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七卷千里江山入战图第五百六十六章谋算
    第五百六十六章谋算

    (哈哈,下周又能上***了,高兴,还有啊,那位刷评论的朋友,阿草承认,情节是有些拖了,但之前也问过了啊,大家都说仔细些写出来比较好,不过蜀中之战也快完事了,再有个七八章吧,等一等吧,不要再刷评论了,好吗?)

    “兵戈之事,小人哪里懂得?小人叔父久闻将军大名,如雷贯耳,派小人密见将军,有几句肺腑之言叫小人代传,不知将军可否屏退左右?”

    赵石微微一笑,“听闻拜火神教之人,专会刺君杀将,不得不防,有话就说吧,如今剑门关的谣言还嫌少吗?”

    邓栏微微一窒,暗道一声,果然名不虚传,这人年纪和传闻相符,又在金州大败数十万大军,方进之等人只得数十人落荒而逃,不论心机城府,都非常人能及,还是少作试探为好。

    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的,“将军谬矣,拜火神教,小人也略知一二,但将军怎知家叔定为那拜火神教之人?一些江湖传闻,将军如此身份,怎能轻信?拜火神教当年两淮起事,又怎么会在今时今日,于千里之外的蜀中死灰复燃。。。。。。。”

    看着作此无辜状的邓栏,赵石微微愣了愣,不过沉吟顷刻,就已经明白了这人的心思,这是要和那拜火神教撇清关系了。

    他神色淡淡的,只是一双眸子却紧紧盯着邓栏,直到对方深深低下头去,这才缓缓道:“是不是拜火神教徒众,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好了,废话少说,邓海派你前来,肯定不会只为了这点小事吧?我秦人不尚空言,有话直说就是。”

    这边厢,邓海实已如芒在背,汗透重衣,闻言心里松了口气,赶紧道:“赵大将军明见万里,今将军挥兵蜀地,兵威赫赫,奇计迭出,令人闻风丧胆,不敢欺瞒将军,家叔日夜思之,大势所趋,不愿效那螳臂挡车之举,陷众军于死地。。。。。。。。今愿为大将军之羽翼,只是反复之人,不敢求将军信任,今欲献上城池,,为投靠之礼,就是不知。。。。。家叔若是降了将军,将军欲如何相待?”

    赵石一拍作案,脸作喜色,想了想,笑着道:“邓将军若能献上剑门关,那还有什么说的,加官进爵都是小事,我这里许他仍领原来人马,蜀地平后,当可为一地镇守使。”

    邓栏听了,也是眉开眼笑,一揖到地,“如此多谢将军,将军领兵到日,即是家叔开城降顺之时,家叔说了,以城头点火为号,城门自开,关内冥顽之辈,还有许多,家叔力薄,还请将军能看见火光,立即率兵入城,以防小人趁机坏了大事。”

    又商谈了半晌,赵石这才满脸含笑的亲自将邓栏送到营门口,这才淡淡道:“军情紧急,我这里就不留你了,回去告诉邓将军,有功之人,我大秦从不吝于重赏。。。。。。。朝廷谕令,凡拜火神教徒众,皆处凌迟之刑。。。。。。。望邓将军能言如所行,好自为之。”

    邓栏连忙点头,诺诺应是,这才掉头而去,直到离开秦军大营,这才转头望去,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在秦军中军大帐内的谄媚恭顺?眼神更如毒蛇般冰冷,嘴角处却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而这时赵石也回到了帐内,而这时帅案之上已经摆了一碗米饭,两样小菜,李金花此时正弯腰从一木桶之中舀出浓汤,一身戎装的他,却是做的这些家居之事,看上去有些可笑,但一丝温馨的感觉却在赵石心中慢慢滋生,久久不去。

    看见赵石进来,李金花回头指了指桌案,“快吃吧,众军未歇,则将不言苦,众军未食,则将不言饥,大帅难道以为名将是不需休憩,不需吃饭的神仙吗?”

    这时赵石身后还跟着赵幽燕和达懒两个人,一见这等情景,赵幽燕一咧嘴,一把抓住达懒的胳膊,拽着不清不愿的达懒掉头就出了帐子。

    赵石笑着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正好饿了。”坐下拿起筷子便大口吃了起来,两人自那日帐中相会之后,这行事上也就随便了许多,也不怎么避讳于旁人了,到是羡慕的其他众将眼睛发蓝,这才好像明白过来,原来娶个将军当婆娘还有这等好处。

    李金花显然已经吃过,这时只安静的坐在旁边,出身的瞧着,眉眼中的温柔之色却是越来越浓。

    半晌过去,赵石吃了个差不多,李金花一边为他添上汤水,一边笑着问道:“可是剑门有人过来?”

    赵石随意的点了点头,“邓海的侄子,说什么要献关投诚。”

    李金花有些吃惊,皱着眉头道:“怎么会是邓海?”

    赵石一边喝着汤一边说道:“末路穷途,怎么就不能是邓海?”

    看李金花皱眉沉思,赵石不禁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想了,那人的话不可信,若是他能提上一个两个人头过来,说不定我就会信他一半儿,但空口白牙的,说的再好听,也不能取信于人,再说了,我这里只是轻许些好处,他竟然就那么答应了下来,如同儿戏一般,也不知是来人太傻,还是觉着旁人都好糊弄,呵呵,显然这家伙是头一次办这样的事情,人到是有些小机灵,但不成大气候。”

    想在他这样的人面前说谎,确实不太容易,彷如关公面前耍大刀一般,那邓栏虽说已经听说了他的名声,但以赵石的年岁,下意识的,邓栏还是看轻了他,如此一来,谁骗谁一把,还真的是两说着了。

    李金花听他说的胸有成竹,眉头一展,轻声道:“既然是献关投诚,可有约定?”

    赵石点了点头,“说什么城头点火为好,还叫咱们速速领兵入城,应是想在城中设下埋伏吧?到时趁势而为,临机应变,自讨苦吃的总归不会是咱们就是了。”

    “还是要多加小心,到时你只在城外,别逞强抢先入城。”

    “不须太急,看到的听到的也许是假的,但我们可以从中间找到有用的东西,邓海派人过来只能说明一件事,剑门关内的情势已经到了危急关头,不然他不会派了人来。。。。。。。”

    赵石放下汤碗,“打仗这事其实很简单,尽量让自己多出些选择的余地,而让敌人选择余地变少,而结果也就只能有一个,按照我们的选择来走。。。。。。”

    李金花没怎么听清楚,有些不明所以,但赵石却是轻拍一下桌案,“明早不需急着拔营,叫众将来中军议事。。。。。。”

    。。。。。。。。。。。。。。。。。

    他这边不疾不徐,但剑门关内却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关头,邓栏回到剑门关,连夜将经过禀于邓海,最后却还是加了一句,“叔父,此事是不是有些悬乎?若真放秦人进关,就算设下埋伏,秦人真就会上当不成?若是秦人一入关,便抢占城墙等处,步步为营,咱们哪有可趁之机?”

    邓海却笑了起来,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那又如何?我教众兄弟最善什么你也不是不清楚,到时候,只要那赵石敢进关,就管叫他来得去不得,秦人群龙无首之下,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叔父,那赵石狗贼护卫严密,就算侄儿单身过去,他也未曾屏退左右,到时候必然也是防卫森严,只怕。。。。。。。。”

    邓海笑的有些诡秘,又有些得意,本来关内人心浮动,让他很是焦躁,但之前想的这个法子却是又能阻秦人援军南进,又能化解当前危局,还能保全自身,实在是一举三得,想不得意都不成。

    这等妙策憋在心里有些难受,自家侄儿既然问了,说说也是无妨,“你知道谁要来这剑门关?”

    邓栏茫然摇头,只听邓海接着便道:“就是刑堂那位招惹不得的。。。。。。”

    听得刑堂两个字,邓栏迟疑了一下便即恍然,惊声道:“难道是。。。。。”

    邓海笑着点头,“不错,就是那位三老爷,昨日来传的信,也许明日,最迟后日便到,有了他在,万马军中,取那赵石的首级还不是轻而易举?”

    邓栏连连点头,满脸的欢喜,谁不知道刑堂那位乃盖世英雄,武功已是超凡入圣,笑傲群雄,更听闻那位在成都还刺杀了秦人的大元帅,且萧然而走,并无一人能拦住他一步,若真到了剑门关,想来离那赵石授首之时,也已不远了。

    不过欢喜归欢喜,随即便想到之前之事,立即便急急道:“叔父既然知道三老爷要来,还把二祭酒。。。。。。。。”

    邓海哼了一声,不以为意的道:“方进庭酸腐之人,若非是他,如今怎会是如此局面?三老爷的为人为叔比你清楚,处事最是公允,不然为叔又怎会在三老爷即要来到之际,轻易得罪那蠢物?”

    不过想到经营许久的局面就此不再,邓海还是长叹了口气,“这些话不要跟外人提起,下去之后,悄悄准备好行装,等剑门大乱之时,咱们立即脱身去成都那里,千万别让旁人看见,就算教中兄弟也不成。”

    邓栏虽说聪明,但还是有些不解,疑惑道:“走?去成都?这里不要了?为什么?”

    邓海苦笑,为什么?还能为什么,这个侄儿虽说聪敏,但见识还是少了些,却是耐下性子解释道:“秦人就算群龙无首,只要进了关城,你想想,几万秦军,别说关内人心浮动,军兵士气全无,就算是众志成城,若无坚城可守,也定非秦人对手。

    到时候,秦人主将被刺,红了眼的秦人会干出些什么来,还用我说吗?”

    “那。。。。。。。。秦人占了剑门,岂非是咱们败了?教主那里怪罪下来怎么办?还有这数万军兵可是咱们的心血所在,若一起带走的话还能有个交代。。。。。。。。”

    邓海把眼睛一瞪,平日里看着聪明伶俐,怎么到了紧要关头,各个都成了榆木脑袋?

    手指着邓栏,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呀你呀,以前就跟你说,行事不能总看眼前,鼠目寸光,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数万军兵你当我想扔给秦人?这关城若是能守得住,我还能走这一步险棋?

    你怎么就不能多想想,多看看,就知道问,我若不在了,我看你还能去问谁?”

    “叔父,侄儿错了,以后一定多看多想,不让叔父担心。”

    邓海嘘了一口气出来,放缓了声音道:“现如今关内谣言四起,危机四伏,这数万军兵已不足峙,所以我这里才要放秦人入关,一旦三老爷那里行刺得手,秦人群情激愤之下,定要和守关兵卒成混战之势,此正脱身远走的好时机。

    而秦人经此一战,就算占据了剑门关,也再无力进军成都,这才是重中之重,一城一地之得失算不得什么,只要拖住了秦军,教主那里就不会太过怪罪于我等失关之责,也是那方进庭太过恼人,不然这数万军兵才是你我叔侄在神教的立身根本。。。。。。。。。

    此去成都那里,却还要将那方进庭带上,不管怎么说,那是教主的儿子,损伤不得,再有三老爷的名头顶着,咱们叔侄也是无事居多,但手下无兵无将,行事却要谨慎些了,不要轻易跟人结怨,你道神教之中的争权夺利少了?

    不过话说回来,神教青龙堂估计已经都成了孤魂野鬼,方进之,方半儒等人不得教主欢心,也都成了孤家寡人,神教已是十去其五,也正是用人之际,你我叔侄此去成都,说不定还能得个好职位,以后好好做,定然有处人头地那一日。”

    。。。。。。。。。。。。。。。。。

    不过这叔侄两个之后如何商议脱走之事,此时在蜀军一处营房外面,一条黑影闪身进了营房。

    “谁。”黑暗中,一人低吼了一声。

    “老蔫,是我,别动刀子啊。”

    黑暗之中,有人低声笑了起来,同时传来的,还有几声归刀入鞘的响动,灯烛晃动,昏黄的烛光中,四个人都是贴墙而立,蔫狼嘿嘿乐着,手举烛台立在正中,瞅着进门就差点挨了一下的胡离。

    “老胡,这么晚了还跑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偷香窃玉呢,莫怪,莫怪,谁让咱手这么快呢?”

    其他几个人都嘿嘿笑了起来,胡离瞪了一眼这个外面憨厚,实则奸诈的家伙,径自走了进来,“赶紧把烛火灭了,现在那群王八蛋盯的可严。”

    烛光熄灭,屋中又恢复了黑暗,蔫狼的声音响起,“这么晚来兄弟这儿,肯定是那事儿有眉目了吧?”

    他们这群人乔装成私盐贩子来了蜀中,途遇在青龙寨脱走的徐六一行马匪,一拍即合,便跟着那群彪悍的马贩子来了剑门关。

    那徐六还真没说假话,他一个堂兄就是蜀军中一个校尉,手下领着百十多人,官不大不小,见到堂弟这么一副样子来投,二话没说,就把这群人安置了下来。

    又听说这群人不是马匪,就是私盐贩子,都是一等一的亡命之徒,不惊反喜,和领兵的上官一商量,将一群人都招进了军中。

    蔫狼看着老实,只得了个旅帅来当,胡离别看干瘦干瘦的,但那股子精气神却非常人可比,那位徐校尉看着顺眼,让他当了自己的衙兵,一群人也没散开,自组成了一帅,都让蔫狼领着,这样一来,两人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前些日子,蜀军出关去取利州,他们也跟着去了,没怎么出力,都在后面躲着,自然没什么损伤,但是攻城时,徐校尉这一队人马也被派上去两次,伤亡很是不小,百十多人只剩下了七八十个囫囵的,连那位徐校尉都被石头给砸了一下,胳膊现在还挂着呢。

    等到从利州回来,两人瞧着蜀军士气低落,都是暗自高兴,后来又听说秦军大队人马来了,两个人一琢磨,人单力孤的,还是等大队人马到了,瞅个时机,将城门打开才是正经总归不能干等着就是了。

    不想大军还没到,这机会竟然就造出来了,关内谣言纷传,说什么的都有,蜀军中人心涣散,大多都在私底下痛骂邓海等人领兵无方,而议论邓海等人来路的也渐渐多了起来,那些领兵的将军们嘴上不说,但从他们阴郁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也是心中存疑。

    两***喜,那已经养好了伤的徐六在听闻说邓海乃拜火神教之人后,更是暴跳如雷,大骂拜火神教的狗贼不得好死。

    已为徐六当成好友的胡离乘机试探了两句,徐六显然对拜火神教恨之入骨,当即二话不说,将自家的堂兄找了过来,三人密议之后,那徐校尉去寻领兵的周将军,事情到了什么地步,蔫狼这里还在等胡离的消息。

    黑暗之中,胡离轻笑了一声,低声道:“差不多是成了,赶紧叫兄弟们戒备,估计大事成不成就在明晚,咱们身份低,不知道最终会是多少人叛乱,但乱起来就好,他们狗咬狗,咱们不掺和,只瞅准了时机,抢占城门,明晚上,派个兄弟出关,去给大军报信,千万千万谨慎些,别让人发现了,不然都得掉脑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