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四十六章跋扈
    (书友们,故事才刚刚开始,主角的戏份少一些是正常的,还没到他显威风的时候,作些铺垫是必要的,之后才会精彩。?随{梦}小◢说шщЩ.suimEnG.1a。。。。。。请大家耐心等待,会有的。。。。。。。)

    还只是上午时分,庆阳城的城门就已经大敞四开,数十人马卷着烟尘,陆续而出,庆阳城中缺粮,这一个冬天战马已经宰杀了一半儿有余,剩下的也都饿的皮包骨头,但有这二十余个坐在马上,身子挺的笔直,满脸彪悍之气的骑士在,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之势。

    到得大营辕门之外,骑士们滚鞍下马,早已等在辕门处的杜山虎立即迎了上去,却是未曾理睬为首的李继祖,只是对着后面的三位将军单膝跪地,行了个军礼。

    李继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道:“哦,原来是杜校尉在,怎么,你家张将军呢,老朋友来了也不说迎一下,未免有失礼数了吧?”

    他不说还好,这一开口,杜山虎的眼睛也瞪了起来,眼中好像要喷出火来,“不敢劳李将军挂念,我显锋军的弟兄们对将军的大恩大德都记着呢,既然来了,还怕见不到我家将军吗?

    诸位将军,杜山虎奉折大将军令,在这里迎候多时了,请吧。。。。。。。。”

    李继祖冷笑了一声,昂起脑袋,再也不看一直盯着他的杜山虎,径直走向大营之中。

    其他三人都是向杜山虎微微点头,陆续走过,但轮到他们的亲兵,杜山虎将手一拦,板着脸干巴巴的说道:“大将军只叫几位将军进去,其他人等都在这里等着。”

    这些亲兵都是什么人,都是从军中选出来的雄壮之士,除了主将吃饭睡觉须臾不离身边的,在军中品级虽然不高,但都是将佐心腹,哪里会将杜山虎放在眼里,立时就有几个把住了刀柄,怒目而视。

    几个将军也是心中忐忑,虽是知道就自己带的这几个人,来到人家的地方,若是有什么凶险,带他们进去也是白给,但总归要试探一下对方是个什么意思,于是谁也没开口,只是冷眼看着。

    这时辕门处走出一个少年,腰挎横刀,看那身军服,也就是个队正,少年身子挺的笔直,来到近前,象钉子一样站住,冰冷的眼光在众人脸上一扫,对着几个顶盔贯甲的将军,却无一丝儿的怯场,“大将军等的急了,怎么还不进去,你们几个在袁门外等着,四位将军请跟我来。。。。。。。”

    这少年队正一出来便是颐指气使,竟是丝毫没将在场的众人放在眼里的,四个将军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苦笑,这个少年看样子就是大将军的亲兵了,小小年纪就当了队正,不定是哪家勋卿之后呢,自己等人的亲兵在外面肯定也是这个德行,没想到今天却轮到了自己,滋味还真是不能为外人道。

    跟在李继祖身后的圆脸将军眼光闪了闪,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也不说话,只是朝身后剑拔弩张的亲兵们一挥手,便即有七八个彪悍的兵卒齐齐往后退了两步,意思已是时分明显。

    另外两个将军对视了一眼,李继祖脸上青气一闪,冷哼了一声,咬着牙沉声道:“好大的威风。”说完之后,狠狠的一挥手,也叫自己的亲兵退后,看也不看那趾高气扬的少年,转身便进了辕门。

    一路行来,眼瞅着就要来到中军大帐的时候,四个将军已是惊疑不定,他们都是打老了仗的人,在城头上看不清这营地中的虚实,但如今来到其中,哪里还不明白这营地看上去阔大无比,各路援军的将旗应有尽有,但如今看来,这些旌旗竟然大部都是虚设,更连一个高级将佐也未见得,路只走了一半,几个人心中便即明白,恐怕是中了障眼法,到了此时此刻,四个人还真没怀疑折大将军根本就不在军中,毕竟冒充大将军仪仗,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谁也没那么大的胆子,但这营地却是虚摆阵势无疑了的。

    想到这里,其他几个人都是心中苦笑,暗叹折家之人确实名不虚传,简简单单便赚了自己等人进来,他们几个到也没有什么别的心思想头儿唯独李继祖心里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的,这连日来琢磨的都是些阴谋诡计,竟然在平常处出了疏漏,竟未想到派人来查探一番,惘自己带了这么多年的兵,竟然中了这么简单的空城计,真真是年年打雁,却让雁给签了眼睛,面色越来越沉之余,却也毫无办法的了。

    中军大帐之外,李金花已经带着护粮军可怜巴巴的几个人迎候在了那里,一眼望去,李金花身后不是旅帅就是队正,再有就是其他两支护粮军的主官,也不过是九品下的陪戎校尉,这样的阵容平时到也没什么,但走过来的四个人最低的也是正四品的宣威将军,却是寒碜到了极点。

    四个人走到近前,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李金花还到沉得住气,但她身后的诸人却都是腿一软,立即跪倒了一片。

    李金花心里也是紧张万分,但赵石已经告诫了她多少遍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容不得她有半点的退缩,所以,这个时候李金花却只是一报拳,勉强笑了笑道:“诸位将军请了,末将乃护粮军统领,果毅校尉李金花,末将等闻听庆阳有变,不得已出此下策,请诸位将军前来,还请诸位将军恕罪则个。”

    “这么说,折大将军不在这里了?”李继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小的果毅校尉说道,心中自是怒火升腾,但内心深处却还有一丝窃喜的,被骗到这里来固然叫人难堪,但对付一个小小的果毅校尉总比真的面对大将军强的。

    他身后的三个人也是目瞪口呆,眼睛上下打量这个胆子比天还大的女人,任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果毅,还是个女人,竟然敢冒充持节大将军,骗的还是自己几个边镇重将,这个女人的胆子难道是铁打的?

    李金花微微点头,“末将等经了几场苦战,可谓是险死还生,损失惨重,但庆阳城里驻有十万大军,不尽坐视张将军战死城外,还任由西贼肆虐,哼哼,这庆阳城末将等可是不敢进去的。。。。。。所以,请了诸位将军出来,说起来也不过是形势使然,不得不尔。。。。。。请将军见谅。”

    一番的话说的几个将军满脸通红,却也无词反驳,其他三个将军脸上虽然难堪,不过听到张文广竟已战死,心中吃惊之余,愧疚更甚,都是低首不语,唯独李继祖心里本就怀着别样心思,根本不为所动,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局面,竟然毁在了这么个小官儿的身上,心中反而更为恼火,拧着眉头冷冷道:“你一个护粮军的小小校尉,就敢在我们面前大放厥词?谁给你的胆子?老子上阵杀敌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个女人裤裆底下撒欢儿呢,赶紧把粮食运进城里,老子底下的军兵正饿着呢,看在粮食的份上老子也就不和你计较,要不然。。。。。。。嘿嘿,老子一声令下。。。。。。。。。。”

    李金花听了他这话,本来还带着些笑容的脸立马儿沉了下来,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念头立时消逝无踪,于是冷冷道:“这位便是李继祖李将军吧?早就听闻了将军大名,今天才知道将军果然跋扈非常,将军弑杀上官,勾结西夏,陷害同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真是令末将等佩服万分。

    但说起来,将军也不过是个缩在庆阳城里,专弄些阴谋诡计的阴私小人罢了,还不放在我的眼里,这里毕竟是我大秦的天下,容不得你这等不忠不义的鬼魅之辈横行,来呀,把这个阴谋叛反的王八蛋给我拿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