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将血 > 第十三卷龙盘虎踞春秋事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阴私
    周枋这番话,真的可谓是抛去了一切顾忌,听的李圃眉毛直颤,既有些欣慰,又有些心惊。{3.

    他知道,周枋话中的皇后娘娘,可不是当今皇后,而是景兴年间的那位皇后娘娘,也正是当今陛下的生母。

    可以说,景兴末年起的那场滔天风波,根源之处也正在这位皇后娘娘身上。

    最终闹的皇家父子反目,兄弟成仇,以一场惊心动魄的长安之变作为结尾,给这场惊天巨变弄了个血淋淋的结果。

    多少曾经显赫一时的人物,因这场变故人头落地,又有多少家族,受此牵累烟消云散。

    数载之间,天翻地覆。

    而现在,周枋,这位依附于李氏门下的人物,却要旧事重提,就此邀宠于当今陛下,胆子可当真不小。

    而按照周枋的意思去做,其实已经算得上是改换门庭了。

    李圃不知道周枋这是被自己问的急了,而临时起意,还是早有打算,他也不打算追究这些。

    中书重臣,毕竟不是李氏的看门之犬,各个皆有着一身才干以及上进之心,而他已经老了,像周枋这样的人生出别的心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地方,而且,如今别有怀抱着,又何止一个周枋?

    就说如今李氏族内,也早已到了风雨飘摇,人心思变的地步了,不然的话,今日之局,又何至于此,。。。。。。。

    到了这个时节,李圃看的很开,周枋能当着他的面。将这些都明明白白的摆出来。却也算得上是极为厚道了。不枉他栽培提拔一场。

    什么是心胸,其实这就是心胸了。。。。。。。

    沉吟良久,在周枋忐忑之间,李圃才幽幽道:“很好很好。。。。。。如此老夫也就放心了,天色已晚,老夫有些累了,就不送定庵出府了。。。。。。”

    周枋愣了愣,这可不是他想听到的。嘴唇蠕动,但最终还是默默站起身来,躬身一礼,转身出了书房。

    站在书房外面,周枋愣愣的想了半晌,这番深谈,好像突然开始,却又突然结束,留给他的印象,模糊而又清晰无比。好像说了很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说一样。

    老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无法清清楚楚的把握,一口气堵在那里,让他分外的难受。

    直到有人轻唤,“大人,大人。。。。。。。夜深露重,下官这就送您出府,别让寒气入了身子才好。”

    这时周枋才惊醒过来,微微颔首。

    于是,踏着夜色,思绪万千之间,一盏孤灯引路,悄悄的出了长安李府。

    直到坐上马车,车外才再次响起李浑的声音,“恭送大人。。。。。。。。伯祖让下官转告大人,旁的也就罢了,那件事上,还请大人三思而行。”

    周枋在车内脸色变了变,紧接着却露出了些喜色,低声回道:“多谢指点。。。。。。”

    接着他又想了想,才笑道:“世侄如今也要留在京中为官了吧?日后不妨多多走动。”

    “世叔说的是,等世叔有暇,李浑必会登门拜会。”

    官场上的学问,在这几句话间,便已展现无遗,一问一答,有若天成,所表达的意思,却是讳莫如深,不知就里者,想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明白其中之奥妙。

    。。。。。。。。。。。。。。。。。。。。。。。。。

    于此同时,长安县一处客栈的上房之中,深更半夜的,却是呻吟呼痛之声,不绝于耳。

    客栈已经被人包了下来,客栈不大,楼上只两间上房,一间住着侍女以及随行的两位跌打大夫,旁边一间大些的,则住着此行的主人们,至于客栈的楼下几个房间,全都成了仆役护卫之流,店家以及小二,都被赶了出去。

    在店家眼里,这一行人虽然古怪,但排场不小,看那样子,主人家不定便有官职在身。

    而长安县这些年也是日渐繁华,又有殿前司指挥使衙门驻于县境之内,所以,长安县治下的百姓,自从长安之变之后的这些年,过的都很是富庶安康。

    来往的人多了,怪形怪状者也不少见,店家自诩见多识广,所以也不怕这一行人有何不对之处,殿前司的军爷们可就在左近,又是天子脚下,还真能出什么事不成?

    这么着,店家也就放心的留下两个伶俐的小二伺候,不去管这些家伙在自家客栈内怎么折腾了。

    而这一宿,客栈内确实没有安静下来。

    不时有嚎哭,责骂的声音从客栈二楼传下来,几个在二楼伺候的书童,侍女来来往往,一夜也没消停。

    此时,脸色惨白的刘明书趴在客栈的胡床之上,耳朵里听着几位曾经的同窗好友的哼哼声,不时的咬着牙。

    豆大的汗珠子不时从他额头上滴落下来,从臀部一直到肩背,再到头脸,火辣辣的疼痛潮水一般冲击着他的神智,太疼了,已经让他脑子有些发木,连痛恨的力气都已没剩了几分。

    昏昏沉沉间,响起在耳畔的哭声让他清醒了过来,睁开肿成核桃般的眼睛,眯着抽过去,自家以往最喜欢的妾室一边给自己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哭的梨花带雨。

    若是搁在以前,他定然是要调笑几句,让小妾转悲为喜,说不定,还能灵光一闪,吟上几句好词,过后填了曲子,让精擅歌舞的小妾唱来听听。

    但此时此刻,他却只感到厌烦,“嚎什么丧,我还没死呢。”

    声音嘶哑的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难受之余,他不由有些恐惧,自己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

    小妾到是勉强止住了哭声,只是泪珠子还掉个没完,不过现在刘明书也顾不上这些了,他艰难的扭头瞧了瞧,几个同窗友人的凄惨景象和他差不多。

    刘明书隐约的有些平衡,而且恶意的想着,与这几个家伙在国武监就读的时候,各个自持才学之余,还都觉着跟平常的读书人不一样,有着一副好身板,允文允武,国之大才的模样。

    而在长安府受刑的时候,一个个叫的都跟娘儿似的,哪里还有半点风姿可言?

    想到此处,他这里却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心里积攒下来的怨毒之气,不由又增了几分。

    心下暗自发誓,若他刘明书能脱此劫,有朝一日,定要让那姓赵的满门不得好死,这么一想,伤痛好像轻了一些,仇恨的力量,有时候确实无比强大。

    而刘明书,也在仇恨的带领下,很快陷入到了幻想之中,想到舒爽处,脸上还露出些扭曲的笑意,看上去有那么几分惊悚。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却是不会想及,正是仇恨,让他落到了如此田地。

    “贤弟,贤弟。。。。。。。”

    熟悉的声音,终于将刘明书唤醒过来,抬起头,一张有棱有角,满是男人魅力的脸庞映入他的眼帘。

    疼痛重新回到他的身上,让刘明书呲牙咧嘴,但脸上却又有不一样的疼痛浮现,让刘明书差点一口气憋过去,想说什么话自然也不可能了。

    来人带着些疲惫,但那一身让人不由自主便想要亲近信任的气度,却越发的浓了,也令刘明书打心眼里对这位始作俑者恨不起来。

    其实,眼前这个人也是他一生当中,交往过的最具人格魅力的一个人物,只是他自己从不曾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罢了。

    来人见刘明书这个样子,温和而又满怀关切的笑了笑,安慰道:“贤弟,为兄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一早,就能送你们出长安县。。。。。。。闹到今日地步,唉,为兄惭愧啊,但那人势大,为兄也无可奈何。”

    “贤弟今后怕是回不去乡里了,为兄已经替几位贤弟办好了通关文牒等物,各去隐居待时,几位贤弟皆乃人中之杰,异日定能大发光彩,今日小挫,还望几位贤弟不要自馁。。。。。。。到那人失势之时,为兄在京中恭迎几位贤弟回京。”

    说到这里,来人眼眶微红,不由落下泪来,看上去真个是情真意切,即便是刘明书身边的小妾,也愣愣的看着他,忘了给刘明书擦汗。

    刘明书心里剩下的那点怨气,此时早已烟消云散,占据心中的,满是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再无其他什么。

    哽咽间,他就想爬起来,但肩膀却被来人坚定的按住,“贤弟莫要激动,再伤了身子,就是为兄天大的罪过了。。。。。。。。贤弟身上都是皮外伤,好好将养,将来便不会留下病根。。。。。。。出了长安县,咱们有人接应,那时就是海阔天空,为兄再与贤弟叙叙别情离意便是。”

    轻轻松松,安抚住了几个读书读傻了的年轻人,来人这才退出房间,房门边上,早有人等着。

    “哥哥。。。。。”

    这人向那张嘴就要说话的汉子摇了摇头,轻轻带上房门,两人一直来到楼梯口,左右瞅瞅没了旁人。

    那汉子才低声道:“哥哥,禁军那边打探过了,没什么动静,显是那边还没回过神儿来呢,哥哥,难道真的送这几个瘟生就这么走了?那人可不好惹,天地虽大,这几个瘟生病怏怏的,又能逃到哪儿去?”(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