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一卷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九百九十七章荣耀(继续求月票)
    笼罩在草原上晨雾在太阳整个跃出地平线的时候,便快速散去,露出了被它遮掩多时的青翠草场。

    但在这片平坦而又生机勃勃的草原上,却是鸟兽绝迹,来自乃蛮,鞑靼两个部族的战士以及来自南方大秦的秦人骑兵缓缓的开始进入这处好像注定要成为地狱的战场。

    秦军的战旗终于飘扬在了秦军将士的头顶,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草原上亮出自己的旗帜,精美的图案,让那些奢华却失之于粗糙的草原战旗黯然失色。

    如林般的秦人兵卒在战旗下汇聚,并排开了森严的阵列,一张张迥异于草原战士的面孔上满是坚毅是神色,他们紧紧盯着前方,等待着军令的到达。

    这一刻的草原上,是无比喧嚣的,战马在不安的嘶鸣,传令声此起彼伏,乃蛮人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很急促,好像在催促着战士们快些进入战场。。。。。。。

    如此种种,各种各样声响汇聚在一起,充斥了这片草原的每一个角落,渲染着气氛,为即将到来的主题曲做着铺垫。。。。。。。

    联军的对面,一队队的乃蛮战士在各自首领的率领之下,也在不停的编排着阵列,声音更加的嘈杂,很多地方不时响起乃蛮战士充满野性的呼嚎之声,那是首领贵族们在激励部落战士的士气。。。。。。。。。。

    两军渐渐排开阵列,如云般的军伍布满在草原上。金戈之声阵阵,胡人苍凉的号角声不断响起。肃杀之气越来越盛。。。。。。。。

    联军以秦军为主,秦人的秦军列阵与草原胡人殊异,他们的正面并不算宽阔,但阵型却是厚厚的一层接着一层,为的就是保持连贯的冲击姿态。

    这在汉家军伍中,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为他们要冲开一层层的阻隔,所以必须要集中所有的力量。撕开敌军的缺口,打开胜利之门。

    而且与草原胡人不同的是,中原征战,因为汉家骑军的稀少,所以骑兵向来少有正面冲击敌阵的先例,往往都是在侧翼保持冲击和骚扰,战场的主角向来都是数量庞大的步兵。战场上,多数也是步兵的天下。

    但这里是草原,到处都是以骑兵为主的战场,而这一次,近十万骑兵的对决,是秦军上下所不曾经历过的。但最终,秦军还是选择了利于冲锋陷阵的阵型,因为他们最熟悉的就是这样的军阵,最熟悉的也是这样的战术。

    而数量更多的乃蛮人,却也还是按照草原决战的规则。列开了足够宽阔的整列,更像是要将秦军包围在里面。

    这是草原胡人自古以来秉承的骑兵冲锋阵型。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胡人缺乏纪律性。

    所以胡人于草原上交战,多数都会是一排排的战士纵马疾驰而上,交战厮杀,中间会有很多的间歇,更像是一段段的消耗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如果全军一拥而上,那样必定会形成大规模的混战。

    当战士停歇下来的时候,战场上将没有胜利者,甚至于会不断上演自相残杀的戏码。

    归根结底,草原上的部族虽然拥有千夫长,万夫长之类的官职,但不落之间,不相统属,没有哪个人能够带领着不熟悉的战士,在战场上如臂使指的指挥他们,威望再高也是不成的。。。。。。。

    所以,胡人很少与敌人进行决战,尤其是强大的部族之间交战,会绵延几年甚至十几年,直到一方筋疲力尽为止,这与草原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胡人的风俗习惯是分不开的。

    其实当鲁乌尔阿拔率领着乃蛮骑兵与木华黎所率领的秦军交战时,就已经显示出了这一点,训练有素的秦军更在乎的是撕开缺口,将敌军分割开来,再逐一消灭。

    而胡人随之展现的则是侧面骚扰,不时给敌人已打击。

    两个世代为敌的种族,两种截然不同的作战方式,好像也注定这场战争的结果。。。。。。。。

    。。。。。。。。。。。。。。。。。。。。。。。。。。。。。。。。。。。。。

    纳赤呼尔温勒住马缰绳,遥遥望着对面异族人和鞑靼人的联军,忽然笑了起来,他的儿子紧跟在他的身旁,诧异的望向自己的父亲。

    纳赤呼尔温是一个千夫长,乃蛮部一个中等部落的首领,这次来参战,就是为了能获得草场和奴隶的。

    北部草原虽大,但总比不上更加肥沃的鞑靼草原水草丰盛,鞑靼人占据了那么已经太多年了,因为汉人,契丹人,女真人的缘故,乃蛮部奈何不得鞑靼人,因为那些南方强大的帝国,都不愿自己的北方出现像乃蛮部这样的强大部族和自己相邻相近。

    而鞑靼人便成为了阻隔乃蛮人南下的屏障,而乃蛮人也不愿跟南边那些强大的帝国太过交恶和接近,所以便容许鞑靼人留在了那片草原上。

    许多年过去了,鞑靼人就这样在夹缝间生存了下来,并一直占据着南方肥美的草原,甘冽的溪流,许多乃蛮部的部落都在羡慕他们,嫉妒他们,越来越多的人说鞑靼人不配拥有那样的草原。

    很多乃蛮部的部落,都想有一天能够南下,抢夺鞑靼人的草场,让自己的牛羊能够放牧于其间。

    这个愿望看来就要实现了,愚蠢的鞑靼人竟然来到乃蛮部的草原上耀武扬威,这让许多人都很兴奋,因为终于有了好的借口,能为部众找到更好的生存之地了。。。。。。。。

    无疑,纳赤呼尔温便是其中之一,他十分渴望将自己的部落迁居到更加温暖的南边去,而不是每个冬天都躲在帐篷里,抱怨糟糕的天气是多么的寒冷,自己的牛羊又要损失多少。。。。。。

    所以,当与敌人交战的时刻到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向可克薛吾撒卜勒黑将军请战,来作为全军第一支与敌人交战的队伍,他要用自己的武勇,来争取得到挑选肥美的草原的权力。

    他也相信,他麾下的勇士会勇敢的作战,让那些想要跟他们争夺战利品的家伙们闭嘴。

    他确实也争得了这个机会,仁慈而又慷慨的可克薛吾撒卜勒黑将军准许他出战,不但因为他本人的勇武,也因为他的部落世代都是将军的仆从,让亲近的人得到展示勇气的机会,从来不会让旁人感到吃惊,也不会引起反对的声音。

    所以,他率领着自己部落的勇士,来到大军的前面,为自己以及乃蛮部的荣耀还有那诱人的战利品而奋战。。。。。。。。。。。

    他无疑是个有着超乎常人的勇气的人,大战来临之前的压抑以及对面那密密麻麻的敌军都不曾使他有丝毫的紧张和畏惧。

    他笑着为自己健壮而年轻的儿子指点着对面的敌人,轻蔑的道:“看看他们,好像挨冻的羔羊一般,缩成一团,看来,一会儿我们要做的,只有围上去,一个个砍下他们的头颅就行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作战的勇气,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的。”

    他那年轻的儿子兴奋起来,觉得自己的父亲说的很有道理。

    这是纳赤呼尔温最宠爱的一个儿子,他笑着拍打了儿子日渐宽厚的肩膀一下,心想,儿子看来已经长大了,这次打完仗以后,一定要给他娶一个美丽的新娘。

    “去吧,我的孩子,到侧面去带领战士,等到敌人冲上来的时候,包围并歼灭他们。”

    年轻人不满的撇了撇嘴,“父亲,我要呆在您的身边,像个勇士那样,在面对面的较量中,砍下敌人的脑袋。。。。。。。。”

    纳赤呼尔温呵呵笑了起来,显然心里很是高兴,但还是道:“第一次与敌人交战,你还稚嫩,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勇士,但不是现在,去吧,不要让我分心。。。。。。。”

    年轻人嘟囔着,策马跑向了侧面,不一会儿的功夫,侧面便响起了一阵欢呼声,纳赤呼尔温不由又笑了起来,这个勇武的儿子,将来一定会是自己的骄傲的。

    这般想着,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扭头望了望身后,那杆迎风飘扬的大旗已经稳定了下来,号角声不再响起,他知道,厮杀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再不犹豫,双腿用力夹紧马腹,催动心爱的战马,来到阵列的前方,来回驰骋着,来回一圈,他举起了弯刀,纵马在阵列之前疾驰。

    “勇士们,荣耀归于天神,胜利属于我们。。。。。。。。”

    “荣耀归于天神。。。。。。”

    “胜利属于我们。。。。。。。。。。。。。。”

    战士们纷纷抽出弯刀,在头顶挥舞,随着自己的首领,纵声狂呼。。。。。。。。。。。。

    (月票,月票,哈哈,这个月的新书榜真是稀奇,四本历史类的新书都在上面,看来接下来的时间,历史分类月票榜的争夺会很激烈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