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一卷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九百三十章忠诚
    (月票有了没,可以投了,呵呵。)

    这里是府邸的见客正厅,宽大而又奢华,不过到底是女真人,满屋子的黄白之物,看上去有些俗气。

    自从秦军入城之后,这里便成为了大将军赵石的驻跸所在,戒备森严,一如中军大帐一般。

    木华黎和不颜昔班这是回来的晚了,赵石这些日子已经清闲了下来,若是换做刚攻下大同那会儿,这里来来往往见大帅回禀军务民情的,可谓是络绎不绝。

    而如今,大军已经散去了一半儿,用得上大将军亲自处置的军务也没了多少,再加上安抚民心,收拢难民,发放粮食,预防疫情什么的,都已经做的差不多,朝廷官吏也已经来了一些。

    身为大军主帅的大将军赵石,也就不可避免的清闲了下来,对于赵石来说,现在要琢磨的事情,是回京呆上些日子,还是留在河东,为下一阶段的攻伐做准备。

    若是换在景兴皇帝在的时候,不用想那么多,听朝廷圣旨便是,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多数是要回京述职的,这在景兴皇帝李玄谨已经是惯例了。

    不过换了现在,于这样的事情上面,他却已经有了很大自主之权,只要写一封奏疏上去,朝廷下来的谕令,多数是要按照他的意思来。

    所以说,来去自如之后,是回京还是留下,其实于他本人来说,并无多少分别。只是路途遥远了些,若是不想清楚,这一来一回可是够人受的。

    实际上,赵石心里已经有了些打算,想让种遂留下驻守大同,不过还要看种遂的意思,毕竟殿前司禁军指挥使,和大同守将之间,不可能兼得,而显然。殿前司禁军指挥使的职务,对于种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不可能随便放弃,来换一个边城守将。

    如果种遂不成的话,换做张锋聚,或是种怀玉几个,分量虽然轻些,但也不是不可以。还是那句老话,随着疆域的扩大。在人才上,大秦显得有些过于捉襟见肘了。

    其实还有许多事可以做,但太原大同两战,和他料想的不太一样,时间上拖的太久了,不过损伤却比料想的要轻微的多。

    率领这许多兵马的经验还是头一次,有些失误之处,也有些与预想出入很大,都是经验不足所致。而事实上,最重要的还是时间。

    此时已经入冬,想做什么也做不成了,只能等到来年再说,再者,大军征战半载,军士之疲敝。也很是出人意料。

    要说经历的大战只有两次,都很短暂,而且算不得什么激战,恶战。损伤也不大,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大军上下,都弥漫着一种疲惫,慵懒的气息,这是他征战以来,从来不曾在部下身上看到的。

    回想起来,也只能说是,仗虽然打的不多,但转战千里,又是如此大军,四处出击,不光是领兵将领们心神疲惫,便是军兵,走了这许多路下来,又是打仗又是围城,神经绷的也太紧了。

    所以说,二十万大军,听上去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实际上,与以往率兵征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而且进兵很急,没有给士卒多少休整的时间,所以到了最后,打下大同,一下子疲惫便涌了上来。

    军兵厌战什么的还谈不上,但若再想动兵,军心却是堪忧了。

    所以赵石这里也歇了心思,索性过了这个冬天,让士卒休整一番,再谈其他。

    有了这样的念头,河洛大军早已回了河洛,殿前司禁军那边也将在近日南归,猛虎武胜军以及其他各部,除了留下一部分人驻守大同,太原以及各处关隘之外,都将南下汾州休整,这样粮草上的压力,也能缓上一缓。

    大战之后的空虚感不可避免的来临,不光是手下领兵将领们,即便是赵石,这个时候也有些提不起什么精神头来。

    还好,丢了半壁江山的金国,却没什么异动,如今已经入冬,就更不怕金国出兵了,若其来到大同城下,拖也能拖死他们。

    金人反应之迟缓,已经不出秦人意料,和金人打仗打的多了,对于金人也越来越熟悉,什么带甲百万,强极一时,北地大国,都已是昨日黄花,没有多少值得人畏惧的地方了。

    就像撕去了一层华丽的轻纱,露出后面丑恶的内里,甚至普通的秦人士卒,在提起金人的时候,也不可避免的会露出些轻蔑出来,这条猛虎,已然遍体鳞伤,不配再拥有那么广大的肥沃山河了。

    可以说,胡人帝国的生命力,与汉家国度的比起来,完全落在了下风。

    就在这样一个百无聊赖的时节,木华黎和不颜昔班终于回到了大同,也引起了赵石的兴趣。

    他想知道,如今草原上发生的种种事情,更想知道,遥远的东北,那些蒙古人发展到了什么样子,乃蛮部和克烈部的战争到底谁胜谁负。

    比起其他人来,他无疑是汉人中最关心草原情势的一个。

    对于不颜昔班的作态,他不置可否,鞑靼人的大汗,并不具备与如今的他平起平坐的本钱,即便鞑靼人鼎盛的时候,也不具备。

    他们的草原并不宽广无垠,还离南边如此之近,这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命运,何况,现在的鞑靼人,日子应该并不好过才对,他们的生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间,显然,年轻的不颜昔班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一切的权势,不是来源于自尊,而是来源于实力。

    如果他不是琴其海的侄儿,赵石不介意在他露出桀骜的一面的时候,给他一棒子,让他明白谁才是主人,甚至从鞑靼人中挑一个更加聪明的出来,让他取代汪古部在鞑靼人中的位置,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不颜昔班是琴其海的侄儿,虽然不颜昔班所表现出来的姿态很不合时宜,但他愿意原谅他一次,但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鞑靼人在他支持之下,必定会迎来自己的辉煌,他们可以拥有肥沃的草场,可以拥有无数的部众,他可以给予鞑靼人很多很多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但鞑靼人在得到他的帮助的那一刻开始,也注定不会拥有与汉人平起平坐的地位和机会。

    盟友这个词是来形容实力相当的两个势力的,当他们落魄的时候来乞求他的帮助,当他们稍微强大的时候,就像成为你的盟友,再强盛一些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想着回头咬你一口呢?

    他要的是一把足够锋利的刀,而不是养虎为患,这个用意他自己十分的清楚而又明确,如果鞑靼人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话,他不介意让他们清醒一下,无私的帮助是不会出现在两个种族之间的。

    他们最为牢靠的纽带也不是血缘以及亲情,而是冰冷的利益。

    想到这些,赵石的微笑渐渐有些淡了,他的目光望向木华黎,在他身上转了两圈,开口问道:“能够重回草原之上,在汉人话里,应该叫衣锦还乡,可还高兴?”

    木华黎可一点都不笨,一句话便让他闻出了点恼怒的味道,他可是真够冤枉的,不过,他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主人的疑心,让他感到屈辱和害怕。

    他赶紧站起身来,跪倒在地,深深的埋下脑袋,“回禀大帅,草原上虽好,但末将情愿跟随在大帅身边,为大帅取下敌人的头颅,这才是木华黎的最大的心愿。”

    赵石笑着点头,年轻的蒙古人根本不知道他在另一个时空当中,有着怎样的威名和成就,他自然也不会知晓,主人的怀疑和试探有着怎样的一个心理在作祟,在赵石看来,就像是一根麻绳系在猛虎的脖子上,是不是要睁开麻绳的束缚,就要看猛虎自己的意思了。

    木华黎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也许这只猛虎已经被驯服了,不过谁说的准呢。

    “起来吧,我早就跟你说过,天下何其之大,不要将目光总望向一处,你将来的成就,不一定会比我差了。。。。。。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过些日子,我还有事让你去办。。。。。。。”

    木华黎磕了两个头,才站起身来,额头上已经有些青了,我微微斜了不颜昔班一眼,心里真的有些恼了,这可真的是受了无妄之灾,大帅的话,好像一根根钉子钉在他的心上,让他难受,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不就是不颜昔班吗?

    好在,大帅还有事情交给他来办,不然的话,他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了大帅的信任,他的荣耀将到哪里去寻找,草原上吗,那里又有什么人再配作木华黎的主人?

    不颜昔班显得更加的局促不安了,赵石的话,每一句都好像是对他说的,他好像一下子便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但是他的姑父,而且还是大秦的大将军,他曾立下过无数辉煌的战功,麾下的勇士足以淹没任何敢于违抗他的意志的敌人。

    而他。。。。。。好像。。。。。。。确实有些心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