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三十八章解围
    第一日,大军只行军八里,侦骑却已在二十里之外,这样的谨慎,这样的速度却让赵石无法忍受,当晚,赵石来到中军帐中,隐含怒气的眼神儿让身为主官的李金花也畏惧三分。

      “斥候在二十里之外便发现了西夏人的侦骑,事关万人的生死,我不得不谨慎行事……”李金花极力解释道,对着这个满脸冷漠,只是偶尔才会露出些表情的少年,自开始时起,李金花就没有半点自重身份的自觉。

      “之前已经说过了,我们必须摆出急救庆阳的姿态来,嘿,一天只行了八里,就算你旗帜再多,阵势摆的再开,西夏人会怎么想,他们的主帅难道是傻子吗?再派来几支人马试探一下,我们作的一切都白费了……

      碰见西夏人的斥候也再是正常不过,西夏人怕的就是援军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要我是西夏人的主将,前些时日便已经将庆阳方圆百里之内探查的清清楚楚,我们这惑敌之计便即无用的了,可见夏人主帅谨慎有余,但进取不足,这才正是我们的机会……

      明日行军至少二十里,将全部骑兵都放出去,清除大军周围的敌军斥候,有了这两千显锋军,就是与他们打上一仗,也不见得就输了,你要知道,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再要退回去,不说军心士气如何,西夏人只要从后掩杀一番,我们就是另一支显锋军。”

      “但援军迟迟不见踪影……”

      “不要管什么援军……”挥手粗暴的打断了对方的言语,赵石如今对援军已经不报任何希望,这些时日来,那小丘五六十里之外都探查到了的,但别说什么大军了,就连一个兵卒的影子也没看见,这才极力劝说李金花起兵开往庆阳,不然等待大军到来无疑才是最安全最可行的举动,但如今几支护粮军聚在一起,粮草辎重堆积如山,而那个什么大将军却让人就地驻守,援军又不见踪影,一天两天还则罢了,要是援军一直不来,就这样呆在那里,迟迟没有举动,这不就像是把钱财全都带在身上炫耀,而又没有能力保护的暴发户一般吗,早晚会被敌人看出破绽,到时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他可不相信还有阵斩对方大将,让敌军退兵的运气,这便是护粮军开拔的主要原因了……

      “我们就是援军,听我的,明日让大军急速前进,作好和敌军兵马大战上一场的准备,不过我想西夏人会退兵的,只要到了庆阳城下,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

      战场信息迟滞,就算赵石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改变自己一方确实需要运气的情况,不知对方主帅是谁,不知对方军力如何,甚至不知对方在哪里,这样的形势让这个已经习惯了现代特种战略战术的精锐战士郁闷之余,却是只好凭借点点滴滴的情报来判断战场的形势,正确与否就连他自己也未必能够确定,在给对方打气的同时,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运气这个东西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

      经过这一晚的谈话,李金花却是拿出了一副喝出去了的架式,就算是前方斥候禀报,发现了一支千余人的敌军骑兵,整支护粮军也没停下来,有着众多粮车在的大军速度还是不会太快的,但在第一天里,却是走了整整二十五里的路程,那支骑军并没有上前攻击,而是掉头而去,他们不知道,这种过于谨慎而犯下的错误到底会造成怎样的结果,这种行动是碰上敌人大军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却给了护粮军上下莫大的信心和动力,在接下来的几天功夫里,这接近万人的军队只是埋头赶路,甚至在傍晚时分,都不再扎下营地,所有人吃罢晚饭之后,便即放开胆子埋头大睡,为第二天的行程积攒体力……

      西夏大军如今就驻扎在离庆阳十余里处的平地之上,中军大帐之中灯火通明,十余位顶盔贯甲的领军大将分左右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面,李元康揉着自己的眉头在低头沉思,在座众人都是随他日久之人,都知道大帅遇到为难之事便是如此,所以也便没有人开口说话。

      李元康此时也有进退两难之感,他已探查清楚,庆阳竟然发生了兵变,这不是什么难以得到的秘密,逃出庆阳的百姓有不少,只要捉住几个一问便知的,当他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是心中狂喜,这是打开西秦门户的大好机会,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懊悔和看见美食却无法吃到的沮丧,他麾下一镇兵卒,只带来了一半不到,他也无法舍弃,攻破庆阳,进军西秦腹地的诱惑不是哪个将军都能抵抗得了的,他没有太多的指望远在延安城下的西夏大军,秦军的战力他深有体会的,如今的西夏士卒也不再是太祖开国时的百战之师了,在延安城下血战了一月之久的主力大军有九成九不会出现在庆阳城下的……

      所以,他一直在等,庆阳大军竟然缺粮,这要是在以前,他一定会怀疑消息的准确性,但如今他坚信这个消息的正确,十四天前一支庆阳守军弃城而出,对方人数以及他们的狼狈让他犯了一个不算小的错误,他不应该阻拦这支明显是从庆阳城中逃出来的秦军的,对方的彪悍敢战,以及溃败之后的顽强都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更让他恼火不已的是还没等到庆阳里面来的消息,只有两千的铁鹞子却有一千全军覆没在了庆阳百里处,让他不得不收缩兵力,也不得不放弃全歼这支给大军造成很大伤亡的秦军残部的打算,收回了追袭在后的骑兵。

      狼狈逃回来的李元翰到是没敢骗他,对方是一支运粮队,兵马也不见多,这让自诩身经百战的李元康恨不得亲自带兵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一支运粮队能全歼一支号称铁鹞子的精锐骑兵,还阵斩了他的大将,不管李元翰说的是什么,他更愿意相信,雨夜突袭了铁鹞子的是秦军的大队援军……

      所以,如今听闻一支不少于两万人的大军正在急速向庆阳赶来的李元康,不得不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是撤军而走,还是继续在这里等下去,他相信,只要十天,是的,也许不用十天,只要五天,已经派进庆阳的细作就能给他带回好消息,他就能不费一兵一卒的得到这座西秦重镇,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在经历了任得敬分国之事后,将帅不和,大将无法独专军旅,军法松弛,军士厌战等等掣肘让西夏军伍的战力急速下降,再等下去的话,如果被对方缠住,等西秦大军来临之际,也许就再也见不到自己那娇媚动人的第十房小妾了,而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百无一用的监军也不会给他哪怕两天的时间。

      猛然抬起头,李元康恢复了身为大军主帅的威严和冷静,但语气中夹杂的不甘和失望谁都能听得出来,“我们连夜撤军……”至于现在还在庆阳城中的自己心腹幕僚,他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失败的颓然让已经三十五岁的他看上去苍老的好像有十年……

      当跑的差点断气儿的护粮军来到庆阳城下的时候,西夏大军已经不见了踪影,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是庆阳城那雄浑高大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