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二五三章 都不简单
    徐义这时候一点就不紧张,甚至说有点悠闲······无非是缓几天西行而已,没必要紧张什么。

    确实,特别是传令兵从鄯州城回来,徐义就越发轻松了。

    “主公,咱们出击吗?”

    “干嘛出击?”

    徐义有点疑惑的问薛嵩。

    “主公,使帅下令全线进攻,吐蕃在接到沿途防线告急时,必然会将布防在此地的兵力抽调回去。”

    “如果这时候我神策军出击,就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住已经不妨在此地的吐蕃兵力,陇右军就能大范围的突进······”

    薛嵩说的绝对是正确的,但是,这是针对陇右军而言。

    若是现在处于神策军处境的是陇右军的一支偏师,这样的作战思路是正确的。

    但是,在徐义看来,自己的神策军,自己的战略目标是打穿南线,并从南线通过,直至安西就任······

    “薛将军,你的思路是基于陇右这一次全线出击的战局来考虑,可你可曾想过我们神策军的这次出战的目标是什么?”

    “打穿南线!”

    “对头,不过需要加一个前缀,在尽可能少牺牲的情况下,打穿南线,打出神策军的威信来。”

    “你该不是准备让我带着大战后的残兵去安西就任吧?”

    徐义顿了顿,看了看薛嵩和李光弼,继续说道:“从这一次陇右军全线出击的战机捕捉上,确实我神策军应该负责牵制住吐蕃军的战力,已达到陇右军全线推进的,有可能的战略目标。”

    “可我们不是陇右军,我们是神策军,是安西军,我们的战略目标不是牵制吐蕃军,是打穿南线就任安西,陇右军才是负责牵制的一方。”

    “战略的主副应该清楚,各自的作战目标也应该清楚。一旦我们真的变换角色,下死力牵制吐蕃军,势必让整个陇右军不得不在没有准备就绪的情况下,展开一次全线的突进战。”

    “记住,哥舒翰的军令是全线出击,而不是全线推进。这是哥舒翰在针对陇右军战前准备的情况下,下达的军令。”

    “哥舒翰当着咱的传令兵这样下令,就是让传令兵给咱带话,告诉我他的打算,也就是继续保持原定计划,扮演策应和牵制的角色,而不是去做这次大战的主力。”

    “我不否认,很多大战的胜利,有基于偶然的情况。但是,任何事都不能去期望偶然。这一次就是一次偶然,偶然到陇右军根本就没有做好全线作战的准备······”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战事了,已经涉及到了对人心的揣度。

    哥舒翰的军令,从某种意义上讲,那是进退有据。不管在战局出现何种变化,战后都没他什么事了。

    若是徐义这时候主动,全军牵制吐蕃集结的兵力,他哥舒翰自然会要求陇右军沿线全部突进,哪怕是准备不充分,也必须得推进,因为不能耽误神策军给创造出来的战机。

    但是,哥舒翰很清楚,不管是军械还是粮草,沿线的陇右军都没有做好大战的准备,即便是突进了,最后也得让出占领的区域来。

    如果徐义这边继续执行前面制定的策略,那他的陇右军也继续承担策应和牵制的作用。

    同时,这一次神策军让吐蕃集结兵力,给陇右军提供了整个防线都有出击战胜的机会,也就达成了徐义当初说过的:以强势的一方,战胜的一方开展谈判。

    薛嵩理解不了,但是李光弼就看明白了很多。这与具体的经历有关。

    薛嵩长期在边州,不曾混过朝堂,也就不太明白朝堂里的弯弯绕。

    “那咱现在做什么?”

    薛嵩是理解了,还是问出了一句。

    徐义看了看薛嵩,又看看李光弼:“光弼兄,你以为如何?”

    “回主公,末将以为现在我们应该等,等待出击的时机。”

    “使帅那边已经下令全线出击了,也就是说,陇右军的传令兵一路向西,每到一处,便有一处陇右军向吐蕃的防线出击。”

    “如此一来,吐蕃战线告急,势必会出现接连不断从日月山抽调兵力的军令。”

    “从目前吐蕃这般排兵布阵的情况分析,吐蕃因为害怕主公故伎重演吗,火烧石堡城,才将整个日月山的周边尽数防御起来了。”

    “只要整个边界的防线全线乱起来,日月山这边的兵力必将会逐日减少,最后吐蕃会退缩石堡城,以防守姿态与我方对峙。”

    “甚至说,整个南线的沿线,吐蕃军都会收缩,处于防御状态,因为陇右军的出击军令,必将是得利后撤退,就会造成吐蕃军在短时间内,防线的兵力不足。”

    “我神策军只需要等到这样的战机出现,到那时,我神策军几乎不会再遇到多大的阻挡,就可以畅通无阻的打穿南线·······”

    后世所谓的中唐名将,李光弼果然不同凡响。

    就李光弼这一番侃侃而谈,就是徐义也不得不承认,李光弼是真正的具有大帅之才的人,跟着自己做个副将,确实有点屈才了。

    或许吧,或许等那次大乱来临,就是人家李光弼光耀天下之时。

    也许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吧,在哥舒翰下达军令后,并没有离开鄯州城西南的山头,而是让亲卫给自己和崔珪布置了临时的营帐。

    “崔府尊,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小看了徐侯。”

    哥舒翰估计着神策军传令兵回返的时间,一直等了传令兵可以打两个来回的间隔,仍然没有见到神策军有任何动作,就感慨的对崔珪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使帅难不成以为徐义会做出牵制吐蕃大军的动作来?不会,徐义在具体对战上或许还有所不足,但是在大势的评估上,绝对不输如今的任何一位使帅。”

    “崔府尊,不仅仅是战事,就是朝事,我也认为徐侯算的上英才。”

    哥舒翰肯定,徐义绝对是从自己当着神策军传令兵下军令,以及军令的内容中揣摩到的。

    在很久以前,在陇右节度使就有个说法,王忠嗣和徐义,是整个大盛朝武将中注定的对手。

    而如今,王忠嗣已经彻底败落了,徐义这才正式走向前台。

    就以徐义这种七窍玲珑的心思,再配上他如今的年岁,如今的地位,待他时,将会达到怎样的一个高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