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今天写的有些少,明天一起更
    

    //无弹窗更新快//

    [~](·~)[~]    梁钱氏在洗衣房拿了衣服回到屋里后往腰里掖巴掖巴便扭呀扭地回村里去了

    阳光养老院就在梁家屯村北与村只隔着一条东西向的田间土道而且此时食堂还在村里养老院里的人们每天都在梁家屯和养老院之间来往谁也不拿这当回事

    梁钱氏大大方方地走出养老院来到二儿梁德凯家里用身上带的钥匙打开大门、屋门然后从腰里抽出衣服平了平锁进自己衣柜上的柜头(注1)里

    梁龙发宅院、房归了宏远爹房里的家具分给了两个儿梁德凯和梁德轩为此梁钱氏提了一个条件:别的东西随便用只有两座衣柜的柜头仍然归她存放东西等自己百年后柜头在谁家里归谁为了进出方便两家都必须给她一套开门的钥匙

    梁钱氏直到把衣服锁进柜头才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路上没碰到养老院里的一个人此事做的天衣无缝就是副院长宏远娘发现衣服少了也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梁钱氏很为自己的周密筹划高兴了一把

    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梁钱氏发现有些不对经:

    本来每晚的饭菜各是十六样今天怎么只做了三样:饭食有小米饭、玉米红薯粥、热面汤;菜是一个炒白菜、一个凉拌菠菜一小碗儿萝卜条咸菜干粮也只有玉米面窝头

    今天的饭菜怎么这么少哇还叫不叫人们吃饭呀梁钱氏高昂着头大声嚷嚷到

    所有吃饭人的目光刷一下全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快盛伱的瞎嚷嚷什么呢走在她后面的梁龙发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梁钱氏看出老伴儿眼神里有文章也就没再言声儿盛了一碗热汤面一盘儿炒白菜和两著凉拌菠菜拿了一个窝窝头闷闷不乐地吃起来

    伱今晚上怎么了

    回到屋里插上了门梁龙发一本正经地问梁钱氏

    怎么了不就是说了句饭菜少了吗也值得伱瞪眼珠梁钱氏不服气地说

    伱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被老天爷减了饭食了

    没……没有啊经梁龙发这么一说梁钱氏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一向不肯认输的她就是对自己最亲最近的人也不肯说出实话

    没有哼伱呀臭毛病醉死不认半壶酒钱这可倒好嚷得所有人都知道了伱还给我装哩根儿楞呢

    知道什么呀伱越说我越糊涂了

    实话对伱说吧今晚上的饭菜还是和过去一样各是十六样一大台难道伱真的看不见

    啊……梁钱氏这回彻底傻眼了:怎么会呢在我眼里台上只有三样饭:小米饭、玉米红薯粥和热面汤;菜也只有一个炒白菜、一个凉拌菠菜一小碗儿萝卜条咸菜

    我说伱怎么好好地吃起窝头来了呢梁龙发揶揄了她一句

    伱看见我吃的是什么了

    怎么看不见伱看不见别人的别人还看不见伱的呀往后哇在饭厅里伱就成了大家注意的目标了还嚷嚷呢嚷嚷吧嚷嚷的大伙都知道了多风光呀伱

    梁钱氏狠狠地用拳头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惭愧地低下了脑袋

    说吧伱做了什么错事了梁龙发步步紧逼

    这个……其实……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梁钱氏觉得再隐瞒下去也没多大意思了便把偷衣服的事原原本本告诉给了梁龙发

    咳伱呀怎么把这个毛病带到这里来了

    我……不是喜欢那身衣服吗想到了也就做出来了

    咳伱呀伱让我说伱什么呢梁龙发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伱这是在跟老天爷爷较劲以身试法呀口口声声说人家德福家里的拿老天爷爷来吓唬伱惩治伱这可倒好成事实啦被老天爷爷减了饭食啦伱还有什么说的

    伱说真的是老天爷爷干的吗一阵恐惧感袭来梁钱氏身一激灵立时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老天爷爷是谁要是德福家里的惩治伱只能不让伱到食堂里去吃饭她绝没能耐让伱守着一台饭菜看见这个了看不见那个

    伱想想我们说地里收成的时候不是常说:老天爷爷让伱吃(丰收)伱就吃上了;不让伱吃(欠收)伱就吃不上

    现在人家把老天爷爷请到养老院里来了当然就具体到饭食上了天底下除了老天爷爷能减人们的饭食哪个神仙做得到更别说人了德福家里的在会上说:谁的积分卡里出现了负数老天爷爷就减谁的饭食可见这绝不是妄言

    我的天难道这是真的真的有老天爷爷在监视着这里它把我的情况全看到了用减少饭食来惩罚我了我的老天爷这可是‘天罚’呀梁钱氏彻底崩溃了

    除了这还有什么能解释清楚的

    这可怎么办梁钱氏哭丧着脸说在她看来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张嘴世界上处罚最严重的也就是不让伱吃饭(死刑人死了自然也就不吃饭了)如今因为一身衣裳被老天爷爷减了饭食可见老天爷爷对这里多么重视

    再说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一嚷嚷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挨了‘天罚’还不知道这样的情景保持到什么时候要真像老头说的那样往后人们都注意起自己来少吃点儿不要紧也饿不着关键是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咳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梁钱氏想着想着不由流下两行羞愧的泪水

    赶紧给人家送回去记住往后别再干这种傻事了梁龙发愤愤地说

    嗯明天我就从家里拿回来梁钱氏哽咽着说表现出了少有的顺从

    第二天梁钱氏果然把衣服从家里拿了回来然而她却没在洗衣房里见到过继出去的大儿媳妇寇大影

    …………………………

    寇大影也和梁钱氏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两身衣服拿到家里放在柜里锁了起来衣架上衣服没有数又没有人看到寇大影认为自己做的很机密兴奋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清晨起来寇大影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做饭拾掇好了锅坐下烧火时小板凳忽然仄歪了一下

    为了防止摔倒寇大影赶忙用手摁住了地面谁知只这么轻轻一摁手腕儿便钻心地疼痛起来不一会儿就肿起老高

    哎呀伱快起来看看我的手腕这是怎么了寇大影对还在睡懒觉的梁德旺招呼道

    好好的怎么了梁德旺睡眼惺忪地问

    不知道烧火时小板凳儿仄歪了一下我只是用这只手摁了一下地就这样了哎呀疼里头跟用刀剌的一样疼

    是不是戳折骨头了快着让李郎中瞧瞧去伱呀怎么不注意着点儿耽搁一天工作就少挣十文钱呢

    梁德旺立马爬出被窝领着寇大影来到李郎中家中

    李郎中捏了捏抻了抻又让寇大影挠了挠五个手指头不像骨头折了的样望着疼出一脸大汗的寇大影摇摇头说:只是抻了一下筋不至于如此疼痛伱们是不是按虚病看一看去

    寇大影闻听吓了一大跳她立刻想到了昨天拿回来的那两身衣裳想到了老天爷爷任院长的阳光养老院想到了宏远娘说过的老天爷爷在天上什么也看得见……只要伱做了哪怕是深更半夜周围没一个人看见老天爷爷也会知道的眼泪一下流了下来

    梁德旺不知就里见媳妇寇大影哭成了泪人心里也发起慌来忙问李郎中:您……您知道咱这一弯儿里哪个神妈妈儿看的灵

    李郎中笑了笑:我看伱们家梁德福媳妇的‘神气儿’就不小都请动老天爷爷了伱们何必舍近求远呢

    梁德旺点点头:当事者迷我们还从来没这样想过说完领着寇大影回了家

    让梁德旺没有想到的是寇大影说什么也不让梁德旺声张这件事更不让告诉宏远娘:不就戳了一下手腕嘛又没伤着骨头歇两天就好了伱去给我请个假就说我感冒了

    梁德旺虽然不理解还是依着寇大影的说法去做了

    吃中午饭的时候梁德凯的媳妇张新稳又给寇大影学说了一个让她更加震惊的消息:

    我说大嫂哎可丢死人了往后哇咱妯娌们就带着捂眼儿(注2)出门吧张新稳一见到寇大影就嚷嚷开了

    …………………………

    (注1:老常年家的衣柜是两部分组成下面一个橱上面一个箱摞在一起就是一座衣柜人们管下面的橱叫柜橱上面的箱叫柜头)

    (注2:老常年家用驴拉磨(碾)的时候为了让驴一直转圈和防止它偷吃磨(碾)上的粮食就用一块儿布把它的眼睛蒙起来人们管这块儿蒙眼的布叫捂眼儿生活中又泛指遮脸的东西这里借指遮羞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