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满级大佬被迫种田了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进宫面圣
    “县主,你最近去哪里了?我老王可是足足一月有余没有见到你了。”王一演说。

    他这语气,莫明让人觉得有点委屈呢?

    罗有恒跟乔婉诗提过一嘴,说这段时间王一演隔三差五便要来小院儿一趟。

    罗有恒都说了,乔婉诗归期不定,可是王一演偏还要来,说既然是归期不定,那说不定哪天怡丰县主就回来了,他必须要经常过来,方不至于错过怡丰县主的归期。

    罗有恒阻止不了狂热的王一演,便由着他了。

    只不过乔婉诗跟何陈氏都不在,罗有恒直接就在酒楼那边吃,王一演过来,根本连一顿像样的饭菜也混不上。

    谗了那么久,终于见到乔婉诗了,王一演能不兴奋吗?

    兴奋了好半天,王一演才想起正事,“小婉诗,你这是要进宫吗?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王一演是圣上的人,如果有王一演帮忙,那乔婉诗想要面圣的事就简单多了。

    那腰牌递进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息才能传到圣上耳朵里呢。

    圣上要不要见她,或者能不能挪出时间见她,这些都是未知数。

    可是腰牌递上去,就必须在这边等着,圣上召见,必须马上进宫,圣上的时间耽误不得。

    乔婉诗跟王一还说了她递腰牌上去,想要进宫面圣的事情。

    王一演啧啧两声,“就这么递腰牌上去,那刘长安还不知道要压着多久,毕竟你一点打点都没有。”

    乔婉诗,“……”

    她对这些不熟啊。

    司空梵倒是对这些比较熟,可惜她半路让司空梵下车,定制缝纫机的配件去了。

    乔婉诗看向王一演,王一演一摸自己的小胡子,嘿嘿一笑,“不过嘛,县主身份不同,想刘内监定然立刻就将县主的要牌呈给圣上的。”

    乔婉诗不解,她的腰牌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还是说,圣上那么想见她?

    她确实在圣上面前露过几次脸,比如说高产水稻的种子、高产小麦的种子,正是因为良种问题,她才被赐封怡丰县主。

    然后她又跟君墨言、君墨献有了一点点瓜葛,为了不嫁君墨献,乔婉诗还请王一演进宫,接着君墨言又进宫专门提她为国所做的贡献。

    五皇子亲自上门提亲,她却想方设法的拒绝,能不给圣上留下深刻印象吗?

    可是,有些印象应该是不好的吧?

    乔婉诗根本不相信圣上很想见她这种假设。

    所以,乔婉诗只是笑笑,没回王一演的话。

    王一演也没要走的心思了,他特别想知道乔婉诗外出一个月,回来之后就要面圣,是有什么事要说。

    可这事儿她连圣上也还没说,王一演自然不敢问,他只能跟着一起进宫,顺便听一耳朵。

    黄旭微皱眉头看了王一演一眼,“王大人不准备回去了?”

    王一演回头,笑呵呵点头,“嗯,对,县主初次入宫,我们吃了县主那么多饭,理当陪着县主一起,黄大人,你说是吧?”

    黄旭,“……”

    他想说,王一演要是不走,他便先走了。

    结果王一演这么一说,黄旭还怎么走?

    虽然吧,黄旭并不念口腹之欲,他从不会像王一演那样,为了一口吃的,就时常求上乔婉诗的门。

    可到底,他还是跟着王一演去了,他的确是吃了怡丰县主许多东西。

    看在欠了她这么多情份的份儿上,黄旭觉得他就陪怡丰县主进一次宫吧。

    内宫复杂,她这么一个平民女子,一不小心就可能惹祸上身的。

    于是,陪乔婉诗一起等的,又多了两个朝庭官员。

    还真像王一演所说那样,腰牌递进去没多久,宫里就传旨出来,宣乔婉诗进养心殿面见圣上。

    就连守门的侍卫都诧异,还真被宣进殿了啊,而且这时间这么短,腰牌送到,刘公公就立刻禀报圣上,圣上又立刻挪出时间,这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召见这位怡丰县主的吧?

    在侍卫诧异的眼光中,乔婉诗的马车进了宫门,后面还跟着王一演和黄旭两人的小轿。

    马车和轿子能够进入宫门,但在第二道门便得下车,步行入宫了。

    不过这个路程并不远,步行没一会儿便是一条玉带河,河上几座桥连接着河的另一头。

    对岸便是一座巍峨宫殿,这便是正殿,是圣上以及文武百官一起上朝的地方。

    旁边的偏殿、后殿都是圣上生活起居用的地方。

    养心殿是圣上处理政务、接见大臣的地方,在后世来说,也算是书房,这养心殿就在后殿。

    乔婉诗跟着王一演、黄旭一起,过了玉带河上的拱桥,从正殿旁的侧门入,一路穿行到后殿,小太监立刻进去禀报。

    刘长安出来,宣几人入殿。

    几人入殿后叩拜,圣上有些诧异,黄、王二人方才进宫,约摸这会儿该是刚出宫不久,怎么又进宫来了?

    而且两人还是跟乔婉诗一起的?

    这两人与乔婉诗交好,并没有瞒着圣上,可也不至于好到这种程度吧?

    乔婉诗进宫,二人要替她保驾护航?

    圣上轻咳一声,不动声色的打量过黄、王二人之后,微抬了抬手,“都平身吧。”

    然后,圣上便打量起乔婉诗来。

    圣上手上有乔婉诗的画像,他还将画像赐给七皇子君墨言,若七皇子有意,圣上便能给他们赐婚。

    只可惜,君墨言又找借口,前往河西赈灾去了。

    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到现在君墨言还没有返京。

    天寒地冻,赈灾更是不易,堤坝很难修建。

    提到天气,就不得不说京城和上云府两地商户的捐助。

    两地商户以乔婉诗和卿凤鸣为代表,总计筹集款项一百八十余万两,这批银子除了用以开设粥棚,还定制了许多帐篷、棉被、衣服。

    要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灾民要因为救治不够及时,而被冻死饿死。

    圣上看着乔婉诗,脸色更加温和了。

    “怡丰县主对河西灾区百姓,功德无量。”圣上夸了句。

    乔婉诗低垂着眼眸,微微颔首,“多谢圣上夸赞,臣女也不过是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