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男人三十有春天 > 第六章 我凭什么相信你
    以前宋可欣曾告诉过项阳她家具体位置,她父母就在家附近开了家便利店,一家人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这家便利店。

    项阳现在就打算去这家便利店去找她父母。

    项阳让吴晓月先在车上等自己,打算先将事情和她父母说清楚了再叫她过来。

    走到便利店门口项阳打量了一眼,便利店不大一眼就可以将整个店看尽。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正低着头摆弄着什么以至项阳进到店里都还没发现。

    “你好。”项阳见中年妇女没发现自己便打了个招呼。

    听见有人打招呼中年妇女抬起了头,只见其面容憔悴眼里有血丝,眼睑有点肿,很明显是哭过的,项阳猜测着这人应该是宋可欣的母亲。

    看到项阳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你好,你是要买点什么吗?”

    “您是宋可欣的母亲吧?”项阳问话的同时也在打量着宋可欣的母亲。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中年妇女,从她的五官中也找不出宋可欣的影子,只能说宋可欣可能像她爸。

    听到提及自己的女儿,宋可欣的母亲露出些警惕的表情,打量了项阳一会还是回了句:“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您好,我叫项阳是可欣的朋友,知道她出了事,今天就是为了帮她解决事情来的。”项阳表明来意希望能让宋可欣的母亲能放松下来。

    “可欣的朋友,项阳?”宋可欣的母亲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着这个名字,稍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听可欣提过你。”

    项阳的话不仅没能让宋可欣的母亲放松下来反而那警惕的表情更加浓厚。

    项阳抠了抠脑袋吸了口气对着宋可欣的母亲说道:“您听我说,其实我是可欣的男朋友,我们已经交往两年了。”

    看着宋可欣母亲那疑惑又略带生气的眼神项阳又赶紧解释道:“因为她知道您不会同意我们交往所以一直没告诉您,而我们也在前段时间分手了。”

    说着怕她不相信又拿出手机将手机里面和宋可欣一起拍的照片拿给她看。

    宋可欣的母亲看了眼照片见两人那亲密开心的样子便也相信了七八分,目光复杂的看着项阳半天没作声突然激动的说道:“是不是你,肯定就是你害的我们家可欣。”

    没有料到宋可欣的母亲会这么说,还不等项阳开口,宋可欣的母亲又说道:“一定是你,不然为什么可欣不敢告诉我,而你现在在可欣出事后跑来是不是就是想打听情况怕连累自己,是不是?”

    宋可欣的母亲越说越激动后面几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您冷静点,先听我说好吗?”项阳耐着性子安抚着宋可欣的母亲。

    “您想想,如果这事真和我有关那我现在躲还来不及何必跑来惹您怀疑,而且我不知道可欣有没跟您提过她现在谈的男友叫郝健仁的?”项阳继续解释着并盯着宋可欣的母亲等待着她的回答。

    宋可欣的母亲听到项阳的话也冷静下来,点了点头表示听说过。

    得到宋可欣母亲肯定的回答项阳又是一阵揪心。宋可欣和那个人才谈了多久啊就已经和她母亲说了,也证明她是很认真的想和那男的好好谈下去的,想到这里也只能暗自叹息。

    “其实这次可欣可能就是准备和他出去玩才出的事情。当然了,具体情况我现在也还不清楚,警方也只是说在她的行李箱找到了毒品。”说到这项阳停顿了一会,皱着眉继续对宋可欣的母亲说道:“不过至于是她的还是她男朋友的肯定还需要警方进一步确认。”

    宋可欣的母亲痛苦的摇着头说道:“她出去玩的事我大概知道一点,可是警察说就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人。”

    “她一个人?她没和郝建仁在一起?”项阳吃惊的问道,也意识到事态的复杂性,难怪警察在询问自己的时候充满了怀疑。

    “是的,那天来的警察是这么说的。”宋可欣的母亲又开始默默流着泪。

    项阳没有说话思索着这事,半晌才开口说道:“我们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有赶紧把事情搞清楚才好办。”

    “我来之前已经联系好律师,目前也只有律师能见到可欣,所以还需要你们的授权。”

    听着了项阳的话宋可欣的母亲带着质疑和警惕的目光看着项阳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知道你找的律师是帮她还是害她?”

    听到宋可欣的母亲这么说项阳也有点激动可还是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说道:“首先我是真的爱可欣,如果不是怕您不同意我们肯定不会分手。”

    “其次我是真的担心可欣出事,而且目前事态比我想的要复杂得多,真的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我真的怕,怕出现最坏的结果。”

    说道这项阳也有些真情流露,泪水隐隐出现在眼眶,这一切也看在宋可欣母亲的眼里。

    “当然了,您也可是选择不相信我,但这样只会耽搁了可欣,毕竟我请的这律师还是市局的人推荐的,我也正在请市局里的朋友在帮忙。”

    宋可欣的母亲将信将疑的问道:“是吗?”

    “是的,我没有一句话是骗您的。”项阳肯定的回答道,同时也紧盯着宋可欣的母亲,希望自己的回答能让她的满意能让她相信自己。

    宋可欣的母亲看着项阳那诚恳的目光思索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要我怎么做?”

    项阳见宋可欣的母亲同意了也吐出了口气说道:“很简单,只需要您签个授权书就可以了,其他的就等着律师来办吧。哦,对了,要不要和可欣的爸爸说声?”

    宋可欣的母亲又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算了,不用了。自从知道可欣出事后,他除了在那心里烦喝闷酒外就没出过什么主意。跟他谈也没用,这事我会跟他说的。”

    项阳点了点头,想起宋可欣平时对自己父亲的描述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呃,那个小项啊,我们现在是怎么样?”宋可欣的母亲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项阳显得有点尴尬,想想还是喊“小项”比较合适,虽然感觉项阳年纪肯定也不小了,可是既然说是自己女儿以前的男朋友所以还是这么喊了。

    “我现在打电话,他们律师事务所的人跟我一起来了,我现在叫她过来。”项阳也没在意宋可欣母亲的尴尬,拿出电话就要拨打。

    “哦,好的啊。那个律师费是怎么算的,大概要多少钱?”

    “这您就不用操心了,律师费我已经付过了,后面如果有什么事您可以直接跟我说,待会您也可是留下律师的电话,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找律师。”

    听到项阳的话,宋可欣的母亲目光微闪,阻止了肖强打电话,“这事我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听到宋可欣母亲的话,项阳征住了,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