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三卷龙盘虎踞春秋事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文楼
    大秦成武七年四月末,江南琴艺大家陆归琴途径淮右,遗残谱于隆中刘园,后人多称之为“赠襄城侯岳公曲”。△。。。。。。。。。。

    实际上,此残谱可见于传诸后世的“陆氏琴书”,珍贵处只在于,残谱为陆女亲手所书,赠予之人,又是两淮名将岳云台罢了。

    而此残谱,更是后来闻名于世的大秦宫廷武乐中的一部分,后世多少琴师趋之若鹜,皓首穷经,痴迷于此,也让这份残谱显得越加珍贵。

    后来,集民乐,官谱,杂歌,唐代遗谱为一身,又自创“江南诗曲”“荡山河”“林下听泉”“唐宫宴”等名曲,可以说,成于陆氏晚年的陆氏琴书,不但记录了这位世间奇女子的一生,而且,它也是自有华夏以来,收录曲乐最多的一部手书曲谱,并被后世琴师奉为乐家圣典。

    当然,这样一部乐家圣典,肯定非是陆氏一人之功,但丝毫也不能影响这位生于大秦景兴年间的传奇女子在乐坛之地位。

    更因其为女子,又于唐末战乱中遍游诸国,与当时形形色色的人物往来,唱答,更让这位女子身上,带上了无数光环和令人向往之处。

    尤其是,与她相交的人物中,有大秦名将赵柱国,后周名将岳云台,江南文宗许敬亭等当时的南北人杰,而让她的一生染上了无数色彩,也令无数墨客骚人遐想不已。

    翌日,一辆孤车,几个从人护卫。从刘园驶出。过南阳。出荆湖,一路向北,进入汝州地界。

    而与此同时,河洛间又一件大事正在发生。

    洛阳城外,洛水之畔,有楼名文,临水而建。

    文楼建有二十余载,乃当年河洛大商王氏家业。。。。。。。。。。

    但河洛历经战乱。如今文楼已是几易其主。

    还好的是,战火绵延,此楼都能躲过,一直幸存至今。

    其实,文楼地势很是不错,在此可以遥望洛阳古城,又可凭栏而观洛水,楼前有一处不大的码头,而不远处,还有洛阳官道。水路两便,名字又雅。吃食也不错,乃洛阳城外,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虽然略有破败,但比那些墓园,碑祠之类鬼气森森的去处要怡人的多。

    而这一天,文楼终于迎来了他最为鼎盛的时刻。

    楼前车水马龙,人流络绎不绝。

    有坐船顺水而至的,有骑马乘风而来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坐着马车,带着仆从人等,迤逦到来的。

    各色人等,让文楼上下,应接不暇。

    如今文楼是洛阳杜氏产业,洛阳杜氏的牡丹园在洛阳左近,很有些名声,但说起来,洛阳杜氏还是商家,虽族人不少,但还算不得高门大户,更不入那些书香门第法眼。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杜家老爷子坐镇楼中,杜家几个顶门立户的儿子前前后后的支应。

    在文楼之前迎客的便是如今杜家家主,杜老太爷的长子杜青,他身边,则是杜家嫡长孙,杜老爷的长子。

    客人陆续来到,虽说这些客人都非比寻常,有些认识,更多的则是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

    但不管认不认得,见没见过,每一个客人召人递上请柬外,都要驻足和杜青父子笑谈上几句,大多是夸奖杜氏招呼周全,礼仪得当云云。。。。。。。。。。。

    虽是客套话,但杜青父子心里却都是乐开了花。

    因为这些人等,大多都乃雄踞一方的大人物,搁在以往,别说这般随意谈笑了,便是他们杜家上赶着送礼上门,也不一定能得人家露个面,给个笑脸。

    而现在,在他们父子面前,这些以往杜氏攀附不上的大人物,却都一个个上来,放下身段,对他们父子尊敬有加,那种虚荣满足之感,实不为外人道也。

    不过,这是借了钦差大人的势,这一点上,若不能明白,杜家也就不用做什么商人了。

    所以,杜青父子还能把持的住,没得意放在脸上。。。。。。。。。。

    杜青这里一边迎客,一边还能吩咐着自己的几个兄弟,以及其他几个儿子侄儿忙这忙那,最重要之处在于,钦差大人还没到,那才是今天最值得杜氏献媚的对象。

    其实,当钦差大人将聚会之处定在文楼,这里的主人也就变成了钦差大人,杜氏则是临时的管家,必须将一切安排好了,才可能稍稍得到钦差大人的欢心。

    来的人已经差不多了,杜青满脸是汗的瞅了瞅天色,不由有些焦急,钦差大人如今还没出城,这可有些晚了。。。。。。。

    不过定了定神之后,到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那位钦差大人若是此时就到了,才叫奇怪。

    要知道,那位的身份。。。。。。啧啧,一朝国公,名传天下的大秦名将,那样一个人,世间礼法又怎么约束的了?又如何能用常人眼光看待?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那位国公爷一到河洛,便大开杀戒,真真让人既惧又畏,办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才对。

    想到这里,杜青不由觉得身上有点冷。

    想起现在洛阳可是传闻,那位国公爷乃贪狼,七杀两星投于一处,变幻莫测之余,又杀气冲天,每到一处,不搅个天翻地覆,杀个血流漂杵从不罢休。

    这传言可不怎么好听,但杜青却觉得传言未必就是无稽之谈,因为那位国公爷的生平,可不都浸透着浓浓的血色,而且,其人一到河洛,可不也。。。。。。

    杜青揪了揪自己的胡子,心里泛起冷冰冰的恐惧,这样的谣言出现。自己还有点信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过后得去拜拜菩萨,去去心魔。。。。。。。。

    晃神间,一人行了过来。

    楼门前很宽敞,行船不用说,都停在码头那边,至于马车,马匹而言,却都停在远处。为此,杜家还在文楼西边儿,盖了几座马厩,凉棚,都有专人支应,作为招待从人们的地方。。。。。。。

    这样一来,楼门之前,便显得很有条理了。

    来的人虽多,但有资格在今日登楼的人,却寥寥无几。

    到现在。迎进去的人,也只十几位。按照官府送到的名录,应该有二十三人到来,却可谓是将河洛有名有姓的大族囊括一空。

    之前那十几位,不管有怎样的心思,但依约而来,并且早到,在礼数上,也就挑不出什么毛病了,现在才来,便有些晚了,不过也不算什么,毕竟钦差大人还未驾临。

    至于等钦差大人到了,才姗姗来迟者,不定会如何呢。。。。。。。。

    不过在杜青看来,以如今之情势,应该不会有人心里这么没数才对。

    当他抬起头,看见来人的时候,脸色第一次变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这人他自然认得,同居洛阳数十载,一个书香传家,一个奔忙度日,住的还不算远,低头不见抬头见,又怎么会不认得。

    只是。。。。。。。只看杜青的脸色就知道,两家相处的定然不怎么融洽。

    即便杜青看见这人心里就腻歪,每次相见,都恨不能上去饱以老拳,但他心里也有点奇怪,那名录之上可没这位的名字,怎么这位怎么就这么大的脸,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今日出现在文楼之前呢?

    来人四十多岁,一身薄衫,不管杜青怎么看对方不顺眼,但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他时常要诅咒一番的伪君子长了一具好皮囊,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却还可以用英俊来形容。

    两人对视一眼,冤家聚头,自然是火花四射。

    杜青想起了这人在书堂中对自己的屡次羞辱,想起了青年时在青楼跟自己抢中意的女人,想起了自家二郎看上对方的女儿,要死要活,自己只能厚颜登门提亲,却被对方峻据时,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的耻辱。

    而来人则想起了,这个商家子少年时纠众胖揍自己的疼痛,想起了险些谋走自家祖业的阴险,想起了自家失去的那座牡丹园,还想起了这人厚颜向自家提亲时的无耻。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不屑的移开了目光。

    一个温文而笑,做云淡风轻状,一个则满脸肌肉抽动,成功堆砌出笑容。

    杜青身边的年轻人不由缩了缩脖子,退后了一步。

    虽然他也刘家是个恶邻,自小耳闻目染,从没对刘家人有个好脸色。

    但随着年纪渐长,见识多了,有了自己的主意,也便觉得,这两位的恩怨有点莫名其妙,而且还有祸及后辈的趋势,像自家二弟,现在还有点浑浑噩噩的,可不就是拜眼前两位长辈所赐?

    所以,他觉得,还是不要搀和为好。

    说实话,杜家比起这个邻居来,在门第上确实要差许多,人家满门的读书人,商家子怎么比得了?

    自家也就二弟或可为读书种子,可惜。。。。。。

    (之前几章,阿草自己又看了看,虽然也有些不满意的地方,但总体来说,算是阿草这些年写的比较精彩的段子。

    阿草从来都在避免写读书人来往的一些场景,设定的时候,也将国家设定在北方,就是因为怕一写读书人诗书唱答,因笔力所限,写遭了心,现在试了试,果然功力不足,但也不算太差,呵呵,这是阿草自己觉得,书友们怎么看,就不知道了。

    不过呢,阿草还是觉得,自己塑造的陆归琴,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没有占据太长的篇幅,但应该算是本书中最出彩的几个女子之一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