一段开了头。

    林汶看奉辞皱着眉边凝神想着边舀了一口鹌子羹,便给她斟上了酒,想来应是一段趣闻。

    “官府查案!”

    这已是孟莲苓查的第十七户人家了,上至衙内下至扫洒的下人,还没见着一个似严升那般好看的人。

    回想依着高府下人的口述作榜文时。

    “长相俊美,一双丹凤眼,面容白净无甚瑕疵。”

    “身长六尺有余,气质清逸。”

    何等的翩翩公子!

    孟莲苓边摹着小相边在心中想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回想至此,孟莲苓摇了摇头,这一户人家已然列在庭中齐了,衙役也报说院中并无藏人。孟莲苓扫过去一眼,莫说长相,连个身长近六尺的都没有,她一挥手,带着人向下一户人家去了。

    出了门,孟莲苓遥遥望过,十里长街不见尽头,却看见了高府的二姑娘。

    高芸歆着了一身淡梅色绮罗,尤为朴素,面容也有些憔悴,但步行从容,端庄持礼,亦不失往日风采。

    三年前,孟莲苓的之父孟获在右省做谏议大夫,虽不比今时但也算是从四品,且有谏议之能,不较三品的翰林院学士差。再看如今自己男子打扮,与最爱的钗簪首饰更是无缘,小娘提着几匹锦缎问自己想裁什么样式的日子一去不返。

    旧事不堪重提,孟莲苓微低着头向着高芸歆见了礼,“高姑娘怎么来了?”

    高芸歆在府中听闻官府派人缉拿嫌犯,趁着内务府的人进出从后门溜出,正巧孟莲苓从城东搜捕已至高府附近,便想上前来嘱托问询。遥看见领头的一位是个身形玲珑的男子,凑近一瞧见五官精致,再听一张口,竟是个女子。

    压下心中惊异,高芸歆道:“不必拘着礼数。你是开封府的宦官?”

    “姑娘称我孟捕快就是。”

    高芸歆点一下头。女子竟也能做捕快,这还是头一回听闻。

    “孟捕快,家父一事可有些眉目了?”

    孟莲苓昨日便听周河说高府的千金来了一回开封府,跟宋知府说起话来声泪俱下,周河道:“也不知高府上下怎得就放任着嫡长女乱跑,那高姑娘也是心思纯善,还以为是民间纠纷,来托一番官府便能查个水落石出。”

    “那未免也太纯善了些?别是贪图咱们宋知府的美色,想借机与之打个交道。”

    周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也够纯善的。”

    如今看来,高芸歆确是关心此事,并非是关心宋知府,这么一想高芸歆委实不大聪慧,朝廷的事向来繁杂,多见世态炎凉,人心不古,不是想明白就能明白的。

    “高姑娘,此事并非是你想的那般简单。”见高芸歆也十分可怜,总想着安慰,又凑到高芸歆耳边道:“今日知府才领命查令尊之事,想必刑部和大理寺也在查办,姑娘只管放心了就是。”

    毕竟不放心也没别的法子。孟莲苓心想。

    高芸歆眸子一闪,伸一只手搭在孟莲苓腕上,“我家中同辈并无女子,今日见了姐姐也不与我相差几岁,分外亲切。我自没姐姐这番本事当得上捕快,但家父待我自幼宠溺有加,我不愿家父去的不明不白,定要得知了真相,否则难解我忧心如焚。”

    孟莲苓腕上温热,周河所谓的声泪俱下她今日算见了。别看高芸歆相貌寻常,但落下泪来却十分的叫人心疼,令孟莲苓决心日后要随身带方手帕。

    “姑娘只管放心了就是。宋知府方正不苟,必会给出说法。”

    高芸歆点一点头,与孟莲苓告别了。

    “孟捕快,这一户也没有逾六尺之人。”

    孟莲苓带着衙役又向下一户去了,高芸歆也没离去几时,远远还能见着个人影。

    孟莲苓一面向前走着,一面望着,算来今年二九,不过比她长了一岁,她却这般斩钉截铁的叫着姐姐。孟莲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由一阵悲凉。

    林府与东城门最相近,仉亓便驾着马车一路往城东去了,京城之中各城门皆设有驿馆,东城门旁是最早建成的一处国馆。

    因城中正有人巡查,仉亓驾着马车从较偏处顺着汴河走,路途颠簸且迷药量少,乔琰生很快便清醒过来。

    乔琰生醒时头枕着车座,想起方才在与奉辞争执,气息有些重,才没能收住一口气猛的吸入了迷药,被歹人得逞。他起身掀开一角马车前面的帘子,确认了驾车的确是那“歹人”后便狠狠的合上了帘子。若不是眼看着车程无多,乔琰生十分想迷了仉亓让他也枕着车座睡上一觉。

    想着又揉了揉后颈。

    “林汶口中的事只有奉辞能问得清楚,听的明白。而此行在茶楼时奉辞就已经交代清楚,你怎么非缠着她不放。”

    乔琰生没好气的说道:“咱们共事多久了?”

    “两年。”

    “我会听不懂她的话?”

    仉亓没有言语。

    “自她入了归边棋,我哥把咱们三个编作七局,她说她自云梦山而来,出师游历至此,想来京城看看。我就想,云梦山真是钟灵毓秀。”乔琰生浅笑一声,“从一开始来回传话的七局到名震开封的归边棋七局,两年,在局中已能和一局齐名。她确实聪慧过人,颖悟非常,七局能到今日也是她劳苦功高。

    “直到三月前,她被堇王扣在府上两月余,我幡然醒悟她与你我不同,她是个姑娘。我生怕她在王府受刑,怕堇王对她不利,怕给她扣上罪名打入天牢。”

    仉亓轻声道:“那是公子和她的计谋。”

    “我整日揣揣不安,茶饭不思,你不了解乔琰清,他所言只是想将我拦下,而他让我明白的只有当我的挚友身临险境,我连救她都不能。天下的计谋哪有万无一失,归边棋所行之事太险了,像一初的清闲岁月已然不能回去,如今无论何时,我不想留她一个人,此前两个月的痛心疾首,我也不想再尝一回。”

    “江湖之上,最惧儿女情长。”仉亓道。

    乔琰生的眼眶有些湿热。

    “做完这一案,七局散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