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五卷万里征途会英豪第三百九十五章亲族(三)
    第四百零八章亲族(三)

    “别拿那些书呆子当回事,虽然他们的肠子是弯的,老子手里的刀是直的,但碰上那么一下两下,老子绝不会吃亏,这些家伙真还以为笔墨能杀人怎的?咱们凤翔府就有观风使,巡察御史,老是想着拿咱们换他们的锦绣前程,前些时想要找麻烦,像狗一样在团练使衙门周围转悠,老子索性把他给请来,摆开了阵势,让儿郎们把刀子磨的亮亮的,瞧他那个德性,吓的站都站不稳,哪里像是咱们大秦的汉子?就这样的人还想动咱一根毫毛?”

    “你得记住,咱们武人行事就要个光明正大,直来直去,跟谁撕破了脸,千万别弄什么胯下之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不管如何,先就要摆出你死我活的泼皮架势来,谁都得怕上你三分,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处身立命之道。”

    “咱们出兵放马为的是什么?封侯但在马上取,光耀门楣,荣华富贵,这大家心里都清楚,但这些又靠了什么?还不是手下军卒用命,上下一心?你这次做的就不错,胜仗打了,手下军兵折损又不重,没拿手下的性命来换自己的功劳,我敢保证,现在只要你一声令下,让他们跟你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去的。”

    “你瞅瞅魏王,一仗打下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大胜是拿人命填出来的,有什么可值得吹嘘的?晚上就不觉得冤魂缠身,睡不着觉?

    兵法老子不懂很多,但也明白这次东征最后终要虎头蛇尾的,不若凑出两万骑兵,过得黄河,一样能横冲直撞,说不准还能到太原城下转上一圈。女真人?呸,吃老子的尘土去吧,追不上老子,兵再多也是摆设。

    让那多士卒枉送了性命,还好意思说是大胜,老子第一个不服气。”

    “哦,听说你酒量着实不错,这可把老头子喝多了……”

    老爷子和赵石连干了几杯。越喝越是高兴,天南海北的说了开来,他年纪在那里,见识也就不少,军中的事情更是瞒不住他,一些话有些道理,一些则怎么听都不对劲儿,也不用赵石回答什么。纯属是自说自话,不过到也不算是喝糊涂了,话里话外意有所指,也能让人琢磨半天。

    赵石自己是个有主意的人,话听了也就听了。并不敷衍了事,更不附和,他知道,这位老爷子虽然看似醉眼朦胧。但眼光却总没离开过他的身上,审视地味道极重,这些又怎能瞒过赵石的眼睛。

    老爷子说了魏王几句坏话,见赵石也是无动于衷,眼中这才真正闪过几许赞许之色。

    扭过头去,却听见几个孙儿,曾孙辈儿的家伙偷偷谈笑,再看几个儿子。都是面色尴尬,听他如此肆无忌惮的数说魏王的不是,几个人脸上还有些吃惊,只是他积威甚重,不敢劝他而已,只有太后赵氏眨着眼睛,嘴角含笑,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几个家伙不给老子争气,还不如个少年人沉的住气。早晚把老爷子我给气死,一群蠢材。

    “大秦征蜀在即,你就没些打算?”

    赵石轻轻扬了扬眉头,终于说到正点上了,轻轻放下酒馔,“小子刚从东边儿回来,也不知南边的情形……再说,还没到兵部报备,也不知这次是赏是罚,是继续担任羽林左卫指挥使,还是其他什么,所以现在也没什么打算。”

    还没等老爷子说话,他身后地那个年轻人再也忍不住,插话道:“哼,本以为鹰扬将军赵石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却原来也犹犹豫豫,像个娘儿……”

    “住口,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老爷子的脸立马虎了起来,回头训斥道。

    “爷爷,我还比他长一辈呢,怎么不能说了?”

    赵石回头看去,这个年轻人一直将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他又怎会好无所觉,这时仔细打量,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肩宽背厚,面容粗犷,可见也是个身有勇力之人,只是争强好胜的很,一双灼灼声光的眸子,满是不服气和委屈。

    “毛都没长齐地东西,还敢充人长辈。”

    看似火爆无比的老爷子却未暴怒而起,只是随口说了一句。

    “别管这小子,老赵家就出了这么一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倔玩意,也没点自知之明……”

    淡淡的几句话,将身后的年轻人噎地满脸涨红,话锋却是一转,脸上也多了些肃容,“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直说?老头子眼睛里不揉沙子,如今大秦所有的人眼睛都盯着南边儿,凡是有些本事的谁不想着到军前效力,老头子在凤翔,离南边儿也不算远,川中是个什么样子也听说过一些。

    川中自古民风彪悍,许多地方又是汉蛮杂居,情形很是混乱,但后蜀孟氏还算有些能耐,政务上咱不懂那么多,但也知道蜀中百姓很算得上是安居乐业。

    但话说回来,他们的军队可不怎么样,这么多年,也就是平平山匪,和闹事地土司对峙一下,没见过什么大阵仗,我大秦的军旅和西夏人打,和金人打,那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这次南下肯定是势如破竹,就算他们依着地利也不是咱们大秦的对手。

    我就不信有人能忍得住,不想去南边夺功名富贵,你是怎么想的,跟老头子说说,若是你真有意,老头子到是有些办法,别拿话来敷衍我,老头子吃的盐可比你吃的米还多呢。”

    赵石沉吟半晌,这才说道:“也不是敷衍您老,您也知道,此次东征,赵石是九死一生,全靠身边衙兵豁出性命不要,用他们自己的尸体把我压在下面。才保了一条命下来,我那些衙兵都是从巩义县带出来地,都是在西边历练出来的老兵,身上的伤疤没有一个少于十处的,却各个将赵石这条命看得比自己还重,每每想起他们来就心痛地厉害。

    赵石知道,打仗没有不死人的道理,也知道自己心硬到什么程度。便是这些亲如兄弟的衙兵,若是犯了我的军法,赵石照样能毫不犹豫地斩了他们,但却总不会让他们白白送死。

    封侯但在马上取,嘿,我那京兆军上下多数都是新兵,却当了足足有一个多月地先锋,能剩下大半平安回京。连赵石自己都觉着有些不敢置信。

    所以,我觉着还是在京师休息一段日子,从头到尾好好想想,吃一次亏能让人变得聪明,同样的地方吃两次亏可就有些愚蠢了。既然后蜀那么好打,您老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带着亲族进京?”

    老爷子摇了摇头,听了这番话也不知该作何感想,少年老成。只有用这几个字来形容眼前这个少年了。

    “好,好,不骄不躁,果然有大将之风,只是南边可没有魏王……”

    “没有魏王也有这个王,那个王……再说此次攻蜀,大军应该比之东征时地各路援军来历还要杂乱,若战事艰难还罢了。若真如您老说地势如破竹一般,战事顺利之下,争功之事必多,嘿,若是真有魏王殿下在,情形说不准还好些呢……

    此战关节不在外,而在于内,如何使诸军齐心合力。又如何使辎重粮草顺利供给。这才是重中之重,没个铁腕之人统领全局。,后果实难以预料。”赵石想这件事已经想了整整有数月之久,说起来自然毫不犹豫,这趟浑水他不打算掺和进去,甚至隐隐希望川中局势最终闹个收拾不下,这才有他或是其他人的一些机会……

    “说的好。”老爷子啪的一拍手掌,不怒反喜,这时老爷子眼睛亮的惊人,哪里还有半点醉态,转头看向听的聚精会神,但却颇不以为然的众人道,“什么叫见识?这个就叫见识,把你们都带来京师,还一个个都不愿意,兵部和枢密的人我不知道是怎么想地,但老头子打了半辈子的仗,兵凶战危知道的最是清楚。

    就算有雄兵在手,也不可能未战便先有胜算的,最多便是多上几成把握罢了,不将你们一个个都送到南边去,那都是为了你们好。

    川中地形多山,气候估计也让咱们北方人头疼,十多万人马,肯定要分成两路,一路攻取汉中,一路直扑剑门,攻汉中还好说,毕竟离的近些,但从金州到剑门,再到后蜀京师,这一路得越多少山?过多少河?从来攻东川都是沿江而上,绕过剑门天险,直取成都,这次咱们却是由北而南一路过去……

    当年安禄山就曾这么干过,幽燕铁骑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

    老爷子一说起军事上地事情来,这劲头儿就又来了,其实他和赵石说的是两码事,赵石所担心的大军粮道以及川中百姓的反应,也并没将心里地东西都倒出来,这毕竟是在太后面前,和在皇帝面前说话并没多大的区别。

    而老爷子担心是川中的地形气候以及战略上的部署,虽有牵扯,但眼光所视却着实不同,不过两个人的共同点就是都不怎看好这次争川之役,老爷子一边拍打着赵石的肩膀,一边肆无忌惮的说着,大有知己相遇的架势。

    就在这个时候,殿门口一个隐含怒气地声音响起,“赵复州,有话你不去向枢密院说,却在这里胡言乱语,真就不怕朕生气?”

    在场的人都是一个哆嗦,赵复州便是这位老爷子的字了,殿上所有人都听他说话,竟是没有人知道有人来到了殿门口。

    “啊……皇上……”

    老爷子脸色一变,身子立即窜了起来,那敏捷劲儿根本就不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来到大殿中间便跪了下去,其他人也是立马惶惶然离席跪倒。

    “皇上恕罪,老臣不知皇上驾临……”老爷子声音有些抖,也不知真是吓的,还是装的,反正跪在地上就没再抬头。

    “哼,要是知道朕来,你这心里话也说不出口是不是?”来的人正是景帝李玄谨,一边说着话,一边缓缓走进大殿,脸色阴沉的厉害,却不忘挥手让那些侍候在身边地太监退下,说话地语气却是尖刻的厉害,征金伐蜀都是他一手推动,先帝时就已经开始准备,如今已经有两三年之久,中间费了多少力,愁白了多少地头发,满腔的雄心壮志都蕴含在这两战之中,如今却听见有人说这些话,真真是觉着刺耳无比。

    “皇上来了?”太后赵氏却并不慌张,好像根本没看见景帝李玄谨的脸色,轻声问了一句,“太色还早,皇上不在乾元殿处置政务,却来这里做什么?”

    “啊,我听说……嗯,听说母后这里摆宴,身子有些乏,就想过来陪您说说的。”李玄谨环视左右,看见赵石也跪在那里,眼中流露出些喜色,赵石回京,进宫,自然瞒不过他,太后这里也没想瞒着他。

    得到消息之后,又见了几个大臣,再也按捺不住,说起来他的心腹之人不多,如今朝中大多还都是正德皇帝时的老臣,而赵石这个从景王府出来的将军毫无疑问是他如今最最心腹之人,而赵石率兵复援潼关,再参与东征,连战连捷之下,算是给他大大长了脸面。

    如今赵石回京,以他的深沉性子,也想立即见上赵石一面的,这才抛下政务,带着两个小太监,安步当车而来,也没让人通报,没成想却是在殿外听到这么一番对话,什么好心情好像都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