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卷天下兴亡谁人晓第八百四十章明了(三更,继续求月票)
    只两三日,消息就已经传回了赵石手上,赵石很满意,他自然不知道天妖那个小女人使用了什么手段,但他在乎的也只是结果,一切都表明,小女人虽花钱如同流水,还得用珠宝喂着,但办起事来,还是靠谱的。

    钱定军侯府不是很多,但珠宝什么的却足够丰盛,到了他这个地位,不用贪渎,也不用靠什么俸禄,甚至于,都不用宫里赏赐。

    现在每年从吐蕃,蜀中,巩义那边,都会送来很多的礼物,尤其是吐蕃那里,吐蕃低地,最不缺是除了战马牛羊之外,可能就是各色宝石了。

    自从李匪称霸低地之后,更是没了什么顾忌,用战马和皮革交换粮食物品,再转手,卖给高地的贵族们,高地的贵族们出的最多的就是各色宝石,近千年的积累,高地贵族之富有,绝对是让常人难以想象的。

    甚至与蜀中做买卖,换来蜀锦,茶叶之类的东西,在高地,乃至于西域,这都是等价于黄金的珍贵物什。

    李匪坐地发财,如今已是富可敌国,而李匪这人最讲的就是义气,近些年往长安送的礼物是越来越贵重,越来越丰厚,到了后来,竟然有成车的各色宝石出现,即便是赵石,都感觉这家伙现在是太有钱了。

    废话少说,如今定军侯府的家底,再怎么折腾,也是折腾不完的。

    赵石让人去查的消息并不算什么隐秘,只能算是个考验罢了,显然,天妖这个小女人完成的很出色。

    赵石仔细瞧了瞧内容,若是搁在一个多月之前,肯定又是一番怒火中烧,但现在,他却平静的将消息看完,只是眉头微蹙。

    他让人去查的不是旁的,正是许节休妻的前后始末。

    好像是知道赵石的心思。传过来的探报里面,说的很是详细,但内容可真的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这里面出现了的名字,以及背后若隐若无的影子,也让人不寒而栗。

    咸宁六年十月间。大将军王佩次子王仲坤有纳星之喜。后面注明,王仲坤,好美色,多妻妾。据传为大将军王佩所不喜,不过一直留于京师之地,交游广阔,疑为大将军王佩刻意留于京师,交结权贵。以为耳目。

    许节与三五好友同往贺喜,其中礼部文案贺庆知,妻曲氏,乃户部员外郎曲士昭之堂妹,吏部行文年旭,为豪族王氏内院总管年大成侄儿,翰林院修史张治问,师承大理寺少卿王鲁卿,其余两人。皆为许节同窗,待细查。

    王仲坤交游广阔,却邀许节同席,席间多有挑拨,同席者。还有大将军折汇次子折思廉,虽一言不发,但隐有默契,与许节多有礼遇。

    当晚。许节宿于王仲坤府内,王仲坤曾挟折思廉与许节密探良久。后送两美貌女子予许节,养于外间,一切皆为王仲坤操办。

    后据闻,许节曾于人夸耀,外放之日近在眼前,当是王仲坤,折思廉等人许诺。

    到了这里,事情始末便很清楚了,但后面还有消息,就真的让赵石有些惊讶的感觉了。

    据传,大将军王佩兵败受责,隐有失势之意,然去岁却于长安王氏结亲,隐有勾连成党之势。

    就这一句,让人联想可就多了。

    赵石暗暗心惊,只一个许节,就让这些人费了如此力气,可想而知,后面跟着的就是暴风骤雨了。

    王家在朝中根深蒂固,王佩在外领兵,地近京师,中间还有折家搀和,是对着太子来的,还是对着他赵石来的,很难分辨的清,但也不用分的那么明白,他和太子本就是一体,对着太子来,和对着他来,都无任何分别。

    一个大族门阀,于朝野间呼风唤雨,外间两个大将军,皆是大秦将门出身,内外勾连,也只能用势力滔天来形容。

    赵石升起个古怪的念头,也难怪皇帝陛下要在内苑练兵,就这三家,如果连结成党,谁都得忌惮万分,皇帝陛下也不例外,到未必是单单防着他赵石的。

    虽多了许多的忧虑,但却并不畏惧。

    大秦无疑现在正处于鼎盛之时,外间的胜利,疆域的扩大,很容易激起人的野心,无论是朝堂之上的大臣们,还是外间领兵的将军们,在这个时候能拿捏的住自己的,便是人杰。

    而无论是京师大阀,还是领兵的将军们,也会升起掌控住自己的**,这无可厚非,王家素来在朝野间左右逢源,但如今却不得不选了一边儿来站,这是被逼的。

    王佩也差不多,若不能放手一搏,他的前程要黯淡的多,至于折家,没什么好说的,每次新君继位,背后都有折家的影子,显然,他们是储位之争的常客,以他们的家底,即便赌输了,也不会输的倾家荡产,所以他们比旁人更从容,折汇此人的野心一直不小,要是在这么热闹的时候不掺和上一下,那才叫怪了呢。

    其实追根寻底,还是在于景兴新政之上,豪门大族从没停止过对新政的攻讦,当年羽林左卫兵变,便是其中一次小小的**,这一回,大家好像又要在储位上做些手脚。

    赵石笑了,皇帝陛下的龙椅好像不那么安稳了吧,王家和折家一旦闹起来,就是奔着储君之位去的,但何尝不是奔着新政去了呢?

    这个时节,本来应是借助自己力量的时候,偏偏皇帝陛下又故态复萌,想削夺自己的权柄,他可是真有信心呢。。。。。。。

    局势终于清晰了起来,按照后世的一句经典的话来说,这是一次保守派和改革派的碰撞,看上去势均力敌,但明显,改革派已经落在了下风,如果保守派成功,皇帝陛下的威信必然受损,虽不至于改朝换代,但八分田亩制之类的东西,很可能便会被废弃,这会给保守派争取更多的优势。

    许多不满于新政的人也会站出来支持他们,到了那个时候,让当今陛下退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必定要乘胜追击,谁都不是傻子不是。

    这么说来,他也不过是适逢其会,卷了进来而已,若当今陛下如同往日般信任于他,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大将军王佩不过败军之将,挥手可平,折家那里,大将军折汇远在千里之外,有他与大将军张培贤坐镇京师,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王家不过是文官,阴谋诡计,朝堂政争是行家里手,但在刀枪面前,除了洒出一腔颈血之外,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曲氏一族?傀儡而已,和这些人比起来,他们蹦跳的再欢,也逃脱不了自己的命运。

    偏偏皇帝陛下出了昏招,要先来对付他赵石,一下子便是形势大变,让未来充满了未知,估摸着,王家折家什么的,也正是瞅准了这个机会,先是试探了一下,竟然让人喜出望外,之后的招数也就会接踵而至了吧。

    这个时候,皇帝陛下也是骑虎难下,难受之处,绝对不会下于他赵石半分。

    这由不得他不笑,帝王心术,到了此时,可不就是个笑话吗?

    赵石想了想,笑容越发欢畅,情势乱的可以,但到了最后,好像还是得看谁的拳头硬一些,自己的拳头软吗,从来不软,皇帝陛下除了自毁干城之外,在拳头上却是最弱的一个,这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局面。

    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并无什么漏洞,赵石不由心想,看来自己是真的长进了,不然绝对不会想到这么多。

    天妖大人绝对想不到,只是第一次传递消息,就帮上了大忙,让他眼中的傻大个儿清楚的看到了一些东西,小小一张纸,足可抵得上千军万马。

    于是天妖大人的收获也丰富的让人难以置信,当五匣珍珠宝石摆在天妖大人的面前,并一一打开的时候,天妖大人眼睛越睁越大,最后那灵活的眼珠儿向上转了过去,接着就只剩下眼白了。

    嗯,她晕倒了,真的晕倒了,就算如此,她也是晕倒在了这些匣子上面,两只小手死死捂住,脑袋被碰了两个包,鼻子流了鼻血,就这么晕倒在了桌子上,吓的南宫无忌赶紧上前想将她扶起来。

    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掰不开她的手,只好一盆凉水浇了下去,天妖大人这才醒转过来,醒转过来的她却没立即去敲打自家哥哥的脑壳,而是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就在南宫无忌以为自家妹子疯了的时候,宝石的光芒再次吸引了天妖大人的目光,于是。。。。。。。。。她正常了。。。。。。。。

    好半天,天妖大人才开始嘟囔,南宫无忌小心翼翼的凑到跟前,才听清楚,“嫁过去,嫁过去,一定要嫁过去。。。。。。。”

    南宫无忌一脑门的黑线。。。。。。。。。。

    赵石可不会想到,丰厚的赏赐差点把自己的情报头子弄疯了,他想的是,之后探听消息,终于有了明确的目标,接下来嘛,就要耐心的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