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四卷虎入长安聚风云第二百一十七章年关(十)
    第二百一十七章年关(十)

    赵石知道景王这里必然会做些什么,不管他自己怎么个想法,在外人眼里,他头上总是挂着一个景王心腹的名头儿的,便是如此,眼前这位王爷也是有些不放心的,这里说这么一句出来,已然是下了最大的本钱,只这一句,一个皇亲国戚的光环便加在了他的身上,赵石现在还不十分明白其中的好处,但他也自知道,有了这么一条纽带,旁人再想拉拢于他,却都要掂量掂量这其中的份量了。

    菜是好菜,酒是好酒,座中之人除了一个李全寿之外,其他几个都有些食不甘味的感觉,李玄谨更是浅浅用了几口便停了下来,那位靖佳公主此时已然离去,这宫中亲情淡薄,座中之人这时虽都算得上是亲戚,李玄谨于她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一来年岁差的太远,二来见几人竟然攀起了亲戚,心中自是不那么的自在,找了个由头便辞了出去,这里便也不细表了。

    此时李玄谨目注赵石,缓缓道:“你在西山练兵,我这里是一直看着的,成峦去了一次你的军营,回来也没少夸了你,我这里也就放心了许多。

    但今天我这里还是要问你一句,羽林左卫什么时候可用?父皇那里肯定也问了的,你跟父皇是怎么说的我不管,但在这里你要实实在在的跟我说说……明年这京里可是不平静啊,你那羽林左卫若是得用,我这里也就放心些不是?”

    赵石停下了筷子,在乾元殿时他只吃了个半饱,此时腹中还有些饥饿,但在这里却吃的不那么舒爽了。

    这时沉吟了一下,也是肃容道:“其实羽林左卫堪不堪用还是得看其他诸军的样子,我听说雄武军要比羽林卫精锐上许多的。军纪也要严上不少,这么一来便有些不好说了,您也知道羽林卫以前的样子,若说这么短的时日要练出一只无坚不摧的精兵来,赵石自认没这个本事。

    不过和左卫一般无二地羽林右卫再要比起来,如今的左卫却要强上许多了,这里其实就要看……。”

    不用他把话说的那般明了,李玄谨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琢磨着父皇跟赵石到底说了些什么,让他能这般清楚的把握住自己的意思,父皇那里的心思他也隐约琢磨着了几分,这帝位离他是越来越近了,可说是只有一步之遥,想到这些,他心中可是一片火热,位登九五。朝廷大事皆是一言而决,这样的情形以前也就是做梦能梦到罢了,如今却是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心中急切之余,行事也越发的慎重。

    雄武军?想着潼关五哥那边雪片般飞来的调兵折子。一丝冷笑已经在他的嘴角浮现,“雄武军你自不必管,明年三月之时,雄武军大致便已经开赴潼关了。京里便只剩下了羽林左右卫,到时候你可不能推说练兵不成,尽自躲在西山那个地方逍遥了。

    不过你也要放心,到时候我只要京中一切安稳,借着兵势威慑住那些想要火中取粟的宵小之徒罢了,若是无事发生最好,一旦有事,我要你火速平息之。

    不过这还是来年的事情。你现在的要务就是练好了兵,将羽林左卫牢牢控制在手中不能出了一点地差错,不然我这里能饶得了你,国朝律法也饶不得你的,你这个须谨记在心。”

    到了此时,这位一直以来明里暗里都表示着对那个位置毫不动心的王爷殿下却是将争位之心表露无疑的了,赵石没有什么,他从初一见这位王爷便隐约明白这位王爷的野心和志向地。不过却是听得旁边的淑妃娘娘胆战心惊。

    这时勉强一笑道:“瞅你说的这般吓人。还真道有人敢行大逆不道之事怎的?”

    李玄谨瞅着自己地母亲,摇头苦笑道:“如今的情势母妃你还不甚了了。已经快要逼得某些人必定得铤而走险的地步儿了,儿子这里也是防患于未然,这个时候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的,若真个让人得逞了去,恐怕就有不忍言的事情发生啊。

    要不方才靖佳来这里只说了一嘴,我这里就要您处置了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呢,不是儿子心狠,这个时候犯不得错的,这一步跨过去便是海阔天空,跨不过去就是……”

    说到这里却是自失的一笑,看着脸色已经有些发白的母亲安抚道:“母妃你也别担那个心事,就算有些人胆大包天,不过有儿子在这里,也要保您安全地,这些日子父皇的身子越发的不好了,您得勤走动些个,尤其是那些太医院的太医,给父皇的是什么药,开的是什么方子,都得找专人验过之后才能呈给父皇。

    这些事情儿子插手不得,您就得仔细些,尤其是父皇身边那些太监,您找个机会让张泽注意些,我这里已经跟父皇说了,将张信调了回来,他掌管内衙日久,宫内的风吹草动肯定瞒不过他的眼睛,只要父皇身边地人不出事,大秦还就能安宁如初。”

    淑妃听地是心惊胆战,不由回想起当年自己还年轻时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殿前司禁军在无人知晓地情形下突然进京,虽说没闹个血流成河,但当时京师乱的也跟什么似的,她那时还怀着孩子,一群群的兵士进了府内,将所有人都保护了起来,当即便吓的她腹痛不止,这才产下了孩子。

    而如今这样子,可不就是当年的翻版,再看看眼前这个沉稳自若的少年,丝毫不以听到的事情为怪,她心里不由暗自念叨了一句,这也是个能将天捅出个窟窿的人物儿,再看看自己儿子那灼热的目光,和当年的圣上何其相似,也就明白自己再说什么这个儿子也不会听得进去,再一个她也明白,这帝位之争既然掺和了进来,也就万万退缩不得,想到这些,也唯有频频点头,听得更是格外的仔细。

    “赵石,你今晚就宿在宫中,明天让全寿跟着你回府一趟,陈先生那里有话要交代于你……。之后……回西山军营的时候带着全寿……

    一旦事有不谐,你……便带着全寿和自己的家人远走高飞去吧,今后是落草为寇,还是到南方去,就都由得你了,你是我最堪信重之人,不要存着万一之想,事情若真到了那个地步,旁的人是顾不得的,你须当机立断,断不能有半点的迟疑……。全寿交给你我也放心,望你念着咱们……”

    说到这里,饶是他城府深沉如海,也是有些儿女情长的意思,但随即就也一笑,眼光又坚定了下来,抚摸了自己儿子脑袋一下,慈和之态一闪即逝,语声也慷慨了起来,“我等生逢此时,何其幸也,当不负这大好年华,开疆拓土,建万世不拔之基业,留名青史,不让秦皇汉武专美于前。

    到时你就是本王的霍去病,封狼居胥,立不世之功名……。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说到兴奋处,这位心雄志大的王爷手拍桌案,击节而歌,慨然之气毕露,便是赵石生性冷漠,这时也只觉身上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之后这位王爷也放开了心思,再不提起朝廷政务,和赵石大声谈笑,他出京不多,但见识却是广博的很,酒水一杯杯下去,谈及的事情更是从地理民情到了天文征兆上面,佛家道家的典籍故事随手拈来,听得赵石不明所以之余,也是暗自佩服,之前和这位王爷接触的并不算多,只是清楚他的野心和志向,如今却是明白,这个时代身处高位之人原来肚子里面装着的也不光是那些阴谋诡计,搁在他前世时不定便是个专家之类的人物儿,也越发的感到了自己不足之处。

    齐子平,陈先生之类本来就是文人书生,精研典章故事也不足为奇,但眼前这位王爷也是如此的博闻强记,一些东西虽都是书本上来的,说起来不免有些偏颇之处,但也可见此时身居高位之人并不都是将心思放在权位之上,也都曾刻苦过的,想及他自己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全副心思都在揣摩别人心思上面,凭借的大多都是前世的知识以及技能,便是在陈老先生那里时也不曾怎么用心过,反思之余,也是暗自警醒,不管之后情形如何,看样子这书本是不能不读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