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一卷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九百九十三章惑敌(继续求月票)
    接下来的两日里,乃蛮人的袭扰便再没有停止过。

    而大将军赵石也不再派出精锐的秦军士卒对付这些乃蛮骑兵了,一队队鞑靼人被派出去,与乃蛮骑兵纠缠,厮杀。

    实际上,这样的骚扰对于如今的联军来说,并无多少困扰之处,骑兵袭扰,对于满是骑兵的联军作用并不明显,若换了是步兵,这种战术定然会让步兵寸步难行,追也追不上,打也打不了,若无险要之处据守,并粮草充足的话,多数要被拖死在草原上,这也正是自古以来,胡人对付汉家军伍的常见场面。

    但如今嘛,乃蛮人即便化身成为狼群,环伺左右,但效果并不大,一队队的鞑靼骑兵被派出去,将他们驱离大军左近。

    或是在空旷处,上演一番追逐,厮杀的戏码,除了让草原上多出许多尸体之外,并无任何意外发生。

    当然,在这种不停的袭扰之下,乃蛮人在年轻的鲁乌尔阿拔率领下,还是好像找到了这支联军的弱点所在。

    那就是位于大军两翼的鞑靼人,和秦军行进间也保持的森严无比的阵型相比,他们的阵型杂乱而无序,很容易便会发现,他们更加容易被挑衅,也更加容易被击败。

    一下,乃蛮人便从这些鞑靼人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能够战胜敌人的信心和勇气,在与鞑靼人交战中,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许多人都在想,这才是熟悉的草原勇士嘛。在追逐中缠战,在缠战中互相追逐。箭矢在大量的消耗,马蹄声骤然响起,却又骤然减弱,付出的代价却并不多。

    与秦军遇敌之后,那种一往无前的冲锋比起来,这种四散追逐,你来我往的厮杀,才是乃蛮人最熟悉的场面。当然,在这样的厮杀之下,他们也表现的更加的灵活,更加的有纪律一些,不过,这是跟鞑靼人相比罢了。。。。。。。。。。

    乃蛮人的骚扰并未阻挡住大军的脚步,漫山遍野的大队骑兵。好像不可阻挡的洪流一般,坚定的漫过草原,向额拉姆河靠近,也离他们预定的战场越来越近了。。。。。。。。。

    三天很快便过去了,乃蛮人也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鲁乌尔阿拔无奈的瞅着渐渐南去的庞然大物。三天的时间,在他们来说,好像过去了三年。

    围绕着这样一支随时可能暴走的可怕军伍,他用尽了所有的法子,时刻提防着对方疯狂的反扑。让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在戏弄狮群的狼群。一个不小心,随时随地便可能成为狮子的口中餐一般。。。。。。。。。。

    那些异族人战士,也再未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好像经过那一场正面的较量之后,便对他们失去了兴趣一般,让年轻的乃蛮勇士从未感觉自己如此的软弱无力,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轻蔑,也让他倍感羞辱。

    四个千人队,如今也只剩下了两千多人,一张张疲惫的面孔映入他的眼帘,三天的时间,便让这些勇士如此的疲惫,愤怒和仇恨,也不能再支撑他们发起猛烈的攻击了,鲁乌尔阿拔无奈的下达了就地休整,等待大军到来的命令。。。。。。。。

    “加快行进速度,今晚在二十里外扎营,明日进入战场。。。。。。。。”大军之中,赵石沉声下令道。

    随着赵石一声令下,大军骤然间便加快了南去的步伐,鲁乌尔阿拔听到这个消息,年轻的乃蛮人第一个念头便是,敌人在逃窜。

    一切好像也都有了解释,之前敌人徐徐后撤,也许是怕大军追上来,随时做好跟大军交战的准备,但现在没有了威胁,骚扰也停了下来,敌人定是觉得路途上再无阻拦,敌人也不可能追上来,所以才加快了速度。

    敌人确实是想要撤兵了。。。。。。。。。鲁乌尔阿拔不由自主的在想。

    随即,年轻的乃蛮人果断下令,率领自己疲惫的部下又追了上去,一定要拖住他们,若是让他们过了额拉姆河,在对方驻扎,大军将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冲过河去,额拉姆河的河水必定会被乃蛮勇士的鲜血染红。

    而一旦想起那些异族人冲锋起来的可怕气势,鲁乌尔阿拔便浑身发凉,一旦大军冲过河去,又被敌人如此的冲上一遍,很可能会全军崩溃,这个念头一旦升起,便再也无法压制,他浑身战栗,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拼死拖住敌人,在额拉姆河北岸,与敌人决战。。。。。。。

    当然,他更没忘了,派人给可克薛吾撒卜勒黑将军送信,备述自己所想,他能想象的到,在损失如此惨重之下,之后又改变主意,那些首领贵族们会以怎样的眼神来看待自己,但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最终让人转述于将军的,便是建议将军,立即带兵尽快赶来,再等下去,将很可能失去决战的机会,只要敌人守住额拉姆河沿岸,想要战胜他们,就很困难了,而且很可能会被这个凶狠的敌人反咬上一口。

    实际上,在接到鲁乌尔阿拔传来的口信的时候,乃蛮大军已经开拔,并行在了路上,而此时,可克薛吾撒卜勒黑的麾下,已经聚集了六万多乃蛮战士。

    乃蛮部的强大,在这一刻也终于显示了出来,他们还有数万精锐在和克烈部作战,而短短时间之内,就已经聚集起了如此众多的战士,只此一条,便可以称之为草原上当之无愧的霸主。。。。。。。。

    如果倾力而为,乃蛮部可以调集起来的战士,将有数十万众,当然,像这样的草原大部,即便是在生死关头,也不可能调集全部的战士送上战场。

    就像汉人征战一般,当精锐损失殆尽之后,很可能便会崩溃开来,不会有什么拼力一搏的机会,如果是那样的话,汉人调集的人数将更多,世间也早已没有其他各族立足的余地了。

    所以,所谓的倾力而为,也不过是理论上说说而已,时代的限制,让世间各国,不可能将男人全部送上战场,这个规则,无论是胡人,还是汉人,都是不可能打破的,而越是强大,这个规律也越难以打破。。。。。。。。

    随着乃蛮人变得越加频繁的袭扰,大将军赵石的心情却越来越是安定,实际上,在草原上可用的战术并不多。

    他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与胡人作战,最重要的其实只有两点,一个便是要有向导,一个就是找到敌人主力,相机决战。

    两条其实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找到敌人的踪影,然后想的才是如何击败他们。。。。。。。

    而乃蛮部,作为北方草原最强大的部族,没有多少逃避的机会,他们不像蒙古诸部,从弱小一步步壮大而来,他们会更加的大胆,与敌人决战往往不会考量太多,也没有退后的余地,因为他们的草原,太广阔了,这是他们强盛的原因,也是他们的拖累。

    而蒙古人在强大之后,其实也会如此,强大的部族,总是会想方设法的与敌人展开正面的较量,那是一种心态,与战术无关。

    不管怎么说,决战即将到来,赵石隐隐有些兴奋,号令全军,再次放缓了些速度,但此时,他们距离预定的战场,已经很近了,再慢的速度,也将在第二日,进入那片草原,就是不知道,乃蛮人的大军,能不能及时赶上来。。。。。。

    不过那已经无关紧要,只要敌人也在寻找决战之机,便不会放过这样一处骑战的好地方。

    当然,这里到底是谁的葬身之地,还无法确定,不过双方都有击败对手的信心,这是无可质疑的。

    如果先自怀疑能不能战胜对手的话,未战也就先输了一半,也许那样的话,也就是没有这一场决战了。。。。。。。。。

    示敌以弱,惑敌耳目,诱使敌人前来,以逸待劳,很简单的战术,在汉人征战当中,已是用烂了的,不过越简单的战术,往往也最有效,很多战例都证明了这一点。

    很多时候,明知道有可能是敌人的陷阱,但为了求得胜机,一些将领也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这就是战阵搏杀,将领的每一个决断,都有可能让战争走势变得不同,男儿用命,精彩之处,也正在于此。

    当秦军慢慢退入这一片广阔而又平整的草原地带,铺天盖地一般的乃蛮骑兵纵马奔驰,衔尾而来。

    秦军慢慢在这片草原南边停下了脚步,开始休整,与此同时,各部频繁的调动也在进行,这是最后的准备了。。。。。。。。

    一场大战,已是不可避免。。。。。。。。。

    (月票,月票,呵呵,好像这个越凑热闹的太多了,新书一本接着一本,怎么都跑历史这里来了,让人感觉很拥挤啊,但也不能留情,爆了他们的菊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