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偶剑罡刀传 > 第三十五章 腥风血雨匆匆来
    几个人联合杀了吴阎煞,为江湖除一大害,算是整个武林的大功臣,看来今天是杀不了李诗鹤了,而且李诗鹤已经明摆着和我庞秋水是对头,如若李诗鹤突然死去,整个武林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我庞秋水,以后杀他也十分艰难,看来一切需从长计议,庞秋水心里不停地盘算着。

    “景鹏,还不过来!和为师一起回归一山!”庞秋水大声说道。

    窦景鹏心想,我无家可归,不回归一山,又能去哪儿呢,虽然归一山对我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总比四海流浪要好得多,于是窦景鹏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过来。

    “景鹏,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司徒兰兰道。

    窦景鹏七岁时没有了家,对家庭充满了渴望,在他心中家比什么都好,这么多年,归一山已经成为了他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温暖的家了。

    窦景鹏转过身,“兰兰,诗鹤,楚楚,我不能和你们一起闯荡江湖了,但我会时时刻刻想起你们的,你们也要牢牢地记住我这个朋友。”

    司徒兰兰跑向了窦景鹏,握住窦景鹏的手,“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好的,永远是我刻骨铭心的记忆。”

    窦景鹏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司徒兰兰。

    “窦师兄,咱们走了。”阮文隽叫道,能和窦师兄朝夕相处的只有我,我相信我们会日久生情的,阮文隽内心十分高兴。

    窦景鹏从会里掏出一个木头雕刻的小人,“这是我六岁那年,在一个雕刻师那里定制的,这个小人就是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窦景鹏把小人轻轻地放在司徒兰兰的手里,并握紧了司徒兰兰的手,然后转过身,和庞秋水走了。

    此时已是寒冬腊月,庞秋水、窦景鹏和阮文隽在回山的途中,天上就飘起了鹅毛大雪,窦景鹏微微锁着脖子,裹紧了衣领,免得雪花落尽脖子里。

    几个钟头的脚程,待三人回到归一山,四周已是银装素裹的世界。

    “山上的寒梅好美啊!”阮文隽惊呼道。然后小跑过去,轻轻地摘下一朵,插在头上,又跑了回来,“师父,我漂亮吗。”

    “嗯,我家文隽啊,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也不知谁会有好运,将来能娶得文隽做妻子。”庞秋水道。

    阮文隽听到此话,便看向了窦景鹏,窦景鹏知道阮文隽的意思,急忙低下头,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他已经心有所属,就不能再轻易许诺了,以免辜负阮师妹。可是阮文隽不这么想,在她心中,她可不比那个司徒兰兰差,而且他和窦景鹏从小相识,她心中坚信,这份感情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景鹏,你师娘从太平山已经回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庞秋水道。

    “师娘回来了,好的,我这就和你过去。”庞秋水、窦景鹏和阮文隽来到了剑宗堂,师娘正在缝补衣裳。

    “师娘,你回来了,这么长时间,徒儿非常想念你。”窦景鹏道,自从师娘闫慧生的父亲一死,师娘就隔三差五地去太平山守墓,一去就是大半年。

    “原来是景鹏啊,快让师娘好好看看,你这腹部是怎么受的伤?又是谁帮你包扎得这么粗浅?”师娘心疼地问道。

    “师娘,是我自己包扎得,皮外伤而已。”窦景鹏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可不行,文隽,快拿金疮药、酒精和白纱布。”庞秋水和夫人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子嗣,于是师娘闫慧生就把庞秋水的所有弟子都当做亲生孩子一样疼爱,尤其是这个七岁丧父丧母的窦景鹏,更是爱护有加,窦景鹏没有父母,师娘没有孩子,两人相互爱护,很容易产生母子之情。

    “师娘,金疮药、酒精和白纱布拿来了。”阮文隽道。

    师娘闫慧生小心翼翼地拆掉原来包扎的布条,然后一层一层地揭掉腹部沾满鲜血的衣服,“好大一条伤口,还说是皮外伤。”师娘心疼地说道。

    闫慧生轻轻地将金疮药的粉末倒在伤口上,然后用蘸过酒精的棉球涂抹均匀地涂抹,然后用白纱布一圈一圈地缠住腹部,最后打了个活结。“好了,这样师娘才放心。”闫慧生面带笑容地说道。

    “多谢师娘。”窦景鹏道。

    “外面天冷,这是我帮你师父缝补的厚衣服,你暂且穿在身上。”闫慧生道。

    “师娘,这是师父的衣服,我穿上不太好吧。”窦景鹏道。

    “没关系的,你师父的衣服多得是。”闫慧生道。

    “好吧。”窦景鹏接过衣服穿在身上。

    “还挺合身的。”师娘道。

    “师娘,我想和窦师兄在归一山四处转转,看看雪景。”阮文隽道。

    “好吧,你们去吧。”

    外面的雪花依然肆无忌惮地飘着,窦景鹏和阮文隽一步一个脚印的踩着雪,细细地听着雪被撵下去的声音。

    “窦师兄,在你心中,我和司徒兰兰,谁更重要。”阮文隽问道。

    窦景鹏突然面对这么难的问题,一时语塞,但他又觉得必须要告诉阮文隽真相,“在我心中,你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而司徒兰兰是我的恋人,两个人在我心中的感觉虽是不一样的,但没有轻重之分。”窦景鹏心想,必须断了阮文隽的念想。

    “那个司徒兰兰到底哪儿好,为什么你始终对她念念不忘。”阮文隽有些生气,更多的是不服。

    窦景鹏不再言语,只顾专注着看这漫天的飞雪,就像看到纯白的司徒兰兰一样。

    阮文隽也安静了下来,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想到来到了秋明坡,远远地看见有一个人正在练剑,不是别人正是是庞秋水,而他手中正拿着赤血剑。

    “窦师兄,你怎么不走了?”阮文隽道。

    “我想看看师父练的是什么剑?”窦景鹏道。

    于是二人驻足观看。

    只见一条艳蓝色的巨龙在秋明坡的上空上下翻腾,这是归一剑法最高境界的第三层——“游龙反散”,可是这条龙似乎不太好控制,只见此龙的身影模模糊糊地变成了两条,又猛地缩成了一条,凭着窦景鹏的智商,他猜得到,师父一定在练归一剑法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中的“一生二”,秋明坡上空的艳蓝色的巨龙张牙舞爪,旋转着将庞秋水缠在里面,似乎要将庞秋水吞噬掉,庞秋水急忙收住赤血剑,这时巨龙慢慢地消失了,庞秋水俯下身,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盘膝而坐,运功调息。

    窦景鹏说:“咱们走!”他拉着阮文隽的手直奔炼丹房。

    “爷爷,我有事问你。”窦景鹏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事啊?刚回来就有问题。”爷爷道。

    “刚才我看到掌门人在练归一剑法的‘一生二’,可是每到关键处,总被巨龙反噬,很难突破,这是何有?”窦景鹏问道。

    “鹏儿啊,你把我当神仙了不成,我又怎么可能事事都知道。”爷爷淡定地说道。

    “可是爷爷你见多识广啊!”窦景鹏道。

    “好,让爷爷想想,武功分为内功和外功,一般武功难以突破可能有两点,一是内功弱于外功,即内功无法支撑繁杂的外功,无论在体力上还是脑力上运转的速度提不起来,不要以为武功的增减只体现在体力上,其实有的时候脑力上反而占用更多的分量,就像归一剑法最高境界的第二层——御剑,完全是脑力上的战争;至于第二点就是:内功与所练的外功不相匹配,貌合神离,你刚才说掌门人练的是‘一生二’,凭他多年的归一剑法的内功筑基,应该不会不匹配,一定是他使用的兵器有灵魂,而兵器的内力已经左右他自身的内功,使他在内功、兵器和外功三点达不到融合的统一。”

    “爷爷,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掌门人使用的确实不是一般的长剑,他用的是赤血剑。”窦景鹏说道。

    “果真如此,看来他还没有真正悟透归一剑法,赤血剑目前他还支配不了,只有在短时间内快速的提高内力才行啊。”炼丹师说完之后,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

    “我也不知道我做的是对是错。”炼丹师喃喃地说道,“鹏儿啊,你把这瓶丹药送给掌门人,炼制此丹药几乎耗尽了我半生的精力。”炼丹师从最上面一层的柜子里缓缓地取出一个绘有剑阵图案的金色的瓶子,交到了窦景鹏手里,“此丹药是由上古时代统治地球的巨兽的骨头和经历沧海桑田变迁的血孤子再加上各种补血养气的物质混合炼制而成,血孤子是一种数十年孕育一次的植物,极其稀有。”

    “好的,我知道了。”虽然窦景鹏一万个不愿意“助纣为虐”,但是也只得将此物交给庞秋水。

    只要庞秋水的武功再精进一层,想要除掉这个大魔头就更难了,窦景鹏总觉得一股腥风血雨正欲悄悄地席卷整个江湖。

    《偶剑罡刀传》江湖风雨潮,何处寄逍遥,踏遍红尘路,武林双天骄。希望各位看官阅读、评论、推荐一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