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二卷失意自有心胸在第七十八章操练
    兄弟们,古代的里和现代的不一样啊,古代以三百步概是现代公制里的百分之八十左右吧,好了,不解释了,找这些资料很头疼的,古代的计量单位很混乱,几乎每朝每代都有些变化,在这上面纠缠没有什么意义的。?随{梦}小◢说шщЩ.suimEnG.1a

    还有,训练特种士兵并不是现代的首创,在三国时便有陷阵营,隋朝时的将领杨素每逢战阵便派小队人马冲阵。。。。和现代的特种观念还有很多不同,但在军事上的应用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而阿草这里也并没有想将特种军队运用到古代正面战场的意思,能干的有许多嘛,比如袭营,侦查,碟探等等,好了,不解释了,不过还是要谢谢大家所提的意见。。。。

    快马一天跑七八百里确实有些夸张了,阿草在这里改过。。。。。。。

    重阳过后,赵石便开始操练起了手下的这些兵士,在他看来,这些兵士的身体素质都好的没话说,和现代人羸弱的身体,跑个一千米大多数人都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比起来,这里不光是战士,便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在身体素质上也要比现代人强的多了,更加难得的是他们艰苦耐劳,只要命令下去,他们便会认真去作,少有偷奸耍滑之人的存在。

    而赵石觉得现代特种战士和这些古代战士相比,优越性在于他们的武器装备以及所受到的系统化军事训练上面,赵石敢保证,将他现在手下的任何一个人拿出来,受到相同的军事训练。一定不会比那些普通地特种战士差了,甚至会犹有过之,其中少数人甚至能成为其中精英中的精英。

    但按照赵石对现代特种军队的理解方式。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训练出一支独特地部队来,很多现代的军事手段在这个时代是应用不上的,全信息化的特种部队所要求的精确打击和行动作风无论如何也是和这个冷兵器时代一点边儿也不沾的。

    赵石能作的便是尽力将他们的每一分精力都压榨出来,先让他们优越的体质尽量地能表现在战斗当中,别的赵石还没有想好,至于现代军队开始时要进行地军队阵型演练,正步走什么的,赵石压根儿就没往这上面想,这些人都是成熟的士兵。阵型演练几乎天天都在作,而且稍一琢磨。凝聚力便是极强的,根本没有必要从头做起。

    “快,再来十圈,最后地五十人今晚没有加菜。。。。。。”赵石站在新建军营的校军场边上。盯着场中拼命奔跑的五百名士卒,杜山虎等军官则在队伍中前前后后的吆喝着,一个个精壮的汉子着上身,满头满脸的汗珠子不住地往下淌,拼了命似地挪动自己已经僵直了地腿脚,估计他们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掉队。不能被别人落下。昨天那飘散着诱人香味地大块肉食馋的所有人流口水。但若是弄到最后的五十名,则只有馒头可以享用了。

    这已经是重阳之后一个月的时候了。迅速增长的训练量,让象杜山虎这样的强壮的过了头儿的汉子也有些吃不消,就别说这些兵士了。

    但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怨言,训练之后丰盛的伙食,再不拖欠的饷银的保证,以及各队之间的暗中较劲儿,让所有人的精神头儿都很是充足。

    每天前一百名还可以得到在第二天上山去狩猎的小小奖励,虽然也很是辛苦,穿山越岭,设置陷阱,藏形隐迹,甚至是各队相互追逐,但总要比这样傻乎乎在校军场中来回奔跑强的多了不是?

    虽然这些天来这些在山上狩猎的队伍收获颇丰,但也满足不了一天下来累的和狗一样,胃口却大的惊人的大肚汉们。

    所幸是和其他肉类相比,这里的猪肉简直便宜的惊人,原因也是简单,猪豕属于杂粮动物,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看来,什么都吃,而且生活在猪圈中的肥猪是很难入口的,只要富裕些的人家,猪肉是上不得席的。

    赵石在知道了这个之后,派人向周围村县收购生猪,几乎将周围数十里内的生猪都收购了过来,到了后来,有些人听说赵家村收购生猪,价钱虽然比牛羊肉要低的多,但总的来说比镇子上的价钱还要高上一些的,于是便有人陆续的赶着自家的肥猪来到这里售卖,到也省了赵石很多的麻烦。

    到得生猪越买越多,怎么安放这些活蹦乱跳的家伙到是成了个大问题,赵石将手一挥,立即组织起人来围起了猪栏,一部分作种,一部分吃肉,看着在军营旁边多出来的小型养猪场,赵石也有些哭笑不得,不干不知道,这事情一干起来便是一件连着一件,前世时只是训练,执行任务,再训练,再执行任务,哪里有这

    琐碎事情,如今才体会到了领军的辛苦,什么事情都了,什么事情都得想的周全,这才是五百人,若是五千人,五万人呢,赵石只要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开始的时候这些当兵的还不愿意让猪肉入口,就连杜山虎也对此颇有微辞的,当兵在大秦来说是个不错的差事,若是在军中弄个一官半职的,却要比那些同级的文官还要受人尊敬的多,可以这么说,在这个时代,西秦的军队是所有汉人军队中战力最强,也最是骄横的,让他们来吃连寒家也不屑一顾的豕肉,却是有些困难的。

    但不用说了,猪肉的味道大家都知道,不管是蒸煮炒即没有羊肉的腥气,也没有牛肉那么难嚼,味道上却是还要比牛羊肉要香上三分的,这些汉子训练了一天,早就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再闻到这样的香气,那口水流的就别提了。有第一个吃的,便有第二个,几天下来。这些人就离不开地了,都觉得平生美味唯有猪肉而已了。

    一个月之后,这些军卒基本上开始适应了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到了这个时候,除了早晚各一次雷打不动的三十圈长跑之外,开始外加了多样化地其他训练,障碍跑,负重越野,攀登。格斗。。。。。。。现得特别突出的人提拔为伙长,队正。甚至是旅帅,这也极大的激发了这群士兵的竞争热情,虽然赵石本身不过是禁军旅帅,并没有资格自己任命旅帅的职位。但他手下的人手却已经大大超过了一个旅帅应该统领的人数,任命出五个暂时有实无名的旅帅来到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伙长和队正却是实职地,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只要表现优异,那么就可能在下一轮中被选出。担任下级官佐。这样公正地做法就算是秦军中也是不多见的。普遍得到了这些士卒由衷的拥护和承认。

    赵石并没有对现有的军制进行修改,一来是因为他确实还对冷兵器作战还有些生疏。经历过地唯一一次战斗便是在庆阳百里处的山丘上的那次了,那次的战斗让他看到了许多的东西,但一次两次的战斗并不代表什么,战争经验是从无数次战斗中来获得地,越是理解这些战争真谛地人对于军制地改革越是慎重,赵石相信,西秦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战争,这样地军制自然有他的道理所在,将现代的一些东西生搬硬套在这里有时会弄巧反拙。

    而且赵石还发现,在这些相对淳朴的士卒来说,升官儿发财才是他们需要的东西,是的,也许在现代人眼里升官发财是个贬义词来的,但在这里,一句封侯但在马上取便概括了这些士卒所有的心思念头。

    这些士卒们就是这样想的,你若是想用什么军功章之类的没有半点实惠的东西来激发他们的荣誉感,那简直就是在做梦,不用跟他们说什么国家民族,春秋大义,他们不懂,甚至还会问你一句,西夏和大金里面大部分都是汉人,胡人确实该死,但那些胡人土地上的汉人呢?还有南方诸国和西秦的关系也不太和睦,他们都是汉人,他们之间在边界处和胡人一样冲突不断,甚至有时比和胡人积累的仇恨还多,这又怎么个说法来着?这个问题在现代也许很好回答,但在这里,对于这些每天拼命锻炼体魄,只为了晚上能吃上一顿肥美的肉食的士兵来说,他们最希望的事情就是要有丰厚的饷银,还能在战阵上割下几个敌人的脑袋以充军功,简单直接,其他的你便是说上一万次也没用。。。。。也许,只有在战阵上同袍们的鲜血,才能唤起他们对某一特定敌人的仇恨吧?

    至于荣誉感,用这个时代的话来说,裂土封侯,起居八座,前呼后拥,吃好的,穿好的,让别人羡慕的眼睛发红,荣归故里,这些才是他们心目中的荣誉。

    —

    了解了这些,赵石心里唯有苦笑,现代人用保家卫国来激发士兵的使命感,来增强其凝聚力和战斗力,又是新闻,又是电影的,反而是人心越来越散,而这些古代人只用一句封侯但在马上取便将这些士卒的心抓的死死的,真真是不知是落后呢,还是时代所需。

    于是思想政治工作也就没必要作了,只要将饷银按时发到他们的手里,每天吃好吃饱,便是再苦再累的操练他们也能坚持下来,一个月过去,这些汉子们的精气神儿完全的被激发了出来,一个个体力充沛,红光满面,整个都好像换了一茬人一般,就是那些显锋军旧部也都是眉开眼笑,一扫以前的颓丧之气。

    又是一月过去,花样翻新的训练很得这些士卒的欢迎,尤其是赵石在详细的跟他们讲解并示范了现代格斗模式和人体上各个脆弱部位之后,徒手

    即成了军营中这些精力旺盛,性子暴躁的家伙的最爱月时间下来,便有人已经基本掌握了其中要领,现代格斗说起来也很简单,在掌握人体生理结构的基础上,对诸如心脏,后脑,咽喉,关节等等脆弱器官进行打击。来达到杀死对手或是瞬间让对手失去战斗力的一种方法,许多电影上花哨百出的格斗场面只不过是一些哗众取宠的表演格斗罢了,真正运用起来。往往两个格斗高手会瞬间分出胜负,这是一种真正将进攻致于防御之上地杀人技巧。

    传授这些人这种危险的东西的时候,赵石也是小心翼翼,他可不想因为传授了他们一门儿杀人技巧,便让自己营地内地士兵减少一半儿或更多,这些家伙们出手往往不知轻重,一个不小心就会致人于死命的,所以不能操切。。。

    先是将杜山虎几个身体异常强壮的家伙拉出来,向所有人演示了击打身体上各个脆弱部位所能起到的效果之后。再告诉他们使力的轻重,哪里就算是力道稍微过重就能致人于死地。哪里轻微击打便会让人昏迷等等,并严重警告他们,除非遇到敌人,同袍之间的切磋一定要带好护具。。。

    杜山虎几个在给赵石当完了靶子。就算是以杜山虎那强壮的不象人类的体格在之后的十多天里浑身上下就好像没有地方不疼地,这几个人再看向赵石的时候,目光都是饱含怨望,其中还夹杂着几分地畏惧。

    尤其是杜山虎,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进入军旅不过半年多时间的山野少年。怎么会这样在他看起来阴毒到了极点的东西。但这个时候不是他想这些有用没有的东西地时候。他对于这个叫做格斗的东西的热情劲儿可不比军营中那些呆着没事就要对上几招以打倒别人为乐事的家伙们来的少了半分,不过他有些还是会心里奇怪。赵石到底想将这些手下的军卒训练成个什么样子?这个格斗虽然厉害,但在与敌作战时可不管什么用地,还有,前些天练地那些东西,怕只能让大家在逃跑地时候跑的快些吧?花样儿再多,在真正与敌接战时,看地还是谁的阵型更加齐整,谁的士卒更加的精锐,拼起来的时候就要看谁的刀子狠,谁更加的不要命了。

    而从赵石安排的训练中却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少年旅帅打的主意却是想方设法在给敌人以杀伤的时候,怎么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安全,这样的打算到也不算不对,但他在军中呆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听说有哪个将军告诉自己的部下打不过就跑的,哦,不对,原话儿是在运动中层层设防,消灭追击之敌,不过他是怎么听怎么别扭的。

    两个月转瞬即过,这些士兵也起码有了些赵石印象中那些军人们的影子,也到了检验一下的时候了,此时秋天已过,已经进入了冬季,天气冷的很快,几乎是秋收刚过的功夫,整个北国大地上就已经草木凋零,晚间的时候已经那些光秃秃的树干之上就开始挂霜了的。

    赵石站在离军营不远处的一块高大的青石上面,嘴里哈了一口白气儿,往远方出神了望了一会儿,这才跳下了石头。

    此时他身边只有五个人,虽是天气寒冷,但一个个儿都站的笔直,赵石旁边的自然是杜山虎了,其他四个就是土根儿他们几个,现在算是赵石的亲兵吧。

    看赵石下来,杜山虎将自己沮丧的目光收了回来,不过还是嘟囓了一句,“看也看不见了,估计那些家伙现在正跑的欢呢,我说旅帅,您就不能让我也领一队去玩玩儿?哪怕把他们四个交给咱也成,我一定把大旗给您扛回来。。。

    赵石根本没搭理他,径自向军营走了回去,心里却在琢磨着应该请些专业些的大夫过来了,教完格斗之后,他虽然小心谨慎,但还是不出他所料的减员了六个,四个轻伤,恢复了半个多月,有两个没三个月是恢复不了的了,如今到了冬天,这胳膊腿上的骨头都脆的很,再靠这些人自己治伤,恐怕就该有残废的了。

    “哎,我说旅帅,您别走啊,凭什么他们都能去,就将咱留在这里。。。

    土根几个相视一笑,这位杜山虎杜将军他们算是见识了的,一天围在旅帅的身边,唠叨的象个娘们儿,但除了赵石对他代答不理的,其他人若是敢在他面前说上一句不中听的,那绝对是跟自己找不自在,看两人快步离开,四个人赶紧跟上,,身影渐行渐远,最后隐入了营地之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